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卷 第三百一十八章 燃灯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在清朝的生活VIP卷 第三百一十八章 燃灯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第三百一十八章 燃灯

    转眼之间,岁末即过,又是一年。

    期间,在新年里,受挫的噶尔丹策零仍然踌躇满志,对清军做了进一步的反攻,但清军奋勇作战,杀败准军,终于二月间解哈密之围。胤禛龙心大悦,令赏协清军作战的哈密回民,一万五千两白银。

    然而,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噶尔丹策零不顾自方缕缕受挫,仍想侵占喀尔喀,扩大其势力,缕缕与清军交战。是时,又遇云南普洱府属思茅土把总刀兴国举兵叛乱,清政府两地用兵,胤禛为此日日浓眉深锁。

    好在,至八月间,刀兴国被捕自杀身亡,清政府继续招抚普洱、思茅、元江、新平一带村寨,叛乱宣告平息。同月,光显寺大战获胜,准噶尔部元气大伤,无法继续作战,只好遣使与清廷议和。

    如是,朝廷一显天朝声威,文武百官有心上奏以称颂帝,胤禛又有心承其好,遂借八月二十二日燃灯佛圣诞于圆明园设宴群臣命妇,并选其意“燃灯”二字以祭奠战事中所牺牲的清军,同亦为显君臣同乐共庆雍正朝盛世。

    二十一日晚,晚膳过后,竹林小院的书房内一片静谧,只有偶尔响起的翻书声,以及锻铁铸的风炉上正煮的一壶镇江冷泉水,发出“咕噜噜”翻滚沸腾的声响。

    眼见吵嘴喷出乳白的烟雾,壶盖“咔咔”直往上跳,慧珠估摸着时辰差不多了,忙取过一旁的湿帕垫在壶柄上,往已放好茶叶的茶盅里倒水。瞬间,一股清香、甘醇之气弥漫整间屋室。

    胤禛从手上的折子里抬头,看着慧珠一列动作似行云流水般舒畅,顺手撩下折子,神情放松的往后仰上椅背,随口说道:“手法越发熟练了,掌握的火候也是上佳。”

    “日日为皇上煮茶、泡茶,又有皇上从旁指导,臣妾这门技艺可是练出来了。”说笑间,慧珠又往茶水里加了一小勺盐,便一面捧着茶朝翘头案走去,一面念叨道:“臣妾在茶里加了盐,您可别不喜欢。这也是您老不听劝,最近常夜里看折子,再说了最近日头用回升,您是千万受不得热,免得引起了旧疾。”

    胤禛伸手无奈的按了几下眉心,待慧珠一番唠叨完,才道:“这四年的夏日里,朕甚少患病。尤其是去年那般热,也没见朕旧疾复发,想来稍加注意些便行。你也不用每每到了夏日就紧张,而且近来你又操办宴席的事,这些琐碎的事丢给小禄子好了。”

    “对了!”慧珠突然轻呼一声,也不应胤禛的话,放下茶盅就道:“明个儿晚宴的事,小然子还有细节要给臣妾说,想是这会儿他已候在内堂有些时辰了。臣妾这先过去一趟,再回来。”说着便往书房外走。

    胤禛瞧着慧珠眼下一层淡淡的乌青,皱眉道:“这两日事情多,你夜里也没好生睡,就被过来了,自己洗漱了先睡,朕把手里头的事处理完就过去。”

    听了这话,临走到门槛的慧珠停下脚步,暗自撇撇嘴,心道:“她也想早睡,可这不是养成了习惯,每晚都有胤禛睡在一边。若是哪晚她一个人先睡,非得等到胤禛上榻了,她才睡的着!”。

    不过转过身,慧珠自是不会这般说,只见她狡黠一笑,道:“臣妾若不在一边监督着皇上,谁知皇上在书房一待又是什么时辰了。”说完,也不等胤禛再说些什么,自撩帘出了书房。

    望着慧珠离开的方向,胤禛摇头笑笑,一双深邃的眼眸里尽是毫不遮掩的笑意,稍有下垂的嘴角也莞尔的勾起一抹愉悦的弧度,夜里枯燥,《绿色xiao说网》自是求之不得。

    另一边小院内堂里,小然子和阿杏两人正嘀嘀咕咕的说着笑,就见慧珠走了进来,二人这头忙歇了话,齐迎上去伏侍慧珠在木炕上坐下。尔后,阿杏笑嘻嘻的翻开小几上的茶盏,斟了杯温茶捧过慧珠,道:“主子可来了,公公他等了您半个多时辰不止。看了公公是有要事禀主子,奴婢这也不再这碍事了。”说过话,福了福身便是退下。

    一时,小然子一一细禀了明日夜宴的安排,主仆二人又商量了些小事宜,小然子踌躇道:“主子,明个儿晚上,真要让了所有园子里的嫔妃们都出席,就是……那新晋的四位也要出席?”

