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国无门 第105章 锦江掘宝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玄武奇侠传报国无门 第105章 锦江掘宝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邓大师认为张献忠在锦江埋宝后,肯定是在埋藏金银的附近,用石牛和石鼓作为暗记。

    因此,只要找到了石牛和石鼓,顺藤摸瓜,就一定能够找出张献忠的锦江藏宝

    邓大师根据石匠这张图上的某些提示,认定张献忠的埋宝地点就在成都附近的河流中。

    他和两个徒弟,到成都锦江岸边察看了十几天,又根据“二水口内藏”的童谣,最后确定藏宝地点位于成都府河与南河的交汇处。

    邓凤生据此向总督建议,挖掘张献忠锦江藏宝的范围,控制在成都合江亭到望江楼之间的河段中。

    赵尔丰听了邓大师的分析,非常高兴。立即叫来自己的卫队镖师马飞龙,封他为“摸金校尉”,带官兵去具体执行挖宝行动。

    为了对外保密,声称是到锦江河里考古勘察,准备疏浚河道。

    “摸金校尉”接到特殊任务后,带了一百多名内府军士,在邓凤生指导下,先将府河和南河的江水用马槎拦断。

    待下游的河水放干,露出河床后,再用木制人力水车,将余水彻底抽干。

    军士在河床上日夜勘察和挖掘,希望从河道泥沙下面,寻找到张献忠的金库。

    这伙人没有白忙,连续挖掘十几天后,在九眼桥附近的河滩里挖出了一个大石牛。

    “摸金校尉”和邓凤生非常兴奋,鼓励军士连续苦战。又过了几天,军士在望江楼的对岸,石佛寺附近的河滩里挖出了一个大石鼓。

    石牛和石鼓都现了身!

    邓凤生激动地跑去报告总督大人,张献忠的藏宝标记石牛和石鼓都挖出来了,说明大西王水藏金库,就一定在附近的河道里。

    赵尔丰听后十分兴奋,令“摸金校尉”连夜挑灯挖掘。

    他想现在已经挖出了石牛和石鼓,再入地挖三丈五,下面肯定就是黄金万万两啦!

    总督大人决定,今晚他要亲自去锦江挖掘现场,见证张献忠的“涸金”出土。

    锦江河里挖出石牛和石鼓的消息,在成都不胫而走,迅速传遍了大街小巷。

    爱看热闹的成都人成群结队,跑到九眼桥附近的江边,争先恐后地亲眼观看,石牛和石鼓长啥模样。

    今晚,总督大人冒着冬日的寒风,来到望江楼附近的江边。随从在岸边搭个帐篷,摆起小案桌,生个烤火炉,两个贴身婢女伺候茶水和酒菜。

    赵尔丰与邓凤生师徒一起,坐在帐篷里喝茶饮酒,闲聊张献忠藏宝的话题。

    邓凤生点燃叶子烟,猛吸两口后说道:

    “张献忠在成都召开斗宝大会以后,有人估算了一下,他府库中至少有几千万两黄金白银。张献忠死后谁都想得到这笔横财,两百多年来,一直有人在寻找大西王埋藏的黄金白银。”

    赵尔丰急切地问:“那么,有没有人挖出过张献忠在锦江里的藏宝?”

    邓凤生告诉总督大人,根据《明史》和《蜀难纪实》等提供的线索,以及民间传说,经常有人在锦江里秘密寻宝。

    幕僚还告诉总督大人,张献忠死后,官府曾多次派人去寻找“锦江藏宝”,并对锦江一些地段进行过大规模的发掘。

    太平天国起义爆发后,清廷为了解决政府的财政困难,翰林院编修陈泰初呈请皇上,批准寻找大西王藏宝。

    他说,曾亲眼看到有人在彭山县锦江段、新津渡口和青神县的江底捞到张献忠埋藏的银子。

    咸丰皇帝的财政本来就捉襟见肘,再加上战乱,他急切需要大笔军费。于是命令驻成都的八旗清军营将军裕瑞:“悉心访察,设法捞掘,酌量筹办”。

    但是,裕瑞派军士在锦江的上下游到处试挖,最终却一无所获。

    赵尔丰问道:“邓大师,以前裕瑞将军在锦江里到处试挖,都没有找到张献忠的藏宝,你有什么把握,确定锦江藏宝的地点在九眼桥附近呢?”

    邓凤生呵呵一笑,兴致勃勃地给总督大人唱起“四川一群羊,二水口内藏……”的儿歌。

    他告诉总督大人:“这首儿歌里讲得很清楚,财宝藏在‘二水口’呀。”

    赵尔丰忙问:“二水口在哪里?”

