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七十二章 有时候,可以狠着来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媚公卿正文卷 第七十二章 有时候,可以狠着来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第七十二章  有时候,可以狠着来

    求粉红票求订阅。

    ??

    现在毕竟是冬日,太阳就算暖暖的,那风吹来时,也是遍身生寒。

    众人游玩了大半个时辰后,已有点禁不住了。于是在酒转一轮之后,体质最弱的桓九郎便提到回去。

    轻舟回‘荡’,众人络续坐上马车。

    陈容的马车走了两步后,她令驭夫停下,反过头去,看向王弘等人。

    这些名士,无一不是才华高绝,气质出众。要是前世,她别说是与这些人呆在一起,便是远远地看到,也别道而行——那种自形惭秽,是难以言状的。

    可这一次,也许是因为站在王弘身后吧,陈容竟是感觉不到众名士咄咄‘逼’人的傲气。不但感觉不到,她甚至觉得与他们相处时,整个人都放松了,时间也过得飞快。

    就在她望着王弘寻思之际,正与瘐志等人‘交’谈着的王弘转过头来。

    他望着陈容,嘴角一扬,右手轻挥,“阿容不必恋恋不舍,你先行回去,若是想我,随时可到王府来。”

    他的一句话刚刚说完,便看到陈容的小脸嗖地涨得通红,那双黑不见底的双眸,也有火焰在沸腾。王七郎见状,眉头一挑,奇道:“卿卿如此望我,可有不尽之意?”

    陈容小嘴一咬,一个‘屁’字差点脱口而出。而这时,瘐志等人已哈哈大笑起来。

    在他们的笑声中,陈容转头向驭夫叫道:“我们走。”

    三个字一吐,笑声更响了。王弘却是不笑,他静静地目送着陈容急急逃离的身影,直到那‘激’起的灰尘挡住了视野,才懒懒地转过头来。

    陈容的马车是直接驶入院落中的。

    她小脸晕红地走下马车,抬头一看,秀眉微蹙,唤道:“平妪,平妪?”

    平妪没有出现。

    陈容脸‘色’凝重了些,她大步踏入台阶,叫道:“有人没,出来一下。”

    直叫了五六下,尚叟才从后院急急走出。他脸上身上都是灰尘,看来刚刚还在忙碌着。

    陈容望着他,问道:“人呢?今日怎地这般安静?”

    尚叟没有回答,而是朝左右看了一眼,急急走到陈容的身前,低声道:“入房再说吧。”

    陈容一惊,点了点头,与尚叟一道走入堂房。

    尚叟朝外面看了一眼,轻轻把‘门’掩上,才转头对上陈容,苦巴着脸说道:“方才郎主的如夫人李氏过来了,她说,‘女’郎既已归于郎主名下,自当受夫人管制,一切饮食起居,与阿微那小姑子相同。她还说,‘女’郎年幼,她愿替‘女’郎保管粮栗。因此,她令人把仓库中的四车多粮栗都搬走了,还强行遣走了五个仆人,平妪也在遣走之列。”

    顿一顿,他低声说道:“平妪五人,老奴把他们安置在刚买下来的店铺中。众仆去送了,应该快回来了。”

    说这些话时,尚叟一直担忧地望着陈容,生怕她如往日一样,不管不顾的大发脾气。

    不过,直到他把话说完,陈容都很平静。

    在尚叟诧异的目光中,陈容低下头来,寻思了一会后,她轻声说道:“那被裁走的五人,你去安排一下,便放在买下的店铺中。对了,那七车粮栗可都换成了店铺?”

    尚叟连连点头,喜笑颜开地说道:“换了换了,还是‘女’郎想事周到啊,不然,现在那七车粮,也被如夫人给搬走了。是这样,各家人心惶惶,那些店铺只要是用粮换,便比往岁便宜甚多。那七车粮,在平素只能换下三个店面的,可老奴这次足足换了十二家。南街那里只有十家店铺出售,老奴已全部买下,另外还在主街也买了二家店铺。”

    陈容点了点头,她沉着脸,低低说道:“这事不要声张,你去‘交’待他们一下,便说,若是陈氏的人见到了问起,便说那店铺是冉将军置下的。”

    “是。”

    “去吧。”

    尚叟应声就走,走了两步,他迟疑地回过头来,小声问道:“‘女’郎,平妪她,这些年了,你都习惯了她的服‘侍’,现在她不在,‘女’郎你?”

