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63章 先生,还请助我!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全球领主时代正文 第263章 先生,还请助我!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听到周瑜质问,秦默方才从呆滞中醒悟,他的王道也是涉及仁的,属于一种中庸的王道,既有对领地子民的爱护,也有对敌人的雷霆之念。

    他的王道是属于刚初生不久,这种中庸的状态也是有利于他的,其实在秦默融入神州大势之后,他的一举一动也是在践行自己的王道,将自己王道在践行中完善。

    而中庸的状态,能够使他更快的成长,他能够同时兼并两者,哪一方该多点,哪一方该少点也是他需要掌控的,需要他去思考的,这在有些人看来,甚至能够成为帝王心术。

    秦默并不知道什么帝王心术,如今秦默便在思衬这对子民的爱护,当周瑜说出需要牺牲二十万将士后,他便开始思考,在这种思考之下,秦默也是很煎熬的。

    他对于领地百姓的爱护并不是出自伪装,而是来源于内心深处,在他开启王道之后,他在这上面便不会去伪装了,而在这上面还能够伪装的,很多还没有踏入王道。

    不过面对这种挣扎,秦默却也在成长,这种中庸的状态虽好,但是在这其中想要取个合适的度,却需要秦默的智慧,何时需要化身暴烈君王;何时需要化作和煦君王;何时需要化作残忍君王都需要他去行践。

    中庸王道最大的优点便是没有缺点,可是想要在这中庸之间取得优势,却需要秦默自己的能力。

    可以说,周瑜在无形中也是在帮助秦默的,面对周瑜这一声质问,秦默仿若当头棒喝,猛地清醒了,他眼中蕴含神华,眉心的花蕊也亮了一下,不过秦默并没有说出自己的答案,他着看着周瑜,将身体弯做九十度道:

    “先生,还请说出第三策,默定然不会亏待先生大义。”

    闻言,看着秦默周瑜笑了,他的笑很是爽朗,似乎已经获得自己内心的答案,豁然间开朗了:

    “秦城主仁慈,理应受我一拜,只是这战场之间,想要不做牺牲,是不可能的。”

    “先生,如若这第三策不行,我再实施第二策,我并非烂仁之人,只是若有一丝希望,我希望为领地百姓谋取最大的生存可能。其实先生不知,在渊龙谷内,有‘英雄陵园’,此陵园便代表着我军队的意志,他们永远都是领地的英雄!”

    听秦默这般说,周瑜弯了一躬,表示钦佩。在相互见礼之后,周瑜接着道:

    “这第三策,为求援;求援难就难在使者,而如若秦城主不嫌,瑜原为城主的使者,去向周围各郡求援,去向四方英杰求援。”

    听周瑜此言,秦默震撼在当场,他自然明白周瑜此言的意义,因此激动的双手成辑,拜向周瑜:

    “先生,鄙人不才,希望获得先生作为军师,太昊领地万民,望先生相助!”

    之前,只要秦默向其弯腰作辑,周瑜都会将其抬起,但是这一次周瑜却没有动作,他就这样看着秦默,眼中放出炯炯之光,等秦默说完之后,周瑜方才将其抬起:

    “多谢秦城主厚爱,小生不才,以后就叨唠了。”

    听到周瑜竟然同意了,秦默内心的欣喜自然无法抑制,他只感觉自己内心长久憋着的一口气,终于出了,他的领地也是有了谋士,而且级有可能是神谋!

    在周瑜选择秦默作为主公后,跟在他身后的书童,一脸的不可置信,他不明白为何才绝天下的公子,会选择一个偏僻县城的县令作为主公,而且这县令如今正临危难,说是朝不保夕都不夸张。

    在周瑜同意之后,秦默便抬起了头。看着秦默,周瑜道:

    “主公,虽然第二策牺牲很大,但是目前之局依旧需要实施,否则等援兵到来之际,恐怕也无法改变局势。”

    听到这里,秦默点了点头,他并没有拒绝,在这大局之下,二十万将士是避不开的,他只希望将伤亡减到最小。

    “那好,到时候我便随军出发,努力将伤亡减到最小。”

    听到秦默此语,周瑜并没有反对,他明白秦默的王道,如若阻止将会使其内心出现漏洞,这并不好,而且随军出发,对秦默来说也有好处。

    在确定辅助秦默之后,周瑜便也放开了,在他看来,秦默眼前局势并不算危机,因此在放到一边之后,他接着道:

    “主公可知天下人才分类?”

    “何解?”

    说着,周瑜手中羽扇轻扇,徐徐道:

    “天下之才分为三类,为谋天时、谋地利、谋人和。”

    “上者,谋天时;以天下为棋盘,众生为棋子,眼界之广能够囊括天下之势,查究上下百年之事,动则天下惧,安则天下息。在楚汉争霸时期,有张良处在此之列,再远些,则有张仪、范雎、苏秦。”

    “能够穷究天时者,必然熟知地利、人和,否则就只是纸上谈兵,不堪大用,对于这等纸上谈兵之人,可将其收为幕僚,悉以培养,却不能委以重任,这便是对君王的要求。”

    “中者,谋地利;以天下山川为棋盘,军士为棋子,具有攻城伐谋只能。动则如若雷霆,能席卷宇内,扫荡苍穹;静则仿若玄武,能依一城而拒敌于千里之外,依一地而抗衡天下诸侯。此为将帅之才,在秦有白起、王翦、蒙恬,再前追则有孙武吴起这等神通天地之人,得知则有争霸天下之能。”

    “而下者,谋人和;人和说简单自然简单,而说复杂则远超以上两者。谋人和者,可为贩夫走吏,也可为王侯将相,人和大的说为礼仪文化,此乃国邦之基,小的说则为琴棋书画、君子六艺、民间杂技等等,此为民生之本。”

    “为人君者,需抓此三等人才,方能扩大势力,应对万般劫难。眼下主公之危局,虽艰辛,但放眼看来不过寥寥,主公眼下需主抓的便为天时、地利、人和,而我出策之根据,也是自这三者出发。”

    听周瑜这般说,秦默也有了理解,谋天时者说是纵横家也算;说是谋臣也算;说是观星师也算;这些都属于谋天时者。

    而谋地利则为武将、统帅,乃至最下的士兵,山林间的侠客,都能算在此列,只要对攻城拔寨有用,能够横扫宇内的,都算。

    而谋人和则复杂了,这是一个王朝的根基,其内每一个农夫、走贩、商贾、民间艺人、文人……都算,一个王朝气数的长短,主要便是人和决定的。

    周瑜说这些,也为秦默打开了一个新天地,天下之间,无论势力更替,无外乎天时、地利、人和罢了。

    在略作思考之后,秦默疑惑道:

    “那不知先生处在何列?”

    “我为一儒将。”

    (本章完)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全球领主时代》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全球领主时代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全球领主时代》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