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月神之祭 第七十九章:我怕黑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我变成了女精灵第二卷:月神之祭 第七十九章:我怕黑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仔细看有个屁用。”

    米小安果然抬头仔细看了看,然后摇头再次捂住眼睛,一副不忍再看的模样。

    其实这身衣服吧,也确实挺好看的,不过你得把肩膀以上的部分去掉才好看。

    当然,这也不是说凯长的丑,他其实还是有点儿小帅的,然而动不动就顶个鸡窝头,这也太煞风景了。

    总得来说,他这就是,一个发型毁了一张脸,一张脸毁了一个人。

    “唉,算了。”又看了凯一眼,米小安无奈的挠了挠头,然后朝身边床上的几人伸手道:“娜娜,你们拿的梳子呢?我知道你们肯定藏的有,给我拿过来,我要给凯收拾一下头发。”

    “哦哦,在这里。”客尔娜嘿嘿笑着掀开床铺,果然,下面藏着四把小梳子,其中一个米小安没见过,应该是芙薇尼亚的。

    “拿过来吧。”米小安随手接过客尔娜递过来的梳子,又冲凯招手道:“你,赶紧过来,搬个板凳坐这儿,对了,把那盆水也给我端过来。”

    “哦,来了老大。”凯闻言立刻照做,不多时就来到了米小安身前,端正的坐好。

    “喂,我说,”米小安用木梳从盆里沾了些水,然后看着凯的鸡窝头,满脸嫌弃的问道:“昨天不是让你洗过澡了吗?怎么连头都不洗?不嫌脏啊?”

    “不是啊老大,我洗了!”凯闻言也是满脸无奈,苦笑着解释道:“但我头发本来就长这样儿,水一干就得支棱起来的。”

    “骗鬼呢?”米小安切了一声,撇撇嘴道:“你以为你脑袋里还装着电池啊?还自动支棱?”

    她说着,也不管凯如何回应了,直接用沾了水的木梳在凯头上轻轻梳了起来。

    水防静电,所以,凯原本支棱着的头发很快就被梳了下去,米小安转到前面看了看,稍微思索,然后给他梳了个三七分出来。

    “好了。”米小安后退一些看了看,勉强点点头道:“起来吧,再让她们看看。”

    “哦。”凯闻言,举起手来小心翼翼的摸了摸自己头发,然后缓缓站起来,有些不自信的问道:“怎么样?这就很帅了吧?”

    “嗯,还不错。”芙薇尼亚上下看了一眼,勉强认可了凯的这个造型。

    “是啊,比刚才好看多了。”客尔娜仔细看了看,也附和的点头道:“还是我们家安厉害,原来那么丑,安随便一弄就给你弄漂亮了。”

    的确很不错,凯现在的模样,确实比刚才要好看的多了,一个不算太糟糕的发型,一张勉强说的上帅气的脸,再加上时髦的半身斑马服,叫上一声帅哥应该不算过分。

    “喂,本来就是我自己长得帅好不好?”看她们点头,凯终于又找回了自信,抬起手来洋洋得意的撸了一下自己的头发,结果

    “噔噔噔”

    梳头的时候,米小安只是用梳子沾了些水罢了,并没有把头发弄的太湿,所以,原本还算正经的三七分,被他这么一撸,瞬间就恢复成了鸡窝头。

    “”

    “”

    芙薇尼亚和客尔娜几人见状纷纷无语,连米小安也是瞠目结舌,望着凯喃喃说道:“你这脑袋里,该不会真的给装了电池吧?”

    “什么电池啊?”凯此时也是尴尬之极,双手按着自己头发,苦着脸解释道:“我都跟你说了,我这头发就长这样儿,水一干就得支棱起来的。”

    “好吧,我信你了。”米小安这次总算低头,她捏着下巴想了想,然后又拿起床上一块碎布道:“来,试试这个,看这东西行不行。”

    “哦。”凯此时也知道大家都嫌弃他的头发,闻言立刻就又坐到了米小安面前。

    米小安见状,开始拿块碎布在凯头上包裹了起来,片刻之后,碎布缠好,她自己先退后两步看了看,然后朝芙薇尼亚几人问道:“现在呢?现在看起来怎么样?”

    “现在嘛”客尔娜几人仔细的看了看,面色有些古怪的道:“还好吧,比鸡窝头好多了,但是感觉怪怪的。”

    “是有些怪怪的。”米小安捏着下巴又看了一圈,隐约想到了原因。

    由于只有一个碎布,米小安是按农夫头巾的样式来裹的,现在再看看,怎么这么娘气呢?唔裹错了吧?这好像是电视上人家小媳妇儿回娘家时候的造型才对?

