嗜血总裁强宠杀手妻 第二卷 杀手绝爱 第十二章 轻舞缠绵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嗜血总裁强宠杀手妻嗜血总裁强宠杀手妻 第二卷 杀手绝爱 第十二章 轻舞缠绵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血,落在风逸寒乳白色的睡衣上,迷离,而又带着些许的绝望气息。

    看着还在不断地从风逸寒脖子上溢出的鲜血,北辰清歌的手忍不住一抖,匕首,便再次滑落到地上。

    她,还是下不了手!

    脖子上传来的疼痛,让风逸寒瞬间清醒,也明白自己并不是在做梦。可是,他的清歌,明明已经死了,他亲手埋葬了她的骨灰,为什么面前的女子,竟然和他的清歌长得一模一样?

    “清歌~”

    “我不是什么清歌!我是影杀,来取你性命的影杀!”说话间,北辰清歌便已经扬起手,狠厉地向风逸寒攻去。

    “你就是清歌,我的清歌。”风逸寒没有躲闪,任北辰清歌扼住了自己的脖子。他认得她的眼睛,这个世界上,除了他的清歌,再也没有人,会有一双如湖水般清澈的眸子。虽然,面前小人的眸中,染上了些许的杀气,但眸底散发的光芒,和他记忆中的一模一样。

    北辰清歌扼住风逸寒的脖子,却是怎么都用不上力气。颓然地放开风逸寒,北辰清歌便转身离去。纵使恨他入骨,可是,她还是下不了手!

    “今天,我先不杀你,可是,下一次,我一定会毫不迟疑地取了你的性命!”

    “清歌,你舍不得杀我,是不是?”风逸寒唇角忍不住轻轻上扬,一个凌厉的翻身,便将打算离开的北辰清歌,揽进了自己的怀中。他知道,她舍不得杀他!

    虽然,他亲手将北辰清歌的骨灰埋葬,但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或许,当时死的那个女子,并不是他的清歌,况且,那时那个女子的脸,早已摔得血肉模糊,就算是她的身上带着自己送给北辰清歌的湖绿色水晶吊坠,也不能证明她就一定是北辰清歌。他知道,北辰清歌还活着的这种可能很小,但他宁愿相信会是这样,因为,若真的是这样,那么,面前的这个女子,便是他的清歌,他的清歌,还活着,他还能够感受到她的心跳,以及,她身上散发出的温暖气息。

    “我都已经说了,我不是清歌!还有,我也没有舍不得杀你,不要往自己脸上贴金!”北辰清歌想要挣脱风逸寒的怀抱,无奈,他抱得太紧,她根本就无计可施。狠狠地踩了一下风逸寒的脚,风逸寒吃痛,但还是紧紧地抱着她,丝毫没有放开她的意思。

    “清歌,当年的事情,是我对不起你,我不该害死我们的孩子,更不该让你伤心。你可以打我骂我,但是,你不能再离开我。”三年,一千多个日日夜夜,每一分,每一秒,风逸寒的心,都被失去她的痛楚紧紧包裹着,行尸走肉般的生活,他已经受够,今日能够再见到她,说什么,他都不会再放她离开。

    “你认错人了,我是影杀,以前,我根本就不认识你!”北辰清歌还是不习惯说谎,说这句话的时候,明显有些底气不足。

    “我会让你承认你是认识我的!”说着,风逸寒一把搂住她的纤腰,便吻住了她的粉唇。双手更是用力地让她紧贴着自己,紧得令人透不过起来,北辰清歌想要推开,无奈,被他勒得死紧,小手握成拳头,狠狠地落在他的腰际,他哼也没哼一声,反而更是炽烈的吻着她。

    轻轻按动手上的戒指,不知道应不应该把戒指中的暗器射到他的身上。她一直想取他的性命,可是,当真的看到他的时候,她竟然没有那么想要他死了。他的吻,那么温柔,那么缠绵,他的眼神,还是如最初那般炽烈,而且,他的怀抱,让她这颗孤寂许久的心,竟然升起一丝久违的温热,紧紧按住戒指的另一只小手,竟再也用不上一丝力气。

    纵使他一次次伤害她,甚至,亲手杀了她腹中的孩子,她还是,狠不下心,取了他的性命!

    他的唇逐步下移,扯开她略有些单薄的夜行衣吻上了白嫩得仿佛要掐出水来的肩。手,悄然无声地滑入她的背上,将她胸衣的束缚扯开,带着蕾丝边的胸衣应声而落,露出了胸前的一片大好春光。

    胸前微凉的感觉,让北辰清歌刹那清醒,心中,充满了羞耻感。她这算是什么杀手啊,在刺杀别人的时候,竟然被别人这般占尽了便宜。风逸寒,果真是她的克星,只要是面对着他,她总是会失常!

