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二十章 局势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媚公卿正文卷 第二十章 局势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随着冉闵一走,众士兵也踏着整齐的脚步向前走去。士族众人在王弘的带领下,跟在了冉闵的身后。

    这时刻,大伙都用惊疑不定的目光看着陈容,他们实在不明白,王家七郎为什么会问策一个小姑子!为什么那小姑子说了可以相信冉闵后,王家七郎似是心神大定?

    马车滚滚中,地面上灰尘冲天,转眼间,车队便上了官道。

    官道上沆沆洼洼,在这种干旱的时候,地面上处处都是很深的车轮印。王弘皱紧了眉头,不由驱着马车靠近冉闵,拱手问道:“郎君,这地上,怎有如此多的车痕?”他的声音中带着不安。

    冉闵回过头来,似笑非笑地望着王弘。

    他的长相在十分的俊美中,带着十分的煞气,整个人仿佛一团燃烧的火焰,光是眼神便可把人灼伤。此刻他这么一望,众子弟低头避过,王弘等人却是心中一沉。

    冉闵淡淡地说道:“大伙都忙着南迁,车印当然多了。”

    王弘心中大揪。

    不等他开口,王五郎已急急地问道:“郎君此言何意?他们靠洛阳如此近了,为什么还要南迁?”

    王五郎的声音很响亮,一时之间,人群中私语声大止,众人都抬起头来,等着冉闵地回答。

    冉闵抬头看向前方,声音淡漠中带着一股形容不出的阴沉,“为什么南迁?我刚才不是说了吗?这里胡人众多!”

    他是说了这里胡人众多。可是,这是洛阳啊!这是晋王室的都城啊。难不成,局势已坏到了这个地步?

    众人开始惊惶起来,嗡嗡声中,又有哭泣声传出。

    眼看那嗡嗡声越来越响时,一直看着前方的冉闵暴然喝道:“都给我闭嘴!”

    这喝声,含着一股冲天杀气。众氏族子弟一惊,连忙闭上了嘴。

    安静中,冉闵冷冷地说道:“死则死耳,堂堂大丈夫,怎能动不动就落泪?哼!实让人不耻!”

    他这话已有点重了,这些氏族子弟,平素养尊处优,处处觉得自己高人一等。就算冉闵威煞惊人,在他们眼中,也只有文弱洒脱的名士,才是真丈夫。眼前这个,不过是个野蛮匹夫而已,虽然这个匹夫俊美之极,气势不凡,便如雪峰掩藏下的火山。

    一时之间,已有不少人对着冉闵翻着白眼了,可是,他们也只敢翻一翻白眼,眼前之人可是一个煞星啊。

    王弘沉着脸,他怅怅地望着洛阳城,半晌半晌,他低声问道:“如今的洛阳城,是一座空城了?”

    冉闵回道:“尚有十之二三不曾搬离。”

    顿了顿,他转过头来,定定地瞅着王弘,道:“何去何留,君可想好?”

    王弘也直视着他,率然问道:“冉君可知,那些洛阳人去哪里了?”

    “建康。”

    建康?那又是千里之远啊。人群中,再次传来一阵惶惶不安地声音。

    王弘沉声问道:“那,君此次护送我们,是到洛阳了?若是我们想继续前行呢?”

    冉闵哈哈一笑,他头也不回地说道:“还是不信我?放心,过了这百里路,是去洛阳还是去建康,随你们的便。”

    众人大喜,王五郎大声叫道:“冉君此言当真?”

    回答他的,是冉闵的冷哼声。

    见他似是不高兴,一众还想确认两句的士人们,同时闭上了嘴。

    绵延几十里的车队,激起的灰尘都冲上了云霄。走着走着,一队急促的马蹄声传来,远远的,一个操着怪异中原口音的壮汉大叫道:“是汉族士人,是大队的汉族士人。”这声音中,充满着狂喜。

    就在那声音落地,百数个胡人壮汉向大伙一冲而来时,只听得“嗖嗖嗖”一阵破空声,众士卒也不用冉闵下令,同时弯弓搭弦。转眼间箭下如雨,数百支如筷子一样的长箭,寒森森地杵在了胡人马蹄之前!

    众胡人急急拉停奔马,踉跄地退出几步。过了好一会,那壮汉高声叫道:“你们是哪族的?”

    几十个整齐肃杀的朗喝声传来,“我家将军,石闵是也!”

