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六十五章 冉闵和陈容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媚公卿正文卷 第六十五章 冉闵和陈容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第六十五章  冉闵和陈容

    王七郎送来礼物,与陈容在南阳王府住了两天两夜的消息,同时流传开来。几乎是突然间,陈容发现自己庭前车水马龙,求见的,看热闹的‘女’郎们,川流不息。

    这是陈容回到陈府的第三天。

    她听着堂房中传来的嘻笑声,朝着平妪使了一个眼‘色’,悄悄地向后退出。

    整整陪着这些人说了一个时辰的话了,陈容实是厌烦了这些没休没止的询问,和总是意有所指的话语。

    平妪见她开溜,悄悄点了点头。

    陈容来到后‘门’处,身子一闪,便步到了树丛当中。

    天空上白日当空,照在人身上暖暖的,陈容望了望,脚步一折,想回到寝房拿出马鞭悄悄甩一甩。

    就在这时,围墙外面传来一个文雅的声音,“听说城外出现了胡人踪迹。”

    一阵沉默后,陈术的声音传来,“冉将军也在路上了,说是午时可到。”声音中,隐有忧虑。

    冉闵回了?

    陈容冷笑了一下,转身返回。

    她刚刚跨出两步,几乎是突然的,她身子一僵,整个人一动不能动了。

    冉闵回来了?在这个时候?

    不对,不对,有事情不对。

    。。。。。。她狠狠打了一个‘激’淋,是有事,记起来了,他这一次回来,是会发生一件大事。

    想到这里,陈容嗖地冲到房中,她从寝房中摘下马鞭,转身冲出。

    就在她风风火火地冲出时,陈茜地叫声传来,“阿容,阿容,你这是到哪里去?”

    陈微也叫道:“噫,阿容,你手中怎么拿有马鞭?这,这可是那些粗鲁男人们喜欢的。”

    陈容没答,她脚下开溜,整个人如箭一般一冲而出,转眼便只给众‘女’留下一抹灰尘。

    众‘女’顿时傻了

    陈容以最快的速度冲到马舍旁,对一个奴仆喝道:“载我出北‘门’”

    那奴仆很久没有见过他家‘女’郎这般慌慌张张过,双手一拱,道:“是。”拿过一辆套好的马车,跳上了驭夫的位置。

    陈容坐在马车中,她望了望天上的太阳,喝道:“驶快一些。”

    “是。”

    “再快一些。”

    “是。”

    在她的连声催促中,陈容的马车加快速度,也不管‘门’卫的再三询问,便这般冲出了陈府大‘门’。

    南阳街中,比前两日冷清多了,街上没有什么行人,连乘着马车出游的士族子弟也不可见。

    在这种情况下,马车很顺利地到了北‘门’。

    马车一停,驭夫的声音传来,“‘女’郎。”声音有点不确定。

    陈容掀开了车帘。

    只见城‘门’处,两排二十人的士卒,全副武装,手持长戟地守在那里。再一抬头,顶上的城墙处,十几个长袍大袖,高冠博带的中年士人出现在视野中。只是一眼,陈容便发现这些人中,有虞公,有张公迁,也有她陈府的陈公攘,都是南阳城中影响很大的士族族长。

    陈容收回目光,道:“继续前进。”

    那奴仆望着她,见她表情坚定,‘驾——’一声长喝,驱着马车再次向前。

    这时刻,陈容已把马车车帘全部掀开,把自己和马车里的东西,清清楚楚地呈现在士卒们的眼前。

    众卒朝她盯了一眼,一一收起长戟。

    不一会,马车出了北城‘门’。

    刚刚跨出,陈容便听到一人嘀咕道:“这小姑子,居然在这时机郊游。”那士卒的声音,引起了驭夫的不安,他回头唤道:“‘女’郎,我们还是。。。。。。”陈容打断他的话,果断地说道:“继续向前。”

    “是。”

    马车驶出城‘门’的范围,上了官道。

    官道上,显得很荒凉,两边一望无际,都是枯草成堆的荒原。荒原上,时不时地可以看到几幢小小的茅草屋。便在路旁,也有几个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恶臭味扑鼻而来的流民。

    看到这情景,驭夫叫道:“‘女’郎。”

    “不要开口。”陈容压低的声音传来,“你驱着车向前直冲,如有流民阻拦,不管是谁,辗过去便是。”

