嗜血总裁强宠杀手妻 第一卷 无爱强欢 第一章 屈辱之夜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嗜血总裁强宠杀手妻嗜血总裁强宠杀手妻 第一卷 无爱强欢 第一章 屈辱之夜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你是谁?”北辰清歌一脸警惕地看着闯入清越宫的黑衣人,小手,忍不住偷偷握紧了藏在袖口的匕首。

    她知道,此刻,她无法等待着清越宫的宫人来救她,只能自己救自己,因为清越宫的宫人,早就已经被黑衣人迷晕了。

    黑衣人轻轻揭下脸上的面纱,眼中尽是痴迷,“清歌,不要嫁给珞王爷,跟我走,好不好?”

    “明朗,怎么会是你?”北辰清歌眼中满是不解。她知道薛明朗对她的情意,但是,她从来都没有想到过薛明朗会做出如此胆大的事情。明天,她便要嫁给最爱的珞了,又怎会随着其他的男人离开!

    “清歌,跟我走,好不好?”薛明朗没有回答北辰清歌的问题,而是一脸期待地看着清歌继续说道,“跟我走,我会一辈子对你好,胜过北辰珞千倍万倍!”

    “不,我不要跟你走!”北辰清歌忍不住后退了一步。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今天的薛明朗有些怪异,让她很是不安。

    “跟我走!”看到北辰清歌不同意,薛明朗顿时急了,拉着她的手便向门外走去。

    “你难道没有听到清歌说不愿意跟你走吗?”北辰珞如神祗般出现在清歌和薛明朗面前,看到北辰清歌被薛明朗攥红的小手,眼中盛满了心疼。

    “珞~”清歌看到北辰珞来了,急忙挣开薛明朗的钳制,跑到了北辰珞旁边。被北辰珞紧紧握住小手,感受到掌心传来的温暖,清歌那颗吊着的心,总算是落了下来。

    “北辰珞,你,该死!”看到清歌对北辰珞依恋的模样,薛明朗顿时气红了眼,拔出别在腰间的佩剑,便向北辰珞刺去。

    北辰珞的心,完全被身旁的人儿所牵引,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薛明朗异常的举动。

    “珞,小心!”清歌看到薛明朗疯狂地拿剑刺向北辰珞的模样,心中一急,便挡在了北辰珞身前。

    “清歌!”

    “清歌!”

    两道焦急的男生同时响起,看到清歌胸前不断流出的鲜血,北辰珞大脑顿时一片空白。

    “清歌,为什么这么傻,为什么要为我挡这一剑!”北辰珞将清歌紧紧拥进怀中,一脸痛心地看着清歌说道。

    “珞,你没事,你没事便好~”清歌眷恋地看着北辰珞的俊颜,断断续续说道,“若是,若是有来世,珞,清歌还要嫁你,做,做你的妻~”说完,清歌便恋恋不舍地闭上了那双灵动而又狡黠的眸子。

    “清歌~”北辰珞眼中盛满了痛苦,不敢相信怀中的小人竟然已经停止了呼吸。她明天便要成为他的妻了,为何,上天要在他们与幸福最接近的那一刻残忍地将她从他手中夺走!

    “清歌~”薛明朗失魂落魄地跪倒在清歌面前,眼中盛满了不敢置信。他,竟然亲手杀了此生最爱之人!

    “啊!”薛明朗痛苦地吼道,掌心凝聚了十成的功力,便狠狠地拍向了自己的胸口~~~

    她死了吗?

    清歌有些疑惑地打量着周围的一切,屋顶的灯光好美,仿若天上繁星。这里,应该便是传说中的天堂吧,要不然,也不会有如此美丽的灯光。

    不对,若是她去了天堂,为何她还能够感受到身上的疼痛,以及,淡淡的凉意。小时候,她曾经听母后说过,天堂里的人是感受不到疼痛的,那么,她现在肯定不是在天堂了。

    清歌疑惑地低下头,竟然发现,自己是不着寸缕的,而且,更为诡异的是,她竟然被绑在了床上。

    劫色?清歌脑海中忽然闪现出这个词,可是,好像也有些说不通,若是劫色,为何身边一个人也没有?莫非,那人已经对她施暴完毕?

    想到这里,清歌心中顿时充满了绝望,若是她的身子已经不贞洁,有什么颜面再见她的珞!

    “你醒了!”一道比千年寒冰还要冷上三分的声音传入清歌耳中,清歌忍不住打了个寒战。她醒了这么久,竟然没有发现房间中竟然还有一个人,一个衣着古怪,长相异常俊美的男人!

