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六十九章 套近乎?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媚公卿正文卷 第六十九章 套近乎?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第六十九章  套近乎?

    下午时,外面传来一个陌生的婢‘女’声音,“阿容可在?”

    平妪迎上去,笑道:“在呢。”

    一个十**岁,圆圆脸,大眼睛的少‘女’走了进来。这少‘女’虽然做婢‘女’打扮,可一身淡紫罗衣,笑容矜持,看起来比一般的‘女’郎还要像‘女’郎些。

    这婢‘女’朝着平妪望了一眼,瞟向寝房中,笑道:“我家主母阮氏有请阿容。”

    阮氏?陈元的嫡妻?

    陈容一凛,她连忙站起来,在房中应道:“请稍侯,陈容马上来。”

    那婢‘女’一笑,应道:“是。”

    不一会,陈容便换了一套她在平城时穿过的旧裳裙,出现在台阶处。

    那婢‘女’见她出来,再次福了福,向后退出一步,示意她先行。

    陈容提步向前走去。

    在她的身后,那婢‘女’领着两个小婢‘女’,娉娉婷婷地走着。她地动作,透着一种矜持和培养多年才有的礼数。而这些,来自北方,父兄疏于管教的陈容,是不懂的。

    陈容朝她望了一眼,刚把脚步放慢,学着她那般碎步而行。转眼便想道,自己又用不着巴结阮氏的,再则,就算她想巴结,也改变不了什么,何必邯郸学步的?

    想到这里,她索‘性’放开脚步,快步而行。

    几个婢‘女’见她步履生风,呆了呆后,连忙提速。

    当陈容来到阮氏所在的院落里,三个婢‘女’都有点气喘吁吁了。

    来到院落外,那婢‘女’喘了一口气,朝陈容强笑道:“小娘子稍侯,容我禀过主母。”

    陈容点了点头,侧过头打量着四周的景‘色’。

    不一会,那婢‘女’的声音传来,“阿容,进来吧。”

    “是。”

    陈容应了一声,快步跨入院落。

    那婢‘女’站在台阶上,她含着矜持的笑容望着陈容,见她走近,微微躬身,道:“主母在里面侯着呢。”

    “是。”

    陈容越过她,直直地走入堂房中。

    这堂房装饰得富丽堂房,最先映入陈容眼帘的,是一座高达三尺的珊瑚。这珊瑚,不管是光泽还是完整度,都不比她在平城时砸碎的那个要差——如此贵重之物,被这般随随便便地摆在红木几上。

    陈容把目光从珊瑚身上收回,朝着堂房正中,‘精’美的‘玉’石屏风之侧,安坐在塌几上的‘妇’人盈盈一福,唤道:“伯母。”

    这‘妇’人四十几岁,肌肤丰润,脸上没有丝毫皱纹,一张容长脸上,挂着疏淡的笑容。

    在这个‘妇’人的身后,站着一个陈容见过的**,这**二十七八岁,正是她刚来那日拆穿她装病的。陈容知道,这**是陈元的妾,不过她是阮氏身边人,自身又‘精’明能干,深受陈元宠爱,虽是妾,却比一般的妾地位高多了。

    阮氏微笑地看着陈容,朝着她上下打量了一番后,右手轻指,“坐罢。”

    “是。”

    陈容走到那塌几处,大大方方地坐下——从头到尾,她的动作都带着几分率‘性’和粗鲁。不知不觉中,阮氏蹙起了柳叶眉。

    望着自坐下后,便低着头,一声不吭的陈容,阮氏温和地开口了,“阿容,伯母数日前刚刚抵达南阳城,一回来便忙于诸事,疏忽了你,你可有怪责?”

    陈容闻言,连忙欠身回道:“不敢。”

    阮氏慢慢一笑,“阿容父兄不在,我便是你的母亲,不必拘礼。”

    陈容应道:“是。”

    阮氏收回目光,脸上笑容稍减,轻言细语地说道:“阿容,你还有一个月,便满十五了吧?”

    难不成她叫自己前来,是为了婚事?陈容心中格登一下。

    她再次欠了欠身,答道:“是,伯母好记忆。”

    阮氏低叹一声,道:“都快十五岁的小娘子了,哎。”

    她的语气中,有着陈容听不懂的责备。

    对陈容来说,既然听不懂,就当没有听到。当下,她依然低收顺目,却是面无愧‘色’。

    阮氏的眉头,不由蹙得更紧了。

    她端起杯子,饮了一口人‘乳’,徐徐问道:“阿容那一院,如今是谁管事?”

    站在她身后的**上前一步,欠了欠身,恭敬地回道:“小姑子身家丰厚,向管事要求一切供应,自己承担。”

    阮氏蹙眉道:“这可不行。”她放下杯子,道:“我和她伯父既已接手过来,岂能如此放任于她?”

    她目光转向陈容,温言说道:“我只有阿微一个‘女’儿,便再多一个,也是喜事。阿容,以后你的吃穿用度,全部照着阿微的份例,可好?”

