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八十七章 搭线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媚公卿正文卷 第八十七章 搭线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第八十七章  搭线

    晚上还有一更。

    ##

    陈容三人刚刚离去,几辆马车地到来,便中止了所有的议论。

    大殿中,广场上,喧嚣声都止住了,众人同时回过头,恭敬地看向那几辆马车。

    这时,走在最前面的马车停下,车帘掀开,在众人地注目中,俊逸脱俗的王弘,施施然地走下马车。

    几乎是他一出现,人群中,便暴发了一阵小小地欢呼声,这些欢呼声中,绝大多数是少男少‘女’所有。

    面对众人地欢呼,王弘只是微微一笑,他转过头,看向后面。

    他后面的一辆马车中,也走下了一个中年人。

    这中年人生得一张清秀的脸孔,胡须短短,他的双眼特别明亮。

    看到这中年人下了马车,大殿中,一个士大夫哈哈大笑着迎了出来,远远的,他便朝着那中年人一揖,朗声道:“琅琊王仪驾到,刘府真是篷壁生辉啊。”

    那王仪闻言,转头盯向那士大夫,诧异地问道:“有七郎在,还不够你家的破墙壁发光吗?”

    这话一出,那士大夫不由一愣,转眼他干笑几声。暗暗想道:早就听说过,这个王七郎的亲叔叔王仪,有张毒嘴,说起话来很难应对,现在看来,还真是不差。

    在他寻思际,那王仪也不用他招呼,广袖一甩,大步向殿中走去。

    不一会,王仪便站到了殿‘门’口。

    他朝里面望了一眼,突然噫了一声,诧异地说道:“那个姓陈的小人呢?”

    听到了他话的几个人面面相觑。

    王弘嘴角一挑,淡笑道:“陈元啊?好似先行离去了。”

    王仪皱起了眉头,不高兴地说道:“他怎么会先行离去?昨日时,那家伙还拖人找到我,说要把一个‘女’儿送给我。我当时便想着,七郎你死里逃生,也是需要一个‘女’人来败败火,听说他那‘女’儿是个‘骚’媚的,便应了。没有想到,这小人却失信了。”

    他说着的时候,王弘笑了,他嘴角微扯,慢慢说道:“此事以后再也休提。”

    王仪也没有听出他话中的异常,点了点头,道:“听管事说,那小人连‘女’儿也没有拿出来,便说着要与我们一道回建康,还要给他安排一个六品职位。这种人,是不值得一提。”

    王弘眉头挑了挑,没有吭声。

    这时的陈元,哪里知道人家琅琊王氏来的掌权人之一的王仪,直接把他称为小人,还说他不值一提了?

    他坐在马车中,一张脸紫红紫红的,噗哧噗哧地喘着粗气。可马车刚驶到陈府外面,他便悔了。

    他伸手掀着车帘,半天没有动作传来。

    直到陈微怯怯地叫声唤来,“父亲?”

    陈元转过头去,他的双眼透过陈微,看向他的身后,“阿容可在?”

    陈微怔了怔,也向后面看去。

    不一会,她便看到陈容的马车驶入府中,当下叫道:“父亲,她在那里。”

    陈元不耐烦地喝道:“我没瞎,看得到你先回去吧。”

    陈微见他心情不好,连忙小小声地应道:“是。”

    陈容看到陈微的马车驶远,而陈元的马车没动,不由有点纳闷。

    当她靠近时,陈元正从马车中,伸出头来打量着她。

    此时正是夜间,天上一轮弯月,光线很暗,他这般目光诡异地盯着陈容打量,直让她打了一个寒颤。

    陈容低下头来,小心地唤道:“伯父?”

    好一会,陈元才点了点头,他说道:“阿容。”

    “是。”

    在陈容小心的,询问的目光中,陈元沉呤了一会,却是大手一挥,道:“无事,你先回府吧。”

    “是。”

    陈容的马车,也迫不及待地向府中驶回。

    昏暗的月光中,陈元望着陈容远去的马车,皱起了眉头。他瞪着陈容的马车时,表情有点懊恼:还真给大哥陈公攘说中了,现在的南阳城,是一日比一日靠不住。要过富贵日子,还是得回到建康。‘花’了两天时间,好不容易搭上了琅琊王仪那条线,自己一气之下又没有把握好。只怪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姑子,要是她当初不曾当众说出,她弹凤求凰便是为了嫁王七郎,自己大可把他送给王七郎为妾。哎,‘弄’到现在,有个王七郎卡在那里,自己要处置她总是没有底气。

    这一次,王仪为了迎回王弘,率领大队‘私’军,闯过胡人的包围入了南阳城。这消息对于南阳城的士族来说,还真是大好。

    陈元这人,脸皮还是很厚的,他虽然一怒之下冲回了陈府,那怒火,这个时候已经消得差不多了。对他来说,在刘府受到了侮辱虽然难以忍受,可与身家‘性’命来比,又算不得什么。当务之急,还是想办法搭上琅琊王氏那条线,随他们的‘私’军一道返回建康的好。

    陈元寻思中,他的马车驶向了院落中。

    刚刚跨下马车,陈元想到了刚才所受的侮辱,便又转身回到马车中,喝道:“去陈公攘的院落。”

