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Fate/Zero 第二百三十二章王之酒宴(上)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我的细胞有点奇怪第六卷Fate/Zero 第二百三十二章王之酒宴(上)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说起来,御三家说的好听点,挺厉害的,说的不好听点,除了爱因兹贝伦家,其他两家有人听说过吗?没有!

    当初刚刚创建圣杯系统的时候,御三家每一位家主都是鼎鼎大名的家伙,可是呢,后来都没落了。

    首先,远坂家,自远坂永人第一代远坂家家主后,一代不如一代,到远坂时臣这代,才第五代家主,可是,却仅仅只是祭位魔术师。(魔术师阶位:冠位,色位,典位,祭位,开位,长子,末子)

    就这样,远坂时臣还是第四次圣杯战争第二强的魔术师,不得不说,圣杯战争是多么没有知名度的魔术师争斗啊。

    虽然冠位魔术师即使是时钟塔也没有几位,但是,色位魔术师可是一大把,但是,也只有肯尼斯为了赚取名声才过来参加,不然,以肯尼斯的天赋,迟早会成为名震时钟塔的一代冠位魔术师,就算是达到魔法使的境界,也不是不可能,可惜,原著中他得罪了卫宫切嗣,被卫宫切嗣的对魔术师道具——起源弹命中,彻底失去了魔术师的能力。

    然后是间桐家,自第一代家主间桐脏砚为了永生不择手段之后,间桐家就已经没落了,直到这个年代,间桐家所有后代都没有成为魔术师的天赋,才不得不找远坂时臣过继远坂樱,可惜,远坂时臣拒绝了。

    于是,间桐脏砚疯了,如果没有拥有足够天赋的女孩过继到间桐家,到得第五次圣杯战争,间桐家可能彻底失去御主的资格。

    没办法,间桐脏砚只得用魔术蒙骗间桐雁夜,说只要赢得圣杯战争的胜利,就可以见到远坂樱,可惜,间桐雁夜直到上次拯救远坂凛的时候,才第一次见到远坂葵,得知远坂樱并没有被过继到间桐家,从而从间桐脏砚的魔术中挣脱出来。

    可惜了,他已经被刻印虫改造,只剩下不到半个月的寿命了。

    而且,以间桐雁夜对间桐脏砚的了解,以自己的实力,即使加上兰斯洛特,也不可能杀死那个肮脏的老虫子。

    想要自救,以及杀死那个欺骗自己的老虫子,只能依靠圣杯这种奇迹,可是,那个家伙说过,圣杯已经被污染了,会以最坏的方式实现愿望,鬼知道,如果自己许愿恢复身体,它会如何实现自己的愿望,而且,那个家伙也说过,他会毁灭那个圣杯,显然不可能让自己许愿,那么,想要自救,就只能求助于那个号称无所不能的神。

    最后,爱因兹贝伦家,自冬之圣女之后,爱因兹贝伦家也确实没有办法继续前进了,但是,不得不说,爱因兹贝伦家的人偶制作技术哪怕是在时钟塔,也是顶尖的,所以,爱因兹贝伦家反而越来越富有,成为了一方大土豪。

    好吧,言归正传。

    “不错啊,果然,选择这里一点都没错,棒极了。”征服王伊斯坎达尔毫不吝啬自己的赞叹。

    不过,也确实,虽然只是爱因兹贝伦家的一座分城堡,但是,宴会的地方又岂会一般,自然是一片金碧辉煌,如果原著中不是因为肯尼斯的大肆破坏,这里就是最理想的宴会场地。

    Rider用拳头打碎了桶盖,醇厚的红酒香味顿时弥漫在中庭的空气中。

    “虽然形状很奇怪,但这是这个国家特有的酒器。”

    “征服王,这可不是这个国家特有的酒器,这只是日本舀酒的器皿,真正喝酒的东西还是要用酒杯或者碗。”林祁带着白色礼裙的莉莉,跨越空间而来。

    “哦?是吗?哈哈哈哈!本王真是糗大了呢?!哈哈哈哈!”rider挠了挠后脑勺,尴尬的说道。

    “没关系,相信,金闪闪不介意赞助一下宴会的酒和酒宴。”林祁带着莉莉坐在一起,看向某处,戏谑地说道。

    “——玩笑到此为止吧,杂种。”

    仿佛是在回应林祁的话语,一道炫目的金光在众人面前闪现。

    那声音和那光芒使得韦伯和爱丽丝菲尔的身体立刻僵直了。

    “别这么说嘛,来,先喝一杯。”

    Rider豪放地笑着将汲满了酒的勺子递给Archer。

    原以为他会被Rider的态度所激怒,但没想到他却干脆地接过了勺子,将里面的酒一饮而尽。

    爱丽丝菲尔想起了之前Saber所说的“挑战”。

    Archer,这名不明真身的黄金之英灵既然自称为“王”,那他就不可能拒绝Rider递过的酒。

    “这是什么劣酒?!真亏你拿得出来。”Archer一脸厌恶地说道。

    “是吗?我从这儿的市场买来的,不错的酒啊。”

    “会这么想是因为你根本不懂酒,你这杂种。”

    嗤之以鼻的Archer身边出现了虚空间的漩涡。这是那个能唤出宝具的怪现象的前兆,韦伯和爱丽丝菲尔只感觉身上一阵恶寒。

    ——但今夜Archer身边出现的不是武具,而是镶嵌着炫目宝石的一系列酒具。沉重的黄金瓶中,盛满了无色清澄的液体。

    “看看吧,这才是‘王之酒’。”

    “哦,太感动了。”

    Rider毫不介意Archer的语气,开心地将新酒倒入五个杯子中,分给在座的各位。(征服王,Saber,莉莉,林祁和Archer,其他人吗,就没有资格坐在同桌了,毕竟,这是王之酒宴。)

    Saber对不明底细的Archer仍有相当强的戒备心,她有些踌躇地看着那黄金瓶中的酒,但还是接下了递来的酒杯。

    “哦,美味啊!!”

    Rider呷了一口,立刻瞪圆了眼睛赞美道。

    酒流入喉中时,林祁只觉得脑中充满了强烈的膨胀感。这确实是她从未尝过的好酒,性烈而清净,芳醇而爽快,浓烈的香味充斥着鼻腔,整个人都有种飘忽感,好吧,林祁就没有喝过酒,无论是在地球上时,还是进入幻想空间之后。

    “太棒了,这肯定不是人类酿的酒,是神喝的吧。”

    看着不惜赞美之词的Rider,Archer露出了悠然的微笑。不知何时他也坐了下来,满足地晃动着手中的酒杯。

    “当然,无论是酒还是剑,我的宝物库里都只存最好的东西——这才是王的品味。”

    求收藏,求订阅,谢谢阅读!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我的细胞有点奇怪》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我的细胞有点奇怪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我的细胞有点奇怪》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