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八十章 醋意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媚公卿正文卷 第八十章 醋意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第八十章醋意

    求粉红票啊求粉红票。

    ##

    王弘抚着陈容白嫩的小脸,微笑道:“听孙将军这口气,竟是对她知之甚深?”他挑了挑眉,慢悠悠地说道:“她想如何就如何,我想如何亦如何,孙将军不觉自己管得太宽了吗?”

    孙衍大怒,右手成拳,便要向王弘的脸上挥去。

    就在这时,陈容动了动。

    孙衍一怔间,她已向外一仆,冲过孙衍,把头伸到马车外,双手趴到车辕处,朝着外面张着嘴,不住的干呕。

    一声又一声的呕吐中,陈容苍白如纸的小脸,终于有了一点神采。她抬起头看向孙衍,也没有注意到他的郁怒,只是颤声哭道:“尚叟呢,他在不在?他可还活着?”

    众人万万没有想到,她醒过神后,第一个问的,是一个下仆

    孙衍还没有开口,王弘已是眼睛微眯,他收回一直放在她细腰上的手,把她重新捞到怀中后,极温柔极温柔地盯着她的双眼,然后说道:“尚叟大好。”

    在王弘回答她的时候,一个王家仆人大声应道:“小姑子,你那老仆早昏过去了,还有他的‘腿’部被流箭所伤,流了点血。放心,死不了。”

    得到这个答案,陈容心神大定,她长长地吐出一口气,闭上双眼。

    不一会,她睁开眼来。

    仰着头,便这般望着抱着自己,眼睛一直微眯着的王弘,望着一脸郁怒的孙衍,陈空灿烂一笑,喃喃说道:“你们都在,真好。”

    这句话一落,她像用掉了所有力气,眼睛也闭上了,手脚也软了,哪里还有半点‘精’神?

    孙衍见状,重重一哼,他伸手扣着陈容的胳膊,朝王弘警告‘性’地瞪了一眼后,把软趴趴地她拖下了马车。

    跌跌撞撞中,孙衍把陈容塞入了另一辆马车后,转身喝道:“可休息够了?动身吧。”

    众人连忙应是,策的策马,拿的拿兵器,那些把伤口包扎好的,能骑马的继续骑马,不能骑马的给扔上了马车。

    众人再次向南阳城方向冲去。

    在他们急急冲出时,莫阳城方向,还在不断传来喊杀声,嘶叫声。望着火把光越来越多的南城‘门’,孙衍扁了扁嘴,暗暗想道:看来其它各‘门’的胡人开始增援了,那些士族要是还犹豫不决,就会失去先机。

    不过这事与他无关,他自认为,自己已经做得仁至义尽了。

    夜‘色’中,莫阳城方向冲天的火光和喊杀成了主旋律,这种种声音,把他们几千人的脚步声掩盖住了。

    急急地奔驰中,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天亮了,众人离莫阳城方向,已有百来里,已安全了。

    安全了。

    众人同时欢呼一声,开始翻身下马。就在他们跳下马背的同时,胯下极为神骏的坐骑,开始摇摇晃晃,有的甚至口吐白沫。

    必须休息了。

    陈容恢复‘精’神时,天‘色’已经大亮。她坐起身来,伸袖拭了拭粘巴巴的双眼,却发现袖上尽是斑斑鲜血。

    就在她望着那袖子发呆时,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女’郎。”

    声音有气无力,又是想哭又是想笑的,正是尚叟的声音。

    陈容抬起头来。

    尚叟爬到她面前,他颤声说道:“‘女’郎,我们逃出来了。”声音一落,泪水横流。

    陈容白着脸,绽放了一朵灿烂的笑容,嘶哑地说道:“我们逃出来了。他们,也逃出来了。”

    说着说着,她双眼大亮,‘精’神也是大振,便直身坐起,伸手掀开车帘,朝外面望去。

    望着王弘的马车,马背上的孙衍,陈容颤声低语,“尚叟,我与他们有了共生死的情谊,以后,我的处境一定会好些。”

    尚叟没有想到,她一醒过来,想的便是这个,当下咧嘴应道:“是。”看向她的眼神中,满满的都是感慨和心痛。

    孙衍一回头,便看到了把头伸出马车外的陈容。

    他纵马过来,来到她面前,他向她凑近些许,轻声说道:“方才我已警告他们了,他们都应了,不会‘乱’说。阿容,你尽可放心。”

    陈容傻乎乎地望着他,奇道:“你说什么呀?”

