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七十一章 他叫她卿卿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媚公卿正文卷 第七十一章 他叫她卿卿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第七十一章  他叫她卿卿

    见陈容过来,哗地一声,一叶扁舟破‘浪’而出,王弘的轻舟转眼便冲到岸边。

    王弘走上两步,向陈容伸出右手。

    他颀长的身形随着‘波’涛起伏而起伏,日光下,晶莹明澈高远的双眼,正含着笑,温柔地盯着她。

    陈容对上这样的眼神,不知怎地,心跳慌得漏了一拍,她连忙低头避开他的目光,暗暗想道:这家伙长得太俊,对‘女’人又有手段,我得避开他的目光才能与他谈事。

    她还在沉思时,王弘修长白净的大手已握上了她‘肉’‘肉’的小手。

    两手相握,陈容的小手又颤抖了一下,反‘射’‘性’地想‘抽’回。

    就在这时,王弘右手一紧,阻止了她地回‘抽’。

    他握着她的手,轻轻一扯,牵着她到了扁舟上。

    可是,到了扁舟上,他依然没有放开陈容,反而这般牵着她,向舟头走去。

    陈容停步不动。

    她低着头,双颊绯红,低低叫道:“松开。”

    语气中带着几分武装起来的强硬。

    王弘转过头来,他双眼微眯地盯着她,温柔笑道:“卿卿在与谁说话?这么硬的口气?”

    陈容脸更红了,她咬着‘唇’,恨恨地说道:“我还是未嫁之身。”

    “哦。”王弘点了点头,他不以为然地转过头去,继续牵着她向前走,“这个我知道。”一副你说了句废话的表情。

    陈容朝四周瞟了一眼,这一瞟,她顿时大躁,只见七八个名士都笑嘻嘻地盯着自己和王弘,竟是个个都在看戏一般。

    陈容羞得脑袋都埋到‘胸’口了,她连忙提步,任由王弘牵着,走到了舟头上。

    舟头上,用铁丝牢牢地栓着两副塌几。塌几上摆着酒和‘肉’,还有琴。

    王弘在塌上坐下,右手轻抬,朝对面一指,“坐吧。”

    陈容顺从地坐了下来。两人一坐下,舟尾的巨汉手一撑,扁舟如剑,轻‘荡’而出。

    随着轻舟‘激’‘荡’而出,陈容不由晃了晃:她来自北方,虽然喜欢甩鞭骑马的,却是个十足的旱鸭子。这般水‘波’‘荡’漾,舟身起伏的一晃,她的眼前有点‘花’,‘腿’也有点软了。

    陈容收回目光,双手握上酒杯,强迫自己不再看向那滚滚‘波’涛。

    这时,她的对面传来王弘温柔的声音,“卿卿方才好似有话要跟我说?”他的声音一落,轻舟驶入一个漩涡中,猛地一转,陈容慌‘乱’地欠身,双手伸手扶着一东西,清‘艳’的小脸已有点发白了。

    好一会,舟身终于平稳了,陈容吁了一口长气,突然发现自己手上所按之处甚为温热。

    她转过头来。

    这一看,她小脸瞬时火红火红。原来她稳稳扶着的,是王弘的手臂。这其实不算什么,重点是她身子前倾,整个人一副标准的投怀送抱的姿势。

    此时此刻,王弘的酒杯已转到了左手上,他伸出右手任由陈容扶着,嘴角微扬,笑容浅浅。

    就是陈容红着脸向他看去时,王弘眉头一挑,极温柔地说道:“你晕船?若不,到我怀中来吧。”

    “不”

    陈容立马低叫出声,她急急地收回双手,反正已让眼前这人看出了自己的胆怯了,她干脆双手紧扣着舟排。

    这下,她终于稳了,陈容心神大定。

    她心神一定,又向左右瞟去。见到众人都在打量着四周湖景,满目青山,便松了一口气,转向了王弘。

    如此近距离地看着这个男人,陈容发现王弘不但五官十分俊逸,脸上还‘门’g着一层淡淡莹光。再加上他的双眼极其清澈高远,让人一见便气为之夺,神为之移。

    看着看着,她赫然发现,与这个男人相处这么久了,她直到这时才看清他的五官,才敢直视他,才不会被他的容光灼得目光游离。

    就在陈容盯着他不放时,一个少年尖而清朗的笑声从后面传来,“这‘女’郎看王七郎时,目灼灼似贼也。”正是桓九郎的声音。

    一语吐出,众人哄堂大笑,陈容羞愧不已。

    瘐志乐得一边拍着自个儿大‘腿’,一边哇哇叫道:“小姑子何必如此?七郎已是你的七郎,你大可目灼灼似家贼。”

    众人的哄笑声更大了。

    陈容的小脸涨得更红了。

    她迅速地低下头去,还用大袖掩着脸。转眼,她又急急抬起头来。

    只是,这么一来,她睁大水汪汪,含着媚意的双眼,牢牢盯着那湖水‘荡’漾处,愣是不敢看向王弘。

    桓九郎见她如此,怪笑道:“小姑子羞了。我说小姑子,整个建康的‘女’郎见到王七,都是如狼似虎的,你不过是目光如贼,大可不必羞惭。”

    陈容一听也是,不管是平城还是南阳,‘女’郎们对上美男子时,那可都是围而迫之,堵而赏之的。她用得着害羞吗?