    陈容沉着脸,挥了挥手,道:“这个我自有主张,退下吧。”

    “是。”

    望着尚叟离去的背影,陈容的眉头越皱越紧,她没有想到,阮氏和李氏竟然这么狠,她们丈夫陈元虽然是个小人,可他多少还顾及别人的说法。这两人倒好,大大方方地把她的粮栗全部拿走,把她的忠仆遣散

    幸好陈术给她的那一车布帛属于‘女’孩家的小钱,不然的话,她现在吃穿住用,都要受制于人了。

    明明昨天还是好好的,怎么这一会功夫,阮氏和李氏便下这样的狠手了?陈容百思不解着。她在房中转悠了好一会,恍然大悟:必是因为陈三郎必是两人把陈三郎被名士们冷遇嘲讽的帐,算到她头上了

    看来,看到自己身卑无依,有人想骑在头上拉屎了

    陈容并不是一个有急智的人,而且,她也知道自己‘性’格冲动,一直以来,她都让自己忍耐着,每逢遇到会出现冲突的场面,都避开着。

    难道说,现在是避无可避了?

    陈容又踱了几步,冷冷一笑,看来,真不能让那些人以为自己软弱可欺了

    想到这里,她把短刀放入袖中,向外走去。

    不一会,陈容便扭着细腰,娉娉婷婷地出现在阮氏的院落外。

    站在拱‘门’处,她朝着一个婢‘女’盈盈一福,低声细语地说道:“不知夫人在否?阿容求见。”

    那婢‘女’先是一怔,这时,另一个婢‘女’走到她身后,低声说了一句。

    瞬时,那婢‘女’‘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她点了点头,还以一礼,“是阿容啊,进去吧。”

    “多谢。”

    陈容温柔地道了谢,脸上含笑,姿态曼妙地向里面走去。

    不一会,她便来到了台阶下。

    朝着里面略略一福,陈容清声唤道:“阿容求见夫人。”

    一个清柔明亮的声音传来,“是阿容啊,进来吧。”

    “是。”

    陈容提步入内。

    端坐在堂房中的,却只有那个二十七八岁的**李氏,在李氏的左右,还站着四个婢‘女’。

    李氏低着头,正在喝着什么,见到陈容走来,她把那杯子慢慢放在几上,笑道:“阿容来了,坐吧坐吧。”

    “是。”

    陈容在右侧一塌上坐下。

    她抬头瞅向里面,好奇地问道:“夫人不在么?”

    李氏嘴角含笑,语调轻快,“姐姐不在,阿容有事便跟我说吧。”

    “是。”

    陈容低眉敛目的,她声音清脆地说道:“阿容刚才听到老仆说,夫人下令了,说我的待遇与姐姐阿微相同。阿容闻言,不胜感‘激’,特意前来道谢。”

    李氏端起杯子,朝着里面吹了一口气,再小小地抿了一口,看也不看陈容一眼,道:“阿容却是个知礼的。夫人是大家出身,不喜被他人闲话,阿容你虽是另一支系,夫主既然接手过来,便与阿微一样,也是夫人的‘女’儿——她这样做,着实是体贴阿容,阿容既然心存感‘激’,那就还是个晓事的。”

    语气半‘阴’半阳,一段话竟含有多重意思。不过陈容没有心,也不愿意去细思。

    李氏的声音一落,陈容便是天真的一笑,然后,慢慢的,她右手一甩。

    嗖地一声,一抹寒光透袖而出,森森刺目。

    几‘女’一惊,不约而同地低叫出声。

    李氏瞪大了双眼,她眉头一蹙,压下涌出了咽喉的惊呼,喝道:“阿容,这是什么东西?你,如此地方,你拿一把刀出来,想做什么?”

    陈容闻言,好不天真的格格一笑,双眼都弯了起来,“如夫人休要害怕,这不过是一把小刀,刚才阿容与七郎,桓九郎他们相会时,也把刀拿出来耍了哦,他们还觉得很好玩呢。”

    陈容说到这里,把手中寒光森森的刀突然朝空中一抛

    刀锋飞到半空时,一缕阳光映‘射’其上,瞬时寒光森森,四‘射’而出。

    几‘女’再次惊呼出声。

    这个时代,虽是‘乱’世,可士族以文弱为美,有的士族少年听到马叫声都大惊失‘色’,‘尿’湿了‘裤’子,何况陈容手中玩耍的还是一把真正的刀?

    就在她一抛一甩,刀光森森间,几‘女’虽然强自镇定,可个个脸‘色’发白,表情惶惶。

    陈容似是一点也没有注意到几‘女’害怕了,她一边格格直笑,一边站了起来。

    陈容斜睨向李氏,嘴角含笑,眼中带煞地说道:“如夫人,我那四车栗呢?阿容心善,想把它拿出来分给那五个被赶走的奴仆,夫人意下如何?”

    她一边走,一边把刀一抛一甩着,一句话说完,整个人与李氏只有三步之遥

    就在李氏眉头一竖,准备叫人入内时,陈容拿着刀的动作微微一斜。便是这个动作,令得阳光折‘射’其上,瞬时,一道刺目的森森光芒闪电般地‘射’入了李氏的眼中。

    李氏大惧,一屁股坐趴在塌上,情不自禁地尖叫出声。

    随着她一尖叫,嗖嗖嗖,几个婢‘女’和护卫一冲而入。

    他们冲入房中,傻呼呼地望着瘫坐在塌上的李氏,又望向刀已入袖,正施施然地走回自己塌几的陈容,怔了半晌,叫道:“如夫人,出了什么事?”

