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十九章 他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媚公卿正文卷 第十九章 他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冉闵笑得友善,可所有的士族只是盯着他,没有开口。

    王弘拱了拱手,盯着他问道:“冉闵?莫非是孔门十二哲中冉雍之后?”

    冉闵笑了笑,道:“正是。”

    两字吐出,人群中传来一阵小小的喧嚣。

    这些门阀身份刻入骨髓的士人,对于中原大地上有哪些士族,哪些姓氏是名人之后,都一清二楚。有的人书简没有读过几本,对家族宗谱,却已倒背如流。王弘一开口,那些名士便知道眼前这人是谁了。

    喧嚣声很小,每个人都压抑着自己的声音,似乎不想激怒眼前之人。

    王弘长叹一声,喃喃说道:“君乃我中原正统,先祖还是圣人门徒。”他说到这里,不知想到了什么,声音一刹,转而中气十足地问道:“不知郎君意欲何为?是将我们献给石虎?还是取财物以充军资?”

    他这话,语气中已有几分不客气了。

    这时刻,王弘还表情镇定,侃侃而谈,站在他身后的一众士族,在听到‘石虎’两字时,已脸色大变。他们这一路南迁,便是为了避开胡人,可万万没有想到,都渡了黄河了,居然还是落到了胡人手中!

    而且,还是落到了最为可怕的石虎手中!那个石虎早就下过命令,只要你是胡人,不管你少了什么,衣服,财物,或者女人,都可以大大方方向汉族人索取!

    而这仅仅只是其一。

    王卓脸白如纸地站在那里,在他的身后,是同样颤成一团的王氏子弟。

    这时的他们,不止是绝望,同时涌上心头的,还有无边的悔恨:那陈家女郎明明是个料事如神的!他为什么不听她的意见?为什么不等上一二天,等斥侯回禀后再渡河?

    这种后悔,恐慌,在短短的时间内传遍众人。好些华服子弟站都站不稳了,有的更是压抑地哭泣着。

    冉闵背靠着他那高大的红色骏马,深邃的目光静静地扫过众人。

    冉闵光是站在那里,便给人带来一种冲天的煞气。何况此时,他的目光中跳跃着阴烈的火焰?那目光所到之处,众人缩成了一团。

    望着这些畏畏缩缩的晋人,冉闵慢慢直起身来。

    他身材高大,这一站直,更显伟岸。他那闪烁着火焰和无底黑暗的目光一一扫过众人后,突然暴喝道:“不要哭了!”

    喝声一止,哭泣声戛然而止!

    冉闵松开马缰,向前走出两步,随着他的走动,众人不由自主地向后退出两步,只有王弘等名士一动不动,面带微笑,从容地望着他。

    冉闵见状,薄唇一扯,眉头一皱。

    他是何等威压?这眉头刚刚皱起,只听得‘扑通扑通’声不绝于耳,却是几十个士族子弟双腿一软,瘫倒在地!

    冉闵眉头皱得更紧了,他转头盯着众子弟,声音清亮地喝道:“休要慌乱,莫忘了你们乃是堂堂丈夫!”

    喝声一出,众子弟还是颤栗不已,倒是几个名士双眼一亮,相互看了一眼。

    这时,冉闵声音一低,温和地说道:“诸君休要害怕,你们性命不会有失,钱物亦不会有失。”

    一句话吐出,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连那些正在哭泣的,这时刻也睁大了泪眼,愕愕的,满怀希望地望着眼前这个俊美无畴的男子。

    冉闵一笑,目光转向众名士,右手朝洛阳方向一指,道:“诸君请上马车!冉闵不才,愿一路护送诸位君子回归。”

    。。。。。。

    众名士相互看了一眼后,王弘上前一步,朝着冉闵一拱手,朗声问道:“冉君的意思是?”

    冉闵咧嘴一笑,白森森地牙齿寒光渗人,“没什么意思。北方的汉族人纷纷南迁,胡人知道后,早在这附近等候。我不想让他们又多了些军粮,便横插一手而已。”

    这话一出,嗡嗡声四起。

    王弘等人抬起头来,目光直直地打量着冉闵,冉闵俊美的脸上笑容淡淡,好整以暇地任由他们打量着。

    这些人中,只有陈容百分之百地相信,这个男人说的是真的。

    嗡嗡声越来越大,众人还在交头接耳着,他们目光躲闪地打量着冉闵,脸上神色又惊又疑。

    也不知过了多久,王弘突然转过头来,朝着人群中寻去。

    他看到了低眉敛目,平静得宛如一口死井的陈容,脚步一提,向她走来。

    这时刻,好些人都在关注着他的举动。要知道,这一个队伍中,王弘名气最大,本是众人的主心骨。

    王弘来到了陈容身侧,他朝王卓等人点了点头后,转向了陈容,拱手问道:“阿容以为冉将军所言是虚是实?”

    他居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在这种时候,用这样的大事来询问一个小小的女郎。

    一时之间,愕然者不知凡几。

    冉闵也呆住了,他饶有兴趣地盯了陈容一步,大步一跨,旁若无人的向她和王弘走来。

    他走得很快,所有人都自动让道,转眼便到了王弘身后。

    所有的目光都聚齐到了陈容身上。

    陈容朝着王弘一福,低下头回道:“将军见到我们,都自称汉族人姓氏了,他的话,自无虚言。”

    王弘盯了她半晌,点了点头,喃喃说道:“此人不出虚言的名声,我亦听过。”说到这里,他苦笑起来:他们已是玷板上的肉,这个冉闵是想煮了还是砍了,他们半点办法也没有。向陈容一个少女询问,纯粹是多此一举。

    不过话说回来,短短一路,这个少女便三料三中,她的话,也许可以一信。

    就在这时,冉闵的哈哈大笑声从王弘身后传来,“想不到,我冉闵纵横多年,知我者,却是一个美貌的小姑子。”

    大笑声中,他腾地转身返回,那暗紫色的长袍,被河边的风一吹,猎猎作响。只见他纵身一跃,跨上了那匹雄骏的红色宝马,右手一举,厉声喝道:“起程——”

    陈容清楚地注意到,虽然他说她‘知他’,可他的目光清澈之极,那脸上,看不到半点少年人对美色的在意。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媚公卿》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媚公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媚公卿》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