    “你出去!”清歌想到自己现在是不着寸缕,不禁焦急地对来人吼道。她想用手遮掩一下自己身体的重要部位,无奈她的双手被紧紧绑在床上,她根本就动弹不得。虽然她的思想不是特别保守,但也没有开放到可以在一个陌生男人面前不着寸缕。

    而且,身上传来的阵阵刺痛,让她有一种想要死去的冲动。强压下心底的不安,清歌淡淡扫了一眼自己的身子,却见原本光滑如玉的身子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痕。

    “沐雪依,你终于不再装死了!”风逸寒毫不怜惜地捏住北辰清歌的下颚,眼中充满了嗜血寒芒。

    “什么,沐雪依?你在说些什么?”这个男人到底在胡说些什么,她明明叫做北辰清歌,什么时候变成沐雪依了?而且,这个男人也看上去也甚是诡异,他虽然长得比珞皇兄还要好看那么一点点,但是,他竟然不蓄发!北辰国哪有不蓄发的男子,莫非,他是汐姐姐那个世界的人?

    汐姐姐便是从二十一世纪穿越到了北辰国,她曾经对她说过,他们那个世界的男子,都是不蓄发的,还有许多她听都没有听说过的稀奇古怪的东西。

    想到这里,清歌不禁一惊,莫非,她也穿越了?而且还是古穿今?

    看到北辰清歌一脸迷茫的模样,风逸寒心中盛满了怒气。这个女人,竟然敢对他装疯卖傻!她的心机,果然够深沉!她害死了他最心爱的女人,他不会让她死,但是,他绝对会让她生不如死!

    “沐雪依,你要为你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风逸寒说完,便毫不怜惜地握住了北辰清歌胸前的饱满。他故意在手上加重了力量,痛得北辰清歌不禁咬紧了牙关。

    她是北辰国最受宠爱的小公主,何曾受过这样的屈辱!眼泪,忍不住就要夺眶而出,但,心中的傲气,让她无法屈服于这个男人的淫威。北辰清歌深吸了一口气,硬是将眼中的泪挤了回去。

    “你,你放开我!”清歌气急,愤怒地瞪视着风逸寒说道。

    “怎么,装清高?沐雪依,你不是很想做我的女人吗?那么,我便成全你!”

    粗鲁地分开北辰清歌的双腿,风逸寒一个挺身,便狠狠地贯穿了清歌未经人事的身体。

    好痛~清歌额头上冒出细密的汗珠。没有任何爱抚的进入,带给她的身体前所未有的痛。可是,最痛的不是她的身,而是,她的心。

    她,此生只想属于北辰珞一人,但现在却被别的男人强占去了身子,这让她该情何以堪!

    “你滚!”清歌不安地扭动着身子,铺天盖地的屈辱感,将她的整颗心所淹没。“我不是你说的沐雪依,你认错人了!”

    “不是吗?”风逸寒眼中闪过一抹精光,犀利的眸子紧紧锁住了清歌的小脸,“一模一样的一张脸,怎么可能不是她!沐雪依,你把我当成傻子吗?”说着,狠狠甩了北辰清歌一巴掌,又疯狂地在她的身体里抽动起来。

    她的紧致,与他无比契合,让他几乎要为她着迷。看着她那澄澈而又无助的眼睛,风逸寒心中竟泛起丝丝涟漪。

    不,她害死了他最爱的女人,他怎能对她心软!想到这里风逸寒在清歌体内的律动又狂野了几分。这个不知廉耻的恶毒女人,理应受到世上最残忍的对待!

    “你这个疯子!我就是死,也不会让你如此侮辱我!”清歌恨恨地看着风逸寒说道。一狠心,银牙便用力往舌头上咬去。

    珞,再见了,清歌的身子脏了,再也没有颜面留在你身边了!

    “想死,没那么容易!”看出北辰清歌的意图,风逸寒眼神一冷,带着惩罚的意味狠狠地吻住了清歌的唇。她想咬舌自尽,但他绝不会如她的愿!对一个人最大的折磨,不是让她死去,而是让她求死不能,求生不得!

    他不仅要折磨她的身体,更要摧毁她的尊严!

