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三十三章 一曲凤求凰(二)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媚公卿正文卷 第三十三章 一曲凤求凰(二)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他们两人在这里叽叽歪歪,一旁的王弘已是面沉如水。他大步向前走去,转眼便来到了陈容的身前十步处。

    就在他走近的那一瞬间,仿佛是心有灵犀,陈容抬起头来。

    一见是她,陈容的小脸先是通红通红,这一瞬间,她竟慌乱地低下了头。不过才低下去,她又急急地抬起头来。

    陈容睁大双眼,勇敢地望着王弘,她的双眼,已变得越来越明亮。也许是激动过度,她那抚着琴的手一哆嗦,竟是一连错弹了几个音符。

    人群中,嘘唏声和笑声四起。

    而这些声音,似乎都没有影响到陈容。她只是双眼亮晶晶地望着王弘,慢慢的,她再度低下头去,就在低头的瞬间,一缕红晕染上她白玉般的脖颈。

    “噫,这小姑子,难道这凤求凰竟是为七郎而奏?”

    一个惊叫声打破了平静,激起了一片波澜!站在王弘身侧,也在双眼炯亮地朝着陈容,正朝她走来的王五郎,听到这话眉头一皱,不由自主地停下了脚步。

    仿佛是在回答那人的问话,垂下双眸的陈容慢慢站了起来,就在塌间,朝着王弘盈盈一福。然后,她低着头,任由青丝如柳,飘垂在白嫩的颈间,秋风中,她颤抖的,低低的,怯怯地唤道:“闻七郎在此,阿容不胜欢喜。”

    顿了顿,她深吸一口气,颤抖着声音大声说道:“敢问七郎,阿容这凤求凰之曲,奏得中听否?”

    一语吐出,四野俱静!

    王弘呆住了。

    王五郎呆住了。

    南阳王也呆住了。

    陈元和陈微等人,都呆住了。

    在一片安静中,陈容颤抖得语不成声,“曲,是俗曲,人是,俗人,唯拳拳心意,望郎君能细听。”

    说罢,她再次坐了下来。

    流荡的,带着春愁的琴音,再次飘然而响。

    四野仍是一片寂静。

    无数的目光,朝着陈容打量半晌,又转头看向王弘。

    也不知过了多久,一个怪声怪气地说话声响起,“七郎,这小姑子长得很是不错,她既然有心,你就纳了她吧。干脆今天晚上便入洞房,圆一圆她的相思苦。”

    那声音一传来,陈容似是受了惊吓,弹琴的手指一颤,竟发出一连串尖利的刺嘎之音来。

    在众人盯向她时,她白着脸,咬着唇,极为清楚地说道:“千古以来,从没有弹奏凤求凰者,是为了做妾的。”

    这话一出,四野再次一静。

    安静只是片刻,也不知是谁带头,一阵嘻嘻哈哈的哧笑声四面而起,越来越响。

    在这些笑声中,陈容的脸白如纸,她垂着双眸,便这般敛襟一礼,便抱起琴仓惶向后退去,竟是一曲没有奏完。

    看到她退去,笑闹声越来越响,到得后来,整个院落都是少年少女们的哧笑声。

    就在笑声越来越大时,突然的,外面的林荫道里,再次传来了刚才的琴声。

    那陈氏阿容,竟是接着刚才没完的琴曲,继续弹奏起来。

    陈微等人大乐,一个少年哇哇叫道:“走走走,看看那胆敢向琅琊王七求娶的小姑子去。”

    他这一起哄,众少年齐刷刷地动了,他们顺着琴声,跨出了院落。

    众人刚刚走出院落,一曲凤求凰终于进入了尾音。陈容在弹完最后几个音符后,低头抱着琴站起,她俏生生地站在月光下,任由碎发挡在额头,她苍白着脸,沙哑中透着媚意的声音在夜空中娓娓响起,“一曲凤求凰,千载寂寞伤。想当年司马相如弹奏此曲时,并不知道他能娶到卓文君。他弹此曲,只是情思如茧,若不能让那人听到,心中难免郁结成丝。今日阿容也是如此,不求垂顾,不求有果。只是,想让郎君知道而已。”

    陈容说完这句话,抱着琴,再次朝着王七郎所站的角落处盈盈一福,然后掉过头,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去。

    这时,一缕秋风吹来,飘起她那长及臀间的墨发,卷起那缕缕飘飞的衣袍,众人一阵恍惚,竟似看到她的身影在逐渐淡去。

    王氏七女在一旁哧哧笑道:“阿噫,这陈容恬不知耻的,居然还敢说得条条是道?”

    她这话一出,几个少女跟着嘻笑起来。

    就在这时,王弘眉头一皱,沉声喝道:“闭嘴!”

    众人一凛。

    在一阵静默中,王弘抬起头,他盯着陈容远去的身影,徐徐说道:“以后,不可因为此事讥讽耻笑于她。”

    说到这里,他长袖一甩,施施然地转身离去。

    直到他带着仆人们消失在拱门处,众人才惊醒过来。陈元愕愕地望着王弘远去的背影,直过了好一会,他才打了一个激淋,不由转头看向南阳王。

    这时的南阳王,肥胖得扁平的脸上带着股郁怒。见到陈元向他看来,他双眼一瞪,重重一声,喝道:“我们走!”

    “是,是。”

    那幕僚连忙扶着南阳王向停放马车的方向走去。看到陈元要追出来,他便使了一个眼色。

    见状,陈元停下了脚步。

    这时,他才发现,这片刻间,满殿的宾客走了大半。剩下的都是些少年子弟,正三五成群地谈论着刚才的事。

    陈术走到陈元的身后,叹道:“我早说了,这女郎性子刚强,是个辣手的,你偏不听。现在好了,南阳王刚对她起了兴致,又得生生中断,这不是惹他不快吗?”

    南阳王是何等身份?他就算再中意陈容,现在也不能纳了——明明知道她倾慕的是王氏七郎,便是倾慕,还不屑为妾。这样的女子,他要是纳了,如何面对天下人地询问和质疑?

    陈元想到这里,恨恨地一咬牙,低喝道:“这可由不得她!哼,只等此事一平,我就给南阳王一个交待!”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媚公卿》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媚公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媚公卿》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