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四八章 希望,还有希望吗?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猫痕伤正文 第四四八章 希望,还有希望吗?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时间滑至新年前夜。

    北京时间21点,波尔多当地时间14点。

    简繁办公室内灯火通明,静谧中偶有敲击键盘、点击鼠标的声音。忽然手机有电话进来。

    “还在办公室吗?我这边活动结束了,去公司楼下接你。”林剑轩已将车停至云T广场,抬头注视着云T大厦。下午收到简繁加班不回来吃晚饭的短信,当即感到空虚无望,言不出的滋味。此时看到云T大厦亮着灯的窗口不在少数,心里稍稍舒服了些。新年不比春节,工作一如往常并不奇怪。

    简繁看了一眼时间,“还要再忙一会儿,我打车回。”

    “好,不急。出来给我电话。”林剑轩挂断了电话。

    简繁怔了两秒,立即合上笔记本电脑装入包中,快速穿上大衣,环顾了一圈办公室,关灯、出门。

    一边走一边掏出手机编辑短信‘我已打车回了,不必过来。’

    林剑轩收到短信笑了一下,缓缓将车停到正对公司大门的位置,落下车窗,只等看那张可人的脸上出现惊讶的表情。

    果然,看到林剑轩的车简繁瞬间不知所措,撒了个谎第一时间就被戳破了。

    “我自己回去可以的。”简繁快走几步上了车。

    “就知道你不会让于小彪送你。”

    “嗯,他要留下被我劝走了,可以陪着父母一起看跨年晚会,多好啊!”

    “我给爸妈打电话了。”林剑轩控制着车速,不急不缓地开着。

    “哦。”简繁半晌才反应出林剑轩口中的爸妈指的是她的父母。

    “听得出,爸妈很为你担心。”

    “我的事不用你跟我爸妈说。”

    “你的什么事?”林剑轩看出简繁不满,勾着唇角问。

    “无论什么事,你都不要说就对了。说多了,当心我爸妈认为你别有居心。”

    林剑轩微微一笑。没什么别有,就是心存居心!很想就这样怼回去,最后想了想作罢。时机未到,无心的小朋友只会逃跑。

    北京时间22点,波尔多当地时间15点。

    蒋帅外公有睡午觉的习惯,起床后站在落地镜前一丝不苟地整理衣服,最后将花白的头发向后梳理好,又捋了捋眉毛。

    “外公,您这是长寿眉。”坐在一旁沙发上沏茶的蒋帅注视着镜中挺拔矍铄的身影,默默祈祷。新的一年,希望上苍继续庇佑这位为了守护爱情而自我流放异国他乡的老人吧。

    “最近累坏了吧?有你在,我倒是轻松了不少。”蒋帅的外公转过身,接过蒋帅递过来的茶杯,喝了一口托在手中。

    “不累,我年轻!”

    “我也不老。”蒋帅外公哈哈一笑,“就你妈总说自己老了。她老爹还活着,她还敢这么说。”

    “哈哈,等我回去替你说说你闺女。”

    “对,说说她。”蒋帅外公将茶杯放下,轻拍蒋帅的手臂,“怎么?想回去了?这次来的这么突然,问你原因也不说。过了这么多天,是不是什么事想通了?”

    “我不如简繁坚强,也不如简繁理智。”

    “你这孩子呀!跟我和你妈妈猜的差不多。不甘心婚后被简繁管着,为自己那点儿男人尊严再挣扎一段时间?”

    “不是!”

    “哈哈,走,出去看看。”蒋帅的外公一拍蒋帅的肩膀,“我跟你说,当年我跟你外婆结婚前也因为听谁的,以谁的意见为主较量过。直到后来生活中经历了一些事,才发现遇到一个有主见的女人多么可贵。不仅可以分担你的困苦和忧愁,还会在你无暇顾及时为你做好一切准备。”蒋帅外公感叹,“你外婆呀,在我面前很少示弱,在外人面前就更不会了。当年,为了挡住那些迫害我的人冲进病房,你外婆就站在病房门口喝了半罐子毒叶汁水,喝到口鼻喷血。我那时刚做完胃穿孔手术,把胃切去三分之一,根本下不来床。所以呀,认准了就别因为一些微不足道的小事有所迟疑。”

    “嗯。我外婆的眼睛因为视神经萎缩最后导致失明这件事乔安知道吗?”

    “乔安怎么会知道?你外婆走了几年之后私人医生才换的乔安。之前家的私人医生一直是我朋友,最后因为上了年纪故土难离、落叶归根回去国内了。”

    “楚明知道吧?”

