嗜血总裁强宠杀手妻 第一卷 无爱强欢 第二十一章 所谓无耻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嗜血总裁强宠杀手妻嗜血总裁强宠杀手妻 第一卷 无爱强欢 第二十一章 所谓无耻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风逸寒,你卑鄙无耻龌龊下流!”北辰清歌恨恨地对着风逸寒吼道,几乎把记忆中所有骂人的词,都赠送给了风逸寒。

    “嗯,你说的很对,我就是卑鄙无耻下流龌龊。至于,我究竟是怎样卑鄙无耻下流龌龊的,待会,我定会不负你所望,让你好好见识一下!”风逸寒说着,便捏住了北辰清歌的下巴。

    风逸寒的大手,划过北辰清歌的脖子的时候,北辰清歌觉得,自己的脖子上好像比记忆中多了点什么东西。强烈的好奇感支配着她的整颗心,她甚至忘记了,自己的下巴,还被风逸寒毫不怜惜地捏着。

    北辰清歌的小手,紧紧捏住了挂在自己脖子上的那东西,令她出乎意料的是,竟然是一条链子。用力将那条链子自自己的脖子上扯下,一块泪滴状的紫色吊坠,便如蝴蝶般飞入了她的手中。

    掌心传来的冰凉触感,让北辰清歌心中觉得暖暖的。这应该是救她的那个男人留给她的东西吧。

    想到这里,北辰清歌不禁紧紧地将那吊坠紧紧窝在了手中。

    风逸寒注意到北辰清歌竟然完全无视他对她的钳制,不禁有些挫败感。不经意间,瞥到北辰清歌紧握的小手,风逸寒心中不禁充满了疑惑。

    “你手里拿着什么?”风逸寒放开对北辰清歌的钳制,面无表情地看着北辰清歌的小手问道。

    想到上次北辰清歌在地洞自杀的情形,风逸寒的瞳孔,不禁收缩了几分。她手中该不会又拿了什么东西,想要伤害她自己吧?一想到这个可能,风逸寒的心,忍不住收紧了许多。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北辰清歌忍不住将手中的吊坠攥得更紧了一些,这吊坠,是那个救了她命的那人留给她的唯一的东西,她定要好好保存,或许,她还能凭这个吊坠找到他,报答他的救命之恩呢!

    “给我!”风逸寒星眸微眯,一脸危险地看着北辰清歌说道。

    “我偏不!”北辰清歌一脸警惕地看着风逸寒说道,生怕风逸寒会把吊坠从她的手中抢去。

    “忤逆我,可是要付出代价的!”风逸寒邪恶而又暧昧地在北辰清歌耳边轻声说道。在他的唇划过她的耳廓的刹那,北辰清歌的身子,竟忍不住颤抖了一下,恨不得立马离风逸寒十万八千里远。

    “你要做什么?”看到风逸寒紧紧攥住了自己的手腕,北辰清歌一脸防备地问道。

    “我要做什么,何须向你汇报!”说着,风逸寒手上一用力,北辰清歌的小手,便被硬生生地扯开,手中紧握的吊坠,也顺势掉在床上。

    “风逸寒,你卑鄙!”北辰清歌恨恨地吼道。手,仿佛被捏碎了一般,再加上肩上和头上的疼痛,北辰清歌连想死的心都有了。

    “只有卑鄙么?刚才我好像听某人说我卑鄙无耻下流龌龊的,我还没有让你见识我有多无耻下流龌龊呢!”风逸寒丝毫不在乎北辰清歌眼中熊熊燃烧地愤怒火焰,只是气定神闲地将水晶吊坠自床上捡起,当他看到吊坠中若隐若现的三个字时,眼中的危险意味刹那间泛滥成灾。

    “沐雪依,你这个女人还真是不甘寂寞,想不到,离开我只是不到一天的时间,你就又勾搭上了别的男人。”说着,风逸寒便毫不怜惜地狠狠将北辰清歌按在了床上,根本就忘记了她现在还是有伤在身的病人。“而且,这个男人还是无心阁的阁主——上官煜!”

    “你在胡说些什么,我根本就不认识什么无心阁的阁主!”北辰清歌也被激怒了,不断踢打着风逸寒。看到风逸寒这样充满讥讽的俊脸,北辰清歌连与他同归于尽的冲动都有了。她知道,以她的能力,根本就要不了他的性命,但是,她却能够用尽全力打歪他这张俊脸,而且,顺便抢回原本应该属于她的吊坠!

    想到这里,北辰清歌心下一横,两只小手便挥舞着袭向了风逸寒布满霜寒的俊脸。

    “你竟然敢打我!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趁风逸寒愰神的刹那,北辰清歌灵活一转身子,便逃过了他的钳制,顺势还将风逸寒拿着的吊坠,紧紧地抓在了自己手中。

    紫色的水晶吊坠在北辰清歌手中,散发着淡淡的高贵光芒。它仿佛是俯瞰众生的神祗,骄傲地睥睨着这世间的百媚千娇。

    “上官煜,原来,他的名字,叫上官煜。”北辰清歌看着吊坠里面若隐若现的三个字喃喃说道。他救了她的命,她也定会以性命相报。若能再见,她定会报答他那日在林中的搭救之恩。

    “沐雪依,我不准你想别的男人!”风逸寒听到北辰清歌不断地念着上官煜的名字,一股怒气,莫名地窜上心间。“你是我的女人,你心里只能想我一个人!”

    “我是你的女人?”看到风逸寒那张染上怒气的俊颜,北辰清歌忍不住大笑了起来。“我什么时候承认过,我是你的女人?”

    “不管你承不承认,你,沐雪依,都是我风逸寒的女人。不,确切地说,你是我的床奴!”风逸寒一脸得意地看着北辰清歌说道。

    “床奴?”北辰清歌笑得更厉害了一些,“风逸寒,你未免也太可笑了一些吧。不要仗着自己有三分姿色,就不知道自己姓甚名谁!我北辰清歌,就算是去被猪拱,被狗舔,也不会去做你的床奴!”

    “不管你愿不愿意,你都是我的床奴,因为,你根本就没有选择的机会!”风逸寒唇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大手,便顺着北辰清歌性感的锁骨轻轻上移,覆在了她娇艳欲滴的樱唇上。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嗜血总裁强宠杀手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嗜血总裁强宠杀手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嗜血总裁强宠杀手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