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二十九章 见长辈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媚公卿正文卷 第二十九章 见长辈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平妪在院落中忙了一阵后,便担忧地瞅向手按在琴弦上,一动不动的陈容。

    眼看就到了中午了,她走到陈容身侧,关切地劝道:“女郎,你都没有吃饭呢。”顿了顿,她又说道:“这婚姻之事自由天定,我看我家女郎便是个有福,说不定今天晚上那王五郎会求娶小姐为妻呢。”

    平妪说到这里,脸上已是笑逐颜开。

    陈容摇了摇头,她扶着琴弦,慢慢站起,“妪。”

    “是。”

    “让尚叟问一问,族叔陈公攘可有归府?他若不在,府中有哪几位长辈在?”

    “是。”

    平妪一提步,便听到身后传来一阵琴声,琴声时断时续的,听起来就让人气息不顺。

    尚叟是个性急的,不过二刻钟便回来禀告说,“族伯陈元,族伯陈列,族叔陈术都在。”

    族叔陈术也在?

    陈容站了起来,吩咐道:“尚叟。”

    “是。”

    “把仓库中的栗拿出来,装满十辆马车。”

    平妪和尚叟面面相觑了一会,尚叟才应道:“是。”

    装粮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十几个仆役,足足用了近二个时辰才装好。而这时,陈容已细细地给自己沐浴过,换上了族中昨晚才放来的,那套嫩黄与淡紫相间的衣裳。

    这套衣裳一穿上,平妪那举到她头顶上的梳子,便这般一动不动了。她呆呆地望着陈容,喃喃说道:“我从不知,我家女郎有如此之美。”

    望着铜镜中那美丽的容貌,陈容也是双眼瞪得滚圆。她伸手抚向自己的脸,低低说道:“怎地变了这么多?”这容色,前世在这个年纪时,是绝对不可能有的。

    镜中的她,五官的青涩稚嫩被艳丽的衣裳染成了娇嫩,而跟随她多年的艳丽,这一刻竟添了份清纯和鲜美。这时的她,便如那朵开在清晨朝露中的月季,嫩得耀眼,艳得纯净!

    陈容盯着镜子中的自己的,对平妪说道:“妪,不必束发。”

    “是。”

    “拿木履来。”

    “是。”

    打扮妥当后,陈容深吸了一口气,伸手把挂在墙壁上的短剑藏入袖中,提步向外走去。

    在她长剑入袖时,平妪白着脸大叫一声,“女郎?”

    陈容头也不回,淡淡地说道:“勿慌,我不会行愚蠢之事。”

    而这时,外面传来尚叟的声音,“女郎,粟粮已全部装好。”

    “甚好。”陈容推开房门,不出所料的,对上了众仆瞪大的双眼,“我们去见过族中长者。”

    “是。”

    这时已临近傍晚,族叔陈术所在的院落,位于府第的东侧。

    陈术为人精明,擅长交际,谈吐颇为风雅,在南阳陈氏,是排在陈公攘后的第二号人物。

    因为他喜欢交际,他的院落中,总是车骑来来往往,华服子弟穿行不息。在这种情况下,众陈氏女郎也喜欢到这里聚会了。

    这一天,因为是难得的大睛天,被深秋的风,把树叶吹得稀稀落落的花园中,嘻笑声不绝于耳。一队队歌伎围绕着众人,婢女们川流不息地把酒肉奉上。

    陈微等女站在几个秋千前,目光盈盈地望着亭台上几个少年,正在掩嘴轻笑。

    “阿微,听说伯父决定把你许给冉将军了?冉将军可是个罕见的俊美儿郎,雄健无双的,你真有福。”

    另一个南阳陈氏的少女不屑的轻哼一声,在旁说道:“不过是个姓氏都改了的匹夫,长得俊美又如何?”她说到这里,见到陈微对自己怒目而视,下巴一昂,抬着小鼻子极骄傲地说道:“不过话说回来,如果他不是这样的出身,也轮不到你一个庶女来嫁。”

    “陈茜,你!”

    “我怎么?”

    “你们两个静一静,看,他们朝这边望来了。”

    这话一出,两个少女同时住了嘴。

    就在这时,她们听到前面一阵喧嚣声,不由顺声望去。这一望,她们便愕然地看到陈容的马车,领着一支浩浩荡荡的马车队,驶入了院落中。

    院落中,正是众人携伎听曲,欣赏秋叶纷飞时,在这种时候这种地方,出现一支这么壮观的车队,不但少年们停止了说笑,连歌伎也停止了舞蹈,转头望去。

    就在这时,陈容的马车停下来了。

    平妪从马车中跳下,伸手扶向她家女郎。

    车帘掀开。

    一只素白的手,在嫩黄的衣裳映衬下,直如美玉般出现在众人眼前。

    错愕中的华服少年们,见到这情景,同时直起了腰,抬起头,饶有兴趣地等着那车中人。

    在平妪地扶持下,一个清美华艳的少女,出现在众人眼前。

    她便是陈容。

    陈容一露面,陈微等少女都不敢置信地瞪圆了双眼。

    陈容抬头看向众人,她松开平妪的手,披着湿发,拖着木履,便这般‘哒哒哒’的,风情妖娆地走向众少年,也走向陈公术。

    对这些少年们来说,陈容这种级别的美人,他们见得多了。让他们目不转睛的,倒是她那异于常人的风情。十分的娇媚成熟中有着十分的清纯鲜美。

    众目睽睽之下,陈容曼步走到陈术塌前,然后,她盈盈一福,低着头,清声说道:“阿容见过叔父。”迟疑了一会,她依然低着头,脸有点红,不好意思地向陈术说道:“阿容不知道叔父正在宴请宾客呢,唐突勿怪。”

    顿了顿,她素白如玉的手朝着身后的马车一指,讷讷地说道:“阿容南来经过普城时,突然想到大家都在南下,都挤入了南阳城中,仓促之际,城中栗粮恐有不足。阿容便倾尽家财,把所有帛锦金钱,全部换购成粟米。方才从二伯母那里听到府中粮草不足,陈容不才,愿拿出十车栗米送给叔父,以助叔父周游之资。”

    她说,她这十车粮,都是送给陈术一个人周游用的!

    陈术四十五六岁,长得圆圆白白的,五官很端正。在陈容说出‘十车栗粮’时,一直挂着慈和笑脸的他,还是露出了惊愕之色。

    这个小小的女郎,竟是如此大的手笔!

    十车,要知道,他们这些家族,每次捐给南阳王和冉闵抗胡用的粮,也不过是十车!

    前两日听说这陈容慷慨大方,是个有才能的,今日一见,果然不凡!

    陈术望着陈容腼腆的,却清美鲜嫩的面容,又望向她高佻的身段,不由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来。他站起身来,双手虚扶,慈祥地笑道:“孩儿何必多礼?坐,快快坐下。”

    陈容没有就势站起,她摇了摇头,低低的,讷讷地说道:“阿容,阿容还有话说。”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媚公卿》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媚公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媚公卿》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