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七十九章 生天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媚公卿正文卷 第七十九章 生天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第七十九章  生天

    三人商议过后,便开始行动。

    时间飞逝如电。

    转眼间,夜深了。

    几乎是夜‘色’一降临,城主府中便是笙乐喧天,喘息不断。那些贵族们,不知道是因为对明日向西‘门’突围不抱信心,还是想显示自己不在乎生死,在这个时候,竟是疯狂地行欢纵乐着。

    陈容坐在马车中,双手相互绞动着,紧张地望着城主府的大‘门’口。

    王弘一回来,便被莫阳城主强行拖了去,现在时间一点一滴地流逝,她在等着他出来,与孙衍一道会合。

    在陈容地期待中,一个颀长的,熟悉的身影出现在她的视野中。

    望着那身影,陈容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眼。

    不一会,那人便出现在她的马车前。

    他双手扶着车辕,含着笑,望着傻呼呼的陈容,轻轻说道:“卿卿每次望我,都会痴了去,这可怎办是好?”

    声音真是体贴莫名。

    陈容‘艳’丽的脸腾地一红,她收回目光,低声恼道:“谁看你看痴了?哼”

    那人嘴角一扬,晒然笑了笑,转身向自己的马车走回。

    这人,正是王弘。

    这一次的他,换上了一袭黑袍。陈容从来不知道,居然有这么一种人,不管多华美的衣服,都只能是他的点缀,而不管多朴素的衣服,总能穿出风华。

    她看着一袭黑衣的王弘时,脑海中想起了一句俗语,“男人俏,一身皂。”可把黑衣穿出一身神秘深邃,却又至纯至美,宛如千年黑‘玉’的,非眼前这个男人莫属。

    就在她胡思‘乱’想之际,马车启动了。

    随着夜‘色’渐深,莫阳街中安静之极。马车车轮滚动声发出的格支格支中,唱响着单调的,让人心慌意‘乱’的旋律。

    也不知过了多久,马车停了下来。

    陈容一走下,便看到眼前密密麻麻的站满了士卒。这些士卒,全部身着盔甲,旁倚骏马,排成队列,面无表情。

    在他们的旁边,孙衍大步走出,迎了上来。

    他朝陈容看了一眼,给了她一个安慰的眼神后,目光转向刚刚走下马车的王弘。

    望着王弘,孙衍皱眉说道:“有点不妥。从子时三刻起,这南‘门’外的胡人似有增多。”

    “啊?”

    惊叫的是陈容,她低低说道:“不,不会吧?”

    声音慌‘乱’。

    孙衍皱了皱眉,转头看向王弘。

    王弘朝他点了点头,道:“去看看。”

    “好。”

    王弘大袖一甩,提步向城墙上走去。

    为了今晚地行动,现在的南城‘门’,已全部被孙衍的人控制了。

    陈容跟在两人身后,亦步亦趋地向上走去。

    不一会,三人便出现在城墙上。

    城墙上,隔个十来步才有一个火把,火把飘摇中,下面胡人的营帐,还是可以看清。

    确实有点不对劲。胡人的营帐中,不时有人大队人马进入,纵使星光暗淡,也可以看到那些人马‘激’起的烟尘直冲天际。

    孙衍沉声说道:“看这情形,与阿容所说的是恰恰相反啊。”

    王弘没有吱声。

    他只是微眯着双眼,静静地望着下面。

    这时刻,所有人都在看着他,等着他地回答。

    当然,也有人看向陈容,可他们在对上她苍白的小脸,惶急不安的眼神时,却不免想道:终究只是一个‘妇’人。

    安静,无比的安静。

    也不知过了多久,王弘突然一笑,道:“好一个慕容恪”

    众人嗖嗖嗖,同时转头看向他。

    孙衍急急问道:“王七郎,你看出什么了?”

    王弘点了点头,他朝着前方一指,哧笑道:“不点灯火,没有鼓声,只是烟尘高举,似有人不断进入。这慕容恪,竟使上了虚张声势之策,看来阿容所言不虚,这据守南‘门’的兵力被他临时‘抽’调了大半,为了防止我们突围,他便使出了这一招。”

    说到这里,他也不跟众人详细解释,大袖一挥,低喝道:“一切按原计划进行”

    孙衍一呆,他盯向王弘。见他俊逸飘然的脸上,容‘色’淡淡,镇定自若,心下一定,凛然应道:“好”

