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八十四章 回陈府了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媚公卿正文卷 第八十四章 回陈府了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第八十四章  回陈府了

    这时,整个车队和人群,都处于喧嚣魂‘乱’当中。陈容朝左右瞅了瞅,见没有人注意到自己这一块,便跳下马车,两三下挤入人群中。

    她身手灵活,钻来钻去,轻轻松松出了人群,向陈府所在的方向跑去。

    这时刻,所有的人流都在向王弘所在的方向涌去,陈容反其道而行之,走起来很容易,不一会,她便来到了南街。

    走到这里,整个世界安静下来了。

    望着这熟悉的街道,死里逃生的陈容,左顾右盼着,只觉得一切都那么熟悉,那么美好。

    她走过几家属于自己,店‘门’紧闭的店铺后,远远地便看到有一家的店‘门’是大开的。这店面是买胭脂水粉的,到处都‘门’g有粉‘色’纱幔,红木打成的柜台,漆得光亮的油漆纤尘不染的。

    陈容快步走入。

    守在店中的是一个高高瘦瘦,二十七八岁的青年仆人。他见到陈容上‘门’,连忙迎上来,客气地笑道:“这位郎君。。。。。。”

    就在这时,陈容把纱帽一摘,‘露’出了面容。

    青年仆人一呆,转眼惊喜地叫道:“‘女’郎,‘女’郎”

    陈容望着他一笑,道:“是我,不用那么‘激’动。”

    青年仆人用袖子拭了拭湿润的眼角,颤声说道:“我们日夜都担心着,莫阳城传来的消息,也一天比一天惨烈,奴实在是怕极了。”

    陈容却不耐烦了,她胡‘乱’点着头,问道:“平妪呢?她现在可以‘露’面了。”

    “是,是。”青年仆人连忙说道:“奴去叫了她来。”

    陈容挥了挥手。

    这个店铺面积不小,一进一出的两个房间。陈容走到里面,在里面唯一的一个塌上坐下。

    坐下后,她一边喝着酒水,一边四下打量着。这店面打扫得相当‘精’致干净,可是有点冷清,看来生意一般。

    就在她寻思之际,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转眼间,平妪冲了进来。她一看到陈容,眼眶便是一红,泪水汪汪地下来了。

    平妪以袖掩脸,见陈容站起来要抱自己,却退后一步躲开了她。

    她扑通一声跪倒在陈容面前,呜呜哭泣起来。一边哭,她一边指责,“明知那莫阳城是死亡之地,‘女’郎怎能说去就去?便是被那南阳王索取了去,好在也能活着,也能平安到老,‘女’郎难道没有听说过吗?好死不如赖活着?”

    她说一句,便咽中一噎,又说一声,又泣不成声。陈容向她看去,见到只是这几天,她那乌黑的头发,两鬓竟染了霜。

    陈容心中感动,连忙扶着平妪的双臂,强行把她拉起。刚把平妪扶起,她一看到陈容的脸,又是一阵啕啕大哭。

    平妪这一哭,直哭了一刻钟,才在陈容不耐烦地劝告下住了嘴。

    两人挨着塌坐下,陈容赶紧问道:“我离开后,陈府可有异常?”

    平妪掏出手帕拭去泪水,沙哑地说道:“异常倒是没有,只是听说,你伯父大发脾气,说你一个小姑子,出远‘门’也不向家族说一声,还说你回去后要跪祠堂。便是你的那些姐姐们,也在宴会时,说过你或许是跟男人‘私’奔了。不过你伯父派人查了你的财帛后,都说你没有拿起一分钱物,定然不是失踪。”

    陈容闻言,暗暗松了一口气。

    她牵着平妪的手,说道:“妪,随我回陈府吧。”

    平妪一惊,睁眼看她,“‘女’郎,我是被赶出来的了。”

    陈容蹙了蹙眉,道:“无妨的,我便说这一路上你忠心为我,便又被我收了回来。”说到这里,她冷笑道:“大不了,我再当着所有人宣布,你的一切支出,由我个人承担,保证不费家族半粒米粮便是。”

    平妪低头寻思起她这话的可行‘性’来。

    陈容哪里耐烦,她命令道:“妪,你那里有没有我的衣裳?时间不早了,我们要回陈府了。”

    平妪连连点头,道:“有的有的,那天被赶出时,我为了存个念想,把‘女’郎在北方时常穿的旧裳拿了两套。我这就去拿来。”

    不一会功夫,平妪便拿了一套陈容的衣裳过来。

    陈容换上时,尚叟也驾着马车悄悄地赶了过来,当下,三人坐上马车,向陈府返回。

    陈府的大‘门’处,婢仆们来来往往的,一个个掂着脚,向北城‘门’方向张望。叽叽喳喳声中,纷纷叫道:“不知王七郎会不会从此路经过?”“定然会的,看到没有,几位郎主都去迎接他了。”“不是说南阳王已迎着王七郎,去了南阳府吗?”“定然没有去,如果去了,北‘门’怎么还这么热闹?”

