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七章 算你狠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深夜书屋正文 第三十七章 算你狠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呼……

    长舒一口气,

    周泽一只手使劲地抓了抓自己还湿漉漉的头发,

    一路上,

    他特意小心地躲过了一系列可能“意外”,

    谁知道,

    真正的意外,

    居然已经整整齐齐地早就在自己病房里等着自己了。

    “算你狠。”

    周泽还真是有些哭笑不得。

    他很想问问“蜻蜓队长”,

    对方这么玩儿,算不算违规。

    虽说,普通人里,似乎也能存在着类似的能人异士可以做到这一点,但这一招怎么看都有着打擦边球的意思。

    老人,女人,孩子,

    刚刚还躺在病床上的仨人,

    在周泽往这边靠近后,就消失了。

    但周泽清楚,

    他们还在这间病房里。

    周泽上了床,

    很快,

    一股清晰的凉意就已经袭来,

    还能感觉到有一只小小手在你大腿上游弋着。

    “别闹,乖。”

    周老板闭上了眼,懒得搭理他们。

    虽说现在是“凡人”状态,但心态上到底是和凡人不同的,这些东西,可能真正的普通人会被吓得哭天抢地,甚至精神错乱发疯,但对于周老板来说,也没什么好稀奇的。

    只是,

    躺着躺着很快就躺不下去了,

    不再仅仅是一只手在自己身上游弋了,

    又多出了好几只手,

    有滑腻的,也有粗糙的。

    周泽睁开眼,自床上坐起来。

    在床尾,蹲坐着那个穿着病号服的老头儿,正带着一脸意味深长的神情盯着自己。

    再看看他那双无比粗糙的手,

    怎么着都给人一种贱兮兮的感觉。

    是的,当这种东西在你面前已经失去了“神秘感”时,它真的就直接退化成逗比了。

    但仨逗比围着你上下其手,

    也真的好烦。

    周泽起身下床,打开了衣柜,摸了摸老道的衣服,没有发现符纸。

    ICU那边自己现在又进不去,也不能去摸摸老道那位置到底还有没有贴身之物保留着。

    看了看病房门口,

    周泽还是排除了离开病房的打算。

    讲真,

    在病房里顶多被这仨家伙给继续骚扰下去,他们如果能搞出个迷术这类的东西都已经很棒棒了。

    但你要真的离开病房,在这医院里乱逛,可能会出现其他真正的意外。

    思前想后,

    周泽还是重新回到了床上,

    行吧,

    就当按摩了,

    我躺着,

    你们继续,

    再加个钟。

    这种安静的和谐,一直持续了大概半个小时。

    期间周泽还翻了个身,A面做完了换B面。

    这时,俩护士走了进来。

    “徐先生是吧?”

    因为周泽换了床的原因,护士重新确认了一下周泽的身份。

    “这是今天的点滴。”

    一个护士开始准备给周泽扎针,另一个护士则准备给周泽量一下体温。

    住院期间,每天挂水量体温,也算是一种常态了。

    周泽睁开了眼,特意把护士放在床头柜位置上的输液袋拿起来看了看。

    自己到底曾做过医生,挂什么药会有什么效果和反应还是心里清楚的。

    虽说这种拿错药的情况概率很小很小,就算是发生了一般也不会出现太过大的问题,但现在是非常时期,周泽还真不敢怠慢。

    有时候想想,自己好像也挺对不住老道的。

    整个游戏过程中,菩萨那边还有个谛听帮他在分担伤害,自己这边,输出和肉都是老道一个人扛了。

    愧疚,也只是在心底稍稍流淌了一会儿;

    小心,

    还是该继续小心的。

    输液袋没什么问题,正当小护士给周泽扎针时,忽然“啊!”叫了一下。

    而后脸色绯红,怒瞪了周泽一眼。

    “嘶…………”

    周泽的手背位置则是被针给刺了一下。

    “怎么了?”旁边的护士问道。

    “没,没什么。”

    小护士继续扎针。

    然后,身子又是一颤。

    但这次她忍住了,虽然有些艰难,但还是帮周泽把针头刺进去了。

    实习护士?

    周泽有些好奇。

    扎个针紧张成这样么?

    可能对于普通人来说,认为护士扎针是个高难度的技术活儿,实际上并不是,大部分护士以前在学校学习时,早已经把这个当基本功在练了;

    那种宿舍里上下铺的或者好闺蜜相约一起互相扎针练习更是一种常态。

    “过会儿我来取。”

    另一个护士在周泽胳肢窝里放好了体温计后说了声,就和扎针的小护士一起离开了。

    一边走还在一边问那个小护士刚刚到底怎么了,小护士只是红着脸不回答。

    等护士们离开了后,

    周泽看见那个老头儿从床下探出头来,

    天知道他刚刚到底是什么时候到那儿去的。

    老头儿有些莫名其妙地摊开手掌,看了看自己的手,又看了看周泽。

    一时间,

    周泽全明白了。

    “呵…………”

    伸脚,

    踹了一下老头儿。

    当然了,这只是虚踹。

    人家毕竟不是人,你也踹不中他的实体。

    但看着这老头儿一脸想不通的表情,

    周泽直接笑骂道:

    “这世界看脸的,懂不懂?”