    话音一落,他已急奔而出。

    他地行动十分迅速。

    几乎是丑时刚至,城主府中的笙乐声刚刚止息,一阵鼓声便从三面而来。

    东‘门’,西‘门’,北‘门’三处,突然间鼓声大躁,灯火腾腾而起,照亮了整个夜空

    南阳城中大哗。

    无数个惊慌的叫声,脚步声传来,无数个火把,灯笼燃起。

    就在众人纷纷冲出家‘门’,急急询问发生了何事时,十几个骑士从每一个角落冲出,奔向南城‘门’,他们一边急驰,一边嘶声大叫,“南‘门’空虚,各位不想死的,便随着孙将军从南‘门’突围”

    嘶喊声远远传出,令得众人同时清醒过来。

    城‘门’府中,急急冲出一个士族家长,他朝着一个骑士暴声喝道:“谁允他孙衍从南‘门’突围的?回来,给我回来”

    回答他的,是那骑士如风如电,疾驰而过的身影。

    这时,另一个士族家长急急叫道:“等一等,等一等,容我们收拾了行李一起突围。”

    同样,回答他的,也是一骑烟尘。

    南城‘门’处。

    孙衍冷冷地望着那些嘶喊追来的士族们,娇美的脸上煞气毕‘露’,他沉声说道:“我等他们一刻钟”

    不管是他,还是陈容都知道,在这种生死存亡的时刻,莫阳城中所有的家族,都已把马车备好,把行李装上,只准备着突围。一刻钟时间,如果他们愿意,完全可以跟上队伍。再说了,现在离天明还早着呢

    陈容望着前方大叫大嚷,疯狂冲来的众士族,转身朝自己的马车走去。

    她才走出五步,王弘清润温柔的声音传来,“阿容,到我马车上来。”

    陈容一怔,回过头去。

    她对上的,是一脸理所当然,笑容淡淡的王弘。

    陈容张了张嘴,就要脱口而出的拒绝,哽在了咽中。因为她眼睛一瞟,便瞟到了脸‘色’苍白,冷汗如注的尚叟——他这样子,可怎么驾车?

    灯火下,陈容朝王弘盈盈一福,走了过去,求道:“家仆老了,请允他坐车,郎君另行派人驾车吧。”

    王弘点了点头,随意地吩咐了句,看也不向陈容看上一眼,便坐上了自己的马车。

    陈容跟在他的身后,爬上了马车。

    就在这时,一个气急败坏的急喝声传来,“孙衍,你好大的胆子,你竟想‘私’自脱围?快下来,快给我下来”

    急喝的,正是莫阳城主。这时的他,光着双脚,坦着肚腹,‘裤’子也只是松松扎了一根腰带,头发凌‘乱’,脸‘色’铁青的,哪里还有半点平素的温文尔雅,气度雍容?

    `孙衍见他来了,纵身跳上马前。他转过身,就在马背上朝着莫阳城主深深一揖,朗声说道:“孙衍惭愧。”

    他才说了几个字,王弘清润的声音已响亮地传出,“城主何不收拾行装,静观我等突围?若是我们凭着二千人便杀出重围,证明南‘门’确实空虚,城主也可紧随其后。”

    他声音特别清晰,特别容易入耳。莫阳城主一怔,停下了脚步:已到了这个地步了,只能按王弘所说的做了。

    就在这时,孙衍暴喝一声,“打开城‘门’,杀出去——”

    ‘杀’字一出口,他已长枪在手

    两千士卒和王家死士们,都已兵器在手。

    ‘滋滋——’声中,铁‘门’大开。

    一股夜风席卷而来。

    在孙衍的暴喝声中,众骑一冲而出。

    陈容坐在马车中,紧紧地抓着车辕,小脸苍白如纸,汗流如注,她闭紧双眼,一动不动地倾听着那马蹄奔跑声,那阵阵呼啸声,那车轮滚动声,还有嘶喊声,战鼓声,以及金铁‘交’鸣声。

