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六十二章 出来了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媚公卿正文卷 第六十二章 出来了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殿外,传来王弘有点沙哑的清笑声,“刚刚归来,便听到王爷府中百美争‘艳’,一时心痒,便率伴前来。”

    他这时已走到了殿‘门’处。

    站在‘门’口,王弘双眸一转,瞟向殿中众美。感觉到他的目光,少‘女’们媚眼连抛,笑靥争辉。

    王弘含着笑,他的双眼,在星光下清澈之极。

    陈容抬起头,眼巴巴地看向他。

    这时的陈容,站在众乐伎之前,很是显目,王弘一眼便瞟到了她。

    四目相对的那一瞬,陈容眼睛湿润了。王弘深深地盯了她一转,转头对上南阳王。

    这时,南阳王也在看着他,他浑浊的肿泡眼中,闪过一抹笑容,不知不觉中,南阳王脸一冷,慢慢说道:“只怕七郎前来,只是为了那百美中的一人吧?”

    王弘哈哈一笑。

    他也不回答,只是挥后一挥手,唤道:“都下来吧。”

    这话一出,众人才发现,王弘的身后,还停着数辆马车。

    随着他声音一落,车帘同时掀开。

    这车帘一掀,便是一阵香风扑鼻而来。众人同时转眸望去,这一望,所有的男人都是双眼一亮。

    只见那五辆马车中,竟是坐着五个盛装美人。

    南阳王双眼大亮,他诧异地笑道:“噫,七郎也有此好?”

    王弘一晒,坦然说道:“美人者,可以赏心悦目,可以寄语烦恼,弘也是男人,怎会不喜?”

    他‘露’出雪白的牙齿,大袖一甩,悠然说道:“下来吧,让王爷见见我琅琊王氏厮养的佳人之‘艳’。”

    声音一落,五‘女’同时应道:“是。”

    她们走下了马车。

    南阳王的双眼,瞬也不瞬地锁在五个美人的身上,见到光线太暗,他双手一拍,大叫道:“快快,掌灯掌灯”

    “是。”

    奔跑声中,院落里灯火大作,照得天地间宛如白昼。

    五个美人的身姿,清楚地出现在众人眼前。

    一看到她们,南阳王便是啧啧有声,他一边目不暇接地打量,一边叹道:“美,果然是美,果然是美。哎,我南阳城,终比不上建康啊。”

    与他一样感慨不已的,还有他的属下,这些男人目不转睛地盯着这五个美人,一个个目眩神‘迷’,心神俱醉。

    在王弘长袖翩翩而入时,那五个美人也扭着腰肢,娉娉婷婷地步入殿中。

    陈容目光一转,也给看呆了去。

    这五个美人,无论哪一个,姿‘色’还略逊她一畴。可不知为什么,这五人站在一起,竟如‘春’兰秋菊,冬梅夏莲齐聚一堂,竟让人有一种目不暇接,阅尽众‘花’的错觉。

    就在一众男人看得痴痴呆呆时,白衣翩翩的王弘,已走到了殿前。

    他径直向陈容走来。

    望着他微笑的面容,陈容微微低头,盈盈一福,声音有点涩地说道:“阿容见过七郎。”

    王弘一笑,他温柔地看着陈容,道:“听闻鲜卑众胡有进攻南阳之意,‘女’郎是个聪慧,料事如神的,我这次回来,还准备到陈府求见于你,向你问策呢。没有想到王爷竟先一步请来了‘女’郎。”

    他的声音并不轻,再加上他这样的人,不管什么时候,都是人群的中心。因此,他这番话,包括南阳王和许姓幕僚在内,都听得分明。

    慢慢的,南阳王的目光从五个美人身上移开,转向了陈容,也看向了王弘。

    王弘转过头来。

    他对上南阳王的目光,只是一笑,长袖便这么一甩,大大方方地走向主殿中心,在南阳王的左侧塌几上坐下。

    坐下后,他自顾自地持起酒斟,仰头牛饮了一大口后,他朝着陈容晃了晃酒樽,笑道:“阿容,何必杵在那里?过来坐罢。”

    只是一句话,已把她摆在了客人的位置上。

    嗖嗖嗖,一殿的目光,都有意无意地盯向了南阳王。

    南阳王没有生气,他在护卫地扶持下,坐回了自己的塌位。

    这时,陈容已走动了,她嘴角含笑,长裙飘摇中,脚步轻盈地走到王弘的身后坐下。

    就在她的‘臀’部坐上塌几的那一瞬间,她双脚一软,差点重重地倒在塌上。幸好,她及时伸手,不动声‘色’地扶住了几。

    这时,大殿中很安静,每个人的目光,都在悄悄地瞟向南阳王,瞟向王弘和陈容。

    王弘把杯中酒一饮而尽后,放下酒杯,双手一合,道:“拿琴来”

