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场被抓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总裁婚姻也内卷 机场被抓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安静逐渐冷静下来,含着泪跟他说:“宁旭,我还是那句话,如果你真觉得我是故意要害你的,那你让我自杀就好了,你已经为我付出那么多,我希望你幸福的活下去,我的所有资产你都知道,那些钱也够你好好过一辈子了……”

    “演,你给老子继续演!”宁旭鄙视的语气。

    安静起身,毫不犹豫地朝厨房走去。

    宁旭看着她决然的样子,瞬间慌了,几个大步追过去。

    宁旭奔过来时,安静已经拿起菜刀,余光注意到他马上到身边,她立马举起了刀。

    宁旭见状,一把打掉她手里的刀,教训说:“你疯了!”

    安静大吼起来:“连你都不相信我,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我死了一了百了,你们所有人安生了,这不好么!”

    宁旭看着她泪如雨下,心疼得无以复加,一把将她搂入怀中,道歉起来:“静静对不起……是我不好……我再也不怀疑你了。”

    “呜呜……宁旭……”

    “对不起、对不起……”

    哭了好一会儿,安静止住眼泪,抬头跟宁旭提议道:“宁旭,我们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吧?”

    “你说什么?”

    “我们离开,我们今晚就走!”安静装出一脸真诚,“只要和你在一起,我什么都不在乎了。”

    宁旭瞬间动容了,“你认真的?”

    “嗯。”

    对宁旭来说,安静愿意跟他离开,便是对他最大的信任,所以他立马不再对她产生怀疑。

    不过,宁旭保持了警惕性,一直不让安静离开自己的视线。

    于是。两人立马收拾了行李,坐车去机场。

    到达机场,安静道:“我想上个洗手间。”

    “静静,到飞机上去上吧,我怕你被别人认出来。”

    “可是我挺着急的……”

    “乖,忍忍。”他拍了拍她的脑袋。

    安静无奈,只能等到两人过安检的时候,终于有了分开的机会,她按照规定取下帽子墨镜,然后趁着女安检员靠近自己的时候,低声告知:“救我,他要强制带我离境……”

    安检员立马明白过来,一把将安静护在身后,大声道:“抓住他!”

    宁旭还来不及反应,就已经被两工作人员按住!

    “放开我!”宁旭挣扎起来,破口大骂:“安静!你个恶毒的女人!我果然不能相信你!我要杀了你!”

    安静一副受惊过度的样子,躲在女安检员后哭泣起来。

    路人立马就认出了安静,众人纷纷发博,很快,事情就爆上热搜第一!

    将宁旭抓住后,工作人员把安静安排在了VIP接待室,而安静第一时间打通潘子锦的电话。

    此刻的潘子锦正在医院调查苏小小(林晓)遇袭的事情,本来正要看到宁旭闯入的苏小小(林晓)病房的监控部分,却被电话打断。

    “喂!”

    “子锦,你能不能马上来机场接我!”安静大哭道:“我真的很害怕……”

    手下突然闯入,把手机递给潘子锦看,道:“潘总,不好了,您看热搜。”

    潘子锦看到热搜时,立马明白过来,连忙安慰安静道:“我现在马上去机场,你待在VIP室千万别出来!”

    “好,我知道了。”安静确定潘子锦并没有怀疑自己的时候,瞬间松了一口气。

    潘子锦第一时间安排压制热搜,但是由于安静名气过大,所以事情最终还是闹得沸沸扬扬。

    而安静挂断电话,立马又打给了金石。

    此刻正要睡觉的金石看到是安静的来电时,怒气横生,“真是个祸害。”

    “喂!”他没好气的开口。

    电话那头,安静压低了声音,紧张又害怕,告知:“金总,苏小小回来了。”

    “你说什么?”金石瞬间心惊起来。

    “是真的。”安静道出事实的经过,“林晓就是苏小小!今天晚上宁旭去医院灭她的口的时候,她竟然能脱口而出宁旭的名字,还知道我们生过孩子的事情……除了林雨诺,没有别的女的能认得宁旭,除了苏小小和江淑颖,谁还能知道我们这么隐秘的事情!”

    金石瞬间想起,上次谈合作的时候,苏小小(林晓)后来又来找过他,说是必须要有安静的一个把柄,才会愿意配合他。

    她问他,为什么安静这么有名气的大明星能那么听他的话,于是他把安静和宁旭生过孩子的这个秘密告诉了她。

    金石这才松了一口气,皱眉教训说:“你疯了吧!林晓要真是苏小小,你早没命活了!你们把她怎么样了?”

    “金总,你真的要相信我!”安静急切告知:“不过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宁旭没有得逞,可是监控录像已经把他拍下来了。”

    金石一眼看穿安静的把戏,“监控都不处理就动手,安静,我看你是想宁旭帮你杀了人后,就送他进监狱吧!”

    安静委屈道:“我也不知道她会认得宁旭啊……而且宁旭听她说完后,非但没有杀了她,反而一回来突然就说要杀我。”

    此刻,听到安静的陈述,金石对林晓这个女人更加感兴趣,觉得她一定能帮自己完成心愿。

    “那宁旭现在在哪?”