    老头儿好像是生气了,应该是被社会的现实给刺激到了,脸拉得好长,做恐怖状。

    周泽顺手拿起旁边的一个苹果,都是先前老道人还在时清洗过的。

    咬了一口苹果,

    随意你的表演。

    许是自己看得久了,也早就习惯了,也不觉得这张脸有多帅了。

    同时,看了看窗外;

    这天,

    又要变黑了。

    也不知道这场游戏的胜负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分出来。

    唉,

    又是一个不眠夜。

    晚饭周泽没吃,

    直接闭着眼开始了冥想。

    只是,树欲静而风不止。

    到了夜里,似乎这仨又活跃了起来。

    先前还只是摸摸抓抓,忽然从床下面探出来忽然从天花板上落下来忽然从你被子下面钻出头来,

    吓唬吓唬你,

    或者摸摸抓抓,上下其手,

    现在,

    则开始电视机出现闪烁雪花,

    日光灯开始不停地闪烁,

    门口那边也开始“吱呀吱呀”响起来了。

    就连卫生间的马桶,

    都开始时不时地自动冲洗。

    周老板的冥想功夫本就不到家,到底是和安律师不同,安律师哪怕是有了小男孩之后因为小男孩谈恋爱了,他大部分时候还是得独守空房。

    而周泽一直都是搂着莺莺睡的,就像是同样的米糠,你让饥民去吃,肯定觉得美味无比,你让肥头大耳的大富去吃,就真的是难以下咽了。

    尤其是这些个宝宝还那么的不安静。

    尝试了几次都没能入定后,

    周泽干脆放弃了,

    睁开眼,

    看着床边那个女人道:

    “会唱歌不?”

    女人愣住了。

    “粤剧、京剧、童子戏?昆曲也行啊。实在不行,流行歌曲?《甜蜜蜜》?”

    女人依旧发懵。

    “一点才艺都没有,你还好意思出来当鬼?”

    “…………”女人。

    外头,忽然传来了一声炸雷。

    这是要下雷阵雨了。

    病房里的这仨全都吓得蜷缩在了一起,捂着脑袋。

    雷霆,

    是一切邪祟的克星!

    电闪雷鸣之后,大雨很快落了下来。

    现在是夏季,下个雷阵雨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儿了,但不知怎么的,周泽心里却忽然慌乱了起来。

    他从床上下来,看着窗户那边不断闪烁的闪电,一种压抑感,几乎已经抑制住了他的心跳。

    “轰!”

    又是一道炸雷,

    这一次,

    似乎距离格外近,

    仿佛就在你的隔壁响起。

    且随后,

    更为惊悚的一幕出现了,

    一道绿幽幽的光球竟然出现在了窗外,

    且顺着先前还开着缝隙的窗户那边钻了进来。

    这不是什么怪物,也不是什么幻术,

    虽然看起来很魔幻很科幻,

    但它却是自然界中真实存在的。

    只是,

    一般来说,

    这种现象在高原高山地区才会偶尔出现,低海拔地区一般很少看见。

    但人家现在就出现了,

    人家已经飘进你房间里了,

    人家已经在靠近了,

    那蜷曲在角落里的哥仨已经在融化了,身上冒出了黑色的烟雾,在这至刚至阳的闪电球面前,他们连存在的必要都没有了。

    周泽就站在原地,

    没有选择直接逃跑,

    因为他有一种预感,

    这闪电球里头,

    仿佛有一双眼睛正在盯着自己,

    像是一头发了疯的狼狗一样。

    一旦你开始跑,它就会马上追上你,撕咬你,将你碾为尘埃!

    周泽放缓了呼吸节奏,

    默默地盯着它。

    然后,

    脚步开始向后小幅度的移动,

    闪电球居然也跟着向前同样地在进行移动。

    周泽慢慢地弯下腰,

    闪电球居然也在开始慢慢地下沉,

    像是一个猎人,在戏耍着自己的猎物一样。

    至于这眼下谁是猎人,谁是猎物,真的一目了然了。

    额头上,

    已经有汗水在滴淌出来,

    周泽抿了抿嘴唇,

    目光不停地在四周逡巡着。

    上辈子当医生时,周泽确实救治过一个被雷劈了的人。

    但那只是走个过场而已,人送过来时,已经没了。

    见周泽不动了,

    闪电球开始主动地靠近周泽,

    周泽继续保持不动,

    闪电球干脆飘浮到了周泽的面前,

    距离周泽的脸,

    只有不到一分米的距离。

    这不是火球,你感知不到热;

    这也不是光球,哪怕它已经在你面前了,你也不觉得多么刺眼。

    周泽下意识地咽了口唾沫,

    面对已经节节逼近的电球,

    缓缓开口道:

    “我们,能不能谈谈?”

    “砰!”

    炸了!

    ……………………

    最近风大,防止迷路,大家可以关注下龙的公号:“纯洁滴小龙”。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深夜书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深夜书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深夜书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