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辈武夫 第二十三章 华夏血性,吾辈尚存!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无限从饕餮开始我辈武夫 第二十三章 华夏血性,吾辈尚存!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叮!”

    “你已击杀六司级行走【木村宗一郎(きむらそういちろう)】。”

    “你已获得对方所有太玄点数:512w。”

    “你目前余额:3781w。”

    爆炸中心位置。

    一块被炸飞的巨石之上,齐宣就像一具死尸般躺在上面,浑身遍体鳞伤,鲜血淋漓,胸膛几乎被掏空,浑身多处伤势深可见骨。

    杀死赤焰鬼神,或者说杀死木村宗一郎之后,他的伤势也重到了恐怖的程度,嘴角不断流出鲜血,眼神涣散。

    气若游丝,几近垂死。

    “咻咻咻!”

    可就在此时,茫茫宇宙里有众多身影从四面八方冲来,爆发出强大无比的气息,直直朝齐宣杀伐而去!

    齐宣杀死木村,得到了木村的太玄点数。

    而那些在旁边观望如此之久,等待如此之久的顶尖六司级行走们,终于等到了自己想要的机会,一个个全都不再遮掩,全部朝齐宣扑来。

    犹如饿虎扑食!

    此刻重伤垂死的齐宣,想杀简直轻而易举,一旦得手,就能直接得到他和木村两人的太玄点数!

    这般诱惑,谁能拒绝?

    “咻!”

    一柄黑色飞剑朝齐宣疾掠而来,冲在了所有攻击的最前方,速度最快,杀力最盛!

    天下修士,剑修最强。

    天上仙人,剑仙同理!

    这一柄黑色飞剑带着抹杀世间万物的恐怖气息,先所有攻击一步,率先冲到了齐宣的面前,只需刹那时间,便能击杀齐宣,收割点数。

    齐宣微微侧头,望着那一柄迎面而来的黑色剑光,眼中情绪说不出的复杂,心中百感交集。

    剑光在他的眼瞳里的倒影越来越大。

    瞬息之后。

    黑色剑光,已至身前!

    “锵!”

    可就在黑色飞剑即将刺穿齐宣头颅之际,一抹寒光闪过,直接将这柄黑色飞剑一刀两断!

    “哐当。”

    两截飞剑落地,发出清脆声响。

    齐宣瞳孔骤缩!

    他的眼睛已经被血水浸透,略显暗红的模糊视线之中,只有一把狭长的银白色唐刀。

    “嗡——”

    忽然,那一把唐刀再次挥舞,爆发出恐怖至极的锋锐气息,将那些从四面八方飞来的攻击全部轰碎!

    一瞬间。

    全部攻击烟消云散!

    所有。

    所有朝齐宣杀来的攻击,被那一把唐刀的主人,以一己之力,全部拦了下来。

    三十多道属于天仙的强大气息悬浮在星空之中,各自拉开距离,遥望齐宣这边,或是神情凝重,或是面色难看,或是眼神纠结。

    因为齐宣的身前,出现了一位手持唐刀的黄衣男子。

    他黑发束起,以一个青色发冠固定,身穿一袭唐明风格的圆领明黄色长衫,腰带束紧了他那纤细的腰肢。

    他是一个男人。

    剑眉星目,眼神锐利如刀。

    可那张俊美无比的脸庞,却足以让天下无数女子感到自愧不如,再锐利的眼神,也依旧压不住他身上的一股阴柔气质。

    一位手持唐刀,比女子还要俊美的男人。

    就是这个男人,以一己之力挡下了所有攻击,以一己之力在那些六司级行走的手中,硬生生救下了齐宣。

    “噗!”

    齐宣躺在地上,转头吐出一口猩红鲜血之后,吃力地睁开眼睛,想看清面前这道身影的真面目,可是以他的位置,只能看见一道修长的背影。

    “泱泱华夏,当有血性……”

    手持唐刀的男人缓缓出声,然后转过头来,垂眸看向齐宣,俊美的脸上有一丝摄人心魄的笑意,“好一个华夏,好一句血性。”

    谷“说得好!”

