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四十八章 说明白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媚公卿正文卷 第四十八章 说明白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平妪嘀咕了一阵后,又转向陈容,道:“女郎,你说孙小郎年纪也不小了,应该没有娶妻吧,要不,让妪去探探他口气?”

    陈容摇了摇头。

    她目望着远方,淡淡地说道:“有些事,是不能操之过急的。一急,便什么也没有了。”

    平妪嘟囔道:“我不懂。”

    陈容垂下双眸,伸手在琴弦上一拔,在发出一连串悠扬的乐音后,说道:“如今,整个南阳的人都以为我爱慕的是王七郎。这一转眼便又向别的丈夫求娶,岂不是虚情假意了?妪,你当知道,虚情假意四个字,是能损去一个人的名声的。”

    平妪急道:“那,那怎么办?难不成女郎这一生,除了王七便谁也不嫁了?”

    陈容右手一拔,发出一连串清脆如流泉的琴声。

    平妪呆了一阵,还是忍不住叫道:“女郎,女郎?”

    陈容手下一松,流泉般的琴声戛然而止,她垂下双眸,徐徐说道:“妪,既然孙衍回来了,那么我也可以放松一阵了。”

    她慢慢抬起头来。

    这时刻,陈容的目光有点奇怪,带着点笑容,又带着一点遥远。

    她盯着平妪,突然问道:“妪可知,王七郎在哪里?”

    平妪没有想到她突然提到了王七郎,不由一怔,摇了摇头,道:“我不知。”

    “令尚叟去查查,看他在哪里。”

    平妪瞪大双眼,有点小心,也有点紧张地问道:“女郎,你,你要做什么?”

    “没什么。”陈容抬起小下巴,转头看向主院的方向,道:“孙小郎回来了,他的手里,有二千士卒,便是整个南阳城,都在他地保护之下。妪,你说,我现在是不是安全了,没人会轻易动我了?”

    平妪傻傻地点了点头。

    陈容瞟了她一眼,“那么,令尚叟去弄清楚王七郎在哪里吧,我要见他一见。我想,他其实也在等着我见他,等着我把话说明白的。”说明白了,自己见到他便可不再愧疚,而他,也不会因为自己的故意拖延而印象变坏。

    要知道,对于名士们来说,做错事不要紧,做错了事却不坦承,还巧言以饰,那才是要紧的。

    现在见他,一切还来得及。

    平妪再次傻傻地点了点头。

    时间过得飞快,当太阳完全沉入西边,浩瀚天宇中,浮现了无数繁星时,陈容的马车,已出现在街道上。

    这时刻的南阳街中,还是处处都有哭声。

    街道中,行人很少,举眼望去,户户关门闭户,仿佛每一个人,都用这样的方式来保证自己的安全。

    不一会,陈容的马车便来到了桓府外面。

    做为南阳城第三大世家,桓府此时正在举行宴会,处处灯火通明,丝竹飘空。

    尚叟向门卫靠了一声罪,拿出代表陈府的竹牌后,顺利地进入了府中。

    当那马车驶到桓府的九曲回廊外时,陈容停了下来,对尚叟说道:“叟,你去那里侯着,如果王七郎出来了,便告诉我。他这人其实不喜应酬的,肯定会中途出来,叟你多加留意。”

    “是。”

    尚叟一走,陈容便双手扶着栏杆,低着头,静静地望着回廊下面,那里湖水荡漾,碧波千顷,星光倒映在湖面上,直是华光潋滟。

    也不知过了多久,一阵急促的小跑声过来,不一会,尚叟便来到她身后,低声说道:“女郎,果如你所料,王七郎到南桥那边去了。”

    “好,你退下吧。”

    尚叟没有退下,他走了几步,迟疑地回过头来看向陈容,道:“女郎,你为什么要这般匆匆忙忙的?便不能约个好时间到王府求见么?”

    陈容抬起头来,星光下,她的双眸幽黑幽黑,“叟,你不知道的,名士们总以为,为人便当任性行事,既然我想要见他,便当随心而动。若真忍下性子,约好时日,便已落了刻意两字。”

    尚叟怔怔地看着她,一脸糊涂。

    陈容摇了摇头,举步便向前方走去。

    木制的回廓,穿着木履行走时,声音会显得特别的清空,听起来仿佛音乐。

    阿容走着走着,脚下已如翩跹起舞。也许是因为心里放松,她的脚步,还特别的轻盈美妙。

    在这种舞步中,她踩着星光,迤逦而来。

    在一个回身旋转后,她脚步一错,看到了那个靠着栏杆,正侧着头,似笑非笑瞅着她的俊美男人。

    正是王弘。

    陈容突然见到王弘,双眼不由一亮。

    她连忙停下舞步,向后略略一退,朝着他盈盈一福,脆声道:“七郎出来了?陈氏阿容侯君久矣。”

    月光下,王弘的双眼,与天上的星星一样明亮。他负着双手,静静地打量着陈容,低笑道:“你特意为见我而来?”

    “是。”

    “也不经桓府人的同意,便这般不约而来,自顾自地相侯?”

    “是。”

    王弘哈哈一笑,他扬起唇角,道:“阿容,这不似是你的作为。”

    陈容一笑,她眉目微敛,轻快地说道:“许是,今日的阿容,可以放开一些东西吧。”

    “哦,放开了什么东西?”

    王弘饶有兴趣地盯着她。

    陈容抬起头来。

    她静静地望着他,黑暗中,她的双眼很明亮很明亮。

    望着这个站在繁星下,却依然飘然若仙的男人,陈容向前走出一步,慎而重之地朝他深深一揖,朗声道:“阿容此刻前来见过七郎,是有话说。”

    这一次,王弘没有询问她,他只是静静地盯着她,目光深邃难知。

    陈容低着头,一揖不起,继续说道:“阿容一到南阳,便在无意中得知,我那族伯陈元,准备在那晚宴请南阳王时,把我送他为妾。”她咬了咬上唇,原本清朗的声音,转为怯弱,“阿容自知,我一父兄不在的孤女,无人可依,无人可求。若族伯真地把我送出,我除了死,便再无他法。”

    “于是,你想到了我,想借我摆脱那个南阳王,你便当着众人,对我弹了那首凤求凰?”

    不知为什么,王弘的声音有点冷漠。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媚公卿》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媚公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媚公卿》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