    “我不得已只能骗宁旭,说愿意跟他离开A市,然后在安检的时候求助,现在警察已经把宁旭抓住了,我人还在机场等子锦来接我!目前看,他还没有调查到监控,不过一旦被子锦发现林晓是认得宁旭的,子锦一定会深入调查林晓的身份的,那这样我们就都完蛋了!”

    安静所言,确实如此,这极有可能暴露自己,金石霎时怒得咬牙切齿,“你最好能在南宫誉面前圆得回来!我现在马上去处理监控的事!”

    就这样,从宁旭进入苏小小(林晓)病房后的病房监控录像,被金石直接全部安排人删除了。

    潘子锦赶到机场时,安静一看到潘子锦,就扑到他怀里大哭,“呜呜……子锦,你终于来了!”

    潘子锦显然几分不适应,连忙与对方保持距离,“安小姐,你先回去休息吧,剩下的事情,交给我来处理。”

    安静一脸担忧道:“可是宁旭会不会被送进监狱啊?虽然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突然从美国跑回来,但是他只是因为太喜欢我了,才会要挟我跟他走的,我并不想把他送进监狱。”

    “这件事,警察会定夺的。”潘子锦道:“当然如果你想私下和解,应该问题不大。”

    安静听他这么说,又改口道:“可是,我怕他还会要挟我……”

    潘子锦一眼看穿安静这恶毒的心思,只道:“你先回去休息吧。”

    “好。”安静点点头,“谢谢你了,子锦。”

    看着助理把安静扶走,潘子锦才跟身边的人道:“我要见宁旭。”然后他又添了一句,“今晚发生的事,无论是林晓还是安静的,都不准向誉哥多嘴。”

    潘子锦来到监狱见宁旭时,宁旭依然情绪非常激动。

    一见到潘子锦,宁旭便发了疯一样的怒骂安静,“安静呢?安静那个该死的女人呢?让她给我滚出来!我要杀了她!我一定要杀了她!”

    潘子锦皱了皱眉,冷声道:“宁先生稍安勿躁,可否回答我几个问题?”

    “你让安静滚出来见我!让她滚出来见我!”

    “如果你暂时没有办法冷静,我只能先选择离开。”

    宁旭依然没有办法停止他的愤怒,“我说让安静滚出来!安静你这个恶毒的女人,我一定要杀了你!”

    潘子锦看着对面暴跳如雷的宁旭,又低头看了看时间,已是凌晨4点,马上就要天亮了,想到南宫誉马上会知道这事、而且可能冲动,所以他必须先回去解释清楚。

    潘子锦回到御景园时,南宫誉已经起床了,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似的在吃着早餐。

    周嫂看到潘子锦回来时,一脸担忧的教训道:“哎呀潘少,你怎么一晚上不回来,工作忙也不能连身体都不顾啊,赶紧去吃早餐吧。”

    南宫誉闻声望去,看到一脸疲惫的潘子锦,教训说:“周嫂说得对,你不要命了是吧!”

    “誉哥……”

    南宫誉打断他,吩咐道:“过来先把早餐吃了。”

    “哦……”潘子锦显然有些不适应,对方不可能没有看到热搜啊,不是他不压,是根本压不住。

    潘子锦坐下,刚喝了一口牛奶。

    南宫誉发问了,“没有你,他们活干不下去是吧?”

    “不是……这几件事都比较棘手,必须我出面。”潘子锦解释。

    南宫誉瞥他一眼,问:“你去见宁旭了?”

    潘子锦一顿,“嗯。”

    “他怎么说?”

    “就……一直在骂安小姐。”

    “那安静怎么说的?”

    “安小姐没打电话给你?”

    南宫誉放下手中的叉子,冷冷回答:“我没接。”

    潘子锦一怔,“哦。”然后如实告知:“她就说,宁旭突然回来找她,强制要把她带走,她不得已才报警的。”

    “安静的事,你以后让经纪人去处理就好。”

    潘子锦几分惊愕,看来他家誉哥是真的放下安静,安静发生那么大的事情,他却叫他别再管安静的事。

    他点点头,表示明白:“好。”

    南宫誉瞥了潘子锦一眼,又添了一句:“她的事不管多大,以后也都不用过问我,你全权决定。”

    潘子锦再次确认南宫誉的心思,“如果是相关六年前安静突然消失在婚礼现场的真相呢?誉哥你不想知道吗?”

    南宫誉叹了一口气,道:“无论真相如何,都已经不重要了。”

    无论母亲是否逼死过他和安静的孩子,无论安静是否和宁旭真的出轨,无论是谁在撒谎,他如今都不会和安静复合,也没法解开母子间的心结。

    “好,我明白。”潘子锦点点头。

    南宫誉喝了一口牛奶,又看了看潘子锦,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潘子锦接收到对方的信号,但是也不敢轻易触他眉头。

    南宫誉抿了抿唇,还是没忍住开口问:“那个……林晓呢?怎么样了?”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总裁婚姻也内卷》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总裁婚姻也内卷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总裁婚姻也内卷》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