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七十五章 敌军当前,自闲庭胜步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媚公卿正文卷 第七十五章 敌军当前,自闲庭胜步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第七十五章  敌军当前,自闲庭胜步

    求粉红票。

    ??

    王家众仆出现在南阳城中时,不时有士族出来相送。

    他们看着身形彪悍的百来勇士,一个个指指点点的。‘女’郎们则是垂着泪,驱着马车默默地跟在后面,一直相送到城‘门’处。

    幸好,陈容坐的是王家的马车,没有人注意到她一个‘女’郎魂在其中。

    到了城‘门’时,还有一些‘女’郎和士族在相送,陈容透过车帘缝朝外看去,见到尚叟的马车停在远处,没有引起任何人地注意,悄悄松了一口气。

    送出两百米后,众人停下脚步,目送着勇士们离去。直到马蹄踏起的烟尘渐渐消失在视野中,‘女’郎们压抑的哭声,还在一路相送。

    尚叟看到众人驶近,连忙驱车过来,唤道:“‘女’郎?”

    陈容应了一声,走下马车。

    她一上马车,尚叟便低声说道:“‘女’郎,我跟他们‘交’待了,说是众人问起,便道平妪要到西明城寻找亲人,你不放心,定要驱车相送,要数月才能回。我也跟平妪说了,要她这阵子闭‘门’不出,任何人不见。”

    陈容知道,他是为了自己的名声着想啊。就算到了这个地步,尚叟还是存着一丝侥幸,她自己又何尝不是如此?

    当下,她低低地应道:“我知。”

    这时,一个壮汉大喝道:“走罢走罢,不要再耽搁了。”

    他声音一落,马鞭便是挥得呼呼作响。随着他这一走,众人也连连吆喝起来。他们这是担心莫阳城被全部围死,救援不急啊。

    尚叟连忙驱车跟上。

    接下来,便是不息不停地赶路。

    出乎众人意料的是,陈容这个‘女’郎,居然体质极好,她坐累了便骑马,骑累了又坐车,半句怨言也没有,没有给他们添一点麻烦。

    光是这一点,便把绝大多数士族子弟比下去了,众仆在心中暗暗感慨。

    如此走了一天,又走了大半夜后,那文士望着挂在天空正中的明月,喝道:“休息一下。”

    “是。”

    车队一停,众仆便驱着马车,把它们摆成圆形挡在外围,骑马的众人和陈容的马车则放在中间,开始睡觉——为了节省时间,大伙要么睡在马车中,要么倚着马身坐着休息,没有扎营。

    那文士安排好一切后,转头看向陈容的马车。望着车帘晃‘荡’间,安静之极的陈容,他拱了拱手,客气地说道:“‘女’郎,明日午时便可以到达莫阳城了。”

    陈容点了点头,她清声问道:“不知君子准备从哪个城‘门’入内?”

    那文士怔了怔,道:“自然是南城‘门’。”南阳城位于莫阳城的东南方,从南城‘门’入内,那是顺理成章。

    “不可”

    马车中,陈容的声音清亮果断,她脆声说道:“胡人也是知晓军事的,他们必然会在南‘门’处布下重兵,以防阻我南阳城来的援兵。便是北‘门’也有不妥,我以为,可从西‘门’而入。”

    那文士怔住了,他与众人相互看了一眼,拱手问道:“‘女’郎以为西‘门’可入?”

    “是。”

    陈容回答得极果断。

    那文士皱眉说道:“容我们商议一下。”他向后退去。

    不一会,那文士走了过来,向陈容说道:“‘女’郎所言甚是有理,我们明日便走西侧城‘门’吧。”

    陈容应了一声,语气中,并没有意见被人采纳后的欣喜。

    那文士盯着那晃‘荡’的车帘,暗暗忖道:这个‘女’郎,年纪小小,却有勇有谋,从容淡定,郎君果然有眼光

    第二天一大早,众人便出发了。

    打定了主意从西‘门’而入后,众人便开始绕道而行。

    随着午时将近,行进变得越来越难,不时有胡人士卒出现在附近。每每这个时候,众人便屏住呼吸,在马脚和车轮上包上布条,悄然而行。

    中午了。

    莫阳城高大的,沆沆洼洼的城墙,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纵使隔得这么远,众人也可以看到城墙上人影绰绰。

    中年文士站在马背上,眺望了一阵后,向马车中的陈容皱眉说道:“西‘门’布有胡卒。”

    马车中,陈容的声音依然是四平八稳,无悲无喜,“无妨的,围城的是鲜卑名将慕容恪,他这是在围三放一,想‘逼’着莫阳城中的人从西‘门’逃出。这里布下的胡卒,只会是虚张声势,我们要是入内,他们不会阻拦。”

    陈容这话一出,众人已是面面相觑。

    她简单的一段话中,包含了太多的军事知识。这个小小的‘女’郎,竟是‘洞’若观火,把这些谋略说得理所当然。

    呆了呆,中年文士问道:“‘女’郎怎么知道的?”