    这时的她,已经把车帘拉起来了。

    驭夫迟疑地应了一声,驱着马车向前急冲。

    越是向前走,两侧的茅草屋和流民越来越多,陈容甚至看到,有一些十几岁的少年,正用手挖地上的草根吃。

    道路两侧,流民也是越来越多,有的十几二十个聚在一起,相互依偎着取暖。

    这些人,在看到陈容这孤零零的一辆马车前来时,双眼大亮。一声干嘎刺耳的命令中,二个三四岁的孩子摇摇晃晃地走出来,走到了官道中央。

    驭夫看着前方道路中央的孩子,驱车地动作不由自主地慢了起来。

    马车里的陈容问道:“怎地慢了?”

    驭夫不安的声音传来,“‘女’郎,是两个孩子,有一个还是‘女’娃,他们挡在路中央。”

    陈容脸一沉,命令道:“马上高喝,令他们退下,同时马车不可减速”

    “是。”

    驭夫马鞭一甩,高喝道:“退下,退下去都给我退下去”

    他的喝声一声比一声严厉,可那站在道路中央的两个孩子,却摇摇晃晃着一动不动。甚至,在他的喝声中,一个二十几岁的‘妇’人还站了起来,也站到了两个孩子的身后。

    驭夫的大喝声中,已有点急了,他嘶声叫道:“叫你们退下,听到没有?”

    陈容一听,轻轻地掀开一角。

    她朝前方官道,聚集成堆,足有七八十个的流民们望了一眼,在他们的身后,她还看到了十来具孩子的骸骨。这些骸骨一干二净,像是每一根‘肉’丝都被‘舔’尽,骨头都被煮了又煮之后,才有的干净。

    然后,陈容又朝前方拦路的三人望了一眼。她拉下车帘,狠狠喝道:“全速撞上去”

    驭夫大惊,急道:“可是‘女’郎,他们是孩子”

    “不想死,就全速撞上去”陈容的声音中,有着见惯了生死的狠煞,事实上,前一世伴在冉闵身边时,她还真是看惯了杀人。

    见到驭夫不回答自己,陈容暴喝道:“撞上去我命令你撞上去”

    半晌,驭夫才咬牙回道:“是。”声音一落,他扯着脖子,涨红着脸暴喝道:“让开,听到没有?不让开我就撞过来了驾——”

    马蹄的的,车轮滚滚,陈容见车速不曾降下,心下一定。

    马车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站在官道中央的二个孩子一个‘女’人,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半点闪避的意思也没有。

    而在他们旁边,一个瞪着铜铃眼的大汉,正在惊叫,“快快停车,快快停车。”在他的身后,是另一个面目秀丽的**的哭叫声,“快停车,快快停车啊。你们这些天杀的士族”这两人旁边,是眼神木然,表情呆怔地看着这一幕的众流民。

    马车卷起的烟尘冲天而起,陈容的命令声随既而来,“别理他们,撞上去”

    “是。”

    驭夫高高地应了一声,他右手一甩马鞭,闭上双眼暴喝道:“驾——”

    马车一撞而过

    只听得“砰砰砰——”三声‘肉’体被重重撞倒的声音传来。紧接着,马车一歪,慢了下来。

    十几个欢呼声传来,众流民向着马车一拥而近。

    驭夫连忙睁开双眼,他驱车技术还是很高明的,只是几个急喝,车厢终于平稳了。

    马车一冲而过,把众流民甩到了身后,也把那鲜血淋浴,重伤在地的三具生命丢在了身后。

    那驭夫回头望了一眼,只是一眼,便差点呕吐出声。只见那个铜铃眼的大汉手持一把尖刀走到三个伤员面前。手起刀落间,三个正在挣扎扭动的伤员便一动不动了。在大汉的旁边,那个秀丽的**正在指挥着几个流民用陶盆装着三人流下的鲜血。

    驭夫干呕了两声后,忍不住对陈容说道:“‘女’郎,幸好你聪慧。”

    陈容没有回答。

    马车这般冲了一个时辰后,前方出现了高举的烟尘。

    烟尘中,一面写着‘闵’字的旗帜若隐若现的。

    陈容见状,命令道:“停下来吧。”

    “是。”

