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七十六章 陈容的名节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媚公卿正文卷 第七十六章 陈容的名节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第七十六章  陈容的名节

    王弘望着陈容的马车,笑容浅浅,“下来吧。”

    陈容掀开车帘,清‘艳’的脸出现在他面前。这个时候的她,脸‘色’有点发白,显然刚才的那一幕,让她余悸末平。

    王弘望着她,也不询问,便这般转过身去,长袖一甩,“进去吧。”

    “是。”

    众仆跟在他的身后向里面走去。

    陈容也在其中。

    她坐在书房靠角落处,低着头,一缕阳光透‘门’而入,照在她前面的虚空中,浮尘在光线中起起落落,便如人生。

    陈容看着那道光,不知不觉中给看痴了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一个人影挡在她的前面,也挡住了那道光线。

    陈容抬起头来。

    她对上了王弘温柔的双眼。

    他盯着她,慢慢地倾身向前,慢慢地伸出手指,抚向她白嫩的小脸。

    他的手指还没有到,属于他的体温便扑鼻而来,陈容垂下双眸,本能地想向后避开,却强迫自己一动不动。

    只是,不知不觉中,她的‘胸’口因屏住呼吸太久,而隐隐闷痛。

    他的手宛如‘春’风般,拂到了她的脸上,修长白净的手指一沾既走,手指的主人含着笑,温柔地说道:“真是不小心啊,看,这头发都给粘在脸上了。”

    声线浅浅的,温柔而清澈,便如那流泉,便如那夜间的风,轻轻地一拂而过。

    他的手‘抽’走了。

    一直屏着呼吸的陈容,暗暗吐出一口浊气,这时刻,她内心中涌出一股说不出是失望,还是放松的情绪。

    王弘移开塌,在她的对面坐下。他头也不抬,清声喝道:“备酒‘肉’这最后半日,我要与佳人一醉”

    最后半日?

    陈容嗖地抬起头来。

    她定定地看向他,嘴‘唇’动了动。

    王弘没有看她,他拿起酒壶,动作优雅地给自己和她满上,这时刻,那一缕阳光正好照在他白净俊美的脸上,使得那浅浅的茸‘毛’,那温柔的笑容,清楚可见。

    陈容垂下双眸。

    最后半日。

    是了,前世时,他是在明日城破时,被杀而亡当时,鲜卑胡人们为了庆祝他的死亡,大犒三军。而前世的她,对王七郎这个人最后的,也是唯一的印象,便是当时胡人破天荒的用黄金作棺,金缕‘玉’为衣,把他的尸骨隆重送回了建康。

    胡人的举动,惊动了整个天下。要知道,在汉族人心中,胡人是没有人‘性’,是以人为食的。这样的畜类,对一个中原名士,对一个还没有及冠的少年,如此尊敬的,慎重地送归他的尸骨,那是极不可思议的一件事。

    在此后的十几年中,晋人们谈起王弘时,都是‘迷’‘惑’不解,而有关他的一切,也彻底成了不解之谜。

    这一世,她与他对面而坐,不管是为了她自己,还是为了他,还是为了那一日南阳府中,被救出时她所许出的承诺,她都不能让他死,她不允

    就在陈容寻思之际,她的小手一暖。

    却是王弘端起酒杯,把它放在她的掌心。

    他的手没有移开。

    修长白净的手指,轻轻地勾住她的中指,甚至,还在轻轻摩挲着,随着他地动作,一种异常的酥软透体而入。

    陈容强忍着,没有收回手指。

    王弘垂着眸,长长的睫‘毛’微敛,给他那俊逸无双,容光照人的脸,添了两个小小的弧形‘阴’影。

    他专注地抚着她的手指,低低问道:“卿为何而来?”

    声音很轻,很淡,宛如一抹吹过天地的夜风。

    陈容抿着‘唇’,一时之间,都不知道如何回答他了。

    王弘抬起头来,他专注地盯着她的脸,等着她地回答。

    半晌,陈容咽了咽口水,干涩地说道:“君不在,恐南阳王对我不利。”

    这时刻,她的内心涌出过十几种回答,可她自己也没有想到,到头来,她给他的,是那个最冷漠最不讨人喜欢的理由。

    王弘低低笑了起来,他把她的中指勾起,轻轻包住,一边用自己的指尖摩挲着她的指尖,他一边漫不经心地,极轻极温柔地说道:“为了摆脱南阳王,阿容甚至愿意赴这必死之局?”

