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二章 小人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媚公卿正文卷 第二章 小人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纱窗外,星空高远,清冷如许,疏疏淡淡的几颗星挂在浩瀚长空上,显得十分寂寥。

    陈容把目光从铜镜上移开,便盯上了夜空,直是目不转睛地盯了许久,她才身子向后一倚,闭起双眼,静等时间流逝。

    这几晚,每次从噩梦般的往事中惊醒,她总是这样呆坐到天明。不是为了怀念,也不是因为恨太强烈,而是因为,她喜欢这样宁静地坐着,可以仰望天空,可以一遍又一遍地体会着再世为人的惊喜!

    慢慢的,一道薄雾浮现在天地间,慢慢的,一个两个的人语声,在清新的晨空中响起。

    那声音,开始只有一个两个,渐渐的越来越多,渐渐的,那声音转为嘈杂。

    脚步声响,昨晚那个温柔关切的中年女声传来,“阿容,起塌了么?”

    陈容站了起来,道:“起了。”

    中年女声连忙说道:“上前,为阿容洗漱。”

    “吱呀”声响,一个端着水盆的婢女走入房内,中年妇人也来到陈容身后,为她梳理起长发来。

    中年妇人生得一张圆圆脸,眼睛很小,弯弯的眉眼间,透着一股宁和慈祥。她小心地看了陈容一眼,说道:“仆人都在准备,随时可以上路了。”

    陈容‘恩’了一声,中年妇人见她脸色平和,心下一松,又说道:“阿容,这地方已非善地,必须南迁了。我们陈家比起各大家族还是好的,毕竟我们在南方各地都有支族。”

    陈容‘恩’了一声。

    中年妇人见她应得轻快,神情也不似前两天那般恍惚,心中大喜,又说道:“阿容你明白了?今天晚上应该不会做噩梦了。”

    陈容点了点头。

    这时,外面传来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阿容,行装已备,何时起程?”

    听着这男子熟悉的声音,陈容突然问道:“今天是什么日子?”

    那中年男子怔了怔,回答道:“辛丑日。”

    辛丑日?陈容腾地站了起来,辛丑日!是了,三天后的半夜,她迎来了平生第一次劫难。

    在中年妇人的诧异中,她又慢慢坐下,“你是吴叔?”

    门外那中年男子更诧异了,他大声应道:“是啊,我是吴叔。阿容,你怎么了?”说着说着,他径直推开房门,一张瘦削中略显苍白,下颌稀稀疏疏地留着几根鼠须的脸出现在陈容面前。

    在陈容梳洗的当口,他一个男子这么大咧咧地推门而入,实在是失礼。

    陈容向中年男子抬头看去。再世为人,她方能从这张看起来斯文和善的脸上,看到那隐藏的狠毒!

    眼前这个人,本是她父亲周游时救回来的一个士人。一直以来,他被父亲当作朋友,恭而敬之地养在府中,还要求她与府中仆役都以‘叔’字相称!

    可就是这个人,竟勾结盗贼,在她准备南迁的前一天晚上破门而入,把她的家财抢劫一空后逃之夭夭。

    若不是父亲在书房中还秘密备有一些黄金,上一世的她根本到不了南方,早沦为乞丐了!

    陈容盯着吴叔,慢腾腾地说道:“下午起程!”

    “什么?下午起程?阿容,为什么不多等几日?”

    陈容暗中冷笑一声,她沉着脸,喝道:“我说了,下午便起程。”

    她毕竟年纪还小,平素没有积威,那中年男子看向陈容的身后,叫道:“平妪,你跟阿容说说罢,南迁是何等大事,怎能说走就走?”说到这里,他想起一事,声音一提,大声说道:“何况,阿容你连做了几夜噩梦了,既然身体不舒服,为什么不多休息两日?”

    圆脸慈祥的妇人连忙上前,对着陈容说道:“女郎,吴叔此言有理。。。。。。”她刚一开口,陈容便打断了的话,喝道:“我说了,下午起程!”

    吴叔正在反驳,对上她黑不见底的双眼时,不知为什么,竟激淋淋地打了一个寒颤,就要脱口而出的话,哑在了咽中。

    陈容收回目光,命令道:“带上房门。”

    吴叔一愣,方才醒悟她说的是自己,他愕愕地关上房门,心中一阵不安:阿容这是怎么了?变化这么大?

    吴叔一走,陈容便来到了书房。书房中,摆满了厚厚的竹简和帛书。以前,家财被吴叔勾结盗贼抢劫一空后,走投无路的她想起了父亲曾经说过:若出现意外,可至书房一观。她在书房中一阵疯狂地哭叫打闹后,无意中发现这些竹简帛书中藏有大量的金叶子。便是这些金叶子,使她绝处逢生。

    外面,“叮叮砰砰”的声音不绝于耳,那是仆役奴婢们在忙着收拾。现在各处院落已经收拾得差不多了,马上便要转到书房了。

    那些人语声,喧嚣声,粗野匹夫们地叫嚷声,可真是动听啊。以前的她,怎么没有发现呢?

    陈容慢腾腾地在塌几上跪坐下,信手打开一卷帛书,耳中却在专注地倾听着那充满生机的种种声音。

    也不知过了多久,一个大叫声从门外传来,“阿容可在书房?孙老来了。”

    是吴叔的声音!

    陈容脸孔一沉:他还是不死心啊,竟然连孙老也搬来了!

    吴叔地大叫声再次传来,“平妪,阿容可在书房?孙老知道她身体不好后,前来探望了。你快快告知阿容,令她出迎。”

    陈容站了起来,在平妪回答前她清脆地应道:“来了。”说罢,她推开了书房门。

    苑门处,站着一个须发苍白的老人,他便是孙老,她的父亲在离去之前,嘱咐过孙老,要他照看管教陈容的。在这个老人面前,她没有说话权!

    陈容瞟了脸带得意的吴叔一眼,敛襟一礼,“见过孙老。”

    孙老点了点头,他走到陈容面前,朝她上下打量着,“听说你夜夜做噩梦,可请过医和巫?”

    陈容摇了摇头,答道:“无。”

    孙老皱起了眉头,吴叔见状,马上在一侧说道:“老丈你快劝劝阿容,她这种情况,却说什么过了中午便要动身。此去南方,路途何等遥远?若是出现一二不妥,岂不是悔之莫及?”

    孙老点了点头,他目光瞟向站在陈容身后的平妪,说道:“平妪,把你家女郎请入房中,三日后再起程。”

    “是!”

    孙老又转向左右的奴婢们叮嘱道:“此事不可儿戏。你们看好阿容,要是她再耍倔强性子,就锁了她!”

    “是!”

    “还不去把巫和医都请来?”

    “是!”

    孙老的命令一句接一句,话一说完,长袖一甩,便转身离去。

    吴叔朝着陈容等人瞟了一眼,在无人注意时得意一笑,提步跟上了孙老。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媚公卿》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媚公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媚公卿》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