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226章 你怎么带这么一条虫子在身上,快丢掉!(°°)~~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正文 第1226章 你怎么带这么一条虫子在身上,快丢掉!(°°)~~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一别多年……

    纳布星,这颗位于银河系外围边缘地带附近,环境美丽如同一个田园诗一般的世界,主要生活着纳布人以及聪明的两栖类土著生物刚嘎人(冈根人)的星球,年轻的绝地学徒阿纳金就又一次回到了这里。

    算起来,阿纳金已经十年没有再来过纳布星了,而现在这里,就仍旧跟他想象中的那般美丽和安宁……纳布人和刚噶人在首都希德的那点缀着绿树红花的街道上惬意地往来漫步着,和平又安详,繁忙却不拥挤,晨曦照射下来如同是给这个诗一般的城市挂上了一层轻纱般,就跟他心中藏着的那个同样美丽的女人一样。

    反正,阿纳金就是这么认为的,他从未想过,再次来到纳布星竟然让他感到那么地愉悦?

    只不过,有一点让他稍感意外的是:欧比旺布置给他的那个紧急任务中的某些措辞和描述却并不准确?

    因为,现在那个跟他心中的那个美丽影子渐渐重合的帕德梅·阿米达拉却已经不再是纳布星的女王了。

    在任期满两届之后,在刚刚不久之前,她终于主动卸任了纳布星女王的那个最高职位,并让另一个被纳布星的人们重新选举出来的年轻女人担任了新的纳布女王,而她,现在就只不过是纳布星的代表以及银河议会的一名议员而已。

    不过……

    也正是因为这样,她才需要尽快前往科洛桑星球,去银河共和国首都的银河议会报道并需要一名绝地武士的全程保护,特别是现在有人公然悬赏,指明了要她这个纳布星前女王帕德梅·阿米达拉的人头的情况下?

    事实上,帕德梅·阿米达拉并不迂腐,她不介意绝地委员会派遣一名绝地武士来保护她,只是稍稍有些不太喜欢而已……不过,让她感到有些喜出望外的是:那个被派遣来保护她的绝地武士,并不是一个陌生人,而竟然是她十年未见的儿时好友,是那个让她有些魂牵梦绕,有着深切友谊且同生共死过的阿纳金·天行者?

    对此,帕德梅·阿米达拉议员阁下表示非常非常地满意,并对于绝地委员会的体贴入微的人文关怀表示由衷地感谢!

    “哎!”

    “说实话,阿纳金,我真的从没有想过,被派来的绝地武士竟然会是你……”

    “你真的成为一名强大的绝地武士了,恭喜你!”

    没有拒绝对方给自己搬运行礼的那种绅士行为,帕德梅·阿米达拉一边轻松地带着对方往纳布星皇宫里边的走廊走去,一边转头笑着朝对方打趣着道。

    说实话,如果绝地委员会派遣来的是另外的一个绝地武士来保护她的话,哪怕是魁刚·金大师或者欧比旺那样的老熟人,她也绝对不会像现在表现得这么高兴和轻松的。

    而至于为什么,她也不知道,反正她就觉得,真的没有谁是比阿纳金·天行者更能让她满意的人选了。

    “是的!”

    “我也没有想到,会突然接到这么一个任务……”

    确实,阿纳金自己也挺有些意外的,因为他原本就只不过是跟欧比旺一起欺上瞒下地合伙找了个借口外出,并特意去塔图因想要找到他的母亲并解救出来而已,虽然那过程有些曲折和让人很难接受……但是,他也是从来都没有想过,竟然会突然接到了这么一个紧急任务,并得以再一次见到眼前的这个美丽的女士会面。

    是的……

    此时的帕德梅·阿米达拉已经不再是一个年轻的小女孩女王了,十年之后,她跟自己一样已经长大成人,变成了一个富有魅力的迷人的女人,让他的那颗原本就不太平静的心忍不住阵阵躁动起来。

    “不过……”

    “帕德梅,我还是不明白,你怎么突然就不当纳布的女王了?”

    心下有些疑惑的阿纳金还是觉得,对方明明当得好好地,且十年前还拯救过纳布星,拯救过银河共和国,那功绩可是突破了天际的,而现在突然就不当女王了,还把王位让给了别人,这是不是有些可惜?

    “还当啊?”

    “阿纳金,我已经当够两届的女王了,虽然他们有说过想要修改宪法,让我能一直合法地当下去……可是,我还是觉得当初我当女王的时候太年轻了一点,以至于很多事情想得不够成熟,做事也太激进,所以,现在才想要换个身份去思考、去生活,毕竟一直当女王的话,那可是很累的!”

