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Fate/Zero 第二百零九章Berserker出场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我的细胞有点奇怪第六卷Fate/Zero 第二百零九章Berserker出场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这些话真让人心痛,本王伊斯坎达尔可是举世闻名独一无二的征服王。”征服王伊斯坎达尔有些无奈地摸着自己脸,显然有些受不了金闪闪的话。

    “可笑,真正能称王的英雄,天上天下只有我一个,其他不过是滥竽充数的杂种。”

    Archer干脆地说出了比侮辱还有过之无不及的宣言。这时连Saber也惊讶地面无人色了,但是Rider却宽容视之,有些吃惊并叹了一口气。

    “既然口气这么大,先报上名来吧?如果你也是国王,还不会害怕亮出自己的名号吧?”

    征服王伊斯坎达尔这么插科打诨,让Archer通红的双眸越发带着高傲的怒火,紧盯着眼下的巨汉。

    “你在质问我吗?区区杂种竟然想质问我这个王?有幸得以拜见我却还不知道我是谁的话,那这种愚蠢之徒没资格活下去。”轻轻一跺脚,脚下的路灯就瞬间破裂,失去了光芒,但是,在金闪闪的背后却是亮起了更加耀眼灿烂的金芒。

    一圈圈金色涟漪之中,浮现出两把金色璀璨的兵器,从其上散发出来的波动,毫无疑问是宝具无疑。

    “原来如此,那就是杀死Assassin的那个宝具吗?”征服王伊斯坎达尔看着金闪闪背后的金色涟漪喃喃自语道。

    而Saber更是快走几步挡在了爱丽丝菲尔的面前,生怕战斗余波会伤到她,毕竟,今天,Saber可是她的骑士,身为骑士,怎么可能允许“公主殿下”受伤呢!那可是骑士的严重失职啊,哪怕Saber她不是爱丽丝菲尔命中的骑士,也不行,这是骑士的原则,发誓要誓死守卫的人,就一定不能让她受到任何的伤害。

    ……

    “杀了他!”不远处未知的黑暗角落里,传来了一个充满恨意的声音,因为什么而憎恨,他已经忘了,但是,时臣必须死。

    没错,他就是间桐雁夜,本来阿赖耶改变小樱悲惨命运,按理来说,他就不需要再接受刻印虫改造,参加无意义的圣杯战争了,可是,没有能过继到小樱的间桐脏砚,用了不知道什么手段,依旧迷惑了间桐雁夜,并且改造了他,使他成为了Berserker的御主。

    怀着未知的恨意,可能是因为被夺走禅城葵吧,间桐雁夜想要杀死远坂时臣,不过,远坂时臣的实力在七大御主中或许不是最强的,但是,也绝对不是区区一年刻印虫改造的间桐雁夜可以比拟的,加上远坂家有着历代留下的魔术结界保护,可谓坚不可破。

    别看Assassin如同体操一般的动作,就轻而易举地突破进去,究其原因,那是因为他是因为,哪怕因为Assassin职阶,正面作战能力不强,加上特殊宝具的因素将力量一分为八十,也不是寻常人可以比拟的,加上身为刺客的能力,不引起结界主人注意进入一个魔术结界还是小意思的。

    “吼!!!!”

    这时,不知从何处吹来了一股魔力的洪流,这是谁也没有料想到的。

    在所有人目瞪口呆的注视中,向上卷起的魔力渐渐凝固成行,化作了倔强不屈的人影。

    那个影子立于.比Lancer和Saber战场的四车道更靠海边大约两个街区的地方。——对,他的身姿只能用“影子”来形容。

    身材高大、肩膀宽广的那个男子,全身均被铠甲覆盖。但是与Saber紧裹全身的白银铠甲,和Archer豪华奢侈的黄金铠甲都不相同。

    那个男子的铠甲是黑色的。没有精致的装饰,没有磨得发亮的色彩。

    像黑暗,如地狱一般的极端黑色。连他的脸都被头盔所覆盖。在头盔的细小夹缝深处.只能看见如烈火一般熊熊燃烧的双眸所散发出的疹人光亮。

    Servant。没错了吧。即使是Servant。那种不详的身姿究竟是什么样的英灵呢?

    已经现身的Servant们所拥有的“光辉”的要素,那个黑骑士都不具备。阿尔托莉雅、迪卢木多还有征服王伊斯坎达尔、以及不知其姓名的黄金Archer,各自都拥有“华贵”。这是作为英灵可夸耀的地方。众人的赞赏和憧憬创造的传说及带来的荣誉。是他们成为“高贵幻想”必备要素。

    但是新出现的黑骑士没有那些要素。勉强跟暗杀者的外形相近。

    在黑色铠甲周围缠绕的黑暗肯定是“负波动”。

    那么说来.与其叫他英灵不如称他怨灵之类的……

    “Berserker?!”

    “我说征服王,你不去对他招降吗?”Lancer调侃征服王问。

    “就算我想,他看起来却不是那种能沟通的家伙。小子,那家伙在从者里面算是什么级别?”征服王伊斯坎达尔无奈地说道,这股不知名的气息,以及Berserker的职阶,根本不像是可以沟通的,所以,征服王伊斯坎达尔也不打算招降他。

    韦伯被Rider这么一问.这个身材矮小的Master只是呆呆地摇了摇头。

    “……无法判断。根本判断不出来。”

    “什么?你不是最厉害的Master吗,不是可以清楚地判断出谁法力高强谁法力不高强吗,不是吗?”

    一旦成为与英灵定下契约的Master,都被授予了可以看透其他Servant能力值的透视力。圣杯战争邀请英灵参加,并只授予了Master这种特殊的能力。像爱丽丝菲尔那样的代Master,der的正式Master韦伯可以比较Rider和其他Servant之间的能力差别,然后制定战略使战况朝着有利的方向发展。现在韦伯已经把握了眼前的Saber、迪卢木多和Archer能力大小。可是——

    “我看不出他的身份!那个黑家伙、肯定是Servant。可……我完全看不出他的能力!”

    听到韦伯狼狈不堪的辩解,征服王伊斯坎达尔皱起眉头,再次凝视黑骑士。

    黑色的铠甲看不出有任何特征和个性,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暗示身穿黑装的人的身份——不、还不如说是越看越不清楚,越看越模糊。

    ber、L迪卢木多还有守望的爱丽丝菲尔也都注意到了这一点。无论如何聚精会神的观察,也无法准确地捕捉到他的面容。

    求收藏,求订阅,谢谢阅读!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我的细胞有点奇怪》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我的细胞有点奇怪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我的细胞有点奇怪》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