    陈容似是一怔。

    好一会,她清声说道:“君子何不派一个知晓军事的人看看西城‘门’的布置?”

    中年文士向一个瘦小的汉子点了点头。

    那汉子嗖地一声,猫腰消失在灌木丛中。

    那中年文士再次转向陈容,又问道:“我们一路从西而来,都不见到胡人伏兵,他们如果真是把莫阳城中的人‘逼’着从西‘门’出,为什么不布置一下?”

    马车中,陈容沉默了一会。

    半晌,她清声说道:“慕容恪地布置,要是连我们都看出来了,他也成不了名将~”

    居然以这种笃定闲适的语气,给了这么一个不是答案的答案。

    中年文士这下完全怔住了。

    他想了想,决定等那瘦小汉子回来再说。

    二刻钟不到,那瘦小汉子回来了。他朝着中年文士双手一拱,道:“西城‘门’外,烟尘不起,千数胡卒或坐或谈,表情闲淡,可以一试”

    中年文士点了点头,咬牙道:“好便走西城‘门’”

    他的命令一下,众人开始整理行装,拿出武器。

    中年文士盯了一眼陈容,指出几个壮汉,令他们护在她的马车左右。

    众人出发了。

    他们这一动,便如脱兔,在一个壮汉的高喝声中,众人一字排开,刀枪在手,直冲而出。

    西城‘门’外是一大片平地,他们这百数人急急冲出时,马蹄踏出的轰隆声,惊得胡人们纷纷回头。

    就在这时,陈容突然叫道:“君子。”

    那中年文士这时已看不透陈容了,听到她开口,连忙策马靠近,大声叫道:“‘女’郎有何吩咐?”

    马车中,陈容悠然说道:“我们只有百数人,对上千数胡人‘精’骑,无异于螳臂当车。反正打不过,何必紧张?不如像平时一样,自自然然,轻轻松松地走过去”

    陈容这话,大有名士味道

    那中年文士双眼大亮,连声叫道:“有理有理。”

    他右手一挥,向众人喝道:“大伙收起兵器,停止吆喝,便如平素郊游时。”

    这命令一出,众人都是呆了呆。好一会,他们才‘乱’七八糟地收起兵器,拉停急冲而去的奔马。

    随着他们走近,西城‘门’外,嗡嗡声越来越大。

    刚才还慌忙站起,急急奔向坐骑的胡人们,这时都安静下来,他们一个一个地掉转头,傻呼呼地看向前方。

    不止是他们,便是城墙上的众人,也在一阵喧嚣之后安静下来,傻呼呼地看向下面。

    在他们的前方,那宽阔的城‘门’外,百数个身形‘精’悍,做仆人打扮的壮汉,策的策马,驱的驱车,闲闲散散的,悠悠然然地走了过来。

    他们地动作,舒缓轻松,他们前进的车轮,连灰尘都没有‘激’起。

    这些人,哪里是在向城‘门’冲杀?分明是闲庭胜步。

    千多胡人呆呆怔怔时,城墙上的汉族人越来越多,越来越多。

    中年文士策马走在陈容的马车旁,他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些胡人,伸袖拭了拭额头上的汗水,道:“‘女’郎,他们没有拿起兵器。”

    另一个紧随着马车的壮汉,一边警惕地四下察看,一边问道:“陈家小姑子,这些胡人连马都没有骑上,兵器也不曾拿,他们真的不会趁机掩杀我们?”

