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六十八章 资产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媚公卿正文卷 第六十八章 资产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第六十八章  资产

    陈微说到这里,见陈容垂眸不语,不由倾身向前,绞着双手紧张地说道:“父亲说了,上一次冉将军在见我了后,有了悔意,要我这一次好好表现一下。阿容,你说过的,冉将军喜欢爽利的人。还有呢,他还喜欢什么?”

    这时的陈微,似乎已经忘记了,上次为了这件事,她还甩了陈容一个耳光的。

    陈容抬头望了她一眼,摇了摇头,细声说道:“我也不知。”

    “你一定知道。”陈微的声音有点急,她伸出双手握着陈容的手,摇了摇,嘻嘻笑道:“好妹妹,你就告诉我吧,告诉我吧。”

    陈容却还是摇头。

    陈微有点不高兴了,她呼地站了起来,怒道:“是不是上次的事得罪了你,你故意不想说?”

    陈容暗中冷笑一声:我便是故意不想说难道,我还欠了你的不成?

    陈微见她低头不语,脸‘色’有点漠然,更是大恼,她狠狠一跺脚,叫道:“陈氏阿容,你怎么是这种怪脾气?哼,怪不得姐姐妹妹们都不喜欢你了。”

    就在陈微这句话脱口而出时,陈容呼地一声站了起来,她提起长长的裙套,转身便向房中冲去。不一会,寝房‘门’被带上的声音重重响起。

    陈微大恼,她朝着寝房‘门’尖叫道:“陈氏阿容,你当真没有一点尊卑怪不得惹人厌烦。哼,你还没有嫁人呢,我去叫父亲把你随便扔给一个老头子算了。”

    说罢,她转身冲向外面。

    一直冲到院落‘门’口,陈微都有点诧异,怎么陈容还没有追上来,难道她就不怕吗?

    对陈微来说,她一直觉得陈容应该讨好她的,不说自己身份比她高贵,便是自己的父亲管着她,她都应该小心地巴着自己。

    诧异了一阵后,陈微的脚步一顿,她突然记起来了,是了,陈容已被王七郎看中,怪不得怪不得了。哼,她还真是想得好啊,呆会我就跟父亲说,要他拖下去,别把阿容送给王七郎,便让她与她的心上人这样分离着。

    想到这里,陈微脚步一转,直接朝主院方向冲去。

    早在两‘女’争持时,平妪等人便看在眼中,不过他们也只是干瞪眼,却无能为力,自家‘女’郎的‘性’格他们是熟悉的,对她的要求可不能太高,毕竟她现在,比起在平城时已经收敛文静太多了。

    安静了一会后,尚叟走到陈容的房‘门’前,说道:“‘女’郎,田地已买好了。”

    “当真?”

    陈容大喜,她呼地一声把房‘门’拉开,双眼放光地望着尚叟,连连问道:“买了多少?”

    尚叟朝她双手一拱,道:“整个南阳城中人心惶惶,大伙都想甩了田地离开此地。那地便宜着呢。平素里,那些帛布的,只可以购田百亩,这一次足足购了六七百亩,而且都是良田善地。不止是田地,便是那些雇农也一并留下了,他们说,只要主家给他们一碗稀粥喝,便是没日没夜的干,也是愿意的。奴见这些人也是可靠的,便都应了下来。至于规矩则按以前的不动,毕竟我们是挂在冉将军的名下,若是太苛刻可就给他添黑了。”

    陈容点了点头,挥手道:“这些就不必跟我说了,叟自做决定吧。”

    她望着外面,想道:六七百亩良田?想来族姐陈微的陪嫁,也只有这么多吧?这一次,自己总算有些资产了。

    想了想,陈容低声吩咐,“叟,趁这两日,把粮栗拿出七车,去换一些铺面,也记得冉将军的名下。记着,要南街的。”顿了顿,她又补充道:“你要大伙当着外人,便统一说,我用七车粮栗换了书简。”她这次带来的书简中,有一些是父亲珍藏的秘本,正可拿出来充充数。

    尚叟担忧地望着她,叹道:“‘女’郎,若是你父兄突然来信,令你前去建康,这些可找不到好买家啊。”

    陈容摇了摇头,微笑道:“不必担忧,去办吧。”

    “是。”

    望着尚叟离去的背影,陈容沉思了一会,跑到房中,拿起马鞭冲到后院耍了起来。

    转眼,一天过去了。

    这时刻,随着冉闵的回来,整个南阳城都热闹起来。各大家族不停地举行夜宴,请他为上宾。

    这些人中,有很多并不相信冉闵完全站在汉族人这一边。可他们是想,万一冉闵真地进攻南阳城,也许他看在自己对他这么客气的份上,会放自己一马呢?