    从来没有一刻,如现在这般漫长,漫长得每一秒都是一个轮回。

    从来没有一刻,如现在这么煎熬,煎熬得心被高高的揪起,随时会从嗓口跳出。

    “卟——”兵器入‘肉’的声音传来,转眼间,一股鲜血像喷泉一样,喷洒在车帘上,有几滴还喷了进来,洒到了陈容的脸上,身上。

    这只是开始。

    一声声惨叫撕破了夜空,一声声嘶喝变成了黑暗中的主调。

    渐渐的,陈容已是支持不住了,她双膝一软,缩成一团缩在马车角落里。

    时间还在流逝。

    喊杀声似是无穷无尽。

    。。。。。。

    也不知过了多久,陈容感觉到身边一暖。

    几乎是下意识的,她缩成一团,滚入那人的怀抱中。她双手紧紧地抱着他的腰,脸蛋埋在他的‘胸’怀,双‘腿’缠着他的双‘腿’。

    她把自己嵌入了那人身上。

    无边的黑暗和慌‘乱’中,她只感觉到,这人身上有一股清新的,让人心安的气息。她如一个溺水的人一样,紧紧地抱着这个气息,抱着这个人,紧紧的,绝不松开。

    也不知过了多久,孙衍喘息着,嘶哑地声音从马车外传来,“再冲出五百米,只要再冲出五百米。”

    他的声音,于声嘶力竭中含着无边兴奋。

    一阵整齐的应诺声中,金铁‘交’鸣声再次响起。

    又不知过了多久,孙衍兴奋的嘶叫道:“兄弟们,胡人没有援兵,他们没有援兵了。他们人马与我们相当啊。”

    他的声音中,含着无边的兴奋,无边的惊喜。

    狂喜的不止是他,在这个时候,一个沙哑的声音猛然嚎道:“兄弟们,杀了这些胡人,我们回家——”

    ‘我们回家’,这四个字,应该是世上最动听的口号,一时之间,外面的嘶喝声都响亮了,金铁‘交’鸣声又密麻了几分。

    在一阵急促的厮杀声后,四周安静了一点,传来的,只有急促的马蹄奔跑声,还有喘息声。

    这时,陈容听到头顶上,传来王弘依然清润动听的声音,“突围了?”

    回答他的,是驾车的巨汉,他粗哑地叫道:“过了胡人营帐了,再冲二里,便可以上官道。”

    他声音颤抖了一下,‘激’动地说道:“郎君,如果没有遇到伏兵,我们就是突围成功了。”

    这时刻,孙衍的叫骂声传来,“‘奶’‘奶’的,那莫阳城主简直愚蠢之极,这个时候还站在城墙上看什么热闹?我们都冲出来了,他们可以接着冲啊,‘奶’‘奶’的,‘奶’‘奶’的,这蠢货”

    叫骂了一阵后,孙衍嘶声嚎叫,“各位,再加把劲,冲上官道,我们就平安了,我们就可以回家了。”

    回答他的,是众人响亮而狂暴的应答声。

    马车又陷入疯狂的颠覆中。

    也不知过了多久,似是一百年,似是一万年,马车慢了下来。

    一个疲惫的从天边飘来,“胡人没有追来,我们休整一下再起程。”

    “是。”

    应答声中,孙衍策马靠近王弘的马车,他嘶声说道:“王七郎,你出来一下,看看接下来怎么走。”

    一边说,他一边哗地一下,拉开了车帘。

    随着火光哗地洒入马车中,孙衍呆住了。

    他瞪着马车中,慢慢的,嘶哑地低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他的声音于嘶哑中,有着气急败坏。

    回答他的,是好整以暇的王弘。纵使这般急驰,纵使脸上身上血液斑斑,他依然笑容浅浅,雍容得很。

    在孙衍的瞪视中,他左手搂着怀中佳人的细腰,右手抚着她的脸,淡淡一笑,道:“小姑子嘛,怕死而已。”

    他的声音堪堪一落,孙衍已纵身下马,一扑而来。他双手一扯,把八爪鱼一样的陈容从王弘的身上扯落,刚要大叫大嚷,想到了什么,却是压低声音,目光冰寒地瞪着王弘,冷冷说道:“王七郎,她还要嫁人的”

    声音中,有着强行压抑的暴怒。

    王弘抬眸看向孙衍,望着他,他嘴角微扬,微笑道:“孙将军喜欢阿容?”

    孙衍秀美的脸腾地一红,他朝四周望了一眼,见到众人都在看向这边,连忙以最快的速度把车帘重新拉下,然后,他伸头进来,瞪着王弘,一字一句地说道:“王七郎,你别招惹她。听到没有,你不能娶她,便别招惹她阿容这样的‘女’郎,值得男人娶回家当妻子的。你这样做,会毁了她的,我了解她,她这人,一旦认真了,便会认死理,会对那男人生死以付,‘性’命相托,你承担不了那个后果的”

    面对着压抑着怒火的孙衍,王弘却是淡淡一笑,他修长白净的手,轻轻地抚上陈容的脸。这时的她,眼神涣散,脸白如纸,显然惊魂末定。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媚公卿》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媚公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媚公卿》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