    王七郎的琴声,那可是闻名天下的。随着他清喝出声,殿中众人双眼一亮。

    一个乐伎连忙抱起一把七弦琴,小碎步跑到王弘面前,她朝他一福后,双手捧着琴,恭而敬之地举到他眼前。

    王弘伸手接过,修长白净的手指一勾一拔,在令得琴弦发出一阵悠扬的乐音后,他‘露’出雪白的牙齿一笑,瞟向南阳王,“王爷可知,近年建康流行一支舞,叫‘翩跹‘玉’人行’,它是由五个各俱风情,却一般高矮的美人赤着‘玉’足,随着琴声而舞,今日一赏如何?”

    自他进殿后,南阳王每每看到他,目光都有点意味深长。此刻,他抚着短须,点了点头,道:“光是王七郎的琴,便已独步天下,何况还有美人舞?好,赏赏”

    王弘微微颌首,他手指一抹一扫,瞬时,一阵悠扬灵动的琴声便在殿中飘然响起。

    就在他那琴声飘出时,那五个曼步而来的美人,同时脚尖一点,旋转开来。

    突然的,琴声如鼓,声声相撞,急促而紧

    在这琴声中,五个美人同时腰肢一扭,‘玉’足轻甩随着她们地动作,只见“砰砰砰砰”,十声清脆的敲击声打在节奏里,十只美人的鞋子,齐刷刷地甩向南阳王,就在他身后的护卫急急站起时,那十只鞋子已整整齐齐地落在南阳王脚前一步处,一字排开,摆出两朵五瓣梅‘花’状。

    南阳王大乐,他双手一合,大笑出声。

    随着他这笑声一出,陈容闭上了双眼,她慢慢把掌心的金钗顺回袖袋里,深深地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

    大殿中,节奏轻灵多变的琴声还在流淌,伴随着这琴声的,是五个美人细腰扭动,‘玉’‘腿’分踢,妙处若隐若现,极具魅‘惑’的舞姿。

    慢慢的,琴声转缓。

    慢慢的,五个美人旋转着靠向了南阳王。

    她们长袖甩动,秋‘波’连抛,她们巧笑嫣然,‘玉’足纤纤。

    南阳王看着看着,不由长叹一声,道:“罢了,罢了,便依了你吧。”他伸手搂过一个美人,低头在她扬‘唇’浅笑的腮帮上重得亲了一口后,转头看向王弘,突然说道:“原来七郎对陈氏这个小小的庶‘女’,也是有情的。”

    王弘笑了笑,他把酒杯放下,站起身来,朝着南阳王一揖而起后,向陈容说道:“走罢。”

    说罢,他转身就走。

    竟是二话不说。

    陈容低着头,连忙跟上。

    不一会,两人的身影,便消失在殿‘门’处。

    坐在南阳王身后的一个幕僚,望着他们的背影,抚着长须叹道:“果然是琅琊王七,真真名士风度”

    这时,那许姓幕僚已率先向南阳王祝道:“恭喜王爷,得到了五位美人。”他‘色’眯眯地打量着那五个香汗淋浴的少‘女’,道:“这肯定是琅琊王氏特意培养出来的,这风情这韵味,已不是我南阳舞伎能有。”

    南阳王点了点头,他右手伸入怀中美人的‘胸’‘乳’处,‘揉’了两把后,满足地说道:“外表看起来似是闺秀,或丰润雍容或冷傲淡然,骨子里却‘骚’媚入骨。琅琊王氏这训‘女’的本事,还真是了得。”

    许姓幕僚却盯着陈容远去的背影,叹道:“这陈氏阿容,也是个可人的。”

    南阳王低头‘吻’住怀中美人的小嘴,含糊回道:“以后再说吧,他王七郎不会在南阳久呆的。”

    陈容亦步亦趋地跟在王弘身后。

    星光下,她静静地望着他,眼‘波’闪动,久久都没有说话。

    就在这时,王弘脚步一顿。

    他微微侧头,打量着陈容。

    对上他的目光,陈容小嘴一抿,不由自主地说道:“我,我不曾被玷污”

    一言吐出,王弘呆了呆。

    嗖地一下,陈容脸红至颈,她低着头,讷讷半晌,才嘟囔道:“我,我,我。。。。。。”她‘我’了半晌,才发现那白衣翩翩的身影已然去远。

    望着星辉下,他那颀长清远的身姿,陈容呆了呆,好一会才急步跟上。

    王弘已来到了他的马车前。

    他扶着车辕片刻,突然说道:“他人问起,便说你与我同在南阳王府小住。”

