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Fate/Zero 第二百一十一章Archer被劝退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我的细胞有点奇怪第六卷Fate/Zero 第二百一十一章Archer被劝退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正是因为这个技能,Berserker,也就是兰斯洛特,才可以在完全失去理智的情况下,做到正常英灵都很难做到的战斗技巧。

    伴随着极端凄惨的轰鸣,十六支宝具的最后一支也被打落在地。

    在真空一样的静寂中,在弥漫的粉尘中,屹立不倒的只有Berserker一人。除了他之外,仓库、街道、周围一切的建筑物都全部倒塌了。黑骑士右手握着战斧,左手握着单刃弯刀。剩下的宝具或散落在Berserker的脚下,或插在了周围的瓦砾中。没有一支宝具刺中了黑色的铠甲。

    Berserker随意地举起了手中残留的两支宝具——没有任何准备动作,朝Archer掷去。

    也许是没有明确的投掷目标,或许是投的时候就没想要刺中,斧头和弯刀命中的是Archer的立足地——街灯上的球。弯刀射在球中央,斧头直击球的顶端附近,而街灯的铁柱像黄油一样粉碎一地。

    街灯上的球被分成三等份之后也发出了撞击地面的声响.倒塌了。可是,安然无恙的站在地面上的只有他。黄金英灵在铁柱粉身碎骨之前,纵身一跳,若无其事地落在地面上。

    “你这疯子,让我这应该站在天上俯视的王和你们站在同一个大地上,即使万死都不足以谢罪!”战斗进行到这个地步,Archer的愤怒已经到达了极限吧。深深地刻在眉间,那一道道立起的皱纹把美貌变成了凶相。

    “你这杂种,我要将你碎尸万段。”Archer过于愤怒,现在的双眸如燃烧的红莲一般,一边怒视着Berserker一边吼叫。在他的周围又出现了兵器群.并使空间扭转……

    这次闪耀的宝具有三十二支。这次连征服王伊斯坎达尔都惊讶得陷入了沉默。

    Berserker终于躲过了十六支宝具的连续攻击.可是他也没有想到Archer竟然使出了比上次多一倍的宝具。其他的Servant也没有想到。黄金Archer的潜力已经超出了任何人所能预见的范围了。

    “……吉尔伽美什要动真格了。他要继续使出‘王的财宝’。”

    远坂时臣听到言峰绮礼通过宝石通信器传送的实况.抱住了脑袋。

    就算是在远离战场仓库街的远坂府地下.也可以自由地了解发生的一切状况。和操纵暗杀者的绮礼的合作取得了期待中的成果。事情发展的态势应该是万无一失的。

    惟一在意料之外的是——期望英灵吉尔伽美什成为最强的Servant,而将他呼唤出来。吉尔伽美什却以Archer的职阶来到了现世。

    Archer这一职阶的特征是宝具强大。这么说一点也不为过。吉尔伽美什拥有跟EX级别相当的出类拔萃的宝具,圣杯却分配给他Archer的职阶,这件事也许已成定局。但这么做的结果就是,给予了唯我独尊的英雄王极高的单独行动技能,这只能是失算。

    时臣畏惧英雄王吉尔伽美什的威名,想在自己所能容忍的最大限度之内尊重吉尔伽美什的意愿。但是难道吉尔伽美什这么快就逼近了所能容忍的最大极限吗……

    吉尔伽美什这次使出的是他最后的王牌。但是现在还是潜心研究暗杀者的情报的时候。把必杀宝具“王的财宝”再三显示在众人面前,这样轻率的举动——对付像Berserker那样不知其底细的敌人。

    全力以赴是绝对不可取的。

    强制拥有单独行动技能,不依存Master的Servant的话,只有依靠令咒。这是只能使用三次的强制命令权。把毫无尊重Master之心的吉尔伽美什收为Servant,这三次强制命令权更是非常宝贵。

    无论何时也要从容不迫,保持优雅——这是远坂家世代相传的家训。我把它铭记于心,此刻却被迫要比别的Master先使用令咒……

    “Master,请你速作决断!”

    通信器的另一端传来了绮礼坚定的催促声。

    时臣一边咬牙切齿,一边凝视右手的铠甲。

    Archer那凝视着Berserker充满怒火的眼神.不慌不忙地扭转了方向。

    视线投向了东南方。那边是深山町的丘陵地带和高级住宅街。那里就是远坂府的所在地。有几个人注意到了这一点呢?

    “用像殿下之类的忠言,镇住王者——我的愤怒吗?你越来越大胆了.时臣……”

    Archer非常厌恶地吊起嘴角,压低声音吐出了这么一句话。在他周围展开的无数宝具一起隐藏了光辉,立刻消失得无影无踪。

    “狂犬,你捡回一条命了。”

    虽然Archer脸上还是气愤不平.但通红双眸里的杀气已经退了而去。只是他骄傲的神情依然没有动摇,黄金Archer睥睨着在场的Servant们。

    “你们几个杂种们,下次见面之前,乌合之众快点消失吧,我只想看到真正的英雄。”

    Archer在最后大放厥词之后,他的实体就消失了。金黄色的铠甲失去了质感,只剩下一些残留的光亮,然后又消失不见了。

    这是谁也没有料想到的结局,黄金和黑暗骑士之间的对决就这么结束了。

    “那个Archer的Master好像还没有Archer刚毅啊。”

    征服王伊斯坎达尔呆呆地苦笑着叨念道。可是其他人都知道这不是可以那么悠然自得的场合。Berserker的威胁跟Archer不相上下,而Berserker如今就挡在所有人的面前。

    铠甲缝隙深处放出无限光芒的双眸.也许是失去了当初的对手,无聊地在虚空中彷徨……然后又发现了新的猎物,再次燃烧了起来。

    令Saber惊讶的是,他那充满怨恨的眼神紧盯着Saber,使Saber背后升起了一阵寒气。

    “……啊……”

    仿佛是从地下涌起的声音。像是妖怪在作祟、在诅咒。是人充满怨恨的呻吟,不具任何语意。

    任何人都是第一次听见Berserker的声音。

    “……啊……啊……!!”

    黑骑士就像人形状的诅咒一般,全身膨胀着杀气,朝着身着白银铠甲的Saber突进。

    本来Servant不仅要用魔力保持自己现出原身,甚至举手投足间都要耗费魔力。尤其在战斗之时所消耗的魔力就会成倍激增。为了提供Servant所需的魔力,Master会从自己的魔术循环之中吸出魔力,源源不断地供给Servant。

    而所谓的魔术循环活性化,对间桐雁夜来说,只是被刻印虫侵蚀肉体,让他生不如死的痛苦。

    求收藏,求订阅,谢谢阅读!这几章是过度,主角暂时不出场。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我的细胞有点奇怪》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我的细胞有点奇怪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我的细胞有点奇怪》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