    “楚明知道一二。”

    “乔安跟我说我眼睛有视神经萎缩的迹象,让我多注意。说跟遗传有关。看来是楚明告诉他的。”

    蒋帅的外公拉过蒋帅,盯着蒋帅的眼睛看了看,“你眼睛遗传也是遗传自我的,这么漂亮。至于迹象,狗屁。乔安给我看病、检查身体,就会说这两个字,经常毫无根据可言。我若每天忧思他说的那些,早活不下去了。”

    “哈哈,外公,你说的对。”

    北京时间24点,波尔多当地时间17点。

    赶在跨年一刻,简繁抱着手机给家人和朋友发了元旦快乐的短信。

    蒋帅看着简繁发来的短信微微出神。简繁,幸好有你坚持!

    “孙少爷,外面有人找。”

    “嗯”蒋帅大步走出去,发现找他的竟然是托马斯,瞬间面若冰霜。

    “蒋,蒋帅先生。朱朱女士电话。”托马斯托着自己的手机递向蒋帅。

    蒋帅盯了托马斯两秒,才将手机接过来,“我是蒋帅,朱阿姨您请说。”

    “帅子啊,帮阿姨一个忙。小妍非要你去接,她才会过来。唉,被我惯坏了。阿姨只能拜托你了。”

    “朱阿姨,我有工作离不开。安排礼宾车去接如何?”

    “好吧!阿姨料到了你一定很忙,等忙过了这段时间,你和小妍都得好好歇一歇。到时候,阿姨给你们安排。”

    “阿姨,我去工作了。”蒋帅挂断电话将手机递还给托马斯,“你去礼宾部,提我的名字。”

    “如若你能去,”托马斯迫切想看一场好戏,有些不死心。

    蒋帅已经头也不回的走了。

    托马斯嘘了一声。就知道难搞,没想到这么难搞。周妍,周大小姐,我是尽力了。拿起手机如实汇报,换来周妍一通大小姐脾气,“你就不能再想想办法吗?说我胃疼,说我崴脚了,说我吐血了。”

    北京时间凌晨3点,波尔多当地时间20点。

    高层酒店顶层套房,周妍发泄了一通,遥望视线尽头的万基酒庄不禁哽咽出声。帅子哥,你就不能喜欢我吗?转身瞥见吧台上放了致幻剂的红酒,犹豫了一下走过去托起酒杯倒入红酒,端到嘴边抿了两口最后一饮而入。幻觉,幻觉吗?幻觉不好吗?

    门铃响起。

    “帅子哥!”周妍眼神迷离,不知身在何处,耳边却有一个声音不断告诉她,当前的一切就是她想要的。周妍缓缓拉开了房门。

    北京时间凌晨6点,波尔多当地时间23点。

    简繁忽然从梦中惊醒,抬头望向窗外,寂静如常。有什么事情要发生吗?为什么如此不安,难以抑制地想哭,又哭不出来。

    北京时间上午7点,波尔多当地时间0点。

    跨年的钟声响起,蒋帅又看了一遍编辑好的短信,正准备发送给简繁,就听见一声巨响,音乐厅厚重的落地玻璃窗应声炸裂,随之惨叫生,惊呼声不绝入耳。窗外一片火海,浓重的柴油味伴随着浓烟灌入室内,充斥了所有人的口鼻。头顶喷淋大作,蒋帅刚抹了一把脸上的水,就被人推了一个踉跄。所有人都拼命拥向音乐厅出口,高背椅无辜地倒了一地横七竖八。

    “外公!”蒋帅逆着向外奋力的人群往里挤。火苗已经顺着外墙窜到了全木质结构的音乐厅穹顶,椽木撑不了多久,很快就会被火舌缠绕着落下来。

    终于看到那道熟悉的身影。蒋帅定睛,外公身旁的那个人是?是周妍的母亲!

    “万老爷子,您慢点。”周妍母亲一边搀扶着蒋帅外公向外走,一边不时仰头观察穹顶的火势。

    突然,周妍母亲将蒋帅外公用力向前一推,来不及呼出一个字,一根椽木就径直砸到了她的身上。

    “阿姨!”蒋帅奋力冲过去,试图抬起那根沉重烫手的椽木,却根本抬不起半点。

    “万老爷子,您和小帅快走!”

    “阿姨!”

    “阿姨没事,你们快走。”

    “谁来帮帮我。”蒋帅用力抱着椽木,近乎绝望。

    消防车呼啸而至,高射水柱很快压制住了火势。众人合力将周妍母亲从椽木下解救出来。

    “小帅,”蒋帅妈妈握住蒋帅的手,不肯上救护车。

    “阿姨,您先去医院。我这就把周妍带过去。”

    “要快。阿姨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

    “阿姨!您不会有事的。我这就去。”

    蒋帅跑向停车场,回望了一眼已是遍山火海的葡萄园,希望,还有希望吗?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猫痕伤》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猫痕伤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猫痕伤》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