    孙衍一噎,瞪了她一眼,闭紧嘴不想解释。

    他伸手向一个士卒挥了挥,喝道:“把竹筒拿来。”

    “是。”

    那士卒递来一个刚割下来的新鲜竹筒。

    孙衍把那竹筒塞到陈容手上,道:“把脸上的血抹一下。”

    说罢,他转身回返。

    刚刚策马奔出两步,他的身影便是一晃,回过头看向陈容,有心想说她些什么,想了想,最终还是住了嘴。

    竹筒里装满了清水,陈容把脸拭了拭,漱了口水,又把手拭干。

    她把竹筒送出时,一眼便看到一袭黑袍的王弘,正负着双手,施施然地走在荒原上。寒风扬起他的长发,拂过俊美白净的脸。

    望着他那俊美的侧面,陈容不由想道:任何时候看到他,就会觉得自己正行走在青山碧水间,金马‘玉’堂里。这人,总是那么气度高华,举止雍容的,真是令人自形惭秽。

    她收回目光。

    就在这时,她突然记起一事,不由微微侧头,小小声的向尚叟问道:“叟,我方才,不是在王七郎的马车中吗?”

    尚叟应道:“恩,是孙将军把‘女’郎送回来的。”

    他的语气毫无异常。

    可这时的陈容,小脸已是白了又白,白了又白。

    直过了好一会,她突然低叫,“原来孙衍那话是这个意思。”

    她掀开车帘,向着孙衍走去。

    孙衍正与一个年青的将领说着话,见她走近,他挥了挥手,示意那人告退。

    孙衍迎了上来。

    陈容在离他还有三步处盈盈一福,感‘激’地说道:“方才多谢了。”

    孙衍秀美的脸一虎,他瞪着陈容半晌,突然问道:“你就这么喜欢王弘?”

    陈容呆怔间,他讥嘲地说道:“明明还是未嫁之身,却主动投怀送抱陈氏阿容,你是不是打定主意做他的小妾了?”

    陈容一凛,反‘射’‘性’地应道:“不。”

    这个字一出,孙衍那紧绷的脸才稍稍松了松,他瞪眼着她,恶狠狠地说道:“既然不愿意,那就小心点。”

    他似是对陈容恼极,重重一哼,转身就走。

    陈容追出了一步,还是停了下来。

    不知不觉中,她回头望向王弘所在的方向。

    这一回头,她顿时一僵。却是王弘双手抱‘胸’,正似笑非笑地望着她,也望着孙衍。。。。。。这目光,不知为什么,让陈容的心中有点慌‘乱’。

    就在这时,孙衍的高喝声传来,“吃完东西马上上路。”喝到这里,他一眼瞟到了眉来眼去的陈容和王弘两人,当下恼恨地一哼。

    他离陈容不远,这一哼声陈容听得分明,顿时她打了个寒颤,迅速地收回目光,低头走向马车。

    众人吃过干粮后再次起程。

    随着离莫阳城越来越远,众人已是越来越放松了。

    中午时,孙衍派出去探路的士卒回报了,说前方东西两条岔路,都看到了胡人的踪影,不过人数不多。

    既然人数不多,便不足为惧,队伍继续前行。

    傍晚了。

    孙衍选好扎营地点,便开始彻底的休整人马。

    陈容懒洋洋地倚在马车车壁上,随着离莫阳城越来越远,她的心里也越来越放松,不知为什么,这一放松,她却感觉到了无边的疲惫,整个人像生了一场大病一样,手脚都是虚的。

    这个晚上,明月当空。

    被孙衍强行扯出的陈容,坐在一棵大树下。

    她懒洋洋地倚着塌,仰着头,望着天空上的明月。

    就在这时,一阵悠扬的琴声飘来。

    陈容慢慢转头过去。

    她看到的,是侧对着她的王弘。他正端坐在荒原上,膝前摆着一张琴。月‘色’中,他纤手的十指,琴弦上舞动着,那俊逸无双的侧面,在银‘色’的月辉中,同样散发着淡淡的莹光。

    这时刻的他,宛如画中人,极远,极远。。。。。。

    这样的他,明明近在身侧,却仿佛与她隔了一条河,隔了一道山。陈容看着看着,懒洋洋的侧身面对着他,目不转睛地欣赏起这副月‘色’美男图来。

    他的琴声,在往日的空灵中,添了一份血腥之气,听着听着,陈容的眼前,仿佛看到了一轮升在空中的血月,极‘艳’丽,极空灵,极震撼。

    就在这时,她的‘腿’被踢了一下。

    陈容诧异地抬起头来。

    她对上一脸恼怒的孙衍,望着这个秀美的少年,陈容眨了眨眼,问道:“怎地?”因为疲惫,她的声音中透着沙哑。

    孙衍一脸厌恶地瞪着她,朝左右望了一眼,低声说道:“你刚才看着王七郎,都流口水了。”

    “啊?”陈容大惊,她连忙抬袖在嘴边抹了一下,这个动作才做到一半,她便是一僵,瞪着孙衍恼道:“你骗我。”

    孙衍甩了她一个白眼,施施然的在她身侧坐下。

    这时的他,早已脱下了盔甲,外面是一件蓝‘色’的袍服。

    他坐在陈容面前,双手抱膝,仰望着天空一会后,突然问道:“阿容,你很喜欢王七郎?”