    陈容低眉敛目的,闻言她犹豫了一下,道:“禀伯母,事情是这样的。前阵子郎主说府中少粮,要求裁减奴仆。可我那些奴仆,都是看着我长大的,阿容不愿裁了他们,便向郎主要求自行承担一应支出。”

    她顿了顿,笑了笑,十分直接地问道:“如果伯母不会裁减我的奴仆,阿容自是一切愿意。”

    一直蹙着眉头的阮氏,闻言暗暗摇了摇头。

    等陈容说完,她轻叹道:“我真是有罪啊,阿微也罢,阿容也罢,都是举止粗疏,说话也。。。。。。哎。”

    按道理,她一个长辈如此责怪自己,陈容应该站起来向她请罪。可陈容也不知是听不懂还是怎么的,竟还是愣愣地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的。

    阮氏的柳叶眉蹙得更深了。

    她转眼看向那**。

    **上前一步,在她身后低低地说道:“也许正是因为她这样子,王七郎才会看重于她。”

    阮氏沉呤了一会,点了点头。

    她再次看向陈容时,那笑容已真诚多了。

    举起人‘奶’再次饮了一口,阮氏笑道:“阿容果真如你伯父所言,是个率真可爱的。”

    陈元说她率真可笑?陈容差点失笑出声。

    阮氏似是不想与她久呆了,当下声音微提,轻言细语的语调,快速了二分,“阿容啊。”

    “在。”

    “你已十五岁了,也不小了,以后嫁了人,还是得多加注意的。”

    她抬起头,向外面唤道:“‘弄’儿,去把三郎叫来。”

    “是。”

    在陈容的纳闷中,不一会功夫,一个略带沙哑的青年男子声音从外面传来,“母亲找我?”

    阮氏一听他的声音,便是笑逐颜开的,她慈爱地唤道:“三郎,进来吧。”

    一个十**岁的青年应声入内。

    他陡然看到陈容,不由一怔。

    不过他很快便收回目光,朝着阮氏施了一礼,恭敬地唤道:“儿子见过母亲。”

    “我儿过来坐罢。”

    “是。”

    落坐后,青年的目光转向陈容,问道:“母亲,她是?”

    “她呀,便是阿容。”

    “什么?”

    青年一惊,他好奇地盯着陈容,道:“便是那个弹奏凤求凰的阿容?”

    阮氏拍了拍他的手,责怪道:“休要如此说你妹妹。”

    她含着笑,向陈容说道:“阿容,这是你三哥,以后,你也阿微一样,把他当亲哥哥吧。”

    陈容依然低眉敛目地应道:“是。”

    她站了起来,朝着青年福了福,温驯地说道:“见过三哥。”

    陈三郎还在盯着她上下打量,闻言站了起来,还了一礼,笑道:“阿容不必多礼。”

    阮氏满意地一笑,温言唤道:“阿容啊,你三哥啊,可是个多才多艺的,你以后要与他多多亲近。至于那些举止粗疏言语无状的,还是少走动的好。”她可能是看到陈容着实迟钝,这话已说得很直白了。

    可她说得这么直白,陈容还是听不懂。

    她愕愕地抬起头来,‘迷’糊地望着阮氏,道:“举止粗疏言语无状的?谁呀?”

    在陈容的记忆中,除了她自己,她还真的不知道有哪个人,当得起这样地评价。

    阮氏盯着她‘迷’糊的样子,眸中闪过一抹不耐烦。

    而坐在她身边的陈三郎,这时终于发现陈容的长相颇为‘诱’人,双眼直勾勾地盯着她打量不休。

    在有点难堪的气氛中,那**站了出来,甜笑道:“好了好了,阿容,你伯母累了,我送你出去吧。”

    陈容差点吁出一口长气,她连忙站起,应道:“是。”

    **扭着腰肢,走在陈容的前面。

    来到台阶上时,**凑近陈容,压低声音说道:“阿容,常到你府中来的那几个,我们平素是不屑的。哼,就算她们身份上是嫡‘女’,可看那修养那样貌,又哪里比得上阿容你?”

    至此,陈容才恍然大悟:原来阮氏说的是陈茜和陈琪啊,不对,陈微也是与自己走得近的。阮氏的话中应该包括她。

    **见到陈容终于明白了,笑容不再那么僵硬,她朝着房中瞟了一眼,又向陈容说道:“明日里,那王七郎是不是约了你游湖?”

    陈容怔怔地点了点头。

    **见她还是不明白,笑容一僵,她无力地压低声音,说道:“明日,就让你三哥送你去游湖吧。”

    陈容再次恍然大悟。

    她朝着**福了福,恭敬的,干脆地应道:“是。”

    **满意地点了点头,亲切地说道:“回去吧。”

    “是。”

    **目送着陈容远去的身影,大摇其头。

    那婢‘女’走到她身后,忍笑道:“奴还是第一次见到,这般迟钝的‘女’郎。”

    **点了点头,叹道:“谁叫人家琅琊王七看重她呢?你也知道,在建康,王家的声威,连皇室都不能相比哎,三郎若是能得到王七郎一字之赞,对他的这次建康之行,是大有好处啊。”

    ¥¥

    第一更求粉红票。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媚公卿》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媚公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媚公卿》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