    ‘乱’七八糟地叫嚷声中,陈容向尚叟说道:“走侧‘门’吧。”

    尚叟明白她的意思,当下驾着马车,向着一处偏远的,王七郎的车队绝对不会经过的侧‘门’驶去。

    果然,那侧‘门’处冷冷清清的,陈容地到来,只是惊动了几个‘门’卫和府中护卫。

    当马车驶过陈微的院落里,那院落里冷冷清清,多半陈微也去看热闹了。

    陈容的院落里,仆人们因为主人不在,都无所事事的,突然看到陈容回来,一个个喜形于‘色’,他们一窝蜂地涌上,围着她询问起来。

    陈容没有回答,她挥退众人,回到府中沐浴更衣,直在桶中泡了大半个时辰,她才懒洋洋地站起,换上一套浅绿的新衫。

    她走到院落时,隔壁陈微的院落里,已是笑闹声一片。

    平妪有点心神不定,见到陈容走来,连忙迎上去,不安地问道;“‘女’郎,可要去见过郎主?”

    陈容蹙眉想了想,点头道:“也罢,迟早是躲不过的,便去见吧。”她想,现在王七郎平安归来的消息‘弄’得满城风雨,想来陈元和阮氏也不会太过惩治她。

    陈容刚刚转身,才走出几步,只听得陈微的惊呼声传来,“什么,阿容回来了?”

    她地叫声一起,只听得一阵脚步声蜂涌而来,转眼,陈容的院‘门’处,便探入了七八个黑压压的脑袋。

    这些陈氏的‘女’郎们,刚约在一起见过王弘,刚刚回来,便听到陈容回来的消息,又是好奇又是吃惊,便齐刷刷地冲了进来。

    望着张望而来的众‘女’,陈容福了福,叫道;“阿容见过各位姐姐。”不等陈茜问出口,她已垂着头,不安地说道:“我正准备向伯父请罪呢。”

    她的话音一落,陈茜便叫道:“一道去一道去。”

    陈微在后面叫道:“我父亲不在,他给王七郎接风洗尘了。”

    陈容依然低着头,恭敬地说道:“便是见过伯母也是一样。”

    陈茜不耐烦了,她冲了进来,叫道:“呆会再去吧。”一直冲到陈容面前,她才停下脚步。

    歪着头,朝着陈容打量半晌,陈茜突然问道:“阿容,你怎么会这个时候回来?”

    陈容明白她的意思是问,你怎么会与王七郎同一时间回来。

    当下,陈容双眼明亮明亮的,她抬起头看向众‘女’,急急地说道;“听说王七郎也在今天回来了?他是平安无事回来的?街上好热闹呢,你们也去欢迎他了吧?太好了。”

    她这语气,这表情,真是开心又期待,隐隐中还有着不曾迎接王七郎的遗撼。众‘女’见状,不由相互看了一眼。

    刚才,她们听到陈容在这个时候回来的消息时,第一想法便是,她为什么与王七郎同时回来?

    现在看她的表情,莫非是巧合?

    就在这时,陈容望着街道方向,声音低低,喃喃说道:“他在莫阳城那种地方,真是吃苦了,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他了。”

    这话提醒了众‘女’,是啊,莫阳城那可是死亡之地,陈容的脑子又没有烧坏,她就算要‘私’会情郎,也得趁着安全的时侯去。看来此事真是巧合。

    想通了这一点,众‘女’又嘻嘻哈哈起来。

    陈微冲上来,她围着陈容转了一圈,笑道:“阿容,你瘦了呢,也黑了。看来,七郎如果有召,你得敷粉才行。”

    她说到这里,眼一转看到平妪,不由惊叫道:“你这老奴怎么还在?”