    第三天,陈容的院落里,再次坐满了各房的‘女’郎们。

    这些‘女’郎们说起来也奇怪,她们看不起陈容,与她说话时,总不免连讽带刺。可是,她们又喜欢来她的院落里。如陈微陈琪陈茜这三个‘性’格相似的‘女’郎更是,似乎‘挺’享受与陈容说话时,那种直白不需拐弯抹角地痛快。

    这一日,她们又坐到了陈容的院落中。

    陈茜吃了一口糕点后,皱了皱眉头,向陈容说道:“你不是有的是粮和财帛吗?怎么连些蔗糖都舍不得,这糕点一点也不甜。”

    陈容闻言,笑了笑,有意无意间,她朝平妪看了一眼。

    平妪马上明白她的意思了,她在一侧笑了起来,“这个二姑子就不知道了,我家‘女’郎啊,用七车粮栗换了些珍本绝本书简呢。现在家里的存粮只有四五车了。”

    这话一出,众‘女’的低语声同时一止。她们抬头看着陈容,那目光中,又是好笑又是说不出地惋惜。

    可是,偏偏没有一人能说什么。在这种时候,用珍贵之极的粮栗换书简,那是何等风雅之事?何等高洁之举?

    众‘女’愕愕中,陈容低下头来,她微敛右袖,举起酒杯小小地抿了一口,酒杯后,是她忍俊不禁的笑容。

    好半晌,陈微说道:“阿容,你做这样的事怎么不经过我父亲?”声音有点急。众‘女’齐刷刷看向陈微。

    陈微一怔,马上明白自己失态了。不管怎么样,陈容是另一支族的,她对自己的财产,还是有着绝对的处理权的。陈微这话一说,便似她们父‘女’都在算计陈容的财产似的。

    陈微讷讷一笑,连忙说道:“我不是这个意思,不是这个意思。是,是这个时候,粮栗何等珍贵,我替阿容心痛罢了。”

    她这话一出,陈茜哧笑出声,道:“阿微,你俗了。”

    陈茜的姐姐陈琪慢条斯理地讽刺道:“阿微本是俗物。”

    这话一出,陈微都要哭了。她红着眼眶,嘴‘唇’抿得紧紧的,眼前这两位姐姐,可都是嫡‘女’,她哪里敢对她们无礼?

    陈容低下头来,她再次以袖遮脸,饮了一小口酒,挡住了脸上的舒畅痛快。

    这次回来后,她听到平妪说,陈元派来管制他们的人,到仓库去过几次。当时她就知道了,陈元还在算计她的粮。

    果然如此。

    陈微红着双眼,泫然‘玉’泣时,外面一阵脚步声传来。

    不一会,一个清朗的声音从外面传来,“陈氏阿容可在?”

    众‘女’一怔,平妪连忙应道:“在呢。”

    那声音道:“我是王家的人。”

    王家?平妪急急走出,对着院‘门’外的人一福,道:“请吩咐。”

    那人捧上一份做工‘精’美的请贴,笑道:“明日午时,阳水之滨,湖山之侧,众君泛舟而游。如此时机,怎能无美相伴?听闻陈氏阿容得了王七郎的‘玉’佩,请卿抱琴而来,以助雅兴。”

    平妪接过请贴,望着那大步离去的王家仆人好一会,才傻傻地转过头看向陈容。

    这时刻,众‘女’都在看向陈容。

    陈茜率先笑了起来,她以袖掩嘴,格格说道:“阿容,你的七郎想你了。”

    她的话中带着酸意。这请贴可不简单,它明显是出自士大夫之手。能出现在那样的风雅宴会上,本身便是一种荣耀。

    与陈茜一样,庭中的‘女’郎们,都对陈容‘露’出了妒忌之‘色’。

    这时,陈微在一侧突然说道:“阿容跟了王七郎,也不过是做妾的。她有什么资格当七郎是她的?”

    陈微抬起下巴,鄙夷地盯了陈容一眼,向陈茜说道:“姐姐这话,失了尊卑主次。”

    陈茜知道,她这是在报复自己刚才骂她是‘俗了’,她有心想反讽两句,但是陈茜的话又说得很有道理,只得怏怏住嘴。

    就在这时,陈容站了起来,她朝着众‘女’一福,低声道:“阿容身体不适,告退了。”

    说罢,她急匆匆向寝房中跑去。

    望着她逃之夭夭的背影,陈微叫道:“阿容伤心了?何必呢,以你的身份,能许给王七郎为妾,也是抬举了啊。”她说到这里,急急以袖掩嘴,心中为自己的直白刻薄有点悔意,可是,望着陈容那只能逃遁的背影,却又涌出一抹痛快。

    陈容钻入了寝房中。

    她从墙上摘下马鞭,在虚空中‘啪啪’两下,恨恨地说道:“真恨不得撕了她们的嘴”

    骂出一句后,她气恨稍平。无力地退到塌上坐下,陈容怔怔地出起神来:明日午时,阳水之滨,抱琴而去?那么说,我要见到王弘了?说不定还可以见到别的名士。

    想到王七郎,她小手握成拳头,暗暗发誓:见到他后,非要他把说出的话做出的事收回不可。

    ##

    今天就更新这么多了。。。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媚公卿》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媚公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媚公卿》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