    马车驶到道路旁边,缓缓停下。

    陈容掀开两侧的车帘。

    转眼间,那烟尘已‘逼’近而来。

    就在这时,陈容把车‘门’打开,向外探望着。

    旗帜下,那个一身黑‘色’盔甲,俊美冷酷的男人,在听到身边之人的低语后,转头向陈容望来。

    他右手一挥。

    只有二百人的队列停了下来。

    冉闵驱着马向陈容靠近,不一会,他勒停火红龙马,看向陈容。

    望着她,他双手一拱,客气地说道:“这一次孙衍筹粮,幸得‘女’郎相助,冉闵感‘激’不尽。”

    陈容盯着他。在对上他那含着笑容的黑眸时,陈容低下头来,微微欠身,道:“请将军过来,我有话说。”

    冉闵踢了踢马腹,来到她身侧。

    他靠得如此近,近得她都可以离到他那熟悉的体息。

    陈容抬起头来,她朝他身后望了一眼,低声说道:“将军可是回南阳城?”

    “是。”

    冉闵诧异地挑了挑眉,突然问道:“‘女’郎只身出城,是为了找我?”

    陈容点了点头。

    冉闵严肃起来,他朝她双手一拱,“请讲。”

    陈容垂下双眸,道:“将军这次前来,是不是带了几个曾是士族出身的偏将幕僚?”

    冉闵盯着她,不满地说道:“这种事,孙衍也与你这个‘妇’人说来?”

    陈容嗖地抬头盯着他。

    她盯着他,沉声说道:“我这个‘妇’人,在这种时候冒险前来,只是想与将军说一句话。如今的南阳城,处处都有传言。很多士族都相信,将军是想替石虎取了南阳城的。可是,也有一些士族并不相信,他们知道,将军是深恨胡人的。

    呆会,将军入城时,便有不少士族前来迎接,如果在这个时候,将军身边的人出其不意,刺杀了那几个德高望重的士族族长,将军到时又该如何?”

    陈容抬起小下巴,瞪着冉闵的脸,恨恨地说道:“哼,你以为我想前来啊?若不是无意中听到一些‘私’语,感觉到事有不妙,我才懒得前来呢。”

    她说到这里,右手嗖地一声,把那马鞭握在手中,向驭夫喝道:“走”

    驭夫应了一声,马车驶动。

    就在这时,冉闵右手一伸,嗖地握住了陈容的手腕。

    他盯着她,沉声道:“一起走。”双眼一瞟,他看到了她那马车厢与马身上的鲜血,瞬时,冉闵咧嘴一笑,煞是耀眼,“为了见我,你一个小小的‘女’郎都敢狠下心杀人了?”

    陈容重重一哼,左手连甩,想甩脱他地掌握。

    可她刚一动,冉闵却握得更紧了。

    如此近距离地望着她,他向她凑近少许,低低嘱咐道:“别闹了,我就去问一问,处理好了一道同行。”

    说话之际,那温热的气息吹入她的耳‘洞’,引得陈容不可自抑地颤抖起来,转眼间,她已小脸绯红,呼吸紊‘乱’。

    冉闵先是挑了挑眉,然后他细细地盯着她打量起来。突然的,他低声呢喃,“今日方知,你这小姑子美‘艳’‘惑’人。”

    一句话刚落,陈容已低低吼道:“闭嘴”她把手中的马鞭扬了扬,恶狠狠地说道:“这种话,以后不许你说不然休怪我鞭下无情”

    冉闵先是一怔,转眼大笑起来。

    哈哈笑声中,他马头一掉,返身队列中。

    他端坐在马背上,双眼如电,冷冷的在众人身上盯过。

    片刻后,冉闵长戟一指,喝道:“你,你,你,你,还有你,都给我站出来”

    被他指中的五人,不由面面相觑,他们犹豫了一下,慢腾腾地站了出来。

    ‘嗖‘地一声,冉闵长戟一探,指住了站在中间的那人的咽喉

    戟尖寒气入骨,‘逼’人而来。那人不由自主地向后退出一步,颤声道:“将军,将军这是何意?”

    冉闵俊脸沉寒,他暴喝一声,“说石虎令你前来,是何用意?”