    他的吻,如他的人一般,冰冷,而又绝情。接吻,本该是情人间最甜蜜的接触,可是,风逸寒带给清歌的感觉,只有无尽的恶寒与厌恶。她好怀念北辰珞的亲吻,温柔,而又缱绻,让她忍不住沦陷在他的温柔之中。

    既然,他不让她死,那么,她便好好活着,把他加诸在她身上的东西,加倍讨回!眼中的无助,渐渐被隐隐升起的坚强所代替,一用力,便狠狠地咬上了风逸寒的唇。

    风逸寒吃痛,却没有放开清歌,而是更加霸道地吻着她。不知道是因为想要惩罚她还是被她的柔软所蛊惑,风逸寒竟有些舍不得结束这个吻。

    鲜血,在两人的唇间弥漫开来,血腥气充斥了两人的鼻尖。闻到浓浓的血腥气,清歌唇角竟漾起了一个浅浅的笑靥,她也让他疼了,不是吗?

    看到清歌唇边的那一抹浅笑,风逸寒竟然有一刹那的失神。为什么他觉得她这次醒来有些不一样了?以前的她,眼中总是充满怯意,现在的她,眼中竟有让他无法忽视的绝世芳华。

    仿佛受到了蛊惑,风逸寒的大手温柔地抚上了北辰清歌胸前的柔软,美好的触感,让他的心,竟微微动了一下。

    感受到自己心中的异样,风逸寒眼中闪现出凌厉的光芒,他怎能对她产生别样的感觉,他恨她,只能折磨她!想到这里,风逸寒手上的温柔顿时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蚀骨的冰寒!

    清歌觉得自己的身子快要散架了,她好想推开不断在自己身上索取的男人,无奈,她的手脚根本就动弹不得。强烈的痛楚,让她几乎要昏厥,但很快,身上的痛楚,就被一种陌生的快感所取代。

    身子,忍不住在他身下轻轻摇摆,感受到自己身子的顺从,清歌心中的屈辱感更重,恨不得此时就昏死过去。

    只是,上天明显是不想遂了她的愿,她不仅没有昏倒,反而意识更加清醒了一些。

    “你这个变态、魔鬼!”清歌恨恨地看着风逸寒说道。他最好将她折磨死,若是她有机会活着离开,她定会让他付出世上最惨重的代价!

    “我就是魔鬼了,如何?”风逸寒暧昧地在清歌耳边低语道,虽是语气温柔无比,听在清歌耳中却充满了凉意,让她身上忍不住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你最好杀了我,否则,我会让你痛不欲生!”清歌眼中染上一层妖娆的红,看得风逸寒心中竟忍不住漏跳了一拍。

    以前,他也觉得她很美,却从来没有发现,她竟然美得如此勾魂摄魄!

    “让我痛不欲生?下辈子吧!”风逸寒轻笑,俊逸的容颜越发的蛊惑人心。只是,清歌丝毫没有心情欣赏帅哥,只觉得他的笑,无比刺眼,比恶魔还要让人厌恶三分。

    “好,那么,我们便走着瞧!”清歌回以风逸寒一个灿烂的笑容,眸子里有七分怨恨,三分狡黠。

    看着清歌唇角上扬的弧度,风逸寒竟有一刹那的失神。暗骂了自己一声,风逸寒便不再言语,只是在清歌的身体上不断进行着最原始的律动,当所有的欲——望都尽数释放在清歌体内,清歌终于被折腾得疲惫地昏睡了过去。

    从清歌体内缓缓抽出自己的分身,风逸寒穿好衣服,便解开了清歌手脚上的束缚。

    看着清歌身下那一抹耀眼的红,风逸寒唇角扬起一个连他自己都没有发觉的温柔弧度。想到她愤怒时眼中那妖娆的美,风逸寒唇角的弧度上扬得更夸张了一些。他该厌恶她的,可是,此时他竟然因为他是她的第一个男人而心中隐隐有一丝喜悦。

    强压下这种陌生的情绪,风逸寒笨拙地为清歌套上一件自己的衣服,对着门外冷冷吩咐道,“把这个女人扔进密室!”

    她狠毒地害死了他最爱的苏筱柔,理应受到这个世上最残忍的折磨,他又怎会对她心软!

    “是,总裁!”冷焰厌恶地看了一眼昏迷不醒的北辰清歌,便像拎小鸡似地将她拎了出去。这个女人,害死了总裁最爱的女子,死一万次都不够!想到变得更加冰冷嗜血的风逸寒,冷焰恨不得一巴掌拍死北辰清歌。但是,总裁对他说,对一个人最残酷的惩罚,不是杀了她,而是让她生不如死。冷焰唇角勾起一个冰冷的笑意,他会亲眼看着她受尽世间最痛苦地折磨,最终,屈辱地死去~~~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嗜血总裁强宠杀手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嗜血总裁强宠杀手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嗜血总裁强宠杀手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