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五十二章 暗流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媚公卿正文卷 第五十二章 暗流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尚叟回到府中后,把事情的经过跟陈容细细地讲了一遍,说完后,他的唇动了动,yù言又止。

    陈容瞟了他一眼,问道:“叟心中不安?”

    “是,”尚叟跟她多年,与陈容相处时已像亲人般放松,“我们这般赞美女郎,会不会有士大夫反感?”

    陈容一笑,她站了起来,眺望着远方的天空,淡淡地说道:“不会。孙xiao将军这般当街bī粮,各大家族难堪之际,只能闭门不出。此时的南阳街道中,没多少士大夫,只有庶民和女郎们。”

    她的唇边露出一个冷笑来,“在这个世间成就不朽名声的,要么出身极好,一举一动备受世人关注,要么,便这般通过他人之口来传扬事迹。所谓三人成虎,说的人多了,便是口碑。”

    她说到这里,朝身后的平妪说道:“把我的纱帽拿来。”她双眼一弯,“便去看看孙xiao将军罢。”

    “是。”

    陈容刚刚跨出院落,一侧的院落门打了开来,陈微等几个女郎,筹拥着陈茜等嫡女朝外走去。

    见是她们,陈容放慢了脚步。

    饶是如此,陈微也注意到她了。当下,陈微笑了笑,唤道:“阿容?”

    嗖嗖嗖,众女停下脚步,同时回头向陈容看来。

    她们的表情有点奇怪,半晌,站在陈微旁边的一个女郎唤道:“陈氏阿容,你可是去会孙xiao将军。“

    在说到‘会’字时,她咬重了语音。

    陈容福了福,道:“只是随便走走。“

    陈微笑了起来,“阿容倾慕的可是王七郎,与孙xiao将军可无干素呢。是么?”

    面对她的询问,陈容笑了笑,没有回答。

    她微微侧头,对着身后的平妪唤道:“妪,走罢。”

    “啊,是是。”

    陈容转过身来,朝着众女一福,道:“各位姐姐妹妹,阿容先走一步了。”说罢,她自顾自地起身,朝外走去。

    直到她走出好一会,一个女郎才摇了摇头,道:“这个陈氏阿容,不过xiaoxiao的支族庶女,真不知道,她哪里来的傲气,敢对我们如此无礼?”

    陈茜闻言,也是哼了一声。

    这些人中,只有与陈容相处久了的陈微,隐隐有点明白:陈容这人,根本是不会与女郎们相处。也难怪了,她生得那般模样,便是个天生只会与男人打jiao道的。

    南阳街道中,这时已热闹了不少,举目一看,竟有两三支xiao车队装着粮栗,向城中心赶去。

    看来,自己开了一个好头啊。

    平妪见到街道中人流涌涌,竟有不少是华服女郎,不由好奇地问道:“噫,今天是节日么?”刚说到这里,她自己反应过来,笑道:“是了,是孙xiao将军。女郎,还别说呢,在路上时,孙xiao将军虽然俊俏,却还没有这般容光。我直到现在才知道,男人穿了盔甲,竟也可显得华美bī人。”

    陈容抿唇一笑,“妪,你这话要对着孙xiao将军的面说,他爱听着呢。”

    主仆两人说说笑笑间,来到了孙衍所在的街道。

    这个地方,已是人流众多。

    除了挤在一起,对着孙衍嘻笑着的众女郎,还有一辆辆装满粮食的马车,在士卒们地安排下,装的装车。

    也不知是谁想出的,每有一户人家送来粮食,文案xiao吏但放声郎唱,“洛阳虞氏送上等栗五车。”

    “江城吴氏送上等栗七车。”

    一声一声响亮地叫唤声中,陈容望着那些管事或青或白的表情,有点忍俊不禁:孙衍这一手很妙啊。这样一来,那些把面子看得比什么还重的家族,哪里还敢敷衍了事?

    她歪着头,望着被女郎们围在中间的孙衍。透过人chao,可以看到金色盔甲下,他那白嫩俊俏得近乎妖娆的脸,只是这个时刻,那脸上尽是不耐烦。

    就在这时,孙衍头一侧,眼角一瞟,竟是与陈容的目光对了个正着。

    几乎是突然的,他咧嘴一笑,眼睛一眨

    陈容没有想到这样都给他认出来了,生怕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叫出自己的名字,她连忙右手食指朝唇前一竖,瞪大眼警告地盯着他。

    孙衍放声大笑起来。众女郎一阵惊呼,一个少女急急地问道:“xiao郎,xiao郎,你因何事开怀?”

    另一个圆圆脸,长得娃娃般可爱的少女正是快乐地yín唱道:“孙郎容光殊绝,这一笑更是无可比拟,啊,请接下我这株松枝吧。”

    说着,她捧着一根松枝送到了孙衍面前,大眼巴巴地眨动着,眸中甚至有点湿润。

    孙衍的大笑声不由一哑。

    就在他呆怔时,陈容却是忍俊不禁笑出声来。生怕孙衍见到自己在笑,又恼羞成怒,她迅地背转身去,以袖捂嘴。

    正当xiao儿女们嘻闹得开怀时,两个士人从陈容的面前经过,其中一人低声道:“南阳城保不住了”

    另外一人长叹一声,恨恨地说道:“可恨,可恨啊那南阳王极力封锁前方的消息,还不许各家族迁走。哎,这可如何是好?”

    第一人瞟了一眼孙衍和陈容等少女,讥嘲地说道:“可笑的是,整个南阳城中还一派歌舞升平。他们总以为,有了冉闵地承诺,南阳城便无人敢犯。他们竟是忘记了,冉闵可是姓石哼,那石虎已然下令,叫他取了南阳城。我都不敢想象,到得那时,外有大军,内有接应,不知何人可逃出生天?”

    目送着两人离去的背影,平妪担忧地说道:“女郎,这两人说的是真是假?”

    陈容没有回答,她低头寻思了一会,道:“我们先回去。“

    “是。“

    因为心中有事,两人回来的动作十分快。就在陈容踏入院门时,一个陈府的管事大步走来,他一见到陈容,便是一阵埋怨,“女郎哪里去了?南阳王府派人来了,说有要事要接女郎过去。已等候多时了。”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媚公卿》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媚公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媚公卿》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