    他指着齐宣,遥望周围那三十多道身影,声音猛然一提。

    “这个人说的对!太玄行走也有家国!即便成仙成神,即便做祖称尊,我们也不应该忘了自己的根!”

    “我来自华夏,那些被樱刀军团屠杀的低级行走,是我的同胞!”

    “噌——”

    这位身穿一袭明黄长衫的俊美男人一震手中唐刀,寒光闪烁,然而一双丹凤眼眸里的眼神,却仿佛比之刀光还要锐利。

    他横跨一步,手持唐刀站在齐宣身前,然后环顾四周,看着周围那三十多位拥有天仙战力的六司级行走,一对剑眉拧起,眼神锐利。

    “我是边关月。”

    “谁想动他,先问吾刀!”

    【边关月,六司级行走,半步武道玄仙!(五方一重巅~二重境!)】

    “好一个华夏血性。”

    星空之中,有一个巨大的紫金葫芦悬浮,上面坐着一位手持拂尘,身穿道袍的中年人。

    只见他此时眼神飘忽,喃喃道:“修仙本修真,求道本求我,若忘了自己的根,又求什么真,求什么我呢?”

    【马宁远,六司级行走,天仙巅峰!(五方一重巅!)】

    “我怎能因为眼前的利益,就忘记了自己的根?”

    马宁远轻轻一笑,挥舞拂尘,身下紫葫芦一瞬间消失,紧接着整个人也缓缓消散不见。

    再出现时,他已经来到了齐宣的身前,与那位手持唐刀的边关月站在了一起。

    “边关道友,好久不见。”

    马宁远朝边关月行了一礼。

    边关月瞥了这位中年道士一眼,轻轻颔首,“刚才出手的人里面没有你……你有资格站在我身边了。”

    马宁远一愣,“边关道友,你不记得在下了?”

    “嗯?”

    边关月眨了眨眼,似乎是真的不记得,“我们……认识?”

    “哈哈哈哈。”

    马宁远摇头失笑,“当初你的六环霸主之位,就是挑战在下拿去的呀,你那时还说是随便挑的一个,话说那时咱俩可都还没成仙呢。”

    边关月幡然醒悟,“哦,我想起来了。”

    “边关道友真是贵人多忘事。”

    马宁远笑了笑,没有在意这些,转头看向身后的齐宣,手中拂尘轻轻一挥,便有仙霖甘露洒下,落到齐宣身上,顿时就将他的伤势恢复了大半。

    “齐道友。”

    接着马宁远后退半步,郑重其事地朝他行了一礼,“若非你今日义举,只怕在下真就成了那数典忘祖之辈了。”

    齐宣咧嘴一笑。

    先有边关月,再有这马宁远,这样的结果,正是他此行的真正目的。

    “我已成仙!”

    马宁远转过身,遥望星空之中的那三十多道身影,朗声喝道:“但是我还记得我的根,我来自华夏。

    昨日,木村宗一郎指挥樱刀军团屠杀华夏行走。

    我们无动于衷。

    今日,齐道友为那些死去的华夏后辈报仇而来,血战木村,直至现在重伤垂死。

    我们依旧袖手旁观。

    如此已是千不该万不该。

    而此刻,我们又怎能为了所谓的利益,所谓的太玄点数,再袭杀与他?这岂非大错特错?!

    齐道友说的很对。

    泱泱华夏,当有血性。

    而华夏血性,吾辈尚存!

    在下与边关道友一样,谁想杀害齐道友掠夺点数的,不妨先与我们二人过过招。”

    马宁远挺直腰杆,站在边关月身旁,两人一起挡在了齐宣的身前。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无限从饕餮开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无限从饕餮开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无限从饕餮开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