    心中有些好笑,但米小安却没表现出来,伸手把凯的头巾扯下来道:“好了,我知道该怎么弄了,你先出去吧,我再给你做个帽子。”

    “嘿嘿,好咧,麻烦老大了。”凯闻言顿感轻松,朝米小安点了点头,随即便出门而去。

    临出门的时候,他还又按了按自己那鸡窝头,然而那充了电似得头发,却还是骄傲的昂然而立。

    “来来来,继续忙吧。”米小安见状忍不住轻笑出声,朝客尔娜几人摆摆手,继续忙碌了起来。

    帽子还是很好做的,米小安糊了些纸来做帽檐,做出了一个百搭风的牛仔帽出来,下面缝的有勒带,可以勒在下巴上,不至于被风吹掉。

    凯试过之后,效果很不错,那傲骨林林的鸡窝头,总算是屈服在牛仔帽的威压之下。

    米小安见状总算是松了口气,心道自己没活儿干了,便带着小黑去院里转了一圈,然后才回到屋里,认真的教客尔娜几人缝起衣服来。

    时间流逝,很快就来到了晚饭时分,米小安自觉的领着客尔娜几人去做饭。

    “安,芙薇姐的房间腾出来没呀?”客尔娜一边烧火,一边朝米小安问道。

    “腾出来了。”米小安点头笑了笑,又扭头对旁边摘菜的芙薇尼亚道:“我刚才出来的时候问卡洛斯了,你的房间就在我们隔壁,有点不过你一个人住肯定是足够了。”

    “哦,谢谢。”芙薇尼亚微微点头,心里没什么波动。

    其实她也感觉跟客尔娜三人睡在一起挺挤的,主要是不敢往她们身边靠,稍微靠近一点儿,那个叫小白的老虎就瞪自己,瞪的人。

    “哦,太好了。”客尔娜听见两人对话,顿时欢呼起来,满脸高兴的道:“芙薇姐搬出去后,我们总算能舒服的睡了,嗳?对了,芙薇姐,我不是说你在那里我们不舒服,是是”

    “哈,我明白的,你不用解释。”芙薇尼亚微微笑了笑,笑容却终究还是有那么一点不舒服。

    客尔娜却并没有发现芙薇尼亚的不舒服,见她不介意,便继续冲米小安道:“安,一会儿做完饭烧点水吧,我想洗澡。”

    “还有我。”辛西娅闻言也匆匆举手,她虽然文静,但对这么久都在赶路,没有机会洗澡的日子也是相当的受不了。

    “呃好吧。”米小安看了看琴,见她也是一副蠢蠢欲动的模样,便点点头道:“这个一会儿吃完饭再说,你们菜摘完了的话,就先去房间里,把那几个澡盆刷干净,我也好久没洗了呢,一会儿咱们一起洗。”

    “行,你们先弄着,我现在就去刷澡盆。”辛西娅闻言立刻点头,跟一同摘菜的琴和芙薇尼亚说了一句,便离开了厨房。

    芙薇尼亚此时是相当的震惊,看看米小安,又看看客尔娜,最后又看看琴,却始终不敢说什么劝阻话。

    不要这么无耻吧?你你要跟她们一起洗澡,竟然还当着我的面说?到底还要不要脸了?她心中想着那可能发生的画面,顿时脸皮有些发烫,用力晃了晃脑袋,低下头开始默默干活。

    不一会儿,饭做好了,客尔娜唤了辛西娅和院子里的矮人们过来吃饭,然后便也坐回了厨房里矮人们专门给自己几人让出来的餐桌上去。

    “澡盆已经刷好了。”辛西娅坐在餐桌上,夹起一块儿煎饼边吃边道:“不过没给小黑小白刷,我想它们俩还是明天再洗吧。”

    “这样也好,一会儿吃完饭咱们就把水烧上。”米小安点点头,又看向芙薇尼亚道:“芙薇尼亚,你房间里没有太多东西吧?如果有的话,一会儿就赶紧收拾走。”

    “哦,我我知道。”芙薇尼亚微微点头,然后便继续埋头吃饭。

    她心里是繁杂之极的,一直在纠结:要不要救?要不要救?娜娜她们那么笨,肯定是被这家伙骗了,要不要救她们一下?唉,这家伙不会迁怒于我吧?还是别掺和了。

    她心里想着,喝了口菜汤,却听见客尔娜几人聊天时那银铃般的笑声,心中又纠结了起来:不能不救啊,在这里,只有她们三个对我最好了,那些矮人,凯,还有变态安,对我要么是爱搭不理的,要么就是别有用心,如果不救她们的话,任由她们被这个家伙骗,我心里怎么能过意的去?至少至少要救这一次吧?

    又纠结了好一会儿,芙薇尼亚咬了咬牙,终于下定了决心。

    “喂,娜娜呀。”她用力的喝了口汤,似乎在为自己壮胆,朝身边穿着袍子的客尔娜几人问道:“你们你们今晚能去陪我睡吗?”

    “嗳?为什么?”客尔娜皱了皱鼻子,有些不情愿。

    “我我怕黑。”芙薇尼亚磕巴了一下,勉强端正脸色解释道:“其实我很怕黑的,一个人的话,不怎么敢睡觉。”

    “这样啊。”客尔娜闻言恍然,却又皱了皱眉,有些噘起嘴来有些不情愿的道:“可是我们几个都说好了,今晚要一起睡的,如果陪你的话,安怎么办啊?”