    “现在想来,我觉得我还是不太具备那种领导一个国家的能力,所以嘛,以身作则地遵从古老的宪法,让别人也可以去为这颗美丽的星球贡献他们自己的力量,那才是一个合格的女王应该做的。”

    对于自己卸任女王转而担任银河共和国议会议员和代表的事情,帕德梅并不觉得这其中有什么不妥的。况且,现在对方说什么都晚了,她已经卸任了,而新的女王也已经被选拔出来了,一切都已经成为定局。

    “……”

    “可你的臣民认为你做得很好,很称职,你也许应该继续当下去的……”

    反正,阿纳金只知道,美丽贤淑的帕德梅·阿米达拉没有了,现在变成了议员帕德梅·阿米达拉……虽然她还是她,可他总觉得有些不痛快,至于缘由,他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有可能,是因为他绝对对方身上的那层记忆中的光环突然消失,让他感到有些不适或者无所适从?

    “不!”

    “阿纳金,我不会接受的!因为我很满意现在的生活,两届战战兢兢如覆薄冰一样的任期,早就让我有些不堪重负……现在好了,放下了那一切后我感觉真的很好,我很喜欢现在的这比较种轻松一点的生活,没有了太多的拘束感,我觉得我又是我了,而不是那个需要谨言慎行的女王!”

    “那是真的真心话!”

    “而且!”

    “我现在不是还是纳布的参议员代表吗?反正,不管是女王还是参议员,都是在为纳布星出力,那对我来说并没有什么区别。”

    耸了耸肩,对于阿纳金一个劲地为自己主动卸任王位而抱不平的那种好笑幼稚的行为,帕德梅有点感到好笑之余却有些许的感动,因为她知道,对方那是关心和在意她。

    不过,她现在任期已满且已经卸任了,再说什么也都晚了,纳布有纳布的法律,而她自己也有自己的原则,不会轻易为了谁而改变。

    “好吧……”

    “这点我倒是同意,除了纳布,银河共和国也确实很需要你……帕德梅,我只知道,你跟所有的人都不同,你跟那些别的议员都不一样,你不仅为纳布,还为银河共和国做了很多很多,那也是我一直很钦佩你的原因!”

    看着对方的那张跟担任女王时大不一样的带着一丝丝轻松笑容的侧脸,阿纳金不由得有些愣住了。然后他突然觉得,或许,对方不再担任女王就确实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因为他觉得,现在的帕德梅可比以前的帕德梅要更加平易近人一点,没有了那种高高在上的威势之后,他只觉得他和她之间的距离突然就变得更加近了一点。

    “也许吧……”

    “不过我做的没有你说的那么好,我担任女王的时候没有能留住英雄联邦的军队和那个诺娃上将,而如果我能挽留住她们的话,兴许,现在的银河共和国就不是这个样子了。”

    “真希望那些分离主义者能够幡然醒悟啊……那样的话,银河系就不会这样处于严重的动乱和全面战争的威胁之中了。”

    再次想起自己任期内的某些工作上的不足和失误,帕德梅便开始感叹和深深地懊悔着,头也低了下去,哪里还有原本之前的那种轻松愉快又惬意的样子?

    “啊?”

    “可是,帕德梅,她们……我是说诺娃上将和她们那个英雄联邦的军队,她们真的撤走了,一点儿也都没有剩下?!”

    虽然这个事情自己早已知道,但是阿纳金还是忍不住再次确认了一遍。

    因为,眼前的这个纳布星的前女王可是一直在这颗纳布星球上呆着的,再加上之前的那个英雄联邦的军队,也就是那个由诺娃上将以及高阶议员一手组建的‘大共和国军’后期也是驻守在纳布星这里,所以,如果那些家伙们真的是撤走了的话,那么,帕德梅就无疑是最有发言权和最最知情的人,没有之一!

    “是的!”

    “我曾努力挽留过她们的,阿纳金,真的,我发誓!”

    “我用尽了我所有的办法,可是他们最后还是走了,就只在城里留下了一个小小的办事处,哪里边就只有一个家政机器人在那呆着,纳布星和周围任何已知星域里已经没有半个英雄联邦的人或者任何一艘他们的军舰了……”

    唉……

    帕德梅有些遗憾,因为她一直觉得,没有能挽留住英雄联邦的军队和那个作风强硬的诺娃上将就是她担任纳布女王其间最大的污点!

    要是当时她再努力一点点,让对方多少留一点军队下来进行威慑的话,兴许银河共和国就不会是现在的这种状况了。但很可惜,她没有办到,她什么也没有能改变,就那么眼睁睁地看着那些军队们撤走,并眼睁睁地看着缺乏一个作风强硬的高阶议员镇压后的银河共和国一步步演变成现在的这般比十年前还要糟糕的混乱局面。

    “这样啊……”

    “那确实是挺可惜的。”

    阿纳金暗暗点了点头,然后不再多说什么。

    因为他压根就没有注意帕德梅的那沮丧的表情,而是皱眉在想着他的事情并隐隐窃喜着,且还终于下定了某些决心。因为现在,有可能制约他阿纳金的家伙们,已经确实不存在了!