    他虽然没有看向陈容,却问得十分认真。

    陈容想了想,回道:“是。”顿了顿,她眨了眨眼,天真地笑道:“他那样的男人,天下的‘女’郎都会喜欢吧?”

    孙衍回头盯向她。

    他的目光有点奇特,陈容看不懂。

    他盯了一阵陈容后,突然站起,转身便走,那脚步越冲越快。

    陈容望着他,张了张嘴,想要叫住他,看到周围有好几双目光盯向自己,便住了嘴。

    孙衍大步流星地冲出二十步时,一阵急促的奔马声传来。

    听到那奔马声,所有的喧嚣和笑语声都是一止。有‘性’急的,更是转身便向停放坐骑的地方奔去——他们都是久经杀戮的,一听这马蹄声,便知有急事发生。

    孙衍也是脚步一顿,秀美的脸一沉。

    那骑马急急冲到他面前,翻身下马,行了一礼,大声说道:“孙将军,前方百里外,出现了我们的人。他们说,冉将军与慕容恪的人遇上了。”

    他抬起头,朝着孙衍双手一拱,急急说道:“将军兵力太少,孙将军,我们去帮一帮将军吧。”

    这人声音一落,孙衍便果断应道:“好。”

    直到这时,王弘才一曲终了,他慢慢放下双手,抬头看向孙衍的方向,月‘色’下,他的双眸极清极深邃,“慕容恪?他现在哪里?”

    那士卒大声应道:“在离此百里处,偏西方向有一个流山坳。”

    王弘转头盯向那士卒所说的方向处,轻声说道:“原来如此。”

    “什么事原来如此?”询问他的,是那个与孙衍‘交’好的年青将领,这个人,自从知道陈容是个‘女’郎后,便老是一脸惋惜。

    王弘浅浅一笑,道:“原来,昨晚上南‘门’兵力被调,却是慕容恪用来对付冉闵了。看来你家将军来得十分迅速啊,慕容恪措手不及,都来不及调用自己的谪系了。”

    那年青将领一张四方脸,肤‘色’棕黑,身材高大嗓‘门’也大。他听王弘这么一解释,恍然大悟,点着头,他极骄傲地说道:“听说这个慕容恪,一心想杀尽汉族中的英雄,特别是那些知晓军事的。不过他遇到我家将军,只有甘拜下风的份。”他一边说,一边摇头晃脑,又滔滔不绝地说道:“上一次,我家将军只领了二千人,便打退了他一万五千人。我说啊,这世上,就没有我家将军的对手”

    他还意犹末尽时,孙衍已暴声喝道:“姓李的,你给我闭嘴,将军还等着我们救援呢。”

    那李姓青年一凛,连忙应道:“是。”他端起脸,转身向自己的属下奔去。

    在众人整理队伍时,孙衍策马来到王弘身侧,他居高临下地瞪着王弘,叫道:“姓王的,你是自行回南阳,还是与我们一道去见将军?”

    这个孙衍,从昨晚起,对上王弘时,便这么哟哟喝喝,一点也不客气了。

    王弘笑了笑,他目光扫向陈容,慢步向她走去。

    看到他地举动,孙衍汗‘毛’倒竖,他尖声喝道:“站住。”一声喝出,见到四周的人都在看着自己,他压低声音,警惕地瞪着王弘,问道:“王七郎,你想干什么?”

    王弘望向张牙舞爪的孙衍,笑容浅浅,他朝着陈容招了招手,漫不经心地向他解释道:“没啥啊,我唤卿卿过来,看看她的意见如何。”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他唤着‘卿卿’两字时,咬重了音。

    说完这句话后,王弘似笑非笑地瞟着孙衍,慢腾腾地说道:“孙小将军如此紧张,莫非,是看上了陈氏阿容,想自己娶她?”

    这话一出,孙衍僵在当地。

    ??

    推荐一本新人写的书:

    书名:养‘女’攻略

    简介:扬州盐商的养‘女’,身世扑朔‘迷’离的沈双瑶,因为聪慧深得养父器重,因为聪慧难入养母法眼,也成为夫婿难以打开的一个心结……

    //./MMeb/x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媚公卿》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媚公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媚公卿》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