    马车中,陈容的声音含糊地传来。

    不过,这两人只是因为心神不定,忍不住想与她说说话,至于她回不回答,已是不重要。

    两队人越来越近,越来越近了。

    慢慢的,彼此的面目,都可以清楚看到了。

    到得这时,常年跟在王弘身边,已练就了一身气度的王家众仆,已放了开来。他们索‘性’收回眼神,一边谈笑着,一边策着马,闲闲散散地向前走去。

    两队人,只有二百步了。

    一般而言,如果是马上掩杀,这个距离,双方便要开始做准备了。

    可是,不管是胡人,还是王家众人,竟似傻了一般,胡人们傻傻地看着这些谈笑风生的王家仆人们,而王家仆人们,则连正眼也不向他们望一眼。

    一百步了

    到得这时,胡人还是‘乱’七八糟地杵在那里,不曾上马,不曾拿枪。

    八十步了

    胡人还是傻呼呼地看着他们。

    五十步

    三十步

    这时刻,彼此的面容,表情,眼神,都已一目了然。

    望着脸上只有好奇惊愕之‘色’,却无杀气,也没有拿起武器的胡人们,王家众人同时在心中吐出一口压抑的浊气。

    二十步了

    双方说的话,都可以清楚听到了。

    十步了。

    走在前面的人,已与敌人擦肩而过了。

    就在这时

    胡人队列中,一人越队而出

    这人身穿将袍,颏下三络长须,不管是打扮还是形像,都像极了汉族文士。

    这文士大步走出,他朝着王家众人深深一揖,好奇地说道:“敢问诸位,出自哪一个名‘门’显宦?”

    中年文士就在马车上,朝他还以一礼,朗声道:“琅琊王府。”

    那胡人长叹一声,道:“琅琊王府啊?果然盛名无虚。”

    他拱了拱手,向后退去。

    这时,众人已经与胡人们擦肩而过,这时,王府众人也终于知道了,正如阿容那小姑子所说,胡人并不想拦阻他们。

    车队施施然,缓缓然地越过了胡人阵列,来到了城‘门’之下。

    当他们出现在城‘门’下百步处时,‘滋滋——’,铁铸的城‘门’在刺耳的摩擦声中,慢慢打开。

    一队晋人出现在城‘门’后。

    这些人在看到王府众人时,同时‘露’出一抹赞赏的笑容来。

    不等他们开口,一阵大笑声传出,笑声中,一个皮肤白净,五官端方的中年文士,踱着方步缓步走出。他一边走,一边向旁边那人笑道:“王七啊王七,直到今日,我才算服了你了”

    站在他身边的,那个俊美飘逸,容光慑人的少年郎君,可不正是王弘?

    此时的王弘,嘴角微扬,似是带笑,只是他那极清澈极高远的双眸中,闪耀着一抹异常明亮的光芒。

    他大步走出。

    看到他走来,王府众人连忙翻身下马,走下马车,齐刷刷一礼,同时叫道:“郎君。”

    王弘点了点头,他转过头,看向尚叟,看向陈容的马车。

    为了名声着想,陈容并没有下车,也没有掀开车帘,让众人看到,她是一个‘女’郎。

    王弘深深地凝视了马车中的陈容一眼,朝着众仆点了点头,道:“进去吧。”

    “是。”

    众仆在百数个士族的筹拥下,浩浩‘荡’‘荡’地进了莫阳城。

    随着城‘门’‘滋滋——’地关上,王府众仆同时松了一口气,有的甚至双‘腿’一软。

    王弘朝他们瞟了一眼,又瞟向马车中的陈容,然后收回了视线。

    王府众人在松了一口气后,便同时‘激’动起来——做为一个卑贱的仆役,他们竟被百数士族围拥着,慎而重之地迎进了城这种风光,直是闻所未闻

    他们强行压抑着欢喜和‘激’动,端起脸,在莫阳城百姓们的夹道欢迎中,缓缓进入了城主府。

    他们来到王弘所住的西院时,那中年端方的文士停下脚步,再次朝着他们,也朝着王弘深深一揖,他朗朗笑道:“七郎,死虽可惧,然有了你,有了这些义士相伴,我无畏矣。”

    他直起身,又朝着王府众仆团团一揖,叹道:“若能不死,诸君风采,必定传遍天下。”

    说到这里,他大叹一声,道:“王弘啊王弘,连仆人都是如此风范,我直不知道你这个主人,是如何的风华绝代”

    他长袖一甩,招呼着众人一一退去。

    他们一退,王弘便转过头来,他朝着众仆盯了一眼,把他们的神‘色’变化一一收入眼底后,转过头来,看向了马车中的陈容。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媚公卿》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媚公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媚公卿》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