    话音一落,陈容不高兴的声音从后面响起,“这一次在路上遇到流民,平妪挡在我的前面。幸好马车及时冲过去了,如果没有冲过去,我真不知道她会发生什么事。阿微,她是一个对我有救命之恩的忠仆,因此我把她带了回来。”

    顿了顿,她抿紧‘唇’,倔强地说道:“便是伯父要打要杀,我也要留下平妪。”

    陈微怔了怔,讷讷说道:“她救你是忠义,你把她带回是知恩图报,父亲他不会不同意的。”声音有点不快,眼前这个阿容,明知道出了这样的事,父亲肯定会由着她,居然还说什么‘任打任杀’,把父亲说得无情无义的。

    这般陈微扁着嘴时,陈茜转过头盯着陈容,突然诡异地一笑。

    她这一笑特别奇怪,众‘女’先是一怔,转尔明白过来,当下,她们望着陈容,都‘露’出了那种奇怪的笑容。

    陈微也反应过来了,她以袖掩嘴,眯着眼睛,同情地说道:“阿容,有一件事,你一定要撑住。”

    她的声音一落,陈茜在一侧不屑地说道:“她?凭她的身份,人家七郎也只是玩玩,谈不上多喜欢的,阿微你叫她撑住,用辞不当。再说了,‘女’人嘛,当有容人之量,便是真与人家七郎‘私’定终身了,听到这种事,应该欢喜才是。”

    在陈容愣愣的,‘迷’‘惑’中夹着不安的眼神中,众‘女’叽叽喳喳笑了一阵后,由陈茜率先开了口,“阿容,这一次你的七郎,带了一个‘卿卿’回来。啧啧啧,你不知道,你的七郎叫他的卿卿,那个温柔多情啊,真是。”

    她连啧几声,看向陈容的眼神中,已尽是同情。而且,语气中,多多少少有着一份对那不曾谋面的‘卿卿’的妒忌。

    陈容还在呆着。

    她眨了眨眼,慢慢地低下头来。便这么低头片刻后,她退后一步,背对着众‘女’,低低说道:“谢各位姐姐相告,阿容知道自己是什么身份的。”

    声音低低,似乎语不成声。

    众‘女’看向她的眼神中,嘲‘弄’之‘色’更浓了。

    陈茜走上一步,来到陈容身后说道:“阿容,你说得对,你是什么身份?人家王七郎是什么身份?真要说起来,只怕天下人的都要求你别玷污了人家的清名。”

    “是啊,阿容别伤心了,既然配不上,便不要胡思‘乱’想了。”

    这个声音比较温柔,是与陈茜同一父亲的一个庶‘女’所说。

    陈微也在一侧低声安慰道:“阿容,别想了,他那人,不是你能想的。”

    说到这里,她展颜一笑,上前牵着陈容的手,安慰‘性’地握了握。她望着陈容,暗暗想道:每一次恼了她,见她可怜,又忍不住要同情她。

    这时,陈容挣脱了她的手,她摇了摇头,青丝凌‘乱’间,苦涩一笑,向着众‘女’一福,陈容垂头说道:“多谢姐姐们安尉,阿容真不伤心。”

    嘴里说着不伤心,可她一直低着头,耸拉着肩膀,整个人似是一下子被‘抽’去了‘精’气神,无‘精’打采的。

    众‘女’的眼神越发同情了。

    这时,陈容低头说道:“各位姐姐,阿容不告而别,累得长辈‘操’心。既已归来,当去告罪才是。”

    说罢,她转过身,脚步不稳地向前走去。平妪见状,连忙跟了上去。

    望着她那踉跄而去的背影,陈茜突然说道:“我们也去吧。阿微,你去跟你母亲说一声,阿容也是一个可怜人,叫你母亲先不要惩罚她。”

    她一句话说完,便对上原地不动,表情有点僵硬的陈微,不由喝道:“阿微,叫你呢,没有听到啊?”

    陈微苦巴巴一笑,应道:“是,是。”也转过身,跟上了陈容。

    不一会,陈容便出现在阮氏的院落外。

    这时刻,李氏正‘侍’立在阮氏的身后,她眼尖,一下便看到陈容,当下声音一尖,道:“哟,这位贵客是谁呀?”

    这高亢的声音,一下子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阮氏和众婢同时抬起头来看向陈容。

    李氏的柳叶眉,这时都快竖起来了,她带着‘阴’笑,扭着腰肢上前一步,叫道:“哟,贵客来了,还不上塌?”

    她的声音一落,见陈容没有动,阮氏温厚中带着不耐烦的声音响起,“怎么,一个小小的姑子,真不把你伯父的如夫人放在眼里?”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媚公卿》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媚公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媚公卿》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