    “这个”芙薇尼亚看了看米小安,见她已经停止了吃饭,黑袍中的眸子似乎正盯着自己,心里不由咯噔一声,改口道:“要不要不你们只过去两个陪我也行啊,呃一个就行,过去一个陪我?”

    能救一个是一个吧,在这变态手里,能救下来一个,就已经算是积德了。

    “这个让我想想。”客尔娜还是有些纠结,她挠挠脸,然后朝米小安问道:“安,要不然今晚我去陪她吧?行不行?”

    “陪她干嘛?”米小安皱眉,毫不客气的摇头道:“睡你自己的,怕黑不敢睡?呵,等困极了自然就敢睡了。”

    她感觉这个女人心里有鬼,虽然不知道打什么算盘,但只要拒绝了,就应该是对的。

    “哎呀,安。”客尔娜一听米小安拒绝的这么干脆,不由对芙薇尼亚更加怜悯,撅噘嘴道:“你也知道的,我以前也很怕黑,一个人都不敢睡,我明白那种感觉,现在芙薇尼亚肯定也是那样,你就让我去陪陪她吧?”

    “这个不行。”米小安想了想,还是摇头,又伏到客尔娜耳边轻声道:“记住我跟你们说的,在这里要万事小心,要不然很有可能会暴露的,听话,乖乖吃你的饭吧。”

    “这好吧。”客尔娜听米小安这样说,终于不再说什么,扭头对芙薇尼亚道:“芙薇姐,你你还是自己睡吧,我不能陪你了。”

    “可是可是我真的怕呀。”芙薇尼亚有些入戏,楚楚可怜的,还想争取一下救人的机会。

    “这个真的不行。”客尔娜纠结了一下,还是摇摇头道:“你蒙着被子睡吧,蒙着被子肯定就不怕了,我以前就是这样。”

    “好吧。”芙薇尼亚闻言无奈,又看了看辛西娅和琴,见她们也回避自己的目光,长叹口气,心中苦笑道:圣光啊,我终究还是一个都没救,你要真能显灵,至少得赐我一份儿拯救她们的能力啊?唉。

    心中无奈着,她又埋头开始吃饭,努力不再去想这些事儿,不再想客尔娜她们被这个坏蛋欺负的场面。

    吃过饭,米小安招呼着客尔娜几人,帮着芙薇尼亚一起刷了锅碗,然后迅速烧上了水。

    一切很快就收拾停当,米小安让小黑小白它们先去帮自己看着门,然后终于缓缓脱下了自己的黑袍。

    “呼真舒服。”

    把面巾,头套,包括身上的布条全部摘掉之后,米小安长长的出了口气。一直戴着这些东西,任谁都会感觉不舒服,米小安身上已经被那些布条勒出了许多红印儿。

    “呀这里怎么这么大?”客尔娜借着油灯的光芒,看到米小安胸口处一道莫大的红痕,顿时忍不住伸手抚摸了一下,满脸怜惜的问道:“感觉怎么样啊?疼不疼?我给你揉揉。”

    “嘶轻点有点敏感。”米小安倒吸了一口凉气。

    “哦,那这样呢?”客尔娜放轻了力道。

    “好好多了。”米小安松了口气,又左右看了看,有些谨慎的道:“咱们小声点儿,我怕有人偷听。”

    “好。”客尔娜顿时压低了声音。

    殊不知,隔壁某偷听党此时已经泪奔:

    真的这果然都是真的!那家伙竟然真的能干出这种事?圣光啊,你怎么能容许这样的污秽存在于世?我我不行了,还是睡觉去吧,唉。

    好久没洗过澡了,四人一直把烧好的水洗凉了才肯罢休。米小安因为身上背负道道红痕的缘故,还有幸享受了一下来自三个姐妹的贴心按摩,格外的舒坦。

    “安啊。”客尔娜盘腿坐在米小安身前,轻轻帮她揉着背上的一道红印儿,口中有些迟疑道:“我还是觉得芙薇姐姐好可怜,要不然要不然我一会儿还是去陪陪她吧?”

    “算了吧。”米小安摇头道:“我不是说了吗?要以安全为重,万一她耍什么坏心思,暴露了咱们的身份多不好。”

    “不会吧?”客尔娜想了一下,噘嘴道:“我感觉芙薇姐人挺好啊,至少不是那种会背地里使坏的人,应该可以相信她。”

    “那也不行。”米小安迟疑了一下,摇摇头道:“就算是好人也得防着,何况,她只是怕黑而已,又不会要了命,干嘛要在这事儿上费心思?”

    “这个不对!”客尔娜闻言立刻摇头,面色严肃道:“安,你不知道人怕黑的时候会有多害怕,我以前就是,如果能一觉睡到天亮还好,但是如果不小心半夜醒来,那就一动都不敢动,而且再也睡不着了。芙薇姐她现在肯定也是这样,你就让我去陪陪她吧,好不好?”

    “这个”米小安皱眉,仔细想了一下,最后叹息着翻过身子道:“唉,还是让我去吧,你在这跟辛西娅她们俩好好睡,我去看着她,放心,不会有事的。”

    1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我变成了女精灵》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我变成了女精灵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我变成了女精灵》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