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之歌 第1178章.大刀(二)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诗意的情感心灵之歌 第1178章.大刀(二)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大刀(短篇)张宝同2021.1.6

    母亲恼火地指着我的鼻子说,“你上次出事,要不是你刘叔跑前跑后地帮着咱们找关系,托人情,你哪能呆上一个月就出来了?”刘叔就是秀英她爸,是我们工程处的处长。我当然非常感激刘叔的帮忙,可是,我就是不喜欢秀英还像过去当班长时那样老是管着我,毕竟她现在是工程处党办的科员,而我是工程处车队的司机。

    我妈和我哥合着伙把我臭骂了一通,才把我放过。可是,过了一会,秀英又来到我家,对我说,“王三,你到我家来一下。”

    我做出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朝她瞪了一眼。可她不但没有生气,反而对我说,“你快点过来。”我妈见我像木头人一样没反应,就发起火来,说,“秀英叫你去她家,你还发啥呆?”

    我只得去她家,她家就在我家隔壁。虽然她常常来我家,可我没事从不去她家。去她家也是因为她爸要我陪他下象棋。

    我进到她家,见有一位挺斯文的年轻人坐在她家的沙发上。我想这可能是她的男朋友。可秀英对我介绍说,“这就是我对你说过的那位同学,他可以说是武林高手。”我和秀英只是小学到高中的同学,而这位同学是秀英在大学时的同学。秀英曾对我说过她的一位同学曾是武林世家出身。大学毕业后去了英国伦敦。

    我不由地一惊,心想是不是秀英把他叫来想教训我一下,因为我今天一连两次把她推倒在地。见那位年轻人朝我走来,我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一步。但那位年轻人却伸出手来跟我握了下手。

    秀英对我说,“他还写了一本书,你来看看。”说着,便把一本新书递给我。书名叫《大刀》,作者是冯自强。我有些不敢相信,这个年轻人还能写书。我把书打开坐在沙发上看了起来。可是,书上的内容是写他在伦敦的一些事情。我这人不喜欢读书,更不喜欢看有关外国的书。可是,这是秀英同学写的书,我不能不好好地看看。

    书还是有蛮厚,至少有两三百页。我一边翻着一边看着,想从中找些喜欢看的内容,可是,翻了几十页都没看出啥名堂。我就朝坐在旁边的作者问,“这书里有没有让人感兴趣的故事?”

    年轻人怔了一下,但他似乎明白了我的意思,把书翻到了某一页让我看。这里说的是一天夜里发生的事。那天夜里,他正独自坐在伦敦郊外的一间小屋里看着一本《辛酉刀法》的书。突然,一把锋利的匕首闪现在他的眼前。

    他一惊,马上就看清楚了,原来是一个黑人不知怎么进到了屋里,把刀横在他的面前,并对着他威胁说,“把所有的钱都给我拿出来。”

    可是,他在英国留学和打工,并没有多少钱。而且他也不想把钱拿出来给这个黑人,因为他要把钱给了这个黑人,那么,他这个月的生活和房租就没有着落了。于是,他对那个黑人说,“请稍等,我这就给你去拿钱。”

    那个黑人挥动着刀子说,“少废话,快些。”

    就在他离开椅子时,他猛然一转身,抓起放在床边的那把大砍刀,朝着那个黑人横刀而向,将大砍刀架在了黑人的脖子上,用恢谐的口气说,“你那刀也叫刀?看看我的刀。”是的,与他这把大砍刀相比,那把匕首就跟小学生削铅笔用的小刀一样。

    黑人吓得浑身发抖,连忙求饶。他就对那个黑人说,“下次不要再来了,否则,我这大刀不饶人。”然后就把那个黑人放走了。

    接着,作者又翻到后面的某一页让我看。故事是说作者那天来到公园里挥刀练武,引来了许多的观众。可是,却不知公园里也有一位西班牙人在公园里舞剑,但他是要收费的。每当观众看完他舞剑,他就拿着一个草帽向观众要钱。作者在公园里挥刀练武。这是中国传统的刀术,而那位西班牙人表演的则是西方的剑术。欧洲人对中国的刀术挺好奇,所以,就有许多人围观欣赏。等他表演完了,有些人就主动给作者钱。可作者说他练习刀术是为了锻炼,并非是为了挣钱。

    过了几天,那位剑客就找到作者,要作者也要收钱,否则,观众都来看不收费的表演,那么收费的表演就没人看了。这会影响他的生计。作者对此感到为难,因为他只是为了锻炼,为了传承中国的刀术,并非是为了表演而挣钱。于是,他对剑客回答说,你有选择收费的自由,我也有选择免费的自由。我们都不要干涉对方的自由。

    那位剑客见说不动作者,就向作者指出要用100英镑买下他的这把大刀。作者当然不能同意,于是,剑客就把刀价提高到300英镑,相当于2700元人民币。而作者的大刀实价只有几十元人民币。如果他把大刀卖给那个剑客,自然能轻松地捞取不少钱。可是,他也不能再在公园里挥刀习武了。所以,他再次回绝了那位剑客。剑客没办法,只得去了别的公园。

    看完这两个故事,我还真是被这位写书的年轻人折服了,特别是他那种从容不迫和有胆有识的处事方式让我深受启发。如果我能像这位年轻人那样遇事坦然,应对自如,那该多好!

    我把书还给作者,不禁感慨地说,“你这书写得真是太好了!”

    年轻人见我对他的书如此夸赞,就很高兴地说,“你要是喜欢,就送给你了。”

    秀英也对我说,“你把这本书好好地看看,赶紧把你那遇事不冷静,头脑发热和脾气暴躁的毛病好好地改改。”

    我把书拿回家,坐在沙发上,却一直想了很久:我觉得我愧对了许多人,尤其是愧对了秀英。她只是我的同班同学或是邻居,可她从小学时起就一直在管着我,教着我,到了现在还在管着我和教着我。可我对她怎样?想着想着,一种无限的感激和爱意开始在我心中升腾。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诗意的情感》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诗意的情感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诗意的情感》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