    ‘石闵是也’四个字一吐出,那壮汉马上急急叫道:“原来是天王石闵在此?我们马上就走,马上就走。”

    他慌乱的声音一落,另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跟着传来,“天王勿怪,我们只是路过此地。”

    那百数悍勇的胡人,同时掉转马头,如风一般冲向远去。这速度,已胜过他们来的时候了。

    众氏族子弟面面相觑。

    这一幕,超过了他们地见识,在他们地认知中,胡人总是如虎如狼,通常情况下,一个胡人可以对付四五个汉族人士卒。从来,只有汉族人听到胡人来了,闻风而逃的,他们这还是第一次看到,居然有胡人看到汉族人也闻风而逃!

    天王,好响亮的名号!

    王弘示意马车向前,他来到冉闵身后,慎而重之地朝他一拱手,朗声道:“君,丈夫也,刚才是弘失言。”不管如何,一个能令得胡人闻风而逃的汉族人,是值得尊敬的。

    他顿了顿,诚恳地问道:“以郎君看来,我们若是赶往建康,可否顺利?”

    “通往建康之路,已被氐族和鲜卑族人占据。你们若是执意前去,只能沦为胡人军粮。”冉闵的声音依然淡漠,并没有因为王弘的尊敬而生变化。

    ‘军粮’两个字,他说得简单随意,可知道这两字含义的人,不由齐刷刷地打了一个寒颤——胡人以人为食,这所谓的军粮,是指他们这些活生生的人啊。

    王弘深深一揖,朗声道:“敢问郎君,这天下虽大,可还有我们的去路?”声音中,已有了悲凉萧瑟之意。

    王弘这话一出,人群中再次传来一阵压低的低哭声。

    这一次,冉闵没有出口阻止。他沉吟了一阵,道:“你们可去南阳。通往南阳的官道,是属于我的势力范围。南阳王司马莫坐拥雄兵,短时间内,那里绝对安全。”

    “谢郎君指点之德,护送之恩,照顾之谊!”

    王弘这人,曾经周游各地,他的见识,比起在场的这些氏族都要深而广。因此他可以清楚地判断出,冉闵的话没有半点虚假。

    在王弘和冉闵侃侃而谈时,陈容一直把车帘拉下,安静地呆在马车中。自从冉闵出现后,她都安静得异于常时。

    突然间,她的车帘一晃,却是少年孙衍伸头凑向她。他定定地盯着她,操着鸭公嗓说道:“冉闵当真可信?”

    陈容点了点头。

    “我的父母家人,便被鲜卑人当了军粮。”

    少年突兀地道出这么一句话。恍惚中的陈容愕然抬头,向他看来。

    沉默了一会后,陈容低声说道:“过去了,别再悲伤。”

    “我不悲伤!血债还要血偿,我不能悲伤。”

    孙衍慢慢地挺直腰背,目光盯着冉闵,喃喃说道:“胡人都怕他,胡人竟然怕他!阿容,你说此人可以投靠吗?”

    陈容一呆,她瞪着孙衍。

    这阵子,随着孙衍不再沉于悲伤恨苦中,饮食睡眠不被耽误,他的面容越来越红润,五官也越来越显得俊秀白嫩。那白嫩的肌肤,剑眉下明澈的双眼,挺直中透着秀气的鼻梁,红润的唇,都使得这个少年的俊秀,带着一种近乎中性的美。

    此刻,坐在马背上的他,身形瘦削,腰细不盈一握,从侧面看他的身影,看他那白嫩俊秀得妖娆的面容,再想到他出阵杀敌的模样,不知不觉中,陈容的脑海中泛起了一句话:“英雄弯下杨柳腰。。。。。。”

    在她出神时,孙衍转过头来,定定地望着她。

    望着望着,他那清可见底的黑眸中,闪过一抹恼怒,那俊秀太过的脸上,也现出一抹红晕。他咬牙切齿地瞪着陈容,压低声音恶狠狠地喝道:“陈氏阿容,你敢小看我?”

    陈容一凛,她连忙收回目光,果断地回道:“无,断无。”

    孙衍重重一哼,手中马鞭一甩,策着马向前冲去,丢下一句又羞又怒的话,“陈氏阿容,你,你,我会让你后悔的!”

    陈容傻呼呼地望着他远去的背影,直过了许久,她才喃喃说道:“我都没有说出来。。。。。。”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媚公卿》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媚公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媚公卿》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