    风逸寒的大掌,轻柔地覆在她高耸的胸上,本来,她心中是充满愤怒甚至是羞耻的,可是,她的身体,却全然背叛了她。神智清明,心,却已然沉沦。

    他的唇,一点点吻过她莹白如玉的锁骨,落在她的胸前,她无可抑制地轻颤,熟悉的悸动让她迷乱而又无措。记得两人情到深处的时候,他总是喜欢这样爱怜地轻吻着她,让她的心,忍不住与他一起轻舞缠绵。

    他却没有更进一步的侵袭,灿若星子的眸子,只是深深地凝视着她,隐隐有一丝激动和欣喜。看到她有些闪躲的目光,他目中欣喜的意味更浓,仿佛,从她那努力装得平静的眸子中,找到了他想要的答案。忽然,他唇角溢出一丝低笑,蜻蜓点水般吻了一下她那如春花般艳丽的頬,在她耳边轻吐着暧昧的气息,“清歌,你回来了,我就知道,你舍不得离开我。”

    身子陡然一震,北辰清歌还想否认,但看到他那仿若洞悉一切的眸子,想要否认的话语,竟然再也说不出半句。

    眼眸低垂,不经意间看到北辰清歌的胸前,因为刚才的索取,印上的一个个微红的痕,风逸寒的呼吸,忍不住变得粗重起来。

    火热的双臂,紧紧抱住北辰清歌,一路亲吻,将她按到了还微微有些温热的大床上。

    眸中,倒映出北辰清歌略有些失措的小脸,风逸寒唇角的弧度,更是更不住上扬。

    三年的思念,三年的刻骨铭心,在此刻,都化作了可以摧毁一切的情——欲。他爱她,想要她,三年前如此,三年后,更是如此。

    大手,轻轻抚摸着面前的柔软,感受到身下北辰清歌忍不住的战栗,风逸寒失笑,吻住了她胸前的一抹嫣红。

    娇小的身子,对着他又踢又打,但除了这些个花拳绣腿之外,仿佛已是无计可施,只能任他索取,甚至,在他娴熟的技巧之下,她的呼吸,也忍不住变得粗重起来。

    贪恋地吻遍她胸前的美好,吻,还是又落在他的唇上。这张含娇似嗔的小嘴,他已经吻过千百遍,但是,却从来不觉得厌倦,反而,怎么都觉得吻不够。

    看到她憋得涨红的小脸,风逸寒忍不住打趣道,“想不到三年后,你在接吻的时候,还是不会呼吸。现在,你还能说,你不是我的清歌么?”

    “我是北辰清歌又怎么样!”听到风逸寒的话,身下的女子显然被激起了怒气,“就算是我是北辰清歌,我也要取你性命!你这个亲手杀死自己孩子的魔鬼,不配活在这个世上!”

    听到北辰清歌这么说,风逸寒所有的动作,陡然停了下来。是啊,他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孩子,他和北辰清歌的孩子!可是,他从来都没有后悔过那么做,只要能够保住她的性命,做什么,他都不在乎。

    “风逸寒,你无话可说了是不是?”想起那个无缘与她相见的孩子,北辰清歌的眸中,也浮起了一层水雾。

    “清歌,你是怎么活下来的?你不是已经中了同心蛊么?琳琅都已经死了,为什么你还活着?”没有回答北辰清歌的话,风逸寒轻轻捧起北辰清歌的小脸,眼中充满了疑问。聪明如他,早已经猜出三年前楼下的那具女子尸体,并不是真正的北辰清歌,可是,她明明中了同心蛊,琳琅早就死了,为什么北辰清歌还能够完好无损地活在世上?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这个杀死自己孩子的凶手!”她确实是中了同心蛊,只是她的汐姐姐已经帮她解了,可她中了同心蛊,跟琳琅有什么关系?而且,琳琅竟然死了!她当年,是有点气琳琅要跟风逸寒结婚,但听说琳琅死了,北辰清歌的心,还是微微疼了一下。那么美好的一个女子呵,北辰清歌永远都忘不了在流沙寨的时候,琳琅那纯真如孩童的笑靥。她很想知道,琳琅究竟是怎么死的,可是,不管她再好奇,她也不会向风逸寒询问,因为,他是她的头号敌人!

    “清歌,告诉我,这三年,你是怎么活下来的。”风逸寒轻轻按住北辰清歌的肩,一脸期待地看着北辰清歌问道。

    不想自己再沉浸在风逸寒的温柔之中,北辰清歌灵巧地从风逸寒手下闪了出来,轻轻落在地上,顺手拾起了地上的匕首。

    “风逸寒,收起你的温柔吧,我是不会再相信你了!这三年,没有看到你这样让人生厌的脸,我过得无比开心,我想,你死了,我会过得更加开心!”说着,北辰清歌便紧紧握住匕首,对准了风逸寒的胸膛,“告诉我,无双令在哪?”

    “就在枕头旁边放着。”风逸寒唇角含笑,看着北辰清歌,说不出的温柔缱绻。

    看到枕头旁边确实放着一个小盒子,北辰清歌手上一用力,便向风逸寒刺去。“风逸寒,我要为我的孩子报仇,等你死了,我就拿着无双令,毁了你的风氏集团,让你,死不瞑目!”

    匕首刺穿血肉的声音,在这个静谧的夜中,显得特别突兀,北辰清歌心中一惊,她没有想到,风逸寒竟然会没有躲开。

    她虽然拿着匕首向风逸寒刺去,但是,她并没有真的想要刺死风逸寒,她活着唯一的目的,就是报复他,让他难受,但她将他杀了,她真的不知道,以后自己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风逸寒,你为什么不躲开?”手,止不住地颤抖,她竟然真的对他下了手!她怎么能够真的把他杀了?!

    “若是我死了,能够让你心中舒坦一些,那么,我死也是值得的。”说着,风逸寒的身子,便像连根拔起的大树一般,轰然倒在地上。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嗜血总裁强宠杀手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嗜血总裁强宠杀手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嗜血总裁强宠杀手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