正文 第六十六章 唾弃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大罗金仙的我成了农民的儿正文 第六十六章 唾弃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见我安全到家,老爸老妈一颗悬着的心才放下来。

    虽然不明白我到底经历了什么,但老爸看我的眼神明显发现了我不同往日的神气。

    人还是那个人,但一个人的精神面貌是掩盖不住的。

    一个自信而全新的苟蛋儿,彻底回来了。

    老爸说:“这么晚才回来,收获不小吧?再晚点不回,我都准备要去山上找你了。”

    我点头说:“收获是有收获的,喏,这个黑盒子就是在山上捡到的,不知道有什么用,先放家里面好生藏着吧,说不定以后有大作用。”

    我将黑匣递给老爸,老爸看着普通得不能再普通得黑匣,并不觉得是什么了不得的宝物,随意的将其丢弃在了杂物间。去

    这时老妈端来热好的饭菜,我才得以狼吞虎咽填饱早饿扁了的肚子。

    老爸在一旁抽着九块五的金龙牌香烟,吞云吐雾的,眉头紧皱着说:“听你们辅导员说,你这学期又挂了好几门课程,再这样下去,院里可能要考虑对你下达退学通知书了,你知道这事吗?”

    我塞满嘴巴的饭菜差点因为老爸的话给噎住,这混蛋苟蛋儿,怎么就如此不中用呢。

    伴生灵魂的智商,似乎也差的离谱了点。

    曾记得我当初在大学里面怎么说都是风云人物一般的存在,比许多等级稍次的二级教授还要更显珍贵,怎么到了凡性灵魂当家做主之后,竟混成这副凄惨德行,我想不明白“我”为什么就没继承过我一半的智商。

    辅导员应该是白天电话联系过父亲的。

    这十几年来,南山村在不停地飞速的发展着,与大城市接轨,村民也渐渐富裕起来。

    老爸靠着积蓄购买了一台老人机,自此与好友之间联系方便许多。

    我的期末成绩确实是今天出来,还没来得及查,没想到辅导员倒先一步告诉了老爸。

    我吞咽下口中的可口的饭菜后含糊的说:“嗯,刚知道,明年补考过了就行,您不用担心我的,不会收被劝退……”

    我继续吃着自己的,不想给老爸质问我的机会。

    老爸深吸一口烟继续慢慢悠悠说:“咱们苟家呢,你哥来福争气得很,高考第一年没考好,第二年复读重来,照样考上重点大学,现在进了国家单位,待遇优厚,在南山村里面算是少有的栋梁人才,我走路的时候因为这个腰板都比别人挺得直,这叫什么,这就叫出人头地……”

    说到这里,老爸明显的有些激动,连吸几口大烟,才缓解下心中骄傲的情绪。

    老爸忽而又神情沮丧,叹气道:“可你爹我心里还是觉得不痛快,自你小的时候我就对你期待甚高,亲戚朋友都夸赞你学习好,觉得你比你哥还更加大有作为,你前年高考没考好也就算了,家里人都不怪你,虽然是个二流大学,也算是有大学读,现在被辅导员说挂了六科,你说你学的什么呢?我看这书啊,还是不要读算了,提前申请退学,免得等学校给你下退学通知,你不嫌丢脸,我还觉得丢脸。”

    老爸一个劲的抽烟,抽完一根又续上一根,显然是被我挂科的事给气得不轻。

    老妈在一旁唉声叹气的,也不好给我圆场,只轻声叹息说:“咱们家里穷,把你哥和你两个孩子培养出去都不容易,你在学校里面不能贪玩,搞些没名堂的与学习无关的事情,辜负你爸和我的心意。看村里面许多家境好的,也没像你爸这样劳心费力培养出两个大学生,你要是不想读书,还不如考虑退学,回来帮衬着家里……”

    说完之后,老爸老妈两人便陷入了久久的沉默。

    老爸只顾抽烟并不看我,老妈则眼神躲闪,似是觉得这样做对不起我这个小儿子。

    显而易见,这是老爸老妈早就商量好的。

    和我说退学的事情,不像是商量,倒更像是下通知似的。

    因为我表现不好,便强行放弃我的求学之路?让我回家种田?

    虽说我小时候也曾想要在种田这件事上一展宏图,但从这十八年来的经历来看,我不得不去改变昔日幼稚的想法而适应这个世界的规则。

    以利益为中心,科技发展日新月异的新世界,需要我率先完成学业,做出一定成就才得到他人的认可。

    眼见老爸老妈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我再恬不知耻的吃着碗里的饭,跟向家里要饭的叫花子都没什么区别了。

    我放下碗筷,稍微舒缓了下酒足饭饱后的肠胃。

    自身不成器,被家人抛弃这种感觉还挺奇怪的。

    苟蛋这具肉身终究是我的一部分,我与他的感官是一致的。

    被外人冷落就算了,而今被二老因没前途而嫌弃,个中感受,实难陈述。

    我心中五味杂陈,不知道如何面对这样的事实。

    我心底里面难受的感觉几乎凝出实质,我强行压制心底里的悲伤,微微叹气对着老爸老妈从容的说:“退学的事后面再说吧,家里有需要帮忙的地方,我会尽力抽空帮衬,我也不会再要家里的一分钱了,给我半年时间,一定给学校里面最高级的奖学金给您申请回来……”

    老爸老妈显然被我的话给惊到了。

    老妈歉疚的说:“我们没有这个意思,爸妈都是为你好……”

    老爸则依旧冷淡的说:“那你最好是说到做到!”

    我不再理睬老爸老妈,径直离开饭桌,随便洗漱一下,便回房睡了。

    对于从前的事,我不愿再去追忆和后悔。

    人生总会经历起起落落。

    有的人会和你有福同享,却不会和你有难同当。

    这本来就是人性而已。

    我不会要求之前的父母对后来的我做些什么。

    其实在出生的时候我就不会期待他们将我抚养成人。

    血缘关系,在我眼里,从来都不是一种可靠的关系。

    人们的眼里,只有利益和简单的欲望。

    我按捺住心中那道人性灵魂的恨意和不甘,一个人在这世上默默的承受各种白眼和冷落,关键在失意的时候,父母不但不对自己予以帮助,还如其他外人一样将其抛弃,可想而知他的心中竟是有多么的痛苦。

    丁达尔反应的客观规律是,父母挑剔孩子无能,但正是挑剔本身让孩子更加的无能。

    高中时期失去苏玉婷的那道坎也许不过是一个***而已,“我”幼稚的内心接受不了因成绩变差,父母随之的指责带来的一轮加一轮的心理落差,从一个差学生,几乎逆变成了心理畸形的差生。

    父母的不理解,永远是“我”心中的痛。

    我平复着身体里面躁动不安的情绪。

    这世道,总该是要变变的。

    与其被人内卷而死,还不如换个法子,惩治一下这该死的世道。

    平息下心中的不安后,我安然睡去,期待着第二天阳太阳升起,我将向世人再次宣告,我苟蛋的再次重生。

    希望各位,予我苟某人一个面子,尊重我,不要不识抬举……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大罗金仙的我成了农民的儿》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大罗金仙的我成了农民的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大罗金仙的我成了农民的儿》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