    听着小然子极其不愿的语气,慧珠扑哧一笑,睨眼瞅着小然子道:“别不甘愿了,她们来这园子也快一年了,至今也没见皇上一面。当然,本宫也不是那善人,主动为她们引荐。可身在其位,有些事已由不得己欲。”

    小然子见慧珠末了话里的无奈,便一改方才脸上的犹豫,从旁嬉皮笑脸的捡了好话道:“让她们来又如何,皇上可是压根没记起过她们丝毫。”说着话,悄悄窥着慧珠,继续顺着话道:“也不看看,宫里除了主子这,皇上哪院又去过,现在一园子的宫妃早就成了摆设。”

    “不许胡说!”慧珠严声呵责。

    小然子也不怕,腆着脸凑到跟前,尽显一副谄媚样,道:“奴才可没瞎说,这一宫一园的妃子成了皇宫里的摆设,是众所周知的事儿。就是奴才不说,这京城里的人尖哪一个不是心里透亮。”

    事实确如小然子所说,慧珠面上只板了脸假意叱了他几句,心湖却为这番话泛起丝丝涟漪。

    自雍正五年猝疾那次,除她以外,胤禛是再未招过一名宫妃侍寝,就是最开始翻了牌子唤了人去,却也只是人去并无其他。后来,至弘历大婚以后,胤禛已连最初的掩人耳目也不屑为之。由此,这也是她得“佞妃”一名最主要的原因。

    思绪飘然至此,慧珠不由撩起竹帘一角,目光透过白霜铺地的庭院,举目凝在昏黄灯火闪烁的屋室,启口吩咐道:“让阿杏把今早刚采的荷叶洗了,浸在泉水里的米腾出来,本宫先去东厢看宝儿歇下没,随后就过去。”

    交代完话,主仆二人一同出了内堂,各朝东西两面分别而行。

    转至翌日晚,“燃灯”盛宴在胤禛与慧珠的寝宫附近的奉三无私殿拉开帷幕。

    是夜,月明星稀,和风徐来,殿外的花木香与殿内的酒香四处飘逸,令人不饮亦醉;再之,耳闻戏台上升平署太监奏出的丝竹之声,目看四周白玉基石上水晶盆移栽的名色荷花,心下自生迷离夜宴之感。

    一班王公大臣、命妇女眷将一应摆设陈置看在眼里,饶使对慧珠专宠过甚损其利害者,亦免不了心下暗赞一番。

    众人正三三两两聚集相谈甚欢之际,只闻尖细着嗓子的宫监从远及近一一唱和道:“皇上驾到——,熹贵妃驾到——。”

    久久地,唱和声还在回荡,老远就见一深一浅两种黄色辇舆向过行来。众人忙敛了笑容,急急从座上起身,迎上前俯身低头齐呼道:“恭迎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稍是停顿,又呼:“恭迎贵妃娘娘,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平身。”一道冰冷低沉的声音平缓说道。

    闻言,众人方才直起身子,抬眼的一刹那,身着明黄色龙袍一脸冷峻的高大中年男子,以及面含温婉笑靥并肩站在一旁似水的女子映入眼帘。如此,粗粗一瞥,众人竟觉二人光彩熠熠,不可逼视。行遂念走,众人不约而同收回视线,低头各自后退两步,中间自让出一道迎二人入上殿。

    慧珠稍显不安的行至凤座前,低头看着宝座上栩栩如生似要腾空盘旋的金凤,心里猛然直跳,下意识的脚就要往御阶下移动,却不察手腕被人一桎,随即不及反应之快,人已经安然端坐在凤座之上。

    见状,殿内一片哗然,又至须臾之间的异样沉默,方不着痕迹的错开双目,继续适才的说笑。

    “皇上!”慧珠挣回手,有些恼怒的低头叫道。

    胤禛端起案前的酒杯,眼睛扫过形色不一的众人,漫不经意的瞥了眼慧珠道:“阶下没设桌案,嫔妃席又没空位,你不坐这,还能去哪?”说毕转过头,高举酒杯面向众人,道:“朕以酒谢……”

    慧珠微偏头,看着一派不怒自威的帝王模样的胤禛,一口银牙是咬得“兹兹”响。她明明在御接下安排了翟座,可现在不仅翟座不翼而飞,凤座还凭空出现在了御阶之上!不用想,也知道这是何人所做的安排。

    但事已至此,慧珠只在心里腹诽了几句,也就不再拘泥与这些死理上,自端着一面温和而疏离的笑容与宫妃、命妃寒暄,并时不时接受到不知来自何人强烈的视线窥视。

    不过,很快酒过三巡,宴席到了**,慧珠也来了兴趣,兀自端坐上位,好整以暇的看着众人向胤禛呈览贡品、物件、图册以贺“燃灯”夜宴。

    而此宴既然以燃灯佛圣诞为名目举办,所呈物什自是与“佛”有缘,但由于时间匆忙,众人所呈之物不外乎是金佛、玉佛、佛像等物。半个来时辰看下去,不免心生无趣,遂君臣只间只互夸几句应应景便罢。

    这时,宫监又从外呈上一物,慧珠本意兴阑珊的没有拿眼去看的兴致,忽听殿尾传来啧啧称奇之声,倒也引了由头稍带好奇的定睛看去,不由亦赞叹出声。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在清朝的生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在清朝的生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在清朝的生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