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十八章 布在对岸的陷阱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媚公卿正文卷 第十八章 布在对岸的陷阱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因为第二天便要渡过黄河,赶回洛阳。众人休息了一个半时辰,便回营帐了。

    天一亮,车队便出发了。

    十里地,不一会便到了,当那滚滚水涛声在耳边奏响时,同时出现的,还有那一字排开,停满了河岸的船只。

    这些船人有大有小,有新有旧。望着这些船,那些士族子弟大声抱怨起来。他们抱怨的内容,无非是怎么这么多小船旧船啊,什么这船粗陋肮脏,不配他们的身份啊。

    一个名士大声喝道:“只有这些船了,后面的人想要渡河,还要临时造船才行。”

    另一个青年也大声叫道:“不要再说了,幸好我们动身得早,迟了,这种船也没得坐。”

    两个喝声一出,抱怨声渐渐止息。

    这时,队伍中的护卫开始整理队伍,准备上船。那些马车必须赶上大船,坐小船的,则是一些护卫和下人。

    不过,大船实在不多,分到最后,也有不少士族子弟坐上了小船。

    陈氏家族因为只有陈容一个主子,一路来,她又立功不小,便随着陈家的马车一起上大船。

    喧哗了大半天,眼看都到中午了,众船终于开动了。

    随着破浪而去的声音传来,陈容可以看到,那些小船上的人,都在祈求着风平浪静。

    大家的运气都不错,确实是风平浪静。也是,这阵子整个中原,都处于半干旱中,若不是如此,在这大河中遇到了暴风雨,那就真危险了。

    船只排成长龙,迤逦着驶向对岸。

    仿佛有一个甲子那么长,也仿佛只是一瞬,坐在马车中的陈容,听到外面传来一阵欢呼声,“看到河岸了!我们看到河岸了!”欢呼声惊天动地,远远传出。

    又过了二刻钟,突然的,一个惊异的声音率先响起,“噫,对岸那些黑点是什么?是人么?莫非,家族派人在此等候?”

    这话一出,众人纷纷昂头望去,嗡嗡而起的议论声中,欢呼声中,陈容一脸冷漠。

    渐渐的,外面地欢呼声越来越小,越来越小。

    也不知过了多久,王五郎急急的声音从马车外传来,“陈氏阿容,陈氏阿容,你快来看看,外面这些,莫不真是胡人士卒?”

    这声音中,已带着惊惶。

    陈容掀开了车帘。

    她刚一露头,大船上的所有人,都掉头向她看来。这些目光中,有着希翼,惊愕,惶乱。望着这些人眼中的希翼,陈容苦笑起来,想道:难不成,你们还以为我一个女人能想出自救的主意?

    王五郎上前一步,紧张地盯着陈容,又问道:“阿容,你看?”

    陈容点了点头,她低声说道:“这些,是士卒。”她没有说胡人两字。

    一话吐出,王五郎腾腾地向后退了几步,差点一屁股坐倒在地。

    他还算好的,周围的少年人,都已害怕得颤栗不已,身如抖糠了。

    一阵哭声从旁边的船上传来,一个瘦弱的少年嚎叫道:“怎会有士卒?如何是好,如何是好?”

    那少年的哭声,引起了众人的共鸣,一时哭声四起,尖叫声四面而来。

    恐惧是会有传染的,转眼间,哭叫声,嘶喊声,跪地叩头声,尖叫声,还有疯狂地跳入河水中的声音,不绝于耳。

    慌乱中,船只开始失控。

    就在这时,王弘中气十足的厉喝声传来,“休得慌乱!船夫掌好舵!”

    那厉喝声十分响亮,在这种六神无主的时候,这声音一出,众人便如找到了主心骨一样,慢慢安静下来。

    紧接着,另一个声音大叫道:“返回去,我们返回去!”

    那喝声刚刚叫起,王弘便厉声叫住,“万万不可回头!万万不可回头!”

    好些人诧异地向他看去。而陈容等人则是转头看向后面——来的时候,众人只求走快一些,行进中没有半点章法。此时此刻,所有的船只都挤在一块,别说是掉头,便是掌舵的船夫一个不察,这些船也会撞到一起去。

    要知道,这些贵族多年生活在北方,连看到这河水都害怕,根本就没有会游泳的!回头说起来简单,可一个操作不当,只怕所有的船都会撞在一起,来个船翻人落水。

    就在众人频频回望,想着怎么回返转头时,突然,对岸和上游处,冲出了几十只大船。那些大船显然经过了改造,行进时十分迅速。转眼间,它们便冲到了众船的后面。

    在众人又惊又乱中,那些大船一字排开,挤着众船向岸边驶去!

    他们是在逼着自己上岸啊!

    众人明白过来,已是面白如纸。慌乱中,王弘嘶声喝道:“诸位稍安勿躁,只要不是胡人,便不足虑!”

    这话一出,众人终于反应过来,是啊,身后的大船和前方的岸边站着的,都是汉族人。只要是汉族人,就算那树起的旗帜表明,他们不属于晋王室,想来也不会把事情做绝。

    众人的心中稍定。而这时,船以极高的速度在冲向河岸。

    在陈容的旁边,几个少年害怕得抖成了一团,那牙关叩叩的声音,不断传来。

    船靠岸了。

    船一上岸,如王弘那样的名士,便挺直了腰背,谈笑风生地向岸边走去。

    有了他们带头,众人也不再犹豫,不一会,连人带马车,都来到了河岸边。

    十几个名士下令众人把马车一字排开。然后,王弘走在最前面,他朝着那些屹立不动,面无表情的士卒们双手一拱,朗声叫道:“琅琊王七,率领并州诸氏前来见过。”

    他声音清朗地说到这里,右手朝后一划,指着众马车,朗声叫道:“身后财物,任君自取,我等只求诸君放我们一程,允我们白衣回归洛阳!”

    声音朗朗,直震云霄!

    也不知过了多久,一阵大笑声传来。

    大笑声中,一阵马蹄声‘哒哒哒’地向众人直奔而来。就在这时,面无表情的士卒们动了,他们齐刷刷地退向两旁,让出了一条道路。

    道路的尽头,一个紫衣青年策马疾驰而来。混合在他的笑声中的,是那被风吹得猎猎作响的暗紫色长袍。

    这个青年一出场,众人便是气为之夺。

    在这个时代,士族们喜欢的是那种中性文弱的美。可眼前这个青年,虽然有着时人喜欢的白净,却是五官棱角分明,眼神深邃,鼻梁微勾。

    就五官而言,这张脸几无暇疵,是苍天特意削制而成。最重要的是,那猎猎作响的暗色紫长袍,那一冲而来的气势,带着一种与文弱士人迥异的俊美!一种极为豪放,极为不驯,却又极为灼眼的俊美!

    那马冲到士卒中时,那青年翻身下马,龙行虎步地走来。

    他这么一下马,众人才发现,这个青年腿长身高,肩宽腰细,还没有走近,那气势便是逼人而来。

    他大步走到了王弘等人面前。

    青年转过头,朝着众人望来。他的双眼极为深邃,似乎有火焰在流动,也似乎蕴藏着无尽的黑暗。目光所到处,众氏族子弟已屏住了呼吸,向后退出一步!

    青年目光转向王弘,露出白晃晃的牙齿一笑。他双手一拱,朝着众人朗朗说道:“听闻诸位远道而来,冉闵不胜欢喜,特派儿郎们在此相侯。”

    ###

    注:这是一本架空历史,就算出现与历史上一样的名字,那也只是巧合,嘿嘿,巧合。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媚公卿》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媚公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媚公卿》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