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六十七章 磨刀霍霍向狼去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媚公卿正文卷 第六十七章 磨刀霍霍向狼去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第六十七章  磨刀霍霍向狼去

    求粉红票啊,大伙要把媚公卿顶到新书榜上第一才好呢,呵呵,我最是贪心了。

    ??

    陈容蹙着眉,不高兴地喝道:“这件事,以后谁也不许提。”

    众仆一怔。

    陈容瞪向那个驾车的青工,怒道:“以后不许再说了,记着,今天什么事也没有发生”

    青工还是有点怕她的,闻言连忙讷讷称是。到是平妪在一侧急急地问道:“为什么?只有冉将军不像别的士族把出身看得这么重,他可是能娶你为妻的啊。错过了他,你怎么办?”

    陈容红着眼,倔强地扁着嘴,狠狠地回道:“便是一生不嫁,我也不会嫁给这个人。”

    说罢,她转身向房中冲去。

    尚叟在她的身后叫道:“‘女’郎,家族可不会让你不嫁啊。当别人的小妾,远不如当冉将军的妻子的。”

    回答尚叟的,是房‘门’被重重带上的关‘门’声。

    陈容一直把自己关在房中,到得下午时,她听到外面街道中,传来了一阵阵地欢笑声。

    她听了一阵后,忍不住站在‘门’后,喊道:“妪。”

    过了好一会,平妪的声音急急传来,“在呢在呢,‘女’郎,什么事啊?”

    陈容侧着头望着纱窗外,问道:“外面出了什么事,怎么这么热闹?”

    看着她长大的平妪,一下便听出了她那奔涌的好奇,当下她哭笑不得地说道:“‘女’郎想知道,为什么不出去看一看。”

    里面的陈容没有吭声。

    平妪只好说道:“是这样的,冉将军仅带着二百士卒,便来到了南阳城了。大伙都很高兴,都觉得他带了这么点人便来了,那是真心想保护南阳城的。”

    陈容‘恩’了一声。

    平妪见她又安静了,不由凑上前来,小心地问道:“‘女’郎,你都没有吃早餐呢,现在都下午了。饿不饿,要不要出来?”

    陈容没有回答。

    平妪嘟囔起来,“也不知是跟谁赌气呢,竟然连饭也不吃。真是的,‘女’郎越活越小了。”

    这一次,平妪的话音刚落,房‘门’砰地一声给打了开来,陈容像一阵风一般急卷而出,而她的手中,寒光闪闪

    平妪骇了一跳,急叫道:“‘女’郎,你要做什么?”

    陈容头也不回地冲入后院,叫道:“磨刀去”

    平妪呆住了,她傻呼呼地望着她的背影,松了一口气,刚才,她还以为‘女’郎要跟人拼命呢。转眼,她又摇了摇头,真是越来越不明白‘女’郎在想什么了。

    转眼,一天过去了。

    到得傍晚时,陈容蹲在院落里的水井旁,一次又一次地对着水中的自己说道:“不许哭了听到没有?下次见到他,无论如何不许再哭”一边说,她一边用力地瞪大眼,直看到水中的自己,真的没有半分泪光,真的显得凶巴巴的,这才满意地抬起头来。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一个奴仆的声音,“‘女’郎,孙小将军来了。”

    什么,孙衍来了?

    陈容大喜,她连忙冲了过去。冲出几步,她才记起自己手中还拿着一把短刀,便把它甩手扔下。

    陈容冲到院‘门’处时,灿烂的夕阳光下,那个一身金‘色’盔甲的俊美白嫩的少年,正大步跨来。

    两人对了个正着。

    瞬时,两人齐齐地‘露’齿一笑。

    孙衍朝着她上下打量后,白嫩的脸上‘露’出一抹恼意,他恨恨地说道:“阿容,我没能帮你杀了那个老匹夫。”

    他的眼神中尽是歉意。整个南阳城,都在流传着陈容在南阳王府呆了两天两夜的事。外面的人不是说她被南阳王睡了,便是说她被王七郎睡了。总之,她的名节算是糟踏得差不多了。

    陈容连连摇头,她苦笑道:“你已经尽力了。”她感‘激’地看着这个少年,为了自己的事,他差点与南阳王直接干上,这世间,如他一样对自己这般好的人,还真是不多。

    孙衍伸手在腰间长剑上重重一拍,大步走来,“那老家伙太可恨了,‘奶’‘奶’的,要不是考虑到胡人会进攻南阳,我已跟他撕破脸了。”

    他冲到树下的石几旁,伸手拿起一樽陈容刚刚喝过的酒水,仰头便是一饮而尽。陈容刚要提醒,看到他已经喝完,便又闭上了嘴。

    孙衍在塌上坐下,朝着旁边拍了拍,向陈容叫道:“愣在那里干什么?过来说话啊。”

    陈容连忙提步跑近。

    两人面对面坐下后,陈容望着他,关切地问道:“你不是给搬到城外去了吗?怎么又进城了?”

