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92章 东洋人求和来了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崛起,从1900开始正文 第492章 东洋人求和来了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洋介君,咱们还是言归正传吧。”贺川君忽然笑容一敛,低声喊道。

    “哈伊!贺川教授,有何吩咐请您尽管说,我等遵照执行就是。”洋介四郎非常谦卑地说道。

    “本人想借用你的营帐,约见学堂的徐总办徐锡林先生…”贺川慢条斯理地说道。

    “当然可以,徐总办本座亲自去请。”洋介当然是满口答应,并且起身往营帐口走去。

    “那就有劳洋介君了。”贺川起身鞠躬行礼。

    徐锡林是学堂总办,相当于东洋岛国里的军校校长,他当然得亲自去请,才算礼数到了。

    否则,普通教官去请,还不一定请得动。

    见贺川先生要约见徐总办,在场的教官教习们自知不能再停留在这里了,纷纷离席告别。

    只一会儿,学堂总办徐锡林便随洋介四郎走进营帐,拜会贺川丰彦。

    ……

    翌日早上,阳光普照大地,酷夏季节里气温上升很快,夜间那阵凉爽都已跑得无影无踪。

    徐锡林带了七八个随从和护卫,汗流浃背,气喘吁吁到了陈天华的帅帐门前。

    “哎哟徐大人,是什么风把你吹到我这里来啦?”

    陈天华听说徐锡林到了他的营帐门口,吃惊之余,连忙出门笑脸相迎。

    “没什么风,清早打扰,多有冒犯,锡林在此谢罪!”徐锡林并没有正面回答,只客套一句。

    “那就请吧!”陈天华大概能猜到徐锡林大清早的来意,也不便多说,招呼入帐。

    徐锡林让自己随从和护卫留在营帐外,自己一个人跟随陈天华进入帅帐。

    陈天华的帅帐比徐锡林那要简单得多,里面除了空子弹箱,油气灯,一张行军折叠床,啥也没有。

    二人进入帅帐,陈天华让护卫端来一盆清凉的山泉水,让徐锡林先洗个脸,擦去身上的汗水,然后又端来一壶凉茶。

    他挥手屏退左右,帐内只有二人坐在空箱上,喝茶准备密谈。

    “陈大人实不相瞒,锡林我大清早前来讨扰,乃受人之托也,还望老弟给予面子,让愚兄不虚此行。”

    徐锡林咕咚咕咚喝下去一杯凉茶,嘴一抹,抱了抱拳开口道来实情。

    昨晚,已是十点过了,忙碌一天的徐锡林正准备上行军床休息,不曾想总教官洋介四郎前来拜访。

    徐铮林留日多年,跟洋介等日籍教官们沟通交流,当然不需要翻译在场,非常流畅。

    洋介开门见山,说明了来意。

    听说是日方总领事馆来的代表,徐锡林心里咯噔一下,他大概猜得到跟下来对方要交谈的内容。

    跟着洋介来到隔壁营帐,见到文质彬彬的帝国学者贺川丰彦教授,让徐铮林颇为惊讶。

    原以为来者是个军人或副领事,参赞之类角色,结果对方是个汉语言专家。

    东洋人非常讲究实效,双方寒暄几句之后,贺川就直接了当提出请求。

    他告诉徐锡林说,他是受日驻上海总领事馆总领事之托,前来协调这次正元株式会社与煤广自治区之间的武装冲突,听闻徐锡林跟陈天华是同乡好友,故请徐出面斡旋。

    贺川彬彬有礼,说话间不停地躬身施礼,态度诚恳,他没有拿势压人,而都是请求,弦外之音还含有跟徐锡林交朋友之意。

    徐锡林是个识事务的聪明人,眼前这位学者教授,其背后不为人知的身份更加的耀眼,这是东洋人一惯作派。

    越是谦卑有礼,不以势压人,说明其势力高深莫测,是个负有特殊使命的人,否则,他深更半夜的找上自己干啥?

    徐锡林同样是负有历史使命的革命党人,像贺川丰彦这种第三方势力,他当然愿意去团结,至少不得罪吧!

    “贺川教授不必客气,锡林十分乐意为先生去当一位斡旋者,不知您有何要求与条件,请尽量讲!”

    “哟西,徐桑很够朋友,那我就具体说了。”

    接着,贺川把意图,要求,有关条件都讲了一番,徐锡林逐一记下。

    翌日天蒙蒙亮,他便带上参谋与护卫骑马出发了,奔驰一个半小时才到达营盘山下。

    上山来是岗哨关卡林立,几番交涉才到的陈天华帅帐,很不容易。

    “哎呀瞧徐兄说的哪里话,咱们之间同乡同县不说,就凭前夜徐兄仗义保护和提醒,小弟天华焉敢怠慢,你尽管说吧,只要我能做主的事,肯定答应你!”

    陈天华二话不说,非常爽朗地答应了。

    他虽然憎恨东洋鬼子,但不蛮干,把对方打痛打怕为止,让对方知道华夏儿女绝非都是软弱可欺。

    当然,他很懂得分寸拿捏,不能逼人太甚,狗急了还要跳墙呢。

    况且自己目前的实力,还不足以跟一个帝国明目张胆地干,而自己还有许多未完成事业,得继续。

    徐锡林出面斡旋,说明对方服软了,至少说暂时有和解意图,这正合陈天华之意。

    “多谢天华老弟成人之美,那愚兄就代为转达了。”

    “请说!”

    徐锡林代为转达的意思,其实很简单。

    日方表示:正元株式会社与陈天华及煤广自治区之间的对立仇恨,提议告一段落,双方井水不犯河水,但凡陈天华的势力范围内的项目,今后正元株式会社以及日方势力,不再干扰介入。

    本次武装冲突,各自清扫门前雪,自舔伤口,尸体归还对方,对外再不提此事。

    陈天华当场表示同意。

    这场战斗,他清除了当涂日方势力对煤广自治区的威胁,相当于守住了国境线,战斗中他几乎全歼对手,是胜利方。

    既然占了大便宜,就没必要再卖乖了。

    “多谢天华老弟了,最后还有一件事,就是被贵方俘虏的有一名日籍军官,他们愿意出一笔钱,将他赎回去!”

    “赎回去?我这又不是绑匪,他只是俘虏。”陈天华愣了一下,之前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有些不太明白。

    “不不,没有这层意思,因他们手上没有对等俘虏或其它东西交换,只好说出钱来补偿,赎回这词意表达不一定贴切,反正就是请你放人,好像东洋人很在乎这件事!”徐锡林连忙作解释。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崛起,从1900开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崛起,从1900开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崛起,从1900开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