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四十四章 暂安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媚公卿正文卷 第四十四章 暂安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第二天转眼便到了。

    中午时,陈微的声音从门外传来,“阿容可在?”

    不等陈容站起,她已推门而入。站得远远的,陈微便是对她福了福,轻声说道:“阿容,那日之事,是姐错了,你不要怪我。”

    陈容万万没有想到她会前来道歉,不由一怔,转眼她还以一礼,道:“你是我姐姐,便是教训我也是应该的,怎会怪你?”

    陈微闻言,抿唇一笑。

    她走近来,伸手挽着陈容的手臂,笑道:“今日阳光甚好,阿容,我们走走罢。”

    “是。”

    两女并排走了几步,陈微低声说道:“这两晚,我一直睡得不好。”

    她转过头,看向诧异的陈容,道:“妹子,你的脸还痛不痛?”

    竟是如此温柔。

    陈容诧异地看向她,摇了摇头,一脸感动地说道:“不,早不痛了,姐姐,你不用在意的。”

    陈微轻应了一声,长长地睫毛扇了扇,有点失神。

    陈容见状,连忙关切地问道:“怎么啦?”

    陈微摇了摇头,片刻后,她嘴角一扬,轻笑一声,朝着陈容挤了挤眼睛,笑嘻嘻地说道:“是了,昨晚上,你与王七郎见了面后,他都说了什么?”

    陈微笑得自然,语气也转得十分顺畅,可两世为人,陈容对她还真是有点理解的。这时刻,她的心中格登了一下,垂下双眸,她腼腆地笑了笑,轻声道:“没什么的。”

    “怎会没什么?”

    陈微的语气有点急,她撅起嘴,佯怒道:“是阿容不想跟姐姐说罢?”

    陈容听到这话,心下更是一动,她低下头,嘟囔半晌,方说道:“他,他没有怪我。”

    “还有呢还有呢?”

    “他还说,他不是云,我也不是泥,让我不要过于在意。”

    。。。。。。

    久久不见陈微动静,陈容不由抬起头来,这一抬头,她对上陈微变得有点僵硬的笑容。不由诧异地叫道:“阿微?阿微?”

    直到她叫到第四声,陈微才低低地说道:“是吗?”她的语气显得有点复杂,“他居然与你这么说话?”

    面对陈微追问的目光,陈容果断地点了点头。

    陈微再次勉强一笑,她抿唇说道:“好了,不说这个了。对了阿容,听说昨天晚上,冉将军也与你说话了,他说了什么?”

    陈容摇了摇头,在陈微紧紧盯视的目光中,轻轻说道:“我没有说什么的,他也只是随口问了我两句。”

    “他问了什么?”陈微的语气有点急迫。

    陈容迟疑了一会,做出寻思的样子,半晌回道:“他问,我都有哪些姐妹,还说了,说我在路上便料到南阳城会少了粮食,还知道蓄粮,思考问题像个男人一般,说我若不是姑子,倒可以当他的帐房什么的。”

    这一下,陈微完全呆住了,她喃喃说道:“他赞你像个男人?这,听说冉将军从来不轻易称赞别人,他为什么要赞许你?”

    陈容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

    陈微又说道:“那冉将军,他可是胡人叫做天王的人啊。我听父亲说了,虽然士族子弟们不喜欢他,可南阳城的各大家族,还有南阳王,都是很看重他的。父亲还说,便是现在的南阳城,也需要冉将军地保护。他居然这样赞美你,算个什么意思?”

    陈容道:“他那种丈夫的心思,又有谁知道呢?”

    这个时候,陈微显得有点神不守舍,她慢慢抽出挽着陈容的手臂,强笑道:“阿容,我还有点事,我先走了。下午我们再说说话。”

    “是。”

    “我走了,你不要送了。”

    “是。”

    陈容停下脚步,目送着陈微越去越远的身影,慢慢的,她的嘴角向上一勾,露出一抹似笑非笑的表情来。

    果然,这个族姐是奉着某人的命令来探自己的底的。看来,昨天晚上的宴会,自己还算成功的。

    两世为人了,陈容还是知道的,借别人的势,并不一定要得到那人肯定地承诺,便是与那人状似亲密地走一走,说说话,也是大有用处的。

    接下来的几天,都是风平浪静。

    据平妪打探到,南阳王府的宴会,连开了四个晚上。这四个晚上,各族都有携带家族中的庶女参加。至于他们陈家,族伯陈元便带了他一个不得宠的小妾所生的女儿,据说是个弱不胜风,成日里除了读书,便是静坐,有一种病雨梨花之姿的小姑参加。

    而就在昨天晚上,一顶小轿便载着那个病弱小姑,从侧门悄悄地离开了陈府,再也没有回来。平妪说,隔得近些,还可以听到轿中传来那小姑低低地饮泣声。

    可就算如此,陈容也知道,自己还是一刻也不能放松。南阳王这种男人,可是永远不会嫌他的后院女人太多的。这一点,她知道,陈元更知道。

    立冬了。

    立冬的第一天,是一个灿烂的大睛天。这么好的日子,如果能出去走走,看看郊外的碧水蓝天,与知心人说说话,那是多好的享受了。

    隔壁的陈微,在这几日放睛的日子里,快乐得像只小鸟一样,成天地坐在马车中,与南阳陈氏的众女出出进进的。

    说起来,陈容也想。可是,她不敢。

    没办法,她一个弱小支族的庶女,在这府中人人都是低看的,要她加入众女的队伍,她懒得听那些嘲讽侮辱的话。听那些话还是其次,她知道自己的性格,生怕哪一次自己没有成功的克制住,反而暴发出来,那可是前功尽弃的。

    可要她只带着几个仆人便去郊外,她又是万万不敢的——整个南阳城的难民流民,不可能消失不见的,他们一定是窝在某些偏远的角落里。她出去是容易,只怕一旦出去,便没有回来的机会。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媚公卿》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媚公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媚公卿》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