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Fate/Zero 第二百三十七章王之酒宴(六)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我的细胞有点奇怪第六卷Fate/Zero 第二百三十七章王之酒宴(六)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与其他哈桑不同,他没有对自己的身体进行任何改造。或许可以说是因为没有这个必要,因为他虽然肉体平庸,但他的精神却能使肉体进行自由变换。

    他能够拥有优秀的谋略,能通晓异国语言,能识别毒物,或能设置陷阱。总之,他是一名能够根据任务需要自动切换能力的万能暗杀者。据说,有时他还能发挥原来肉体不可能拥有的怪力和敏捷,使出早已被忘却的幻之武术。

    他能够变装成男女老幼任何一个样子.非常自然地站在你身边。有时甚至能够根据场合改变个性,使得没有人能够揭穿他的真实身份。

    但没有人知道真相。哈桑虽然拥有单一的肉体,却拥有不同的灵魂。

    以当时的知识来看,还没有多重人格症这一说法。而现代医学中这被定义为精神病的现象。对暗杀者哈桑.萨巴哈而言却是一种神秘的“能力”。他能够通过居住在自己身体内的同居者来使用各种不同的知识和技术,通过不同手段迷惑敌人,织出防御的网,用谁也预料不到的方法将目标杀死。

    而这次被言峰绮礼召唤出来的Assassin,就是被称为“百变”的暗杀者。

    他是拥有一个肉体却同时拥有无数灵魂的Servant。从根本上来说,“他们”原本就是不同的灵魂,因为失去了肉体束缚,“他们”现界后完全可以各自实体化为不同的样子。

    当然,他们的灵力总量也不过是“一个人”,分裂后行动其能力值肯定无法与其余英灵相比。但因为拥有Assassin的专有技能,所以在打探活动中,这个团体可以说是无敌的。

    但是,因为分裂的关系,每一个分身哈桑的实力,很弱,大概也就是E-级左右,配合上那个宝具,大概是E级的战斗力。

    不管Assassin多么弱小,但对人类来说来却具有相当大的威胁。即使是能够使用一流魔术的艾因兹贝伦的人造人爱丽丝菲尔,但光靠魔术是阻挡不了Assassin的。要靠她自己保护自己根本不可能。

    所以,在这个不算十分宽敞的餐厅内,想要边保护同伴边战斗,数量众多的敌人就成了一个非常紧迫的问题。

    从Assassin的角度看来,他们也有最终的手段。

    即使是团体作战,那也是以有限人数组成的团体。以大多数牺牲换取少量幸存者取得胜利的手法,无异于自杀行为,所以这是只有最终决战才会使出的杀手锏。

    Assassin是以圣杯为目的被召唤来的Servant,他们应该无法忍受被作为时臣和Archer的棋子——但,他们也无法违抗令咒。

    为了今夜的行动,言峰绮礼使用了一道令咒,命令他们“不惜牺牲也要胜利”。令咒对Servant而言是绝对命令,这样的话,他们只能选择遵循命令。

    虽然看着被誉为最强的Saber脸色大变的他们心里很愉快,但事实她却并不是他们的目标。被指定的攻击对象是Rider的Master。虽然Rider拥有威力强大的宝具,但它的破坏力是定向的,如果Assassin从四面八方进行攻击,那肯定能够攻击到那个怯懦的矮个子的Master。

    是的,这对征服王伊斯坎达尔而言,是千钧一发的危险时刻。

    但,为什么这名巨汉Servant依然在悠哉游哉地喝着酒呢?

    “……Ri——Rider,喂,喂……”

    就算韦伯不安地喊了起来,Rider依旧没有任何行动。他看了看周围的Assassin,眼神依旧泰然自若。

    “喂喂小鬼,别那么狼狈嘛。不就是宴会上来了客人,酒还是照喝啊。”

    “他们哪儿看上去像客人了!?”

    Rider苦笑着叹了口气,随后面对着包围着自己的Assassin,他用傻瓜般平淡的表情招呼道:

    “我说诸位,你们能不能收敛一下你们的鬼气啊?我朋友被你们吓坏了。”

    Saber还以为自己是听错了,这下就连Archer也皱起了眉头。

    “难道你还想邀请他们入席?征服王。”

    “当然,王的发言应该让万民都听见,既然有人特意来听,那不管是敌人还是朋友都不要紧。”

    Rider平静地说着,将樽中的红酒用柄勺舀出后,向Assassin们伸去。

    “来,不要客气,想要共饮的话就自己来取杯子。这酒与你们的血同在。”

    咻!

    一记穿透空气的响声回答了Rider。

    Rider手中只剩下了勺柄,勺子部分已落到了地上。这是Assassin中的一人干的,勺中的酒也散落在中庭的地面上。

    Rider无语地低头看着散落在地面的酒。骷髅面具们似乎在嘲讽他一般发出了笑声。

    “不要说我没提醒你们啊。”

    Rider的语调依然平静,但很清楚,其中的感觉变了。察觉到这一变化的,只有之前与他喝酒的那几人。

    “我说过,‘这酒’就是‘你们的血’——是吧。既然你们随便让它洒到了地上,那我可就不客气了。”

    不明的热风侵蚀着现界。

    “诸位,这是这场宴会最后一问了。王者是否孤高?”

    Archer并没有回答,或许说,是不屑于回答,毕竟,作为英雄王,他本身就是最孤高的,在他眼中,除了他的挚友以外,都是杂种,包括他自己在内,也就是说,除了挚友以外,吉尔伽美什甚至于连自己都讨厌,毫无疑问,他是最为孤高的。

    “既然是王者,自然是孤高的。”这是Saber的回答。

    “王,从不孤高。”和万民一起创立了大不列颠帝国的不朽伟业,莉莉作为完美王,自然不是孤高的,不然,又怎么可以得到圆桌骑士团众骑士的回应。

    “不行啊,Saber,你真的完全不了解,你,比不了完美王。看来为了这样的你,我必须当场示范真正的王者风范。”

    带着热沙的狂风将所到之处都变了个样,刺目的光芒让在场所有人都难以睁开眼睛,当然了,这并不包括林祁在内。

    以林祁现在的身体素质,别说只是这么点大的风,就算是蘑菇弹砸下来,林祁也可以眼都不眨的看着它爆炸。

    毕竟,林祁全身都是始祖细胞,任何一部分的防御力,都超乎常人的想象。

    求收藏,求订阅,谢谢阅读!谢谢大家的月票!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我的细胞有点奇怪》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我的细胞有点奇怪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我的细胞有点奇怪》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