    “走吧!”

    “阿纳金,别说那些过去的事情了,我现在带你去见我们纳布新的女王,然后谈完事情,咱们待会就可以出发了,直接去首都科洛桑星球!”

    帕德梅看到阿纳金的样子也没有多想,她还以为对方是在为她而担心或者是忧虑什么的,所以先是吁了一口气后,她便嫣然一笑,轻轻拉着对方的手腕就往前边引着路。

    “好!”

    “不过,帕德梅,你现在的处境很危险,在去科洛桑的一路上你可要听我的,包括航线以及中途停靠等等问题!”

    听到对方说起正事,阿纳金当然不会掉链子,赶忙提起精神说起了需要对方同意的注意事项,毕竟,现在帕德梅可是被点名悬赏的对象,天知道那些疯狂的赏金猎人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出来,所以他必须要给对方说清楚情况的严重性。

    “当然!”

    “没问题!你是我的绝地武士,我当然会听你的!”

    很难得的,不再担任女王之后,帕德梅似乎也已经不像以前那么执拗了,竟难得地没有反驳阿纳金的话。

    “呀!!”

    “阿、阿纳金……”

    然而,刚刚挽着阿纳金的手臂没多久,帕德梅就被吓得赶忙缩回了手去。

    “怎么了?”

    “你……”

    “阿纳金,你的身上,怎么会有那种可怕的东西?”

    “啊?!”

    “你说这个啊?它这是我的宠物,很乖巧的,是一只幼虫。”

    “!!”

    “把、把它拿开一点……阿纳金,你怎么会养这种东西?!”

    “不行吗?”

    “帕德梅,你看,它很聪明的……”

    “不!”

    “请让它离我远点儿!阿纳金,它再聪明也是一只虫子,你还是快放生了吧?”

    “……”

    “你不喜欢它?”

    “嗯……”

    “相信我,没有一个正常的女人会喜欢它!”

    “可是…...”

    “你确定,让我就这么把它放生在纳布星?”

    交谈了几句后,阿纳金显得有些迟疑,不知道该不该听帕德梅的。

    “放了吧,这颗星球的生态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脆弱,这么一只小虫子,肯定繁殖不了的,也不可能会造成生态入侵。”

    帕德梅一脸嫌弃地催促道,因为一想到阿纳金身上会有这种恶心的东西,她就忍不住想要离对方远一点。

    “也许吧……”

    “不过,如果是帕德梅你的意见,那我选择接受!”

    阿纳金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盯着虫子默默看了两眼,嘴唇动了动如同像是告别一般说了点什么后,便直接将其给丢到了皇宫的那处花丛里。

    反正,他原本就有些想这么去做,只是一直在犹豫而已……而现在,既然是帕德梅要求的,那他自然会遵从,直接选择将纳布星也选为自己虫群的一个孵化星球。

    只不过,在纳布星这里能不能潜伏着发展起来,那就要看它的造化了。

    反正,他刚刚已经给它下达了发展壮大和尽量不要被人发现以及不能主动攻击纳布人和刚噶人(冈根人)的指令,想必短时间内应该是不会出什么太大的乱子的。

    ‘!!’

    ‘阿米达拉议员阁下,您终于来了?快进来吧,女王陛下等您很久了。’

    ‘??’

    ‘这位是……’

    ‘他是阿纳金·天行者,是绝地委员会派遣来护送我前往科洛桑星球的绝地武士,我能带他一起进去吗?’

    ‘啊!’

    ‘原来是一名绝地武士?’

    ‘真是让人惊讶,这么年轻帅气的一个小伙子,竟然......’

    ‘哦抱歉!既然这位先生是一名尊贵的绝地,那当然是可以进来的,这位天行者先生请进,女王陛下一定也会很高兴见到您的。’

    ‘……’

    ‘谢谢!’

    在走到一个有着两扇红色的大门前时,一位女官早已在门前等候许久了。

    然后,她在看到帕德梅以及阿纳金俩人后便第一时间迎了上来,并致使简单地询问俩人两句话后就很快点点头转身打开了那大门,将俩人给迎了进去。

    ‘阿米达拉议员,您终于来了。’

    ‘请到这边入坐……’

    而在大门里边的那个大殿里,阿纳金看到,一位穿着盛装的陌生年轻纳布女王,装扮一如当年的那个他第一次看到的帕德梅一般,早已好整以暇地安坐在主位上恭候他们两人多时了。

    ‘各位,现在我们可以开始那个议题了,就阿米达拉议员返回科洛桑的相关事宜......’

    ——————————

    (°°)~(°°)~(°°)~(°°)~(°°)~(°°)~

    ?求票票、求订阅、求一切?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