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五十四章 南阳王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媚公卿正文卷 第五十四章 南阳王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被这么一双老鼠眼粘在身上,着实难受得紧。陈容右手一扬,把在马车中摘下的纱帽戴上,大步向驶出来的马车走去。

    直到陈容上了马车,许姓幕僚的眼睛才遗撼地移开,他向车夫喝道:“走吧。”

    “是。”

    南阳王府果然很大,马车在里面弯弯绕绕,足过了大半个时辰,外面才传来一声呼喝,“到了。”

    车帘一晃,那年青的婢女伸出手来扶陈容。

    陈容一下马车,便四下张望着。这是一幢独小的小楼,与后面的房屋完全地隔离开来。看着来来往往的士人,陈容暗暗松了一口气。

    许姓幕僚的眼睛一直落在她身上,见状他嘿嘿一笑,露出一口微黄的牙齿,“看来,陈氏阿容对王爷不怎么信任啊。”语调极为阴阳怪气。

    陈容举步向前方走去,头也不回,“若要他人相信,需得自己无欺。”

    语气很硬,直硬得那许姓幕僚吃了一惊,他原以为,陈容会因为得罪了自己和南阳王而显慌乱的。哪里知道,这个女郎压根就不怕得罪?

    果然脾气呛人。

    陈容刚刚走出十步,前方便是一阵熟悉的笑声传来。转眼,陈元和几个陈氏士人的身影从主殿中走出,出现在陈容面前。

    望着他们,陈容停下了脚步。

    陈元笑着笑着,眼睛一转看到了陈容,他上前一步,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阿容来了?”

    “是。”陈容应了一声后,抬头看着他,“伯父这是要往何处去?”

    她抿着唇,面纱后的眼睛泪光盈盈,语气却咄咄逼人,“难不成,伯父要把我一个末嫁的小姑子放在南阳府中,自行离去?”

    陈元一僵。

    转眼,他皱起了眉头,呵斥道:“阿容这是什么鬼话?王爷是听说你在南迁路上三料三中,见解不凡,便有意唤你前来询问战事。这是何等荣耀?你这小姑子太不懂事。”

    陈容闻言,朝他福了福,却固执地说道:“阿容只知道,我是一个末嫁的小姑子。这般置身王府,置身于男人堆中,大是不妥。”

    “不妥?”陈元冷笑一笑,想说什么,却又连忙闭着嘴。

    他长袖一甩,不耐烦地喝道:“好了好了,王爷定是等得不耐烦了,快进去吧。”

    说罢,也不等陈容再次开口,已脚步一停,急匆匆地大步离去。

    陈容望着他的背影,一动不动。

    这时,两个婢女靠上了陈容。不等她们开口,陈容已低着头,继续向前走去。

    许姓幕僚带着她们东拐西拐,从一个小池塘旁的侧门进入殿中。

    走过几道偏殿,陈容的眼前出现了一间正殿。还没有靠近,一阵浓郁的香味但扑鼻而来,伴随着香味的,还有一个低浊的上了年纪的男人的笑声。

    许姓幕僚这时已满脸堆笑,粘在陈容身上的目光也收回了,“进去吧,王爷在里面呢。”

    陈容侧过身,朝着那许姓幕僚一福,清声说道:“王爷有问,请许我置身帏帘后。”

    许姓幕僚皱起了眉头,他瞪着陈容,喝道:“你这小姑子,怎地这么多事?”他转向左右两婢喝道:“带她进去。哼!”

    两婢闻言,一左一右站到陈容身侧,朝她一福后,便盯着她。

    陈容这时已沉着脸,她不快地说道:“南阳王府,便这么不知礼数么?”

    那许姓幕僚很是不耐烦,他冷冷地说道:“如此兵荒马乱的,王爷便不知礼数了,便荒唐糊涂了,你一个女郎又敢如何?”

    他一句话说出,便满意地看到陈容怔在当场,小脸也吓得苍白。

    当下,他嘿嘿一笑,竟是伸手过来,在她挺翘的玉臀上悄悄摸了一把,嘎声说道:“进去吧,小姑子老这么固执可不好,会逼得男人动粗的。”说罢,又伸手在陈容的背上一推,把她逼入了殿中。

    大殿中,四层薄纱般的帏帐随风飘荡,殿角处的香炉中,龙涎香冉冉升起。

    陈容抬头向主塌方向望去。

    果然,一个五十来岁的肥胖老者大赖赖的张开双腿摊坐在塌上,在他的身边,各倚着一个华服美人。

    陈容朝左右望了望,终于在右侧的角落处,看到一个伏案写着什么的小吏。

    她想了想,也不用婢女们再催促,上前走出几步,福了福,唤道:“陈氏阿容见过王爷。”

    “陈氏阿容?呵呵,过来吧过来吧。”

    南阳王一手推开身边的两个美人,转过头,那丝隐藏在肥肉后的小眼睛,迫不及待地看向陈容。

    袖底下,陈容的双手相互绞动着,她抿紧唇,向前踏出了一步。

    就在这时,两个身影从殿门跨入。

    却是两个抱着厚厚书简的士人。这两人长袍大袖,脸孔严肃之极。

    陈容心头一松。

    两个士人大步越过陈容,来到南阳王前面的塌上坐下。左侧那人指着几上的书简,朗声道:“王爷,这是诸位郎君对胡的策略。”

    “放下吧。”

    另一个士人翻开一卷帛书,把毛笔在硕池中描了描,转向陈容望来,“可是陈氏小姑子?”

    “是。”

    陈容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礼。

    “来人,给女郎搬来塌几和屏风。”

    “是。”

    那士人面无表情地瞟了陈容一眼,道:“女郎请坐。”

    “是。”

    陈容提步,便隔着一层帏帘和屏风,坐在了塌几上。

    她直到坐下,心中还在暗暗纳罕:难道,南阳王真是为了抗胡之事令自己前来?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媚公卿》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媚公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媚公卿》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