    他的动作,很温柔很温柔,他的指尖有点粗,这般摩挲着,令得她的指尖直是颤抖着。这颤栗,一直颤到了心尖上。

    陈容咬了咬‘唇’,压抑住心头涌出的异样,低声说道:“不一定是必死之局”

    她说到这里,悄悄地抬眸,看向王弘。

    王弘俊美高远的脸上,神‘色’淡淡,他似乎没有听到陈容语气中的笃定。只是一笑。

    慢慢的,他放开了她的手,站了起来。

    就在他站起来的那一刻,陈容发现,眼前这个男人,突然变得遥远飘渺了。刚才他还让她觉得,他们是如此贴近,可只是转眼,陈容便悚然发现,他还是那朵天上的白云,而她,依然是那片飘零的落叶

    王弘站直身子,俯视着陈容,笑容淡淡而疏离,“阿容远道而来,必是累了,先休息一会吧。”

    说罢,他大袖一甩,优雅转身,飘然离去。

    望着他渐行渐远,逐渐消失在阳光下的背影,陈容直过了许久许久,才对着空无一人的书房中应了一声,“是。”

    应过后,陈容慢慢坐下。

    直到现在,她的‘腿’还是软的,她的心,也因为再次面对王弘,有点魂‘乱’。

    她是需要一个人静一静了。

    半个时辰后,陈容走出了书房。

    这时刻,城墙外面,胡人叫嚣声,战马的嘶鸣声,人语声魂在一起,显得十分嘈杂。

    院落中除了几个面‘色’惶惶的婢‘女’,便只有尚叟了。陈容挥手招来一个婢‘女’,说道:“给我拿一套你家郎君的衣裳。”

    那婢‘女’也没有心思询问她原由,低头应了一声,便跑向寝房。

    不一会,一套淡青和一套雪白的衣袍,同时摆在了陈容面前。

    那婢‘女’细声细气地说道:“这些都是七郎的旧衣裳。‘女’郎想着哪一件?”

    陈容道:“淡青吧。”从很小很小的时候开始,陈容便不喜欢穿素‘色’衣服。一来她穿不出那种纯粹的洁净,二来,这是庶民的裳服,她不喜欢。

    拿过衣裳,见那婢‘女’转身要走,陈容命令道:“给我梳妆。”

    说罢,她在铜镜前坐下。

    那婢‘女’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来到她身后,问道:“‘女’郎要梳个什么发式?”

    “衣是男装,发式自然也是男子发式。对了,呆会你去跟众婢们说一下,便说,  来的只有郎君,不曾有‘女’郎”

    婢‘女’呆了呆,问道:“为什么?”她一问出口,马上想到了原因,连忙应道:“是。”

    不一会,扮成了翩翩少年的陈容出现在铜镜之前。

    说实在的,陈容扮男装并不成功,她的五官过于明‘艳’,身材又太好了,不管多宽大的衣袍,穿在身上,总有几分婀娜之姿。

    不过大战在即,她也没有必要在乎这些细节。

    陈容朝镜中的自己瞟了一眼,大步走出。

    她走出院落时,发现过道上人影稀疏,偶尔看到几个仆人,也是奔跑着,显得又急又‘乱’。

    似乎整个城主府,最冷静最能保持平和的,还是王七郎的院落。

    走了一阵后,陈容看到了一个王府的仆役,连忙问道:“七郎何在?”

    那仆役来去匆匆,也没有细看问话的是谁,手一挥应道:“在城楼上。”

    “多谢。”

    陈容大步向城楼走去。

    不一会,他便看到了站在高高的城楼上,白衣胜雪,纤尘不染的王七郎。这是很奇怪的事,明明他的身前身后都是人,明明城里城外都是喧嚣一片。可他站在那里,陈容便觉得天高云淡,唯有伊人独立。

    陈容走到了王七郎的身后。

    与看向天边的王七郎不同,陈容低头看向城下的胡人。这是南城‘门’,下面的胡人密密麻麻,足有上万。上万胡人便蹲在城下,有的煮饭,有的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嘻笑。

    初看上去很‘乱’,仔细一看,陈容马上发现,这些胡人队列整齐,衣甲在身,兵器更不曾离开左右。

    陈容盯了下面一阵后,突然说道:“七郎,我以为,此‘门’藏有一线生机”

    她突然出声,直是惊醒了王弘。

    他转头看来。

    见是陈容,他双眼一亮,嘴角浅笑隐隐。

    歪着头,静静地盯视着她,王弘突然伸出手来,朝她一摆,“愿携卿手”

    他说这话时,语调有点慢,表情有种异常,似是在做出某种承诺。

    陈容自是不可能伸出手。

    她朝他笑了笑,盯着他的眼睛认真地说道:“七郎,我们或可从南‘门’脱围。”

    她转向城‘门’下,右手一指,沉声说道:“七郎请看,左侧和右侧,还有位于中间和后方的胡人,是不是不一样?”

