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八十三章 名士迎接进行时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媚公卿正文卷 第八十三章 名士迎接进行时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第八十三章  名士迎接进行时

    也不知过了多久,陈容有气无力的声音响起,“反正已经抱过一次了。。。。。。”

    这话一出,陈容便听到王七的哧笑声传来。

    这哧笑声,令得陈容那潜在心底的恼恨全部浮出。她右手一伸,准确地掐住他手臂内侧的嫩‘肉’,狠狠一拧,咬牙切齿地低骂道:“你还好意思说要不是你刚才叫了那么一句‘卿卿’,我何至如此?”

    说到这里,她的声音中已有了哭音。

    低低的哭泣两句,见到王弘没有什么反应,陈容呼地一声拉开了‘门’g着头脸的衣袍。

    这一抬头,她便对上了痛得俊脸扭曲,正无奈地瞅着她的王七郎。

    陈容第一次看到谪仙般的王七,‘露’出这种表情来,不由心中一乐。

    这一乐令得她恼怒大消,羞意渐起。

    她慢慢地坐直身子,低着头,小小声地求道:“七郎,我是真不做妾的。”声音中已带有哭音。

    ‘抽’泣了两下,她以袖拭去脸上的泪水,喃喃说道:“你王七郎何等身份,真说起来,我阿容给你做妾,都还差一点点。我。”

    说到这时,她重重咬了咬‘唇’,痛下决心。

    当下,她果断地抬起头来,对上王七郎奇异凝视的目光,恨恨地一瞪,掐着他嫩‘肉’的手指再次一拧,狠狠低喝道:“快想法子把我不知不觉地放下去”

    这一下,王七郎痛得倒吸了一口气,可他俊美的脸上,依然带笑,只是这笑容多少有点委屈,“好吧。”

    两字一出,陈容立马松手。就在她松手那一瞬间,也不知想到了什么,她的小脸腾地一红,直至颈项。

    王七郎歪着头,浅笑着望向这样的陈容,右手朝车后面一指,慢腾腾地说道:“这里面有婢‘女’的裳服,你换好后,戴上面纱,找个机会下车吧。”

    陈容应了一声是,她爬到马车后面,一边打开车壁,她一边恨声说道:“马车中随身带有婢‘女’的裳服,如此风流之人,为什么要扯上我?”声音中已有恨意。

    王弘却是似笑非笑地望着她,闻言,他低叹一声,“怪不得世人都说,好人最难做。这裳服,是我为卿卿你准备的。”

    陈容一怔。

    她愣愣地回过头来。

    对上王弘的目光时,她双眼一瞪,低喝道:“缩回头去,不许看我。”

    王弘闻言一笑,果真回过头去。

    这时的‘女’‘性’衣袍,比男子的繁琐太多,就算是婢‘女’的,也讲究一种优雅之美。陈容一边西西索索地换着衣裳,一边自我安慰着:王弘这样的人,美人见得多了,他才不会回头来看我换衣呢。

    想是这样想,她还是急得手都有点‘乱’。

    过了好一会,陈容终于把中衣换上,只套外袍了,穿着穿着,她突然想道:这些衣袍还真的十分合身,他刚才都说了,它是为我备着的。。。。。。为什么要为我备衣裳?

    她想到这里,又气又恼,又恨又羞。

    好半晌,她才制止自己胡思‘乱’想,忖道:定是那家伙在城‘门’叫我卿卿时,便料到了会有这么一下,便把衣裳都放在马车上,只等我自投罗网了。

    这么一想,不知为什么,她更气了。

    不一会,把裳服穿戴整齐,头上戴着纱帽的陈容,终于转过身来,她朝着慢条斯理地品着酒水的王弘瞪了一眼,悄悄把车帘掀开一线。

    见到外面的人似乎少了一些,她低着头,便这般把车帘掀开,跳下了马车。

    这时马车正在行进,她这般跳下,整个人便是向前一冲,幸好她身手不错,连忙稳住。

    王七郎的马车,一直是众人关心的重点,此刻看到有人从中跳出,嗖嗖嗖,一时之间,好一些目光都转向了陈容。

    不过这些目光,在对上婢‘女’打扮,戴着纱帽的陈容时,收了回去——贵族随身带着婢‘女’,就算与他人yin乐时也留婢‘女’在场,实是太寻常,寻常得像吃饭喝水一样。因此,连那些‘女’郎们都只是瞟陈容一眼,便不再理会。

    陈容心下一松,她向后退出几步,几个箭步便冲上了一辆载着婢‘女’们的马车。

    婢‘女’们看到有人上车,同时一惊。待见到戴着纱帽的陈容,顿时瞪大了眼,朝着她上下打量着。

    陈容挑一处角落坐下,低声说道:“是我,不要出声。”

    众婢恍然大悟。

    这些经常服‘侍’王七郎,跟着他走南闯北的婢‘女’,只论外表和气质,哪一个都不输给普通的士族‘女’郎。而且她们人人识字懂礼,对于与自家郎君共过生死的陈容,她们从内心深处是敬重的。因此,她一开口,众婢马上安静下来,一个个恍若无事人一般,开始继续先前的活动。

