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八十六章 陈元受辱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媚公卿正文卷 第八十六章 陈元受辱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第八十六章  陈元受辱

    陈容回到院落中。

    平妪一看到她走近,急急迎上,唤道:“‘女’郎。”目光中忧心忡忡。

    陈容朝她点了点头,道:“无事了,郎主允你留在我的身边了。”

    这话一出,平妪欢喜之极,她连连说道:“郎主果然是个心善的,郎主果然是个心善的。”

    心善?陈容暗中冷笑一声,朝里面走去,她一边走,一边疲惫地说道:“给我烧水,我要沐浴了。”昨天被关在那屋子里,她睡没睡好,整个人一直处于紧绷中,急需要热水来舒解舒解。

    平妪连声应是,转身吩咐起另一个婢‘女’来。

    等待的这一会功夫,陈容回到自己的房中,静静地坐在塌几上。

    前世时,她的‘性’格是急躁的,也是好动的,这般静静坐的时候很少,死过一回后,不知怎么地,她喜欢起这种感觉了。有时她甚至觉得,如果前世的自己,也能这般安守着寂寞,也许不会是那样一个结局。

    转眼几天过去了。

    这几天,南阳城人最大的话题,还是王七郎的平安回来。

    听着四周的人不断地谈论着王弘,陈容想起了陈元看她时,那古怪的笑容和态度,心下不安,便坐上马车,向街中驶去。

    至于上得街后,要不要找到王弘,请他帮自己说说话,陈容一时还没有办法决定。她主要是担心找王弘帮忙的结果是,自己被一辆马车无声无息地送入他的后院。。。。。。

    街道中,依然是人声鼎沸,欢呼声,笑谈声不绝于耳。

    陈容的马车,穿梭在这些笑语欢声中,听着这些人声,晒着暖洋洋的冬日,陈容直到现在,还有一种如梦如幻的感觉。

    就在这时,一个惊叫声传来,“那是什么?”

    陈容还没有反应过来,她的四周,已是惊呼声四起,有人颤抖叫道:“那是莫阳城,那是莫阳城”

    莫阳城?

    陈容一凛,迅速转头看去。

    这一看,她也呆了。

    只见西北方向,十数柱黑烟滚滚冲入云霄。今天太阳睛好,蓝天白云中,这滚滚浓烟此起彼伏,煞是触目惊心。

    一阵惊叫后,几乎是突然的,所有人都安静下来了。

    这年头,纵使少数没有见过战火的,多少也听过。他们都明白,会出现这种现象,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胡人在纵火焚烧莫阳城

    无比的安静中,一个颤抖的声音传来,“才,才跑出了十几户士族,千数百姓啊”

    另一个中年人的声音也沉哑地传来,“莫阳城主也没有得脱吧?”

    他们说到这里,再次哑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一阵压低的歌声响起,“浓烟滚滚,白骨堆霜,河水滔滔,满塞残冠。孙刘何在?阿瞒何在?当年汉家英雄拼杀尽,今日胡儿焚祠堂”

    歌声中,满满都是陈痛,都是绝望。

    那歌声一起,人群便是一静,转眼,呜咽声四起,转尔,越来越多的人合了起来,“孙刘何在?阿瞒何在?当年汉家英雄拼杀尽,今日胡儿焚祠堂。”

    越来越响亮的歌声中,充满了众人对昔日英雄的渴望,期待,充满了对今日现状的无力,绝望。。。。。。

    这歌声,听得陈容也红了眼眶,她咬着‘唇’,低哑地对驭夫唤道:“走吧。”

    “是。”

    驭夫的声音中,亦满是哭腔。

    当马车驶动时,歌声又起,“前日洛阳,今日莫阳,明日南阳。。。。。。”

    陈容才听了一句,便大声命令道:“驶快些。”声音沙哑之极。

    驭夫把马鞭一甩,吆喝声中,马车向前急冲而去。

    转眼间,马车便把那绝望无助的歌声给抛到了身后。

    南阳城中,这时刻都变得安静之极,便有声音,不是呜咽,便是悲歌。每个人都在望着莫阳城冲天的浓烟处,有的甚至跪了下来,乞求苍天的相助。

    在这种情况下,陈容哪里还有心情闲逛,她令马车向陈府驶回。

    刚刚下得马车,一个婢‘女’便急急走来,她一看到陈容,便欢喜地叫道:“阿容回来了?郎主找你呢。”

    陈元找我?

    陈容一凛,她停下脚步,盯着那婢‘女’问道:“不知郎主找我是为了何事?”