    “是。”

    一天时间转眼过去了。

    刚到中午,陈容便听到,陈微的院落里,传来了一阵欢笑声,和一阵叽叽喳喳地说话声。

    声音随风入耳,陈容没有在意,转身返回。

    就在这时,一阵细碎的脚步声传来,转眼,陈微在院‘门’外笑着叫道:“阿容,阿容。”

    听着她那欢快如小鸟的叫声,陈容暗暗纳罕,她开口应道:“在呢。”

    陈微冲入了她的院落中。

    她望着陈容,目光明亮之极,语气又轻又快,如鸟儿歌唱,“阿容阿容,刚才大伯父的人来了,他说啊,今天晚上,要带我们两个参加王氏的夜宴。”

    她的声音一落,便看到陈容歪着头望着自己,目光审视。不由撅起了嘴,跺脚恼道:“为什么这样看人家?”

    陈容嘻嘻一笑,她打量着晕生双颊,与昨晚形像相差太远的陈微,问道:“阿微今日如此开怀,是不是有什么好事?”

    “不跟你说”

    陈微丢下一句,扭着腰肢跑了出去。

    不一会,一阵欢快的歌声从陈微的院落里传出。

    陈容听着这歌声,心神一动:能让陈微如此欢快的,只有一人,只有一事。莫非,今天晚上陈公攘带我们赴王家之宴,会遇到冉闵,也会向他正式提起结亲之事?

    陈容越想,越觉得此事大有可能。

    平妪走出院落,一眼便看到陈容呆杵在那里,木木的,也不知想些什么,便唤道:“‘女’郎,‘女’郎?”

    陈容回过头去。

    平妪关切地望着她,轻声说道:“‘女’郎脸‘色’不好,可是累了?”

    陈容摇了摇头,冲入了房中,她把房‘门’重重一关,半天没有出来。

    转眼,傍晚到了。

    这时候,陈公攘也派了人来,通知她今天晚上参加王氏的夜宴,还要她好好打扮一下自己。

    于是,陈容在婢‘女’们地服‘侍’下,洗沐更衣,此刻,她便坐在铜镜前,任由两个婢‘女’摆‘弄’着。

    一个婢‘女’一边给她修着眉,一边笑道:“‘女’郎肌肤白里透着红,太过健康,还是略略苍白些好。这粉可以敷厚一些。”

    另一个婢‘女’轻应了声是。

    那个婢‘女’又说道:“‘女’郎的嘴‘唇’丰润微翘,让男人看了想入非非,涂口脂时,尽量遮掩一下。”

    “是。”

    她又打量着陈容的身材,笑道:“‘女’郎‘胸’‘乳’‘肥’大,腰又太细,‘臀’又太过圆翘,记得把‘胸’束紧一些,腰也缠两层布帛。这样一来,那‘臀’也会被衬得平实些。”说到这里,她瞟了一眼陈容,目光中有着轻蔑,说的话,却是笑笑的,“‘女’郎休怪,我士族小姑,自以清雅为美,‘女’郎又不是个舞‘女’,生得这般妖娆,实是不好。”

    陈容看也不向她看上一眼。

    她抿着‘唇’,广袖下,双手相互绞动着。

    这两个婢‘女’,是阮氏派来给她打扮的,她们来时说了,今晚的宴会非常重要,陈公攘也非常重视,她们的任务,便是把她打扮得得体华丽,不输给建康城中的‘女’郎。

    陈公攘和阮氏这般慎重其事,直让陈容的一颗心,七上八下的,她坐在塌上,任由她们摆布的这一个时辰中,好几次都想破‘门’而出,逃得远远的,可想一想,她又不能。

    前一世,她做什么事,都随着自己的‘性’子来,可什么也没有得到。

    在发现自己重新来过时,她发过誓,一定要换一种方式过活,一定要活得很好很好的。

    可这一刻,她的心,在两个婢‘女’的抚‘弄’中,时时都有崩坍地迹象。

    她一次又一次地绞着双手,她只能借由这个动作,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来使自己平静下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婢‘女’的声音传来,“好了,‘女’郎可以起来了。”

    陈容无意识地应了一声,向铜镜中看去。

    这一看,她差点跳了起来。

    镜中的她,脸上敷了厚厚一层粉,直是白得刺眼。那嘴又被口脂涂得红红的,小小的,至于眉‘毛’和额侧的头发,更是被‘精’心修剪过。在她的太阳‘穴’上,还贴着两片小小的‘花’黄。

    这哪里还是她了?只怕王七郎和孙衍见到自己,都不认识了。

    陈容‘迷’糊地忖道:建康城中的‘女’郎,要都是这样地打扮,那,那还真是不合自己的眼光。转眼,她又忍着把脸洗净地冲动,看向镜中的自己,忍不住问道:“这,这是建康城流行的妆容?”语气中,尽是不敢置信。

    两婢见她一副大惊小怪的样子,蹙的蹙眉,摇的摇头,其中一婢回道:“‘女’郎长相不好,敷了粉还是只见庸俗。”

    另一婢笑道:“还是可人的。行了,走吧走吧。”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媚公卿》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媚公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媚公卿》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