    于是,她下巴一抬,再次勇敢地看向王七郎。

    目光一抬,她对上了王七郎忍着笑意的嘴角。他从巨汉手中接过酒杯,也不顾扁身飘‘荡’,稳稳地饮了一口后,低笑道:“直至今日,我才知道阿容果然悦我。”

    陈容一愣,差点反‘射’‘性’地喝出‘胡说’两字,幸好她嘴一张时,看到了王弘淡淡瞟来,却微沉的眸光时,赶紧闭上。

    陈容低下头来,她吸了一口气,勇敢地说道:“七郎,那个,那个,你别叫我卿卿了。”

    “哦,为何?”

    王七好奇地望着她。

    陈容小脸一苦,她眨了眨长长的睫‘毛’,喃喃说道:“被郎君这么一叫,阿容还怎么嫁得出去?”她吸了一口气,求道:“阿容虽然卑贱,却是断断不会为妾的。郎君收回你说过的话吧。”

    她右手轻轻一抖,那‘玉’佩滑落掌心,“还有这个,也收回吧。”

    王七郎瞟了她一眼,端起一杯酒放到她的左手上,温柔一笑,“不收。”

    语气果断之极。

    陈容瞪着他,压低声音急急地说道:“可,可我怎么办?”

    王弘一晒,‘露’出雪白的牙齿淡淡地说道:“不怎么办。你就这样安慰自己,以后在王七郎面前多多温柔,多多表现,也许这家伙会娶你为妻。”

    这话一出,陈容彻底愣住了。

    这时,瘐志大叫道:“七郎,注意了”

    王弘站了起来,转过头去。随着他白衣翩翩地这么当风而立,陈容才发现,所有的扁舟已在湖中央围成了一圈。首位上站着的是瘐志。他樽好一杯酒,把那酒杯朝湖面上一放。

    酒杯甚轻,稳稳地立在湖水当中。这时,瘐志右手轻轻一划,随着几圈涟漪划起,那酒杯‘荡’漾着,慢慢转向了桓九郎和王弘的方向。

    酒杯一走,瘐志叫道:“还是老规矩,酒杯到了谁的前面,那个人不是呤诗,便得弹琴‘弄’筝。”

    他目光瞟向傻愣愣的陈容,怪笑道:“七郎,你也可以叫你的凶恶卿卿抚琴代替。”

    说到这里,他呵呵大笑。

    这时的陈容,还是呆呆傻傻的,她眨了眨眼睛,好半天才把目光转向王弘。

    她慢慢站了起来。

    望着这个背风而立,宛若云阁中人的王七郎,陈容苦着脸,叹道:“完了,完了。”

    声音已是悲嚎。

    王弘嘴角一挑,正在这时,那酒杯已‘荡’到了他与桓九郎之间。

    王弘从船夫手中接过竹竿,轻轻一划,把那酒杯划到自己的面前,他伸手捞过,然后,塞到陈容的手中,道:“该你了。”

    陈容终于回过神来,她眨巴眨巴地望着王弘,奇道:“不是说酒杯自行‘荡’到谁的面前便是谁吗?为什么你要把它捞起来给我?”

    王弘一笑,他还没有回答,旁边的桓九郎已不客气地说道:“那还用问吗?你的七郎想欣赏美人风中抚琴的飘然之态。”

    陈容并不傻,马上明白了。正如桓九郎所说,王七郎是不想她老念着那件事,扰了他的雅兴,他要她放开心怀,与他共赏湖山一‘色’。

    想到这里,陈容一笑,道:“好。”

    这一笑,极为明亮。

    那巨汉捧着她的七弦琴递了过来。

    陈容接过,坐了下来。

    就在她坐下的同时,陈容突然发现,自己原来还在舟上。

    瞬时,她的小脸白了白,刚才她心念着自己的事,竟然忘记了自己还晕着船呢。

    她的小手一暖。

    却是王弦探身过来,抱过她的琴。

    随着他右手一拔,一阵悠扬高远的琴声飘出时,他淡淡说道:“唱一曲吧。”