    她没有听到回话声。

    陈容回过头来。

    王弘正侧着头,静静地望着她。

    夕阳下,陈容‘艳’美的脸,给染上了一层金‘色’,她的双眼是那么明亮,年轻的肌肤是那么的具有活力,便是那掩在宽大衣裳下的身躯,也有一种被压抑住的‘激’情和生命力。

    王弘收回目光,也看向城下,道:“是有异常,阿容有何看法?”

    陈容正要回答,一阵脚步声传来,伴随着脚步声的,是一个清朗的笑声,“七郎在啊?噫,这位郎君是?”

    声音有点狐疑。

    陈容转过头去,对上这个中年文雅,意态悠闲的莫阳城主。纵使大战迫在眉睫,眼看就要城破人亡了,这个士大夫的脸上,也是笑容可掬,似乎他马上面临的不是生死大劫,而是一场宴会,一次诗会。

    陈容上前一步,便想回答。

    她还没有开口,王弘走到她身后,伸出手来。

    他便这般闲闲散散的,极自然地把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微笑着说道:“他啊,是我卿卿,今日前来,与我一道赴死。”

    陈容僵住了。

    她挂在脸上的笑容,刚要脱口说出的招呼,都给哽住了。

    她万万没有想到,王弘会给出一个这样的答案

    莫阳城主双眼一亮。

    他朝着陈容上上下下打量着,抚着长须,点头感慨道:“貌若处子,姿容‘艳’丽,有这样的卿卿,难怪风流名于天下的王七郎,也甘愿断袖了。”

    说到这里,莫阳城主望向城下的胡人,喃喃说道:“我不如七郎啊。这次黄泉路上,没有携手者。”

    他自顾自地感慨着,没有发现这时的陈容,表情呆滞,双‘腿’发软,整个人都要昏倒了。

    就在陈容向后一软时,她的腰间一暖,却是王弘扶住了她。

    他温柔地扶着她,爱怜地把她置于怀中,薄‘唇’贴着她的脸颊,吐出一口温热的气息,柔柔说道:“卿卿可是身有不适?”

    陈容没有力气回话。

    这时的她,痛苦地闭上双眼。

    说实话,这次她前来莫阳城,一是避祸,二也是因为她知道这一战的始末她相信只要把握得好,只要事情还是按照前世的轨迹行走,她便可以带着王弘,带着孙衍逃出生天

    所以,她坐在马车中不出来,她穿上男装,便是为将来着想,还想保住名节。还想着,功成后,全身而退。

    可此刻,王弘的手臂搭在她腰间,他‘胸’膛贴着她后背,他的‘唇’贴在她的脸颊。

    可怜的她,前一世自残而死时,还是处子之身,还不曾与任何男人这般亲近过。这一世倒好,先是被他夺去了初‘吻’,又被他这般置于怀中,左一句卿卿,右一句卿卿地叫着。

    这个男人,太也可恨。

    陈容暗暗咬了咬牙,她一睁眼,便对上莫阳城主望向自己和王弘,那羡慕的眼神。当下,她咬牙切齿地动作,马上变成了羞涩的笑容。

    挤出一个笑容后,陈容低下头来。她拉向锁在她腰间的他的手。

    轻轻一扯,他的手臂纹丝不动。

    陈容咬了咬下,猛地一用力,他的手臂还是纹丝不动。

    陈容秀眉一蹙,狠狠一掐

    “哎哟”

    王弘吃痛出声。

    莫阳城主诧异地转头看向他,问道:“怎地?”

    王弘嘴角一扬,浅浅的,优雅地笑道:“无事,被蚂蚁咬了一口。”

    莫阳城主哈哈一笑,道:“七郎死都不怕,却怕蚂蚁?”

    王弘眉头一挑,悠然说道:“那蚂蚁咬人,专钉人的嫩‘肉’,死死地咬,狠狠地钉,怎也不放,当然怕了。”他嘴里说着怕,可不管是表情,还是语调,都是一派悠然。

    莫阳城主哈哈一笑。

    这时,王弘低下头来。他浅浅一笑,温柔地含上陈容的耳垂,‘吮’吸‘舔’‘吻’着,以一种溺毙人的口‘吻’问道:“卿卿是怕死呢,还是怕那蚂蚁噬心的疼痛?”

    ##

    求粉红票。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媚公卿》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媚公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媚公卿》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