    她的语气中,有一种异常的僵硬。

    那婢‘女’诧异地望了她一眼,道:“说是今晚刘府举行夜宴,郎主要带你和阿微出席呢。”

    陈微也去?

    陈容暗暗松了一口气,不过她的语气依然因为警惕,有点无礼,“还有谁?”

    那婢‘女’收起笑容,道:“‘女’郎还是快快洗沐,准备赴宴吧。”说罢,她身子一转,再不向陈容看上一眼,扭着腰就走。

    走了几步后,陈容听到她嘀咕道:“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身份。”

    这个婢‘女’,一看就是阮氏院落里的,所谓仆因主人贵,她们这样身份的婢‘女’,看不起她一个小庶‘女’,那是寻常事,陈容实在习惯了。因此,她听了这话,也只是盯了那婢‘女’一眼,便急急向院落里走去。

    洗沐时,平妪一边给陈容梳理着秀发,一边说道:“‘女’郎休要担忧,你把老奴带回来,郎主都没有记较,那说明他对‘女’郎上了心啊,今晚的宴会,定然是想让你与阿微她们一样,认识一些青年才俊。”

    陈容蹙着秀眉,没有回答。

    平妪见她还是不开心,目光一转,瞟到了她外‘露’的肌肤。陈容骨骼细小,‘肉’‘肉’多,肌肤在水光中,于十分的丰润白嫩中晕红隐隐,妖媚得很。

    平妪望着望着,突然低叹一声,苦着脸说道:“‘女’郎就是生得太妖了,若再瘦一些,苍白一些,定然更能得到郎君们地喜欢。”

    瘦一点,苍白一点,这种病弱的美,叫梨‘花’之姿。若是五官‘精’致,肌肤又苍白得近乎透明,再加上几分才情,便在建康,也会受到世人地追捧。比起那种‘女’郎,陈容真是输在先天上。她这种长相身材,与高洁,超尘脱俗还真是挂不上勾。

    陈容没有理她,她从浴桶中站起,伸过丰腴白嫩的手臂,从平妪的手中接起那套淡蓝‘色’,镶着紫‘色’边纹的裳服穿上。

    这套裳服一套,陈容的‘艳’丽中,便添了一份文静优雅。她赤足踏上木履,一边拂了拂**的长发,一边说道:“便是能得到郎君们地喜欢,我父兄不在,自己又是这个身份,一样没有人会正眼看我。”

    这话一出,平妪不由长吁短叹起来。

    陈容走到纱窗处,她望着那渐渐西沉的夕阳,轻声说道:“妪,若是孙小将军他,身份再低微一些,便与我一般样,可有多好?”

    平妪频频点头,又长吁短叹起来。

    陈容望着那华‘艳’‘艳’的夕阳光,望着那染透了半边白云的彤红,眼前不由浮现了王弘的影子。

    不过他的影像刚刚浮现,陈容便摇了摇头。至于冉闵的影子,她是断然不许它浮现

    今晚大摆宴席的刘府,那身份着实不一般,他们是汉王室的嫡系,那骨子里的血脉,可以说是高贵得不能再高贵了。

    陈府的马车到达时,刘府广场上已经停满了马车。

    陈元率先走下马车,在婢‘女’地扶持下,向前缓步踱去,在他的身后,跟着亦步亦趋的陈微和陈容。

    这一次陈府来的‘女’郎,便只有他们两个,郎主只有陈元一人。

    望着川流不息的人群,陈微紧紧地握着陈容的手,她双眼明亮明亮的,娇美的脸上,红晕隐隐。

    陈容朝她看了一眼,忍不住再次问道:“阿微,你说你父亲叫我们两个前来,是何缘故?”

    陈微的指甲,深深掐入她的掌心,她没有回头,只是说道:“进去后阿容不就知道了?”

    就在这时,一阵喧嚣声中,陈元率先踏入殿中。

    两‘女’见到四周的士族如流水般涌入,生怕走散,连忙不再‘交’谈,紧跟而上。

    陈府在南阳城是一等一的大府,陈元一上前,便向左侧第二排的塌几走去。

    他刚刚走近,还没有坐下,一个刘府的仆人上前挡住了他,清声说道:“陈家郎主,你们的位置在这里。”

    他领着陈元,向左侧第四排位置走去。

    陈元不走了,他端方的脸一沉,怒道:“这是谁的意思?你家郎主么?”

