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三十章 族叔陈术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媚公卿正文卷 第三十章 族叔陈术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哦?”陈术笑得很慈祥,“有什么话,尽管说来便是。”

    这时,陈容却犹豫了。

    她朝左右看了看,低下头,讷讷地说道:“无,无话。”

    这分明是有话。

    陈术明白了,他站了起来,道:“跟我来吧。”

    “是。”

    望着陈容跟在陈术身后那娉娉婷婷的背影,一个华服子弟饶有兴趣地向陈府下人问道:“这女郎是谁?”

    “陈氏阿容,我陈氏一支系庶子所出。”

    这话一出,那少年顿时意兴全无了,他摇了摇头,重新坐好。

    陈术领着陈容来到堂房中,他信步走到主塌上坐下,盯着陈容笑道:“什么事?阿容尽可说来?”

    陈容上前一步,向他盈盈拜倒,道:“阿容前来求见叔父,是想求叔父,不要把阿容许给任何一个丈夫为妾。”

    她这话一出,陈术皱起了眉头,他刚脱口想问,盯着陈容打量半晌,转眼想道:她一个刚来南阳的小姑子,怎么可能知道家族才做的安排?

    既然她不是探听来的,那就是说,这事是眼前这个少女猜测的?不过十五岁年纪,不但事先知道南阳城少粮,还能猜知家族地安排,这小姑子,果如众人所传的那般,是个才智聪颖的女子。

    陈术盯着陈容,慢慢抿了一口酒,顺手把杯盖放下后,他淡淡问道:“阿容以十车栗相送,便是为了此事?”

    这话说得十分十分直接。不但直接,还残酷。

    陈容低着头,小脸一片苍白,过了一阵,她低声回道:“是。”

    她说是,她居然回答是!

    这一下,陈术呆了呆,他放下酒杯,认真地盯着陈容。他的脸上倒无怒色。

    这时的陈容,似是鼓足了勇气,她抬起头来,双唇抿得紧紧的,倔强地望着陈术,说道:“叔父以为,陈氏女郎中,陈容才智如何?”

    陈术皱了皱眉头,没有回答。

    陈容却是不管,她兀自说道:“阿容是想,族中如果把阿容送去做人小妾,左右不过一个玩物。如果遇到不好的郎君,过个二三年便死了,也是寻常事。”

    她说到这里,陈术不由沉呤起来。

    陈容眼巴巴地望着他,继续说道:“这样做,对家族来说,好处实在不大。以阿容的才智,便是嫁一个出身下品的士族丈夫,也能助他一臂之力。若是机缘巧合,那丈夫末必不能成为人中之龙,成为我陈氏臂助。”

    陈容低下头,重重一磕,颤声说道:“叔父,阿容我不仅相貌不俗,才智也是不凡啊。若能妥善处之,于家族好处多多。若不能妥善安置。”

    说到这里,陈容突然一顿。

    她慢慢地抬起头来。

    这时刻的她,小脸一片煞白,眸中含着泪水,可双唇抿得死紧,一脸倔强中还带着一股狠煞,“若族中定要把陈容许给他人为妾,他日之事,便不可说!”

    他日之事,便不可说!

    她竟然在威胁了!

    一股恼意瞬时浮出陈术的心头,他朝着陈容一瞪,正待发火,见她清艳的脸上珠泪盈盈,可怜到了极点,又想到她刚刚送给自己十车栗粮,解去了自己燃眉之急,那火便有点发不出来了。

    陈术瞪着陈容,半晌,却叹了一口气,语重声长地说道:“阿容,你一个小姑子,竟敢威胁家族?”

    话虽重,语气中没有恶意。

    陈容连忙以头点地,哭道:“叔父,叔父,阿容是害怕啊,阿容是害怕哇。。。。。。”哽咽声中,泪如雨下。

    陈术这人,本有点商贾气,处事时习惯了交易。陈容这威胁的话,要让别的长辈听了,多半地勃然大怒,可他不同,从收了陈容那十车栗粮开始,他在下意识中便想还报她一些什么。

    此时此刻,他正盯着长相清艳的陈容细细寻思,这个小姑子,不但身段窈窕有妖娆之姿,而且也有些手段,正如她所说的,如果用得当,还真能成为陈氏一臂助。

    在他寻思的时候,陈容那细细地抽泣声压抑地传来,倒颇是可怜。

    也不知过了多久,陈术暗叹一声,站了起来,“别哭了,站起来吧。”

    见陈容当真听话地止住哭声,顺从站起,他点了点头,道:“你的要求,我会考虑的。”

    陈容颤声道:“谢叔父。”

    “退下吧。”

    “是。”

    陈容低着头,双肩耸动着,慢慢地向外退去。

    当她退出五步时,脚步却是一顿。陈术看到她从袖中掏出一块手帕来,细心地拭去脸上的泪水。完了后,她甚至还掏出一块镜子和一个粉盒,对着镜子细细地补了补妆。

    这小姑子,她这是不想让外面的人知道,她刚刚哭了啊。她这是在给自己和她本人留面子啊。

    不知不觉中,陈术点了点头。

    就在他收回目光的瞬间,他却看到陈容把妆盒送入袖间时,一道寒光闪过!

    陈术瞬时一惊。

    他瞪大了眼,朝那袖中望去。这一望,他清楚地看到,陈容的右袖处,一把短剑露出了一截鞘。

    这小姑子,竟然随身带了这等利器。莫非?

    陈术眉头大皱,盯着陈容低头急速离去的背影,慎重地寻思起来。

    这时,一个护卫在门口恭敬地说道:“郎主,那小姑子送来的十车栗粮如何安置?”

    十车栗粮?说起来,这小姑子年纪小小,还真是个能舍能断的人。

    陈术抬起头来,道:“先扔进西边仓库。”

    “是。”

    “恩,你去告诉一个送粮的小姑子,也就是阿容,便说是我说的,她今天晚上不要出现在宴会上。”

    “是。”

    “告诉她,有人已知道陈氏有这么一个美貌小姑子。叔父能做的不多啊,哎。”

    “是。”

    这时,陈术又想道:她一个无父无兄的支族小姑托庇于此,怎么也不能白白要了她的栗食。

    于是,陈术又吩咐道:“给她送去八车帛,二车布,再给她二十片金叶子。”恰恰比十车栗粮的时价还多了一点。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媚公卿》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媚公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媚公卿》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