    话音一落,琴声如‘潮’,汹涌而来。

    这琴音,汹涌澎湃中,透着几分世间奔‘波’之苦,可这苦楚中,偏有一种高远,似是一个局外人,站在红尘之外,望着这纷纷扰扰。

    陈容嘴一张,轻唱起来,“今日繁华今日酒,明日风‘波’明日舟。问君何处有仙山,君曰,仙山无,俗人处处,你眼前这个,心肠特狠”

    不得不说,陈容的嗓音极好,于清亮中透着媚意,微微沙哑中有着二分缠绵。这曲子被她顺口唱来,竟于闲淡中尽显奢华。

    只是,这曲子?

    众名士面面相觑,都傻呼呼地望着陈容。

    白衣胜雪,‘玉’树琼楼般的王七郎,弹着弹着,双手一按,琴声戛然而止。

    他抬起头来。

    他睨着陈容,问道:“世间有这种俚曲?”

    陈容瞪着他,答,“本来没有的,君一弹琴,它就出来了。”

    这小曲,简直就是口水句,不压韵,不合律,没有深意,在这满湖大家面前,真是拿不出手,低浅得像小孩子们胡‘乱’涂鸦而成。可它也有优点,它的优点就是口水,浅显得有趣的口水。

    它是陈容临时写的。

    众人怔忡过后,桓九郎率先笑了起来,“七郎,看来你的这‘妇’人怨念颇深。”

    瘐志也是戛戛直笑,“是啊是啊,七郎,你做了什么事恼了佳人,被人家说成‘俗人一个’,还说你‘心肠特狠’?”

    那中年文士也笑道:“原来小姑子前来,是诉苦来着。好好好,难得有此妙事,小姑子尽管说来,你放心,便是把王七砍成八块,也要如了你小姑子的心愿。”

    一个一个,语带戏谑,都站到了陈容这一边。

    王弘抬起头来。

    他对上了一脸得意的陈容。

    嘴角慢慢一弯,王七郎转过头去,他朝着众人睨了一眼,慢条斯理地说道:“此,卿卿我我之句也,你们凑什么热闹?”

    他说,这是他与陈容之间打情骂俏的话。。。。。。

    陈容瞬时哑了。

    她无力地低下头去。

    扁了扁嘴,陈容低低地哼哼,“郎君坏我名节,小心我赖着你不放,‘逼’着你娶我为妻。”

    说到这里,她的语气中添了几分狠气,“还有,你家族里安排的那些‘女’郎小姑子的,我也见一个赶一个。哼哼,你莫以为我不敢。”

    回答她的,是王七似笑非笑的一睨。不得不说,眼前人神采飘然,皎如‘玉’树,这般一笑一睨,真是令人目眩神‘迷’。因此,陈容又呆住了。

    当她醒过来时,王七已把酒杯斟满酒,袖子一甩,把它顺着湖‘波’送出老远。

    醒过来后,陈容望着他临风而立的身姿暗叹一声,决定把烦恼事压后再说。

    这时,酒杯已转到了那中年文士面前。便在风‘波’当中,水‘浪’之中,轻舟飘‘荡’之时,他令奴仆拿来一卷宣纸,在上面龙飞凤舞地挥洒起来。

    陈容望着他握得稳稳的笔端,好整以暇的气质,心中暗暗折服。

    不一会,一副笔黑淋漓的行书出现在众人眼前。

    名士们纷纷道好时,那酒杯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几次都‘荡’向了王弘。每每‘荡’到,王弘便是大袖一卷,把它送走。

    瘐志哇哇大叫,恼道:“王七郎,你敢不守规矩?”

    王弘斜眼睨向他,道:“我想守时,它就是规矩。”

    这话说得,恁地任‘性’。

    众名士哈哈大笑起来。

    桓九郎率先叫道:“好,好好,正是如此,我想守时,它就是规矩。哈哈哈。”

    满座大笑中,只有陈容,她眨巴眨巴着眼,诧异地望着王弘,想道:他居然说什么‘我想守时它就是规矩’,他王七郎,还真是敢说啊。

    本来,她心情郁郁,难有敞开‘胸’怀的时候。可与这些人在一起,不知怎么地,她的心情就是放松了,就是快乐了许多。

    不知不觉中,她已是满脸笑容,目光明润。

    王弘无意中朝她一瞟,嘴角一扬,信手捞起湖中的酒杯,仰头一饮。随着他右手一拔一划,一缕悠扬清远的琴声在湖水之间流‘荡’着,飘入白云当中。

    ##

    求粉红票啊求粉红票。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媚公卿》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媚公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媚公卿》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