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三十九章 宴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媚公卿正文卷 第三十九章 宴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陈容停下脚步,接过平妪递来的纱帽戴上,从侧殿入口处踏入。

    殿中衣鬓生香,暗红的灯笼光与蜡烛光相交织,随着灯火飘出的冉冉烟雾,这些打扮得精美的少年少女,一个个都如画中人物。便是在陈容的视野中,与她一般美的也不在少数,因此,她地到来,远不如冉闵那般轰动。

    陈容走出几步,便越过众人的肩膀,看向主塌方向。

    只是一眼,她便看到了鹤立鸡群般的王七郎。此时冉闵正与他同塌而坐,两人也不知说了什么,正在拊掌大笑。

    在王七郎的旁边,还有二个相貌堂堂的中年人和一个相貌清俊的少年。这三人被众人围在中间,看来是琅琊王氏来的人。

    陈容还在张望时,堵在道路中间,正与众子弟寒喧着的王五郎瞟到了她,脚步一提,大步走来。

    “阿容。”

    陈容一怔,抬头看去。

    王五郎容长俊朗的脸,在灯火中显得有点阴沉,他打量着她,道:“跟我来吧,那里有你的位置。”

    感觉到他语气中的不快,陈容一怔,她朝他盯了一眼,跟在他的身后,向前走去。

    陈容的位置,在右侧第二排最里侧,靠近墙壁处。

    王五郎请她在塌几上坐下后,几个婢女马上上前,在她的塌几四周挡上屏风。

    这不止是对她,在场所有的女宾一坐下,便会有婢女上前,把她们的塌几用屏风围起来。屏风只有一人高,上面蒙着薄薄的一层流着莹光的白纱。因为塌几上点着烛光,围上了屏风的女郎们,便比旁人明亮几分,当然,也隐约几分。

    陈容坐下后,王五郎头一掉转身就走。可刚走了两步,他脚步一顿,转头看向陈容,压低声音说道:“你这姑子,年纪小小,心机可真深啊。你以为七郎那样的人,会看中你?”

    他站在屏风后面,低着头,轻蔑的,隐隐有点愤怒地瞪着陈容,鄙夷地说道:“以你的身份,本来便难找到愿意娶你的才俊,你倒好,还不自爱,还把自己弄成这样。我看,你这一生算是完了。”

    他的声音很低,旁边的塌几上又没有人,这番话除了陈容外,再也没有别人听到。

    听着这刻薄的话,陈容心头火起,嗖地抬头看向王五郎。

    陈容盯着王五郎,张着嘴待要反讽几句,在对上他眼中那愤懑和不甘时,却是心中一动,便低下头轻轻地说道:“完不完又有什么区别?我族伯都想把我送给南阳王做妾了。”

    声音很低,隐带着哽咽,和一种微妙的,似是求助,也似是倾诉地口吻。

    王五郎呆住了。

    他抿着唇,盯着明暗不定的烛光中,陈容那清艳里带着苍白脆弱的脸,不知不觉中,声音放温柔了,“把你送给南阳王那老不朽的?陈元那家伙疯了?他不知道南阳王只是喜欢收集美人,却从不怜惜么?进了他的后院,你就是生生地毁了啊!”

    他说到这里,陈容已是泫然欲泣。王五郎的话音一顿间,陈容低低的,抽泣地说道:“可他是我的族伯,我,五郎,这话我也只能跟你说啊。。。。。。”泪眼中,她悄悄抬眸,朝他飞快地瞟了一眼,又低下头去。

    只是一眼,可那梨花带雨,白莲垂露的风情,只用一个刹那,便令得王五郎彻底呆住。

    他张着嘴,傻呼呼地盯着陈容,半晌都没有移开目光。

    这时,一人在不远处大声唤道:“五郎,五郎,过来一下,过来一下。”

    王五郎一个激淋,清醒了过来。他迟疑了好一会,低声说道:“别慌,我,我来想想。”声音竟是无比温柔。

    直到那边又传来催促声,王五郎才提步离开。他走出几步后,情不自禁地转过头来看向陈容。从这个角度看陈容,只能看到她那隐隐约约,明亮而模糊的身影,看着看着,他不由想道:只是几日不见,她,似是更美了。

    这时刻,还有士族络绎进入,一刻钟后,整个大殿中已坐满了人。

    陈容一个女郎,坐在第二排这样的显要位置,与一众长者并排,已引起了越来越多人地关注。

    渐渐的,低语声四起,“那小姑子是谁?琅琊王家的嫡女么?”

    “不是,她便是那个当众向王七郎奏凤求凰的陈氏阿容。听说这一次南迁,她一连两次帮助平城王家度过困局。是个才智不凡的。”

    “你可别轻看了她,这小姑子聪慧着呢,王卓这老不朽的,都差她远甚。”

    “是啊,听说她在平城,准备南迁前夕,还做出疏散家财的仗义之举。”

    议论声中,众人看向陈容的目光越来越友善。这议论声甚至惊动了琅琊王氏的几个人,引得他们都向陈容看来。

    听着众人地议论声,感觉到他们投来的目光,陈容的腰背,挺得越来越直!

    对陈容地肯定,往往意味着对平城王氏的否定。随着殿中传来地议论声,平城王氏的人,脸色都有点不好看了。

    几乎是突然的,陈容后方的角落里,传来一个少女有点尖的取笑声,“陈氏阿容,我七哥在这里呢,你见到了他,是不是甚为欢喜?”正是王氏七女涵允的声音。

    议论声大止。

    一殿的少年子弟,都抬起头来,好奇地盯向陈容,也盯向王七郎。

    令得众人愕然的是,这个时候,一直谈笑从容的王七郎,竟也与众人一般转过头来,看向陈容的所在。

    在众人的目光中,屏风后的陈容,低着头扭着衣角,好半晌才讷讷地说道:“当时,是阿容情难自已。。。。。事后细细思之,羞愧不堪。”

    她说到这里,羞答答地站起来,也不抬头,便这般朝着王七郎的方向盈盈一福,颤声说道:“那一日,唐突了。。。。。。幸七郎不曾怪罪,才使得陈容有容身之地。”声音娇软中,含着一种自惭形秽和脆弱。

    王弘慢慢地放下手中的酒杯,目光专注地盯向屏风后,光线中,越发显得窈窕妖娆的陈容。

    不止是他,便是他身边的冉闵,这时刻也转过头,静静地打量着她。

    安静中,名士瘐志哈哈一笑,双手一击。他那清脆的巴掌声在把众人地注意力都吸引过去后,瘐志大声说道:“陈氏阿容,你羞愧什么?既然心悦,自当让七郎知情!既已让他知情,当大胆追逐其左右。说不定啊,哪一天王七郎晕了头了,便娶了你为妻了。哈哈哈。”

    他笑到这里,也不等别人说他,咳嗽一声后解释道:“我是说,你这小姑子,敢做便得敢当!有始便得有终,你。。。。。。”他还在啰里啰嗦,一侧的王弘已皱着眉头清喝道:“闭嘴!”

    王弘一语吐出,瘐志马上闭紧嘴巴,为了表示听话,他甚至伸出手掌,紧紧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只剩那一双骨碌碌的眼睛可怜兮兮地望着王弘。这模样很是可笑,一时之间,殿中笑声四起。刚才还凝重着的气氛,转眼一扫而空。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媚公卿》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媚公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媚公卿》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