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二十章 受伤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六零种田记正文 第三百二十章 受伤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乔父走出了巷子,转悠了下,就回到了拖拉机停放的地方。

    此时已经有不少社员回来了,他们买的东西或多或少,正在讨论着城里的见闻呢。

    乔志高看到乔父眼神一亮,马上就凑上去,“叔,您怎么什么东西都没买呀?”

    他摸了一下,拿出两根烟,“这是刚才别人给我的,据说供销社里一包卖好贵。”

    乔父摆摆手,他不抽烟,“还有多少人没到?”

    “还有十来个人,我点点人头去。”乔志高说着,就伸出手指头开始点起来人数来。

    乔父扫了一眼,乔爷爷还没回来,不对啊,这个时间,他应该早回来了啊。

    最近城里不安稳,老爷子不会碰上啥事儿了吧?乔父皱起了眉头,正打算去看看。

    没走两步,他就看到乔爷爷从不远处拐着腿走过来,脸色有些难看。

    “阿爸,没事吧?”乔父问,明明他跟乔五姑分开的时候还是好好的,这路上是咋了?

    乔爷爷摇摇头,“没事儿。”

    乔志高凑上来,“老爷子,您这情况怎么是没事儿?诶,正好学兵叔在,让他给您看看。”

    其他社员也好奇地看着老爷子,纷纷询问这是咋回事。

    乔学兵没说话,让乔爷爷坐上拖拉机的前座,掀起裤腿。

    入眼看到的,乔爷爷的小腿肚一片乌青,裤腿再往上卷,大腿上也有。

    因为冬天皮肤干燥,老人的皮肤角质层龟裂,一块块皮屑要掉不掉的,看着有些吓人。

    乔学兵伸手捏了捏,“应该是没伤到骨头,我不精通摸骨,回去找别人看看。”

    乔爷爷被扶上拖拉机车斗,坐在一处角落里。

    一直到现在,老爷子终于说,“我是被几个年轻人打的,他们要抢东西。”

    “什么,是谁,我们报公安去!”当即就有社员跳起来了,这都社会主义了,还有人要当土匪强盗,不怕吃枪子吗?

    “别闹事,我们是外来的,没大问题就行,先回去。”乔爷爷沉声说道。

    这时候的他,一点都不像是在乔五姑面前那个看起来瑟缩、好哄骗的老头子了。

    乔父确实是赞同乔爷爷的话的,这都年底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在别人的地盘上,他生产队队长的身份可不管用。

    这时候,剩下的社员们都结伴回来了,乔父和乔志高各数了两遍,这才爬上车子离开。

    在乔父他们离开时,从一处巷子里钻出来好些人,他们盯着那冒着烟,发出“突突突”的铁疙瘩,眼底流露出一丝贪婪。

    “那是哪个大队,都有拖拉机了?”

    “先查一下,整个权市的拖拉机十只手指都数得过来,是不是有人走起资本主义的路子了?”

    “肯定是来路不正,一定要好好查查。”

    ……

    乔爷爷出去一趟,然后负伤回来,一下拖拉机就被送去了卫生室。

    乔大伯他们几个就冲乔父发起了火,认为是他没有照顾好老爷子才会让老爷子手上,要付最大的责任。

    说来说去,不过是不想要出那笔医药费罢了。

    乔父可不担这个罪名,“你们要是那么担心老爷子,那怎么不跟着一起去?”

    乔大伯的脸色一僵,被堵得说不出话来,老爷子压根就不让他们跟啊!

    “有这功夫在这囔囔,不如想着怎么给老爷子补一补。”

    乔七叔闻言,阴阳怪气地说道:“补一补,你说得倒轻松,真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呢。”

    乔父侧头去看乔七叔,他费了那么多功夫依然没能找到门路去城里。

    现在乔七婶又怀孕,只靠他一个人的工分,日子过得紧巴巴的,与乔父这个二哥一对比,这心里就不平衡起来。

    乔六婶呵呵笑了两声,“每个月的孝敬我们都有给,就是不知道老爷子和老太太吃到了多少。”

    说着话的同时,她斜眼看向乔大伯和乔大伯母。

    乔大伯父一听,犹如被踩了尾巴的猫一般跳了起来,“老六家的,你什么意思?说话前过过脑子,别什么话都往外说,凭白让人笑话。”

    乔大伯母听着也不高兴,“老六家的,你要是有意见,可以让老爷子老太太跟你们住,你们亲自看着,不就知道那些孝敬的去处了吗?”

    乔大伯母是个手里留不住东西的人,一有啥东西,都会巴拉巴拉下锅弄好吃的去了。

    相比饥荒三年,乔大伯母把他们一家子喂得面色红润,比其他人稍微胖了一丢丢。

    然而真要说家底,那是一点都没存下来的,几年都没穿过新衣裳了。

    乔六婶一听这话,脸色变了下,什么,跟老人住,她吃饱了撑着!

    “大嫂这说的什么话,这都分家了,老人就该跟长子过啊,这么多年的规矩,总不能就这么改了吧。”

    乔六婶不自在地说着,“我家还有事,我先走了。”

    一旁的乔三婶倒是想插话,然而一接触到乔三叔的眼光,就害怕地抖了一下,迅速低下头,不敢吐一个字儿。

    至于乔母,她从几个妯娌叔伯吵架的时候,就带着乔佳月悄悄走了。

    前天杀猪,家里骨头汤啥的都有,正好弄点给老爷子吃。

    乔父回来时只匆忙说了一句话,但她知道,他们孝敬给老人的肉和骨头,怕是都拿去城里了。

    与其像其他人在那抱怨其他人不给老爷子补补身体,费些嘴上功夫,她还是用行动表示吧。

    乔爷爷检查完出来,看到几个儿子媳妇脸上的表情,浑浊的眸子闪了下,冷声说:“不过是点皮外伤,我还死不了。”

    “阿爸,都要过年了,这死不死的话多不吉利啊!”乔大伯凑上去,扶住老爷子的胳膊。

    “阿爸,我给您炖了鸡汤,回去喝两碗,补补身子。”乔大伯母也很殷勤地补充道。

    乔三叔诧异地看着这大哥大嫂一眼,他们对老爷子的态度实在是殷勤得过头了些,难道说里头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儿?

    乔爷爷冷哼一声,没有说话,径自一瘸一拐地往家里走。

    其他儿子媳妇忙追上去,争着去搀扶乔爷爷,从背影看去,倒是一幅老人慈爱子孙孝敬的画面。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六零种田记》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六零种田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六零种田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