    说完,他把车帘一掀,钻了进去。

    陈容低着头,好一会才轻声应道:“是。”

    她也爬上了一辆车。

    马车驶动了。

    “格支格支”马车车轮节律的滚动声传来,不一会,陈容听到了铁‘门’‘滋滋——’移动的声音传来。

    她,出了南阳王府了。

    她,终于逃出生天了。

    陈容的左手,紧紧绞着右手,她的‘唇’抿成一线,不知不觉中,泪水已然满眶。

    她睁大眼,任由泪水滚下脸颊。

    她悄悄掀开一角车帘,让那刺骨的寒风吹干自己脸上的泪迹。

    可是,那泪水如溪,不管那风怎么吹,也吹不尽。

    悄悄的,陈容吸了吸鼻子,在黑暗中把泪水拭去。

    突然间,王弘如清泉般悦耳的声音低低传来,“你哭了?”

    陈容一惊,她连忙用袖子拭去眼泪,轻声回道:“没有。”

    王弘低低一笑。

    听到他的笑声,陈容恼火了,她恶狠狠地问道:“你笑什么?”

    王弘低笑道:“我曾经以为,陈氏阿容心如深谭。”

    陈容一怔,好半晌,她终于说道:“这一次,幸好有你。。。。。。你的救命之恩,陈容此生必报”

    王弘一怔。

    好一会,他吃惊的声音传来,“救命之恩?你已准备自尽了?”

    陈容不答。

    马车移动的声音传来,只听得‘呼’地一声,她的车帘一掀而开,星辉下,王弘那张俊美的,气质神秘高远的面容,出现在她眼前。

    他紧紧地盯着陈容。

    他直视的目光有点灼人,陈容微微侧头,避了开来。

    王弘盯着她,低低地问道:“那南阳王,便这般难以忍受?”

    黑暗中,陈容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她淡淡地说道:“那种男人,当然无法忍受。”

    王弘双眸晶亮,眼‘波’底,有着翻涌的‘波’澜,“你不怕死?”

    陈容垂下双眸,“怕,但这种事,比死还可怕。”

    王弘盯着她,盯着她。

    半晌,他轻声说道:“幸好我来得及时。”

    说罢,他哗地一下把车帘拉下。

    随着车帘一放,陈容便转过头,看向群星淡淡的光芒中,男人颀长的身影。

    一下子,气氛变得沉静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王弘低低问道:“陈氏阿容。”

    “是。”

    他顿了顿,道:“你当真喜欢我?”

    陈容呆了呆,她嘴‘唇’蠕动了一下,慢慢地回道:“如你这样的男人,有几个‘女’儿不喜欢?”

    王弘再也没有说话。

    车轮滚动声中,车夫的声音从外面传来,“到了陈府了。”

    竟是这么快?陈容从失神中惊醒,她连忙掀开了车帘。

    这时,对面的马车中,传来王弘的低语声,“回去吧,记得有人问起,思量了再回话。”

    陈容低应一声,跳下了马车。

    她转过身,朝着陈府的大‘门’走去。

    走着走着,陈容脚步一顿。

    她慢慢转过身来。

    黑暗中,她的双眼幽亮幽亮。

    她盯着那辆马车,盯着马车中那隐约的人影。

    突然间,陈容一个箭步冲向那马车,她哗地一声掀开车帘,与王弘静静盯来的目光对了个正着。

    陈容望着他。

    她抿紧的‘唇’颤抖着,颤抖着,好一会,她突然退后一步,朝着他深深一揖,颤声道:“今日之恩,陈容铭记于心。”

    顿了顿,她抬头看向飘摇的灯笼光中,那个隐约的俊美面孔。她眨了眨湿润的眼,慢慢地扬‘唇’一笑。

    这一笑,却甚是灿烂。

    在王弘有点诧异的眼神中,陈容灿烂一笑,望着他说道:“王七郎,如果你不是琅琊王氏的,我非得缠着你,让你娶了我不可。”

    说到这里,她自顾自的格格一笑,衣袖一甩,转身离去。

    堪堪走出五步,她的身后,传来王弘优雅温柔的声音,“陈氏阿容。”

    陈容脚步一顿,身子一扭,急急地回头看向他,目光中,闪耀着连她自己也不曾懂的期待。

    王弘注视着她,‘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咧嘴一笑,慢悠悠地说道:“记住,你欠了我五个一流歌伎。”

    说罢,他放下车帘,清喝一声,“走吧。”

    马车远去。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媚公卿》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媚公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媚公卿》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