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Fate/Zero 第二百三十一章王之酒宴序幕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我的细胞有点奇怪第六卷Fate/Zero 第二百三十一章王之酒宴序幕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征服王绝对不会看错的,毕竟他自己就是一名王者,所以,他认得出,Ruler身边的那个SaberLily,绝对是一名货真价实的王者,那独属于王者的气质,是骗不了同为王者的征服王的。

    “金闪闪啊,认识,记得叫上所有人啊,不然,岂不是太无聊了?”林祁如此说道,带着莉莉离开了,这可是这个世界少有的有意思的事件了。

    ……

    因为卫宫切嗣还徘徊在如何才能达到林祁的期望值,所以,既没有和原著一样,炸楼袭击肯尼斯,他没有去找肯尼斯麻烦,自然,自视甚高的肯尼斯自然不会主动过来找这个丢尽魔术师脸面的卫宫切嗣的麻烦。

    相对比找卫宫切嗣的麻烦,肯尼斯更愿意去找Caster的麻烦,毕竟,那可是两枚令咒啊。

    自然了,在这种情况下,爱因兹贝伦在冬木市的城堡当然是完好无损的,而不是如同原著那般,破烂不堪。

    而卫宫切嗣和Saber的关系也没有闹得和原著一样僵硬,甚至于因为上次卫宫切嗣及时的令咒,让Saber对卫宫切嗣改观不少。

    本来是准备吃饭的时间。

    但是,忽然一阵轰鸣声在他们耳边响起。不仅如此,这撕裂黑夜的轰鸣声还给爱丽丝菲尔的魔术回路造成了巨大的负担,晕眩感几乎让爱丽丝菲尔倒在地下。

    轰鸣声来自近距离雷鸣,随之而来的魔力冲击意味着城外森林中的结界已遭到攻击。虽然结界不是那么容易摧毁的东西,但术式已被破坏了。

    主要是昨晚Caster做的,那么大的仪式已经破坏了原本架设于森林的魔术术式。

    “怎么回事……正面突破?”

    一双有力的手臂扶住了爱丽丝菲尔的双肩,那是发现异变后第一时间出现在她身边的Saber的双臂。

    “没事吧?爱丽丝菲尔。”

    “嗯,只是被吓了一跳。我没想到会有这么乱来的客人到访。”

    “我出去迎接吧,你待在我身边。”

    爱丽丝菲尔闻言点了点头。留在前去迎击的Saber身边,就意味着她自己也必须面对敌人。但战场对爱丽丝菲尔来说是最安全的地方,因为最强的Servant就在自己身边。

    “不用担心,刚才的雷鸣,还有这无谋的战术……对方应该是Rider。”卫宫切嗣也赶了过来,解释道,也许是解开了一部分心结,也不像原著中那样追求圣杯,卫宫切嗣反而有点看穿局面的感觉。

    “那么,就去正面迎接吧。”Saber也觉得卫宫切嗣说的有道理,虽然这么无脑地闯进来,但是,Saber没有感觉到Rider的杀意,也许不是过来战斗的也说不定,Saber如此感觉。

    “喂,骑士王!我特意来会会你,快出来吧,啊?”

    这声音是从大厅传来的,看来对方已经踏入了正门。毫无疑问,敌人就是征服王伊斯坎达尔,听他中气十足的呼喊声,那语气倒不像是即将战斗的战士。

    Saber丝毫不敢懈怠,她边跑边将白银之铠实体化。

    爱丽丝菲尔与Saber终于穿过走廊来到了露台……然而当二人借由天窗射入的月光看清了挺胸站在大厅内的敌人Servant时,顿时不知该说些什么。

    “院子里树太多出入太不方便,到城门之前我差点迷路啊,所以我替你们砍了一些,谢谢我吧。视野变得好多了。”

    Rider毫无愧意地笑得露出了牙齿,随后他煞有介事的活动着脖子。

    “Rider。你……”

    Saber厉声开口道,但面对这总让人感到莫名的敌人,她也不知道该接着说些什么好了,虽然爱丽丝菲尔在他进攻时好像有些不太舒服的样子,但是,也确实没有受到什么伤害,也不好说他。

    倒是Rider惊讶地皱起眉头说道。

    “喂,骑士王,你今晚不换身现代行头吗?别老穿那身死板的盔甲了。”

    让她们更觉得奇怪的,是Rider手中的不是武器或其他战斗使用的东西。

    而是个桶。

    不管怎么看,那都是个木制红酒樽。将酒樽轻松夹在腋下的Rider,简直就像是个前来送货的酒屋老板。

    “你……”

    再度语塞的Saber深吸了口气,镇静地说道。

    “Rider,你来干什么?”

    “看了还不明白?来找你喝酒啊——喂,别杵在那儿了,快带路吧,有适合开宴会的地方吗?感觉还是你们这里宽敞,所以就来这里了。”

    Saber无奈地叹了口气,之前积攒在胸中的怒气也不翼而飞了。看着这个貌似毫无恶意的对手,她是没办法维持斗志的。

    “爱丽丝菲尔,怎么办?”

    爱丽丝菲尔也同样一头雾水。

    之前因为森林的结界被破坏而愤怒,但在看到那张笑嘻嘻的脸后,她也无论如何都恨不起来了。

    “他不是那种会设圈套的人吧,难道真是想喝酒?”

    Rider曾经说过,他会等Saber和Lancer之间分出胜负后再挑战。依然遵守以英灵的骄傲与自尊约定的事情,那么今晚他的突然出现实在是令人费解。

    “难道那男人想对Saber采取怀柔政策?”

    “不,这是挑战。”

    应该已经失去了战意的Saber,此刻不知为何严肃了起来。

    “挑战?”

    “是的……我是王,他也是王。如果要在酒桌上分个高低,那就等于没有流血的‘战斗’。”

    或许是听见了Saber话语,征服王笑着点了点头。

    “呵呵,明白就好啊。既然不能刀剑相向,那就用酒来决一胜负吧。骑士王,今晚我不会放过你的,做好准备吧。”

    “有趣。我接受。”

    毅然作出回应的Saber如同在战场上一般散发着凛冽的斗志。直到现在,爱丽丝菲尔才意识到这不是玩笑,而是真正的“战斗”。

    “既然如此,那么,过来这里吧,我想这个地方,应该很适合王的酒宴。”果然如自己所料,Rider不是过来打架,卫宫切嗣如此想道。

    开酒宴,尤其这还是在全球人面前的王之酒宴,怎么可能丢人呢?而正好,哪怕这只是爱因兹贝伦在冬木市的附属城堡,依旧奢华无比。

    嗯,毕竟,爱因兹贝伦家是做人偶买卖的,是欧洲有名的大土豪,富得流油。

    求收藏,求订阅,谢谢阅读!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我的细胞有点奇怪》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我的细胞有点奇怪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我的细胞有点奇怪》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