    孙衍一边自顾自地倒酒,一边捡起一块糕点扔到嘴里,他咀嚼着,含糊不清地说道:“士卒还在城外,只我进来了。”

    他仰头喝了一大口酒,胡‘乱’吞下后,道:“不说我了,你呢,你好不好?那天究竟是怎么回事?那天见到文将军,他竟然说你放出了孔明灯,灯上还有胡文写了你和王弘的名字。当时我一听到你在南阳王府中,便吓了一跳,马上想到你有危险了,不然,也不会用放孔明灯,写胡文的方式来惊动别人。”

    他说到这里,把酒樽朝几上重重一放,瞪着陈容,怒道:“你为什么要写王弘的名字?为什么不写我的名字?‘奶’‘奶’的,就算我救不了你,我也一样可以去找王弘那小子来救你”

    陈容望着眼前这少年吹胡子瞪眼的模样,不由噗哧一笑。

    孙衍对上她的笑容,也想到了自己这话颇有强词夺理之处,不由怏怏地低下了头。

    陈容早就想跟他说起这件事了,见他提起,便清咳一声,娓娓说来。

    她一说完,孙衍便是脸一沉,朝着石几上一拍,低声咆哮道:“没有想到陈元是这种人”

    他抬起头,一脸担忧,“你的父兄什么时候能来南阳?要么,我想办法把你送到建康去吧。落在这家伙的底下,你迟早会出事。”

    建康的父兄?

    陈容苦笑了一下,摇了摇头。

    孙衍瞪着她,见她闷闷不乐的,想起一事,刚张嘴,便又是苦笑道:“你的名节算是毁在了南阳王和王弘的手里了。不然,我也可以不经过家族,先娶了你的。”

    陈容低头不语,她自是明白孙衍的意思,这个少年虽然放‘荡’不羁,可他终是江东孙家的嫡系,便是没有父兄在旁边,他也不能因自己的婚事给家族抹黑,给祖先抹黑。他要娶名节被毁的自己,还真的需要做出什么事,博得家族同意才行。

    陈容想到这点,心中不由地又对王七郎恼怒起来。

    她嘟起嘴,恨恨地说道:“便没有一个好的”

    孙衍给听‘迷’糊了,他瞪着她,道:“我可是堂堂丈夫。”说完后,他又补充道:“冉将军也是”

    正在这时,外面传来一阵娇软的‘女’子声音,“阿容在吗?姐姐来看你了。”

    是陈微的声音。

    是她来了?

    陈容一听,马上对着孙衍说道:“阿衍,你先回去罢。我这些姐姐妹妹的最是多事了。”

    孙衍点了点头,他站了起来,转身便走。

    他刚刚跨出院‘门’,陈微便娉娉婷婷地走了进来。

    突然遇到孙衍,陈微呆了呆,她妒忌地朝后面的陈容望了一眼,转向孙衍‘插’秧般地一福,娇嫩嫩地唤道:“见过孙将军。”

    孙衍哼了一声,大袖一甩,理也不理她便跨‘门’而去。

    受到这种冷遇,陈微呆了呆,她回头望着孙衍大步离去的背影,慢慢的,脸‘色’变得有点难看。

    不过一会,陈微便挤出一个笑容,她转头对上陈容,清脆地叫道:“阿容。”

    陈容朝她一礼,笑道:“姐姐来了,请上坐。”

    陈微点了点头,一边向她走来,一边说道:“孙小将军又来找阿容了?他可真是个有心的。”说到这里,她恶意的补充道:“孙将军可知道阿容你在南阳王府住过?”

    陈容听到这里,小脸不由一沉。

    陈微话一出口,便有点悔了,见到她沉着脸,连忙陪笑道:“是姐姐不是,姐姐不该说这个的。”

    陈容低下头,接受她的致歉,“我知道姐姐没有恶意,姐姐是贵客,请坐吧。”

    陈微就在孙衍刚才坐过的位置上坐上。

    她伸手把着那酒樽,细白的手指抚了一遍又一遍,就是不说话。

    陈容见状,有点诧异地望了她一眼,见她的表情好似有点腼腆,便故意不问。

    好一会,陈微才低低地说道:“阿容。”

    “恩。”

    陈容的语气有点漫不经心。

    陈微没有注意到,她显然心‘乱’如麻,不停地摩挲着樽沿,她咬了咬下‘唇’,终于问道:“那个,你上次说,冉将军不喜欢不爽快的‘女’人,此话当真?”

    果然是为了他而来。

    陈容冷笑一声,随意地应道:“当真。”

    陈微抬起头来。

    她的小脸绯红,双眼明亮,整个人透着一种喜悦和兴奋和隐忧。她嘴‘唇’动了动,急急地说道:“阿容,你可知道,冉将军又回南阳城了。”

    陈容点了点头,回道:“刚听仆人说了。”

    陈容的声音一落,陈微已是容光焕发,她快乐地说道:“是啊是啊,整个南阳城的人都在说他呢,便是闭‘门’不出的仆人们,也都知道他的名字呢。这回啊,他只带着二百士卒便回来了,陈公攘说,这便足以证明,冉将军是真心护着我们汉族人,是真心想保护南阳城的。”

    说到这里,她咬着下‘唇’,含着羞涩地笑,绞着衣角说道:“父亲说,要再次宴请冉将军。他还说,会在宴中,要冉将军正式娶了我呢。”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媚公卿》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媚公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媚公卿》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