    陈容暗暗纳罕,望着她们,她不由想道:光是他的这些婢‘女’,便已胜过我了。。。。。。这想法一出,她刚刚升起的那点期待,又全部烟消云散。前一世,为了那个不属于她的郎君,她受尽白眼,耗尽芳华,这一世,她真不想再如此辛苦了。

    这时,外面传来了一阵鼓躁声。

    这一次的鼓躁声中,再次夹有‘女’郎们的尖叫,陈容有点好奇,便掀开一角车帘,悄悄看去。

    这时的街道两侧,已是典型的人山人海。而且,随着各大家族家长的到来,王弘的车队不得不停下,与他们一一寒喧。

    此刻,令得众‘女’鼓躁的,是桓九郎,瘐志等名士,他们正驾着马车,施施然地挡在路中央。

    把王家众人的去路挡住后,陈容见过的中年文士率先跳下马车,他一反手,便从一婢‘女’手中接过一只笛子。把笛子朝‘唇’边一放,便吹奏起来。

    笛音刚响,抱着筝的桓九郎跳了下来,桓九郎的筝声飘‘荡’间,瘐志也下了马车,他右手一挥,二十个美貌的歌伎走下马车,扭着腰肢,便这般在大街当中,众目睽睽之下,跳起‘艳’舞来。

    。。。。。。这是真正的‘艳’舞,那些歌伎,人人衣裳单薄,随着她们的舞动,陈容都可以看到颤动的‘乳’‘波’,有一个婢‘女’位于肚脐眼处的痣,也一目了然。。。。。。

    随着这些歌伎一舞动,弹着筝的桓九郎双手一按,停下了动作。他侧过头,瞪着瘐志,高声喝道:“瘐子成,你这是什么意思?怎地突然‘弄’一些‘骚’物出来,平白地败了我的雅兴”

    他不高兴地喝骂一出,瘐志便伸手抚着自己短短的胡须,漫叹一声,说道:“本来,我是想献上一曲古音,以慰死里逃生的七郎的。可没有想到,王七郎他居然断袖了有感于此,我伤心之下,只好召来家伎为他一舞。哎,只希望她们的舞蹈,可以唤回王七郎那颗大男人的雄心。”

    这话太也恶毒。这分明是取笑王弘断袖后,是睡在男人下面的那个。

    一时之间,惊愕的,忍笑的,议论的再起。

    呼地一声,王弘把车帘拉了开来。

    随着他这个动作做出,众人嗖嗖嗖,同时转过头来,睁大了双眼,瞬也不瞬地看着他的马车中。

    他的马车中,当然什么也没有。

    而且,众人更可以看出来,王弘衣履鲜明,乌发齐整,哪里有纵过‘玉’,‘乱’过情的模样?

    迎上众人的目光,王弘浅浅一笑,他眯着双眼,盯着大步走来的瘐志,喝道:“瘐子成,你真真该死”

    这话一出,瘐志哈哈大笑。

    他三步并两步,便冲到了王弘的马车前。伸手把车帘完全掀开,他伸头朝里面瞅了瞅,还大力的吸了两下,叫道:“噫,怎地没有情‘玉’的味道,反而有一股‘女’人的体香?我说七郎,你那个卿卿不会是‘女’人假扮的吧?”

    听到瘐志的大叫大嚷,陈容一惊,愕然想道:这人好灵的鼻子。

    话说瘐志在大力地吸了几下后,用力地点了点头,转向众人说道:“马车中没有见到什么卿卿,看来传言有虚啊。”

    大声的感叹了两句后,他右手一挥,制止正扭着腰踢着‘腿’,舞姿勾住了众男人眼珠的舞伎,“回去吧回去吧。”

    众‘女’一停下动作,人群中,一个壮汉便大叫道:“瘐子成,经过你的神鼻一嗅,当真判断那车中并无郎君?”

    这壮汉身量高大,声如洪钟,满脸的络腮胡子,眼珠子泛黄,那长相,正是时人所厌恶的那种粗鄙。

    可瘐志对上这种人的询问,并没有白眼相待,他反而一乐,得意笑道:“神鼻?这词用得好,用得很不错。”他才说到这里,桓九郎在一侧冷冷哧笑,“我家的狗阿‘弄’,也有一副神鼻。”

    哄笑声四面而来。

    瘐志却是不恼,他脸‘色’如常,径自嘻嘻笑道:“没有郎君,没有郎君。嘿嘿,看在王七郎历劫归来的份上,我的神鼻可以证明,马车中没有郎君,只有‘女’郎。”

    这话说得比没说还糟,王弘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桓九郎则是噗哧一笑。那中年名士则长叹一声,收起笛子,转身便走,“走罢走罢,好好的一场乐事,全被瘐子成给搅没了。”

    这话一出,人群于唏嘘遗撼声中,笑声大作。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媚公卿》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媚公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媚公卿》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