    一句话吐出,便是‘扑通’一声跪地声传来。却是站在右侧第四的那个士族人,不知为什么双膝一软,坐倒在地。

    冉闵见状,双眼一睁,一抹暴戾的寒光迸‘射’而出:果然有问题

    他右手轻抬,手中长戟向前一送。

    瞬时,那被长戟指着的士人再也‘挺’不住了,他扑通一声跪倒在地,颤声叫道:“别,别杀我,我说,我说。。。。。。是陛下,陛下说了,将军的心全在汉族人这边,这样不好,他要我们随着将军入城时,顺手杀几个德高望重的士族首脑。”

    果然如陈氏阿容所说的一样,她一个小小的姑子,从哪里听到这么‘精’准的秘密?不由自主的,冉闵头一转,朝陈容盯去。

    他看到的,是个侧面对着他,小脸清‘艳’动人,腰细不盈一握的佳人。

    冉闵收回目光,盯着那士人,沉沉说道:“南阳王呢?陛下不要你们也顺手杀了他?”

    那士人连连摇头,伏在地上急急说道:“不,不,陛下说了,南阳王就算了,有那昏愦的老儿在,南阳不足惧。”

    冉闵收回长戟,喝道:“李为。”

    “在”

    “把他们拖下去,询问一下,看看还有什么同伙,问完后由你处置吧。”

    “是”一个瘦长身形,气质‘阴’冷的中年人策马出列,手一挥,便使着手下把那个大呼小叫着求饶的士人拖了下去。

    冉闵策着马转向陈容。

    望着依然侧面对着自己的陈容,他低沉一笑,道:“别看了,那方向只有青山什么的,没有美男”

    陈容哼了一声,回头看向他。

    这时,冉闵也在看着她。

    四目相对,冉闵皱着眉头,很是认真地问道:“小姑子,我真没有得罪过你?”

    陈容回答得迅速,“没有。”

    “当真?”

    “自是当真。”陈容给了他一个白眼,忍不住说道:“此间事了,我们走罢。”

    说罢,右手放在车帘上,便想把它拉下。

    就在这时,冉闵的手闪电般地伸出,再次扣住了她的手腕。

    他握着她的手腕后,向上一移,竟是把她的整只小手都包在手掌中。

    他暖暖的大手,便这般包着她的小手。

    嗖地一下,陈容脸红至颈,她抬眼看着他,看着他,目光中,除了惊慌,竟还有些泪光。

    冉闵大奇,他策马再向她靠近。这一下,他与她之间,只隔了数寸,两人吐出的呼吸之气,都相互缠绕着。

    冉闵居高临下地盯着她‘精’美的小脸,薄‘唇’有意无意间,触了触她绯红的小脸。随着他的‘唇’这么一碰,陈容几乎是吓傻了,她张着小嘴,泪汪汪地抬头看着他。看她那表情,原本是想控诉的,可眨巴眨巴着,却只有了汹涌的泪意和委屈。

    冉闵一直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盯着她的每一个表情变化。

    见状,他浓眉挑了挑,俊美无暇的脸孔上,‘露’出一抹饶有兴趣的浅笑。他薄‘唇’一扬,声音低哑地说道:“陈氏阿容,我向陈府求娶你吧。”

    “不”

    陈容几乎是尖叫出声。她双手齐出,胡‘乱’地推着他的‘胸’膛,道:“你离我远一些。”

    冉闵没有动。

    他任由她推着他,他伸出右手,轻轻的,温柔地在她的脸上,拭了一滴泪水。低着眸光,他盯着手指尖上的那泪水,竟是薄‘唇’一凑,把它吞入腹中。

    这动作,这动作。。。。。。

    陈容傻了,她愕愕地张着嫣红的小嘴,傻呼呼地看着他地动作。

    冉闵把她的泪水抿入‘唇’内后,浓眉一挑,道:“有点咸。”他抬头盯着陈容,问道:“你真没有见过我?”

    “我说了没有”

    听到陈容的低吼声,冉闵哑声一笑。他竟这般伸出手去,轻轻地抚上她的脸。

    粗糙的手指在陈容的脸上温柔地移动,一下又一下,他慢慢地拭去她脸上所有的泪水,然后,他低下头,鼻尖几乎触到了她的鼻尖,低低地说道:“真不要我娶你?”

    ##

    忍不住提前放了,新书刚上架,跪求订阅和粉红票啊。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媚公卿》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媚公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媚公卿》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