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Fate/Zero 第二百零五章即将打响的第一战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我的细胞有点奇怪第六卷Fate/Zero 第二百零五章即将打响的第一战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要知道,远坂时臣可是特意让自己的弟子言峰绮礼,和自己假做了一场戏,就是为了让言峰绮礼隐藏起来,好帮助自己,又不被其他人知道和自己的关系,从而在关键时刻,达到两骑对一骑的效果,结果,现在全被弄出这个东西的人毁了。

    “这不是很有趣吗?可以像世人展现王的身姿,哈哈哈,有意思,有意思,这次圣杯战争不虚此行啊!”吉尔伽美什挥手打断了远坂时臣要说的话,难得露出了感兴趣的表情。

    本来,他对于被召唤出来还感到十分无聊,尤其是他的御主,更是无聊透顶,居然为了追求区区的根源,就召唤自己,如果不是因为他对自己行了臣下之力,吉尔伽美什早一宝具戳死他了。

    但是,现在他找到了乐趣,现世不但存在这样一位强大的存在,还企图将神秘公开于世人,他很想见识见识这个人,既然直播圣杯战争,那么,那个人应该会出现才对。

    ……

    “太好了,索拉,看到没有,这才是最适合我的舞台,一个公之于世的舞台,我即将成为这个舞台上最耀眼的存在,Lancer,你今天要给我好好表现,说不定今天就是一场开幕大战,不能丢了我的脸。”肯尼斯开心地大笑着,他不在意这个东西是谁弄的,他在意的是,他的这场战斗势必要载入史册,而他,将在魔术史上花上浓重的一笔。

    “是,我的主君。”Lancer肯定地回答道。

    ……

    “太棒了,居然可以让世人看到我征服王的雄姿,难以想象,实在是太好了,你小子还一再强调,不能暴露身份,现在不需要了吧。”征服王伊斯坎达尔拍了拍一旁“王妃”韦伯·维尔维特开怀笑道。

    “嘿嘿嘿。”韦伯没精打采地回应道,内心深处也是很无奈,谁让他摊上了这么个从者呢,倒霉,不过,肯尼斯主任,这一次,我一定要向你证明,就算没有良好的血脉传承,已经可以成为优秀的魔术师。

    ……

    “为什么?这种存在会说圣杯没用呢,此世之恶是什么?为什么会侵蚀圣杯?可恶,难道真的没有拯救世界的方法吗?”这一边,不同于其他御主从者或高兴,或激动,或无奈,卫宫切嗣却是陷入了痛苦,因为只有他收到了一个不同的消息,那就是,圣杯被此世之恶污染了,一切愿望都会以最坏的方式去完成,比如:你想变强,那么,圣杯就会帮你把比你强大的人全部杀掉;而卫宫切嗣想要拯救世界,拯救所有受苦受难的人,圣杯就会把全世界所有人都杀掉,没有人,就没有战争,没有痛苦…………

    “切嗣……”一旁,舞弥一把抱住痛苦的卫宫切嗣,给予无声的安慰。

    ……

    “Saber?我们要不要去找切嗣商量一下?”本来是想逛逛的,可是,现在这种情况,爱丽丝菲尔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没事,今天我是骑士,由我来守护你,我的公主殿下。”Saber安慰爱丽丝菲尔,拉着她依旧在大街上逛着,虽然她很不甘心圣杯失效,但是,降临了现世,就可以和传说中的英雄战斗,这也是一次不错的经历不是吗?

    至于现在,她只想在有限的时间里,好好陪陪这位第一次出来外界的公主殿下,她实在是太可怜了,第一次来到外界啊,十几年时间被关在冰天雪地的城堡里,这简直不可思议,就算是Saber自己,也不敢想象若是自己遇到了这种情况,自己会比这个少女过得更好吗?或者更开朗?恐怕不会吧。

    不提这边七骑从者和各自御主的反应,世界上各大国家也纷纷躁动起来,派遣好少特工,潜入日本,毕竟,直播上可是明确显示是在日本冬木市的。

    他们想亲眼见识一下何为英灵,圣杯真的是万能许愿机吗?以及,有可能获得神秘力量吗?比如说魔术之类的?

    型月世界的神秘侧力量主要集中在圣堂教会,以及时钟塔势力,当然了,像什么二十七死徒之类也是存在的。

    其他也并不是没有神秘力量,只是不管是什么,在做出影响之后,不是被圣堂教会就是被魔术师,清除了记忆,所以,神秘才一直没有暴露在世人面前。

    但是,这次不同了,有神秘人物通告全球,让所有人知道这个世界存在神秘,这是任圣堂教会和时钟塔都无法解决的问题,毕竟,要给全世界60多亿清除记忆,就算是摆着给他们清除,也得活活累死他们。

    ……

    夜,海边。

    “在阁下的陪伴下,走在陌生的街道上真的很有趣。”爱丽丝菲尔赤脚走在海水中,欣赏着夜晚改变的风景,如同一对成对的镜子一般,美极了。

    “卫宫切嗣的代替品陪你就够了吗?”Saber问道。

    “无可挑剔,今天的你是最棒的骑士。”爱丽丝菲尔摇了摇头,开心地说,只是,那抹微笑中隐藏一丝悲伤,或许确实是期待卫宫切嗣陪她吧,不过,那一抹悲伤,连Saber都没有看出来。

    “是我的荣幸,公主殿下。”Saber行了一个骑士礼,回应道。

    “Saber,你喜欢大海吗?”

    “这样问我,我也答不上来,因为在我的时代,我的国度里,海边经常是外敌入侵的地方,虽然敬仰过,不过不曾憧憬。”

    ……

    “爱丽丝菲尔最希望一起逛街的一定是切嗣吧,而不是我吧?”

    “那个人……不行,只会让他感到难过,他是一个看到别人幸福,就联想到痛苦的人。”

    沉默,直到一丝不寻常的气息出现。

    “敌人的从者?”

    “是的,从一百公尺远的阴影处感受到气息,看来敌人是在引诱我们。”Saber抓着爱丽丝菲尔的手臂,回答道。

    “真有礼貌,要让我们选择战场吗?要接受对方的邀请吗?”爱丽丝菲尔回头笑问。

    “正合我意。”Saber明显一愣,显然没想到爱丽丝菲尔居然如此直接,不过,确实和她想的一样,这样礼貌的从者,在圣杯战争出现,实在是难得,说不定是一名骑士。

    求订阅,求收藏,谢谢阅读!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我的细胞有点奇怪》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我的细胞有点奇怪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我的细胞有点奇怪》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