    “据我邓大师判断,成都府河和南河的交汇处就是‘二水口’。因为两河交汇处,大都水深浪急,藏宝不易被人打捞。而且这里离张献忠的王宫和金库都很近,便于秘密埋藏财宝。”

    赵尔丰觉得有道理,夸道:

    “听人说邓大师寻龙脉,能够捉得龙叫,我想你选择的挖宝地点一定没有错。现在,既然石牛和石鼓都已经现了身,那么‘一群羊’也该出来啦。大西王的藏宝就要重见天日啦!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

    这时有军士来报告,挖到了四箩筐古钱币。

    军士拿了几十个送到赵尔丰面前,邓凤生见其中有大西国银锭和大顺通宝钱币,心里头就像吃了定心丸。

    他告诉总督,这些正是张献忠时期铸造的钱币。

    赵尔丰看到军士已经挖出了张献忠的钱币,心里激动万分。

    他估计大量的财宝就在附近的河床下面,下令继续向下挖掘,他要亲自看到张献忠藏宝库里的金银出土。

    又过了一阵,军士来报告,挖到了一只沉船。船里面有二十几件陶器、十几件瓷器和一些金银制品。

    赵尔丰命军士把金银制品搬上来,然后从中取出两根金簪,插在两个贴身婢女的头上。

    婢女高兴得手舞足蹈,倒在总督大人怀里撒娇。

    在沉船不远处,发现了一把短铜剑,光亮如新,非常精致。马飞龙如获至宝,把铜剑拿来给总督欣赏。

    赵尔丰见马飞龙非常喜欢这把剑,就做个顺水人情,把铜剑赠给“摸金校尉”。

    马飞龙对总督大人感激涕零,赵尔丰叫他坐在帐篷里一起喝酒。

    可是过了许久,再也没有挖出什么金银宝贝和值钱的东西了。

    临近三更时分,赵尔丰有些困倦了,准备带贴身婢女回府。

    列位看官,赵尔丰在围栏内喜滋滋地观看军士掏宝,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围栏外有个人正在对他虎视眈眈。

    原来离赵尔丰不远的围栏外面有棵大树,李叫花一直躲在树上观望。他见到河里不断有人挖出金银钱币来,心里急得发慌。

    他想大西王藏宝要是被赵尔丰挖走了,他把这些财宝用来扩军,清军的实力就会大大增强。

    自己一心想挖出先祖埋藏的财宝,用来资助反清武装的计划就会落空。

    他瞧见赵屠夫等人饮酒作乐,一股怒气冲上来。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偷袭赵尔丰!

    对,我要为民除害!眼看赵屠夫将要离开,李叫花慌忙从大树上飞跳进围栏内,迅速冲到帐篷边,举起铁拐朝赵尔丰的脑袋打去。

    赵尔丰突然遇到刺客,吃惊不小。但他毕竟是行伍出身,急忙侧身护脑,铁拐打在他左肩上。

    赵尔丰右手拔出腰刀,顽强抵抗铁拐的进攻。

    这时,马飞龙拔出刚才得到的短铜剑,从李叫花身后疾刺,李叫花忙后退一步,与马、赵两人站成丁字形,用“玄武棍法”对付两人。

    赵尔丰和马飞龙都是短兵器,被李叫花的“玄武棍”打得晕头转向。

    马飞龙为了保护赵尔丰,身上已多处负伤。

    正在危急关头,在河道里挖宝的官兵,见有刺客袭击总督,急忙冲上岸来保驾,马飞龙趁乱护着总督大人逃跑。

    李叫花挥动铁拐,打退众官兵,急速去追赵尔丰。

    赵尔丰在前面拼命逃跑,李叫花在后面使劲追赶。

    恰在这时,总督府洋枪卫队赶到了,一齐朝李叫花开枪。李叫花舞起棍花,子弹打在铁拐上火花迸发。

    李叫花心想好汉不吃眼前亏,今天暂且留下赵尔丰的人头。于是停止追击,一个纵身跳上房顶逃跑了。

    赵尔丰遭遇了李叫花的行刺,再也不敢亲自去看挖宝了。

    邓凤生指挥军士又挖了二十几天,差不多把围栏内的锦江河底,翻挖了一遍,再也没有挖出什么值钱的宝贝。

    赵尔丰把邓凤生叫到总督府,责怪他看错了藏宝地点,白费这么大的劲,没有挖到多少值钱的东西。

    邓凤生辩解道,九眼桥一带十分热闹,锦江两岸人来人往,不便于张献忠秘密埋藏大量财宝。

    估计当年张献忠为了保密,另外找了一个“二水口”作为藏宝地点。

    邓凤生请总督大人把石匠的藏宝图拿出来,又和徒弟一起分析琢磨了一阵。

    然后他斩钉截铁地说道,据我和徒弟最近一段时间的考察,再结合这张藏宝图的提示,可以判定张献忠的藏宝地点,位于南郊的沙河与南河交汇处,正是儿歌中的那个“二水口”。

    风水大师见总督似信非信,他向总督夸下海口,这次判断绝对没有错。如果仍然没有挖出财宝,我邓凤生甘愿受处罚,今后再也不敢称大师了。

    赵尔丰急于扩军备战,对张献忠的大西王财宝志在必得,心想也只好再信他一次吧。

    赵尔丰令“摸金校尉”点起三百军士,风风火火地开到沙河口。

    先用马槎将主河道拦断,再另挖一个导流渠排水。待完全露出河床后,三百军士拿起工具,开始在泥沙中挖坑淘宝。

    可是,众军士挖了一个多月,把河床翻了个底朝天,除了挖出一些零星铜钱、陶罐、瓷器和几艘烂木船外,没有找到任何值钱的东西。

    “摸金校尉”向总督大人汇报后,赵尔丰越想越气。邓凤生让我费了这么大的劲,浪费了这么久的时间,不但没有挖到张献忠的锦江藏宝,还差点把自己的老命搭上去了。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玄武奇侠传》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玄武奇侠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玄武奇侠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