    如这样的场合,虽然人流挤挤拥拥的,可每一个士族,都自觉地表现得雍容得体。此刻陈元这么沉着脸,虽然声音不大,却也引起了不少人地注意。

    从来贵族,脸面都是排在第一位的。他们朝着那排位望了一眼,同时明白过来。

    那刘府仆人约莫三十来岁,生得白净体面。他朝着沉怒的陈元望了一眼,只是一眼,他这目光中,却多多少少有着轻视。

    本来,陈元还只是有着愤怒,此刻看到他那轻视的目光,那愤怒立马升级成大怒。

    在他涨红着脸,准备咆哮时,那仆人指着左侧第一排,慎而重之地施了一礼,笑道:“这位置,是给琅琊王七的。”

    陈元兀自盯着他。

    那仆人又指着第二排,道:“这位置,是给冉闵冉将军的。”

    他指着第三排,朗声道:“这位置,是给孙衍孙将军的。”

    说到这里,他斜睨向陈元,反问道:“郎主以为,这三人,谁应该在你之下?”

    陈元指着孙衍的位置,冷笑道:“便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少年,便也有资格居我陈府之上?”

    “是陈府郎主你陈元之上”顿了顿,那仆人白净的脸上,‘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来,他说道:“如果是陈公攘前来,他自是有资格坐在第三排。不过陈公攘是忠厚长者,也不至于与我这个下人争什么第三第四”

    陈元大怒,他喝道:“你,你这贱奴”

    那刘府仆人抬起头,广袖一甩,傲慢地说道:“我是贱奴,然而,我是刘府之奴。郎主要是想生气,还是回你陈府吧。”

    说罢,他转身就走。

    陈元没有想到,刘府一个小小的仆人,也敢不把自己放在眼中,不由大怒,他涨红着脸,喘着粗气,好不容易平静一些,便对上四周看热闹的,讥嘲的目光。

    陈元的脸更红了。

    这时,有几个声音飘入了他的耳中,“这个陈子术,虽然生得一副好相貌,却是个汲汲营营,奔‘波’世务的庸碌之辈。听说他为了向南阳王求一个官职,都送了一个‘女’儿给南阳王了。”

    “当真?看来是一个庸俗小人。”

    “小人倒不见得,不过伪君子倒是真的。”

    在这贵族满堂的时候,那些议论声轻飘飘而来,毫不客气地传入了陈元的耳中

    听着听着,陈元的脸已经越涨越红。

    一旁的陈微,眼睁睁看到父亲被辱,她涨红着脸,含着眼泪向陈容连连说道:“这,这是怎么回事?往日我父亲出席宴会,哪一次不是坐在第二排塌几?偏偏这一次被刘家如此轻待,被刘府一个仆人如此侮辱,还被众人嘲笑。”

    她牵着陈容的手,急急说道:“阿容,你说这是怎么啦,这是怎么啦?”

    她是真急了,眼眶红通通的,泪水都要滚下来了。如她这样的‘女’郎,父母的名声地位,与她的婚嫁前途是直接挂钩的。众人侮辱她的父亲,也会对她的名声造成伤害。

    在急得泪水直流的陈微旁边,陈容也是一脸惊异,她感觉到,那刘府仆人也罢,那几个议论的人也罢,明显是针对陈元而来。莫非,这个陈元得罪了什么大人物?

    那边地议论声,已是越来越响,越来越响。

    渐渐的,越来越多的目光聚集到了陈元身上,那目光中,有嘲讽,有不屑,也有同情。

    陈元一张端方的脸,在众人的目光中,那是越涨越红,越涨越红。

    终于,他再也不堪受辱,广袖一挥,转身便向外面冲去。

    他一走,陈微便愣住了,好一会,她反应过来,急急松开陈容,也跑了出去。

    这一下,陈府的主人中,只有陈容一个庶支‘女’郎了。

    陈容也歪着头想了想,最后还是决定也跟着跑出去。

    她跑到广场上时,陈元的马车已经离开了,陈微的马车则刚刚驶出陈府。

    陈容上了马车,懒洋洋唤道:“走罢。”

    驾车的尚叟身后一靠,悄悄问道:“‘女’郎,出了什么事了?郎主他怎么满脸紫涨,恼羞成怒似的?”

    陈容低下头,她玩着自己的手指,冷冷笑道:“也不知他得罪了什么人,被暗算了。”

    她说到这里,轻轻一笑,眼中‘波’光流转,“也不知那人是谁,我若得见,非得暗中感谢他一番不可。”

    尚叟呵呵一笑,也没有理会,驾着车便向大‘门’外驶去。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媚公卿》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媚公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媚公卿》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