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二十三章 一眼赔一生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媚公卿正文卷 第二十三章 一眼赔一生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就在陈容发呆时,一个清朗的声音从她的身后传来,“阿容?”

    是王五郎的声音。

    陈容回过头来,嘴角扬了扬,说道:“见过五郎。”

    “你我之间不必如此多礼。”王五郎从马车上跳下,来到陈容身边,迟疑了一会,问道:“阿容,刚才你的族伯可有说,你父兄如今在建康,是个什么样子?”

    陈容诧异地看向他,“什么样子?”

    王五郎道:“就是说,你父兄现在当了什么官?”这句话刚出口,王五郎忙又连声说道:“我只是随口问问,随口问问。”

    陈容望着他,笑了笑后,在他转过身时,突然回道:“似乎还是个八品的治中从事吧。”

    这话一出,王五郎脚步一顿,他皱起了眉头,表情有点严肃地问道:“你兄长呢?”

    “好似也只是八品。”

    “是吗?”王五郎的声音中带着失望,他朝陈容点了点头,向后退去。

    他刚刚离开陈容,王氏七女便驱着马车靠近过来,她朝陈容望了一眼,问道:“五哥,她怎么说?”

    王五郎皱着眉头,不高兴地说道:“父兄都还是八品小官。”

    王氏七女冷哼一声,说道:“众士族回到建康后,升官加爵是常事,没有想到她父兄这般无用,居然还是八品小官。”她说到这里,目光转向王五郎,认真地说道:“五哥,既然如此,你就不能娶陈容为正妻了。”

    王五郎点了点头,他迟疑地说道:“可是,纳她为妾的话,她不会肯吧?”他目光转向陈容,阳光下,陈容那清艳的小脸华彩照人,望着望着,王五郎的心砰砰跳了一下。他说道:“此乃大事,我还是跟父亲商量一下。”顿了顿,目光果断地从陈容脸上移开,咬牙决定,“我便跟父亲说,回到南阳再议此事。”

    这时,车队再次起程了。

    陈氏的队伍中,中年文士陈元哈哈一笑。

    他这笑声十分响亮,众陈氏子弟诧异地转过头看向他。

    对上众人的目光,陈元得意地说道:“真没有想到,阿容如此聪慧不凡。好,好,好!”原来是说陈容啊,众少年点了点头,不再在意——早在陈元与冉闵说话时,他们便混在众士族子弟中,关于陈容的事,也早就听说过了。毕竟,陈容一个少女,却能三料三中,这事稀罕中透着不凡,很容易成为他人茶余饭后的话题。

    陈微坐在马车中,听着外面兄长们说起陈容,先是嘴恨恨地一扁,转眼,也不知想到了什么,她咬了咬牙,掀开了车帘。

    陈微喝令马车靠近陈容,隔着车帘,怯怯的,温柔地说道:“阿容,方才是姐无礼了,莫怪。”

    她的声音一落,陈容呼地一声掀开了车帘,车帘后的她,一脸委屈不解,“姐,我就不明白了,刚才你为什么要生我的气?”

    陈微一怔。

    她细细地盯着陈容,见她的委屈不似作伪,咬了咬唇,低下头轻声说道:“阿容,你,你怎么与冉闵将军相识的?”

    陈容不解地看向她,奇道:“大伙不是都在说我料事如神吗?他也听过啊,自然就相识了。”

    陈微恍然大悟,她绽颜一笑,颇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我,我,我还以为他欢喜于你。”

    是么?

    陈容望着眼前这娇娇怯怯的族姐,眼前又是一阵恍惚,不知不觉中,她的拳头再次握紧。

    不过转眼,她便松了开来。

    陈微见陈容不答,抬起双眸盯着她,认真地说道:“阿容,你不喜欢他吧?你告诉我,你不喜欢他。”

    陈容抿唇一笑,垂下双眸,慢条斯理地说道:“姐,这婚姻大事乃父母所定。”

    她刚说到这里,陈微马上回道:“我父亲有意把我许配给他,阿容,只要你不喜欢他便行。”陈微抬着头,瞅着车帘晃动间,脸色明暗不定的陈容。瞅着瞅着,她的心有点揪得紧,不知为什么,她总觉得眼前这个族妹,虽然长相不一定比自己美丽,可她长得勾人,风仪与所有女郎都不相同,如果她愿意,自己肯定不是她的对手。

    虽然,她一个支族庶子的庶女,自己一个本族嫡子的庶女,论身份而言,自己高了她一大截。

    陈微的表情有点急迫。

    陈容见状,眉头一挑,想了想,她转向人群中,目光在不知不觉中,又看向那个俊**烈的男人。

    盯了他一眼,陈容暗中冷笑一声,垂下双眸,羞涩地说道:“姐,别老说喜欢不喜欢的。”说到这里,她扭捏地侧过身,背对着陈微。

    这,却是没有答应了。

    陈微只觉得心中笼起了一层阴云,她咬着唇,想要再追问,终是有点不好意思。

    转眼,又到了黄昏时了,车队开始停下,仆役们则忙着扎营煮饭。

    自从两波胡人都被冉闵吓退后,车队中的众士族,都对冉闵起了感激之心。大家都知道,今天要不是有他相助,他们的命运堪忧。

    不知不觉中,冉闵的身边围着众名士,如王卓那样的长者,也都坐在他的身边,对他执礼甚恭。

    这些,冉闵似乎没有感觉到,他没有理会那些围在他身边的名士长者,自顾自地低着头,用布细细地擦拭着一柄双刃长矛,这矛两头施刃,夕阳中,那刃尖寒渗渗的,隐隐中,还有拭不尽的血迹渗出。

    过了一会,说了几句话却得不到回应的王卓皱起了眉头,他站起身,长袖一甩,转身离去。

    又一会,众人都不满地站了起来,与王卓一样转身离去。

    到得后来,还坐在冉闵周围的,只有王弘了。此时的王弘,正低着头调试着他的琴,也不知有没有注意到,一个嗜血的匹夫正在他的身边,不懂风情地摆弄着兵器?

    陈微咬着唇,有点担忧地说道:“他,众人都这么看重他了,他怎么不珍惜,好好谈论一下风月玄理,却摆弄着什么兵器。只希望父亲不会改变主意。”

    陈微说到这里,转头看向陈容,见她只是怔忡地望着冉闵,不由叫道:“阿容,阿容,你在看什么?”

    她直叫唤了几声,陈容才似猛然醒转。只见她嗖地一声转过头,纵身跳下马车,理也不理陈微,便这般大步冲向远方。

    陈微见状,把唇一咬,脸上尽是恼意。

    这时刻,急急向前走去的陈容,双手握成拳,想道:不会了,再也不会了,再也不会了。。。。。。前一世,她便是在这一刻爱上那个男人。

    只是一眼,便赔上一生!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媚公卿》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媚公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媚公卿》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