    李氏颤抖着,伸手指着陈容,叫道:“她,她,她。”

    ‘她’了半天,却没有后文出来。说起来,陈容刚才什么事也没有做,只是耍了耍刀而已。

    李氏望着怔忡地望着自己的众仆,又看向陈容,心下暗恨,她尖声叫了起来,说道:“阿容,你好大的胆子,便没有尊卑上下了么?”

    她的尖叫声堪堪吐出,陈容已歪着头,眨巴着大眼天真地看着他,笑嘻嘻地说道:“如夫人,阿容什么事也没有做啊。”

    在令得李氏一呆后,陈容扬起嘴角,慢慢嘟囔道:“方才七郎还说,为免我难做,想帮一帮三哥呢。”

    她的声音不大,却也不小,李氏刚好可以模糊听到。

    李氏连忙收敛心神,向陈容问道:“你说什么?”

    陈容不答。

    李氏瞟见满堂的仆人,挥了挥手,喝道:“没事没事,都退下吧,退下吧。”

    “是。”

    众人依次退出。

    堂房中再次安静下来。

    见到他们退下,陈容扁了扁嘴,有点委屈,也有点不解地说道:“不过是耍耍刀子,刚才在七郎面前阿容这样玩,他还哈哈大笑呢,还伸手过来拿呢。怎么如夫人这般胆小,都吓成这样子了?”

    李氏一听,顿时气结。她伸手抚着‘胸’口,低喝道:“你,你。”

    喘了几声,她决定把这件事稍后再计较,便向陈容倾了倾,问道:“阿容,你刚才说你三哥怎么了?”

    陈容眨了眨眼,反问道:“如夫人,我那四车栗呢?我那些仆人跟我一路南迁而来,几经生死。既然家族愿意承担我的费用,我那些粟粮便想给了他们,也免得他们沦落无依。”

    李氏蹙起了眉头,脸一沉,道:“阿容,四车栗粮何等珍贵,你太小了,还是让我替你保管吧。什么给仆人的话,就不要再说了。”

    她的声音刚刚落地,陈容已嗖地站了起来,尖叫道:“为什么?他们一路护我重我,以衣衣我。如夫人,难道你想让世人指责我陈氏阿容无情无义?不行,那四车栗必须给我。”

    她显然太过愤怒,尖叫声中,藏在衣袖中的尖刀再次‘露’了出来,寒森森地晃人双眼。

    李氏实在是怕了这刀了,也怕了拿着刀,行事完全不按规矩来的陈容,更怕她此时此刻,那眼眸中流‘露’出的疯狂和煞气了。在陈容那刀再次反‘射’着阳光,刺入她的眼中时。她一屁股坐倒在地,叫道:“给你给你,都给你。”

    她急急喝道:“来人啊,把陈容这疯姑子请出去。”

    在几个仆人一冲而入时,陈容收刀入袖,朝着李氏匆匆一礼,哼哼道:“不用请了,我自己出去,”

    她身子一转,朝着那冲进来的仆人叫道:“走,跟我装粮去。”

    几个仆人一怔,看向了李氏。

    李氏惊魂未定,她伸手按在‘胸’口,脸‘色’苍白,连连挥手,有气无力地说道:“依她依她。”

    几仆闻言,施了一礼,跟在陈容身后向外走去。

    直到陈容走出老远,一个婢‘女’才回过神来,她恨恨地叫道:“这个阿容,竟敢对长者如此无礼?她的眼中还有尊卑上下吗?”婢‘女’转过头,朝着李氏大声说道:“如夫人,可不能这样放过了她。不行,一定要处罚她”

    李氏还是一脸苍白之‘色’,她咬着‘唇’,半晌才说道:“怎么处罚?她是在长者面前亮了刀,可她一来只是耍耍,人还站在几步开外,不曾用刀指着我们,世人说起,只会说我们自己胆小如鼠。再说,真要计较,她完全可以说自己是为了给仆人争粮,这是义”顿了顿,她无力地说道:“最最重要的是,名声上,她是王七的人,就算是夫主也不能不给王七面子。整个南阳城的人,都知道她识大体,讲情义。我们说出的话,有没有人相信,还是个问题。”

    她越说越是无力。

    好半晌,另一个婢‘女’颤声说道:“这个陈氏阿容,就是个疯子,”这话一出,几‘女’都频频点头,她们望着陈容远去的方向,不由自主地想道:她就是个疯子,以后还是离远一些的好——孙子兵法中说:‘投之亡地而后存,陷之死地然后生’,又有一句俗语说:‘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刚才的陈容,那舞动的刀锋,那眼神中流‘露’出的煞和狠劲,给她们的感觉便是那个又横又不要命的